畢竟……科學現在也只是勉強能夠了解星球,推演宇宙而已。

註:本思維暫時僅限於『無限』之下,『無限』就是正兒八經的魔法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唱!大聲的唱!現在就唱!」

青年拍了拍黎歌的肩膀,滿臉微笑的說道。

周心恰的臉色鐵青…

讓黎歌唱歌?

那還不如直接殺了她算了。

上一次周心恰在黎歌的房間里放了竊聽水晶后,黎歌就在房間里一邊洗澡一邊唱歌…結果在醫務室偷聽的四個人差點兒永遠的躺在了醫務室。

不得不說,黎歌雖然名字裡帶一個歌字,但他唱歌是真的要人命!

在聽到那名青年的話之後,周心恰的臉色格外的難看,她的目光看向了黎歌的嘴巴,一臉嚴肅的說道:「黎歌,你別聽這個傢伙的,我知道你有大局的觀念,這裡還有那麼多人,你才剛入學,不要惹事兒!」

龍大陽一臉的好奇,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這名看上去很漂亮的女生要極力阻止自己的室友唱歌?

很難聽?

唱歌難聽還能難聽到什麼地步?為啥別人說得好像是什麼生死攸關的事情似的?

龍大陽很是不解…但他什麼都沒有說,默默的站在旁邊看著

黎歌臉上帶著微妙的笑容,看向身後的那名青年,問道:「這位學長,你想聽我唱歌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

青年一臉微笑的說道,「我跟周心恰可不一樣,我是鼓勵實踐派的,只要你有想法,那就去實踐,只要行動起來,你一定能成功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黎歌頓時笑得特別燦爛:「這才報道的第二天,居然能遇到你這麼好的學長,我運氣真是太好了。我現在就有一首我自己作曲自己填詞的歌,能請學長聽過之後,幫我提一點意見嗎?」

「可以啊~」

青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周心恰,似乎是打算將自己塑造成一個貼心學長的形象。

「我現在正好有空,你就在這兒唱吧。」

「這…不太好吧?」

黎歌看了一眼周圍的那些守護者,還有圍觀的學生,臉上浮現出了些許的為難:「學長你既然那麼信任我,我就唱給你一個人聽吧。如果你覺得好,那我就將這個作為我的興趣愛好繼續發展,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我還是放棄吧。」

周心恰的神情相當的緊張,從懷裡摸出了一顆水晶,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青年稍稍遲疑了一下,但很快便重新露出了微笑,點點頭:「好,我對音樂什麼的還是有點研究的,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以聽眾的身份,來給你提點意見吧。」

「這太好了,學長,我們這就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吧!」黎歌說著,便帶著青年向角落裡走。

在走的時候,青年還有些得意的看了周心恰一眼。

但換來的卻是憐憫的目光。

黎歌算是看出來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個青年就是想跟周心恰杠。

你勸他放棄,那我就勸他堅持,你批評他,那我就誇他!

在黎歌看來,這樣的行為太過於小孩子氣了…

看樣子這青年跟周心恰是有什麼過節。但黎歌是無所謂的,也不存在什麼幫誰的問題。

既然你想聽我的歌,那我就唱給你聽!

……

看著黎歌將青年帶走的背影,周歆清等人都是有些憐憫的看了一眼被帶走的青年。

隨後嘆息一聲,嘖了嘖嘴。

「這傢伙,路走窄了啊…」周歆清說道。

龍大陽有些好奇的問道:「誒,學長!請問…黎歌唱歌,是有什麼問題嗎?」

「你是他室友?」周歆清問。

龍大陽點點頭。

周歆清嘆了一口氣,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很同情你。唱歌對其他人來說或許沒什麼,但在我看來,黎歌的歌聲是可以與音魔狼的音波攻擊,巨型龍種的吼叫相提並論的存在。」

