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這個少年,所顯示出來的天賦十分的妖孽。

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話,未來一定會給魔族帶來諸多阻礙。

所以要扼殺他,在襁褓之中。 畢竟如果他成長起來,會是無窮無盡的隱患。

所以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必須在這裡將他擊殺。

雖然這副身體,對於這個天魔來說,已經十分的契合。

但是他的靈魂時不時的會和自己爭奪身體的主導權。

但是並沒有什麼的阻礙,只是有些十分詭異的是,這個叫石宗的少年,竟然能夠阻擋他的魔氣。

而且是全部阻擋后,再反彈給自己。

這樣的事情從未發生過,所以這頭天魔也十分的不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少年能反彈回自己的魔氣。

這種體質從未聽說過,到底有什麼方法能夠破解他,破解他的這種特殊的氣質。

就在這頭天魔的思索的時候。石家的雙手已經搭在了他的肩頭之上。

然後只聽得「砰」的一聲,這頭天魔倒飛出去。

這頭天魔看著肩頭那紅色的手印,竟然生生的將肩頭的衣衫化為灰燼。

那雙手的印記,深深的烙印在天魔的左肩和右肩之上。

石宗的眼神凌厲,他看石宗毅時候。滿眼放著精光,而且神情十分的冷漠。

就向看著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一樣。

而且他出招狠辣,完全不顧及他和石宗毅的兄弟之情。

就在這頭天魔還在思索的時候,他身後又挨了一掌。

而且這一掌,讓這頭天魔有暈頭轉向的感覺。

竟然是斷魔掌。

這個世界竟然有人會斷魔掌。

盤古大千世界的斷魔掌,這怎麼可能呢?

而且會斷魔掌的人一定會無相神魔功。

這頭天魔不再遲疑,立刻轉身就走。

因為無相神魔功對於他來說,那是十分致命的打擊。

萬窟魔山的這套魔功。

對於魔族有著天生的剋制,因為荊萬窟,當年以三清正統墜入魔道,在以魔道重回三清正統,創立了無相神魔功。

憑藉著這套武功,他斬殺了無數魔族中人。

這種亦正亦邪的武功,將正道與魔道合而為一。

從而達到壓制魔族的效果。

所以說是魔族的大殺器都不足為過。

遇見無相神魔功的使用者。那只有一條路,那就是逃。

逃得越遠越好。

只不過他剛轉身一跑,劉俊之沖他當頭就是一腳。

「火魔,沒想到你又復活了。」劉俊之說道,繼金魔之後,另外一頭被他當年斬殺的魔頭重新復活。

而且看他現在這個樣子,石宗毅很有可能已經完全成為憑體。

在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將火魔和石宗毅完全的分開。

所以只能將他暫時的封印,待日後解決這個問題。

至於現在根本不行。

但是封印火魔,首先必須要有人能夠治住他的火焰。

對於這個方面,劉俊之並不是十分的擔心,在這種方面,石宗是最好的選擇,擁有噬火體質的他,可以吞噬世間任何火焰。

除了世間排行前三位的火焰以外,其它的火焰對他根本造不成傷害。

而且火魔身上的魔火,他正好可以剋制。

第一個條件雖然解決了,可是第二個條件就不那麼容易解決了。

需要世間最純粹的水,三光神水。

而且現在就連劉俊之自己,他的空間袋內,都沒有收集到三光神水。

所以三光神水是一個大難題,可你說要擊殺石宗毅的話,那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

畢竟僅僅擊殺一個天魔的憑體。

根本無法徹底的抹殺天魔。

現在只能對石宗毅進行強行的壓制。

而且無相神魔功是最好的選擇,除了天魔王以外,其他所有的魔族都會受到這個功法的影響。

雖然這個天魔挨了一腳,可是並不能改變他逃跑的意願。

劉俊之剛想捉拿他,心中突然一驚。

神武大陸竟然出現了天魔王,雖然只是一道分身。

可是也夠讓劉俊之震驚的了。

因為自己的前世秋道平,與劉俊之自己,斬殺的天魔不計其數。

而且這兩個人也都曾經面對過天魔王,所以劉俊之對天魔王的氣息十分的敏感。

而且眼前,正有一個天魔王的分身就在他們所在的區域,讓劉俊之如何的不心驚。

不過這頭天魔王的分身沒有出現,只能說明了一個問題。

就是這頭天魔王的分身,被人強行請去,而且這片區域能強行將天魔王的分身請過去的人。

只有一個人,曾經的神魔,現在的乾坤圖器靈,乾坤夫人。

而且區區一個天魔王的分身,並無法和乾坤夫人抗衡。

所以劉俊之現在不用擔心這個天魔王分身的事。

這也正因為他這一走神兒,火魔的周圍出現了一片黑洞,並且火魔的身軀一半已經墜入黑洞當中。

不過火魔發現了,她現在竟然退不進黑洞裡面。

一半的身軀生生的卡在了黑洞當中。

「怎麼能讓你走。」石宗的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因為就在剛才,他又強行的突破了一道封印。