「簡單的說,他的歌聲是可以引起人類生理上不適的那種。」周心恰雙手抱在胸前,將自己那豐滿的胸脯托起,「而且,這傢伙好像洗澡的時候喜歡唱歌。昨天晚上他不在宿舍住?」

「昨天晚上他沒洗澡。」

在聽到其他人對黎歌的評價,龍大陽頓時有些心慌了。

「不會吧?不就是唱歌嗎?為什麼能唱到人生理不適的地步啊?」

周歆清聲情並茂的講解,並且還配合上了雙手的動作:「這就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明明黎歌說話的聲音很正常,甚至可以說好聽,但他一旦開始唱歌,那就會產生非常神奇的魔力反應。」

「這就像是一個看上去年輕貌美的少女,結果脫掉衣服揭開面罩一看!嘿!是一個長歪了的金獅子!而且還長了個丁丁!要不要命?」

龍大陽嘴角一抽:「那確實要命。」

乙婷有些好奇的看著龍大陽:「你跟他是室友?那你們兩個都是今年入學的是吧?那你今年多大呀?」

「黎歌好像…比我要大七歲。我今年十六…」

「十六啊…雖然當年我也是這個年齡入學的,但感覺已經是好久之前了。」乙婷雙手抱在胸前,滿臉的懷念。

「嚯!婷姐你比我早好幾年入學,卻跟我同一屆開始實習,有什麼感想嗎?」

「……」

……

黎歌帶著青年離開后已經過了有十來分鐘了。

等到黎歌回來的時候,龍大陽居然已經跟周心恰等人聊成一片,相當自然的模樣。

見到黎歌回來,周心恰等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過去!

「黎歌你怎麼回來得那麼晚?那個傢伙呢?」周心恰問道。

黎歌大拇指指了指後面,說道:「我把他帶到湖邊了。那裡的人不是很多…我不知道那傢伙對我的歌聲是什麼看法,但至少我唱完之後,這傢伙非常感動的口吐白沫。」

「口吐白沫…看來你這傢伙唱歌又有『進步』啊。」乙婷說道。

「那可不嗎?」

黎歌當即有些得意的說道:「我最近專門研究了一下憎惡鳥的能力,稍微借鑒了一下。現在我的歌聲能夠引起別人的負面情緒。」

「再加上你的歌聲,兩者結合,所以你現在光是唱歌都能對對手造成精神影響嗎?」周心恰不禁感嘆了一聲。

「你這傢伙,還真是不得了啊。」

。 阿瑟臉上有傷,頭盔也只護住半張臉。

在北極的浮冰考察站里一起生活過兩多月,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雖說現在嗓音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卻不至於讓曹雷認不出他。

這傢伙本就屬於半個科技宅,毛衣和睡衣上面都帶有漫威超級英雄圖案的那種。

如此一來。

打造這樣一副盔甲,手上還拿著長矛,並且拿捏腔調說些稀奇古怪的話,在曹雷眼裡就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了。

況且小人得志,最容易張狂。

唯一讓曹雷感到奇怪的地方,大概要數剛剛用望遠鏡看過,他們從炮火和重機槍覆蓋下逃出,身上的深色盔甲表面,居然一點傷痕都沒有。

新到還能反射夕陽,質量似乎挺不錯。

聽完曹雷這番話,阿瑟並沒有反駁,只是笑著問道:「想揍我?那也得有實力才行,我承認低估了你們,尤其是空中這些直升機,要不然你們今天本應該都死!視頻還會被發送到網站上,作為收割者降臨世間的禮物,證明我們的強大!」

「……我以前就不喜歡你,現在果然也一樣,好好說話,從哪學的壞毛病?你爹我可沒教過你!」

曹雷毫不掩飾地嗤笑對方,邊說還做出倒胃口的模樣。

唯一讓他剋制著,沒有立馬衝上前狂揍阿瑟一頓的原因,就是暫時還沒摸清楚情況。剛才那位腹部洞穿的傢伙,已經在他腦海里留下深刻印象。

除此之外,雖然從沒喜歡過阿瑟,可必須承認,這傢伙還是有點腦子的。

曹雷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幫人來到村子所在方向,而不是慌不擇路,衝進林子里逃走。

既然沒打算投降,往這邊走無疑屬於雞蛋碰石頭,顯得很沒道理,因此讓曹雷有點忌憚,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關瑤此刻問道:

「怎麼回事,以前認識?繼續勸他們繳械投降,實在不行也要拖延時間,等總部準備好導彈,作為方案B。」

「記不記得我以前提到過,當時有個人進入霧球,然後失蹤?如果沒猜錯,就是他了。」

曹雷沒忘記提醒一句:「他們站在那,既不打也不跑,無論則么看都不對勁,讓兄弟們都小心點,這小子有點陰。」

關瑤聞言點點頭,立馬通知下去,並且向總部彙報現場情況。

隊伍隨即分散,試圖包抄圍困阿瑟那群人……

曹雷的挑釁毫無效果。

阿瑟只是嘴邊帶笑,繼續站在那。

突然間,曹雷想到件事,當即說道:「糟了!他們在山上肯定有秘密基地,說不定就是在拖延,等待銷毀資料!也有可能在等支援,我們想著炸他,萬一他也有辦法搞到迫擊炮或者導彈呢!?」

關瑤聽完,差點跳起來,喊道:「那還等什麼?打!」

槍聲驟然響起!

打得對面那群人找地方躲避,看來並不是真的完全不怕子彈。

不過,曹雷清楚看見有人被射中眉心處,居然仍然能夠大步流星,小跑到一棵合抱粗的大樹後面。

還有阿瑟那身盔甲,被狙擊槍打中,子彈竟然都被彈開了,而他只是踉蹌一下,盔甲上依然沒傷痕。

這一幕讓曹雷目瞪口呆,真是見鬼了!

就在這時候。

先前被派去拿燃燒彈的大龍,氣喘吁吁跑回來,手裡提著兩個大袋子,裡面裝著不少彈藥。

其中包括DFR單兵燃燒彈,這玩意兒可不多見,別看體積小,威力卻挺驚人。

因為不會用,他讓隊友張有龍,朝著阿瑟躲藏的方向打。

此次行動全程有人指揮。

曹雷本以為總部方面聽到后,很可能會制止,選擇捉活口。

然而,也許是更加看重阿瑟等人原先躲藏的基地里,可能存在重要資料的緣故,直到大龍瞄準發射,他們耳麥里仍然靜悄悄。

隨著炮彈飛出,一發入魂!

它屬於相對稀少的列裝攻防武器,燃燒時候最高溫度達到一千攝氏度,和曹雷想象中的熊熊大火不同,只看見亮光和白煙,就跟煙霧彈差不多。

然而卻覆蓋上百平方米的面積,那八個人頓時瘋狂喊叫,四散奔逃,有些還原地打滾,效果極好!

「這玩意兒……去皮吞肉,焚盡一切,我果然沒帶錯!」

張有龍說道,見到敵人在自己手底下奔逃,他臉上表情格外亢奮。

見阿瑟倒霉,曹雷也挺亢奮,幾架武裝直升機已經趁著霧氣還沒消散,懸停掃射目標區域。

倒霉的是對方,身後卻意外傳來慘叫聲!

等曹雷回頭看去,只見一隻大蜈蚣正破土而出,腦袋被子彈射中,有濃稠粘液飛濺開來。

一句「woc!」脫口而出。

結合阿瑟先前的拖延,曹雷頓時想到幾個月前在荒漠小鎮,見到的大亂斗場面,雖然可能性比較小,但這個叫做收割者的組織,確實有可能掌握什麼吸引異常生物聚集的方式。

這些超大號蜈蚣,明顯就跟沿途看見的那種一樣!

暗紅色的身子,腿部發黃,爬行時候速度極快,甚至可以在地下穿行,由此可見,力氣不小!

眼看不少大蜈蚣爬過來,開始攻擊附近隊友們,曹雷迅速換個彈夾,調轉槍口對準蜈蚣。

甲殼比較堅硬,頭和腹部一般,很快就有人總結出經驗,朝著它們的腦袋打。

見張有龍也被轉移注意力,曹雷喊道:「大龍!愣著幹嘛,繼續燒啊!」

前後都有敵人,好在彈藥充足,蜈蚣這邊問題不大,然而一旦被它們的毒液濺到,皮膚會有灼燒感,迅速出現水泡。

很難說毒性如何,研究不夠透徹,然而眼下就只是疼,暫時沒什麼大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