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改變。

不過劉俊之則在意的是石宗那滿頭銀髮。

因為頭髮留黑色,立馬變成銀色。

這是一個特定族群的特徵,逍遙帝君一族的特徵。

劉俊之終於知道,為什麼始終身上有那麼多封印了,而且給劉俊之十分熟悉的氣息。

原來他和自己一樣,是逍遙帝君的後人。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只是擁有逍遙帝君的血脈。

卻不是劉家的人,也就是說,他的祖先,其中的某一個人娶了劉氏的女人。

石宗才會出現這種現象。

也正是因為繼承了逍遙帝君的血統,石家的人不希望他太突出,因為如果很小的時候,他流露出特別驚人的天賦,會引起各方勢力的窺探,所以石宗被施加了多種封印。

但是石昊天和石宗毅,有人皇作為護符,所以他們不必擔心招來任何危險。

但石宗卻不同,他的天賦太為妖孽,在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如果泄露出去,就算人皇都無法保證,無法保證他的安全。

畢竟人皇和三大聖地之間,只是互相利用。

說白了,這兩方誰也記得誰的勢力,所以如果,這兩方的勢力之間出現不對等的情況。

那是誰也不願意看到的。

但是現在石宗已經突破了一半的封印,並且靠著自己的力量,強行的將石宗毅卡在了黑洞之間。

不過只是一刻鐘的時間,火魔便完全了退到了黑洞之中。

「看來你還是放水了。」劉俊之不咸不淡的說道,就算是他遇到這種事情也只能放水。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因為他們慢了一步,已經無法阻止石宗毅前往魔界,所以只能放手。 雖然他們親眼看著石宗毅的退走,可是那也毫無辦法,就算能封印石宗毅,那也要面對著十分強大的風險。

如果火魔自曝的話。他會再一次的入滅,雖然會暫時性的魂魄脫離,可是絕對不會死掉。

但是石宗毅卻不一樣,只要火魔自爆的話,身為憑體的他就會死。

而且是死的不能再死,所以劉俊之不敢輕易犯險。

因為一旦有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後果。

劉俊之之所以能夠抹殺邪眼一族的那個天魔,因為他沒有任何東西,能提供他自爆。

一旦自爆就會形神俱滅。死得不能再死。

但是擁有憑體就會不一樣,就算自曝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只是需要再次入末,尋找下一個憑體。

況且宇宙中的生命。多到數不勝數,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擔心。

這也是劉俊之,之所以放水的原因。

石宗身上的氣息不斷的攀升。已經超過了這片大陸天地界域所規定的實力範圍。

武神六重,這個實力對於現在的神武大陸來說,可以說是最高的實力。

「我想我該走了。」石寧十分平靜的說道,因為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要承受十分巨大的壓力。

因為他已經被這方天地所排斥,石宗之所以沒有立即飛升。

是因為他本身雖然受到天地之力的排斥,卻因為實力高絕,所以還能停留在神武大陸片刻。

而也就是這片刻,足夠他做一件事情。

現在的石宗早已不在劉俊之面前,而是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人族與妖族的邊關,宗天山,石宗輕輕的一揮手,整個宗天山上發生劇烈的震蕩。

竟然硬生生的從中間被人一分為二。出現了長達千米的峽谷。

而且石宗手中還抓著一個魔頭,石宗的身體,慢慢的飛升。

直到消失在雲端,不復存在。

而且在宗天山之上的所有魔族,被這一擊所消滅殆盡。

而且石宗手中抓的是一位天魔。

石宗慢慢的向上飛升。在雲端之上,還有更寬闊的天空。

因為石宗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武神力量,所以也無法隱藏自己的實力。

無法將自己的實力降低到武聖二重巔峰。

所以他飛升界上界是必然的。

但在那僅僅能維持的一刻鐘。他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將宗天山一分為二,而且還擒拿住了一個天魔。

天道和遮天上人,在很遠的地方看著不斷上升的少年。

「這應該是今古第一位武神,看來就算是你,也沒有預料到吧。」遮天上人說道,如果這個少年早被他發現的話。可以代替天道,成為下一個天道。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少年人會立馬撕裂位面。飛升那所謂的界上界。

天道無奈的笑了笑,武神呀,他已經不記得有多長時間沒有看到了。

現在天道覺得自己只是默默的看著就好,不必上前和這個少年打招呼,因為這個少年,雖然能抵擋天地界域之力,可是現在他如果在神武大陸再多呆片刻的話。

神武大陸,立刻會發生想象不到的異變。

石宗在上升一定高度之後,便消失在這片大陸。

他手中的那個天魔,早已經在天地界力的強力壓迫之下,早已經魂飛魄散。

在石宗飛升的時候,很多人見證了這一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