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吳泉並不需要賬房,他甚至希望自己賬目越亂越好,

最好,能有人把自己的錢神不知鬼不覺的全都貪污或者偷了才好,

這樣自己就能早點破產,宣告毀滅了!

至於這四家當鋪賣給了誰,吳泉並不關心,

他只是讓人從湮滅閣的資料里,找到了一個品行比較好的牙行做中介而已!

……

城門口的募兵處,已經開張三天了,但場面依舊十分火爆;

一旁的空地上,已經搭建了幾座擂台,

不時有人會上去比試兩下,勝利者總能受到各大勢力一陣哄搶,

吳勢到湮滅閣喊了幾個人過來,在募兵處旁邊也擺了個桌子,

並親自動手,寫下了招兵簡章:

湮滅閣招兵啟示:

我湮滅閣,為長樂縣第一大情報組織,如今日益發展壯大,蒸蒸日上,

為滿足發展需要,現我湮滅閣求賢若渴,急需各方人才投效,望各方英才踴躍報名。

招兵要求如下:

一:有一技之長的不要。

二:年齡低於三十歲的不要。

三:家有老小的不要。

四:讀書識字的不要

五:有正當職業的不要。

其中,連續被三個以上勢力拒絕招收者優先(需提供被拒絕證明);

兵餉待遇:一個月五兩白銀,管吃管住,只招兩百人,招滿為止!

寫完之後,吳勢望著面前的招兵紅紙,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一技之長的容易創造價值,不能要,

年輕的身強體壯,修行起來,實力進步太快,容易殺敵立功,不能要,

父母健在的,坑起來有負罪感,不能要,

讀書識字的,頭腦靈活,知識面廣,不好忽悠,不能要,

有正當職業的,那都是認真肯乾的人,不能要;

能夠滿足這五個條件的,那指定是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的超級混子,

這樣的人要是能招幾百個進來,那湮滅閣在不毀滅就天理難容了!

話說,這吳勢不愧是用寶頂那等寶物煉製的分身,

可能是受到實力影響,寫起字來,筆走龍蛇,力透紙背,看起來十分讓人賞心悅目,

不像是本體,寫出來的字跟狗爬似的,根本就不能看;

吳泉曾經有過許多次,自己寫的字,一轉眼的功夫再看,就不知道寫的啥了!

立好牌子,吳勢又讓從趙秀那裡借來的幾個大嗓門的媒婆,對照著招兵簡章的內容,大聲吆喝起來;

這幾個媒婆那都是專門練過的,

此時這一齊吆喝起來,其嗓門之大,簡直如九天之上打了個悶雷,頓時將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好像是湮滅閣的來招人了,我好像聽見,他們一個月開五兩銀子的兵餉,

湮滅閣真不愧是咱們長樂縣最大的情報勢力,就是大方,走走,咱們快去看看!」

「五兩銀子啊,那可幾乎是朝廷募兵價格一倍了!」

「你們就別想了,這麼高的價格,那肯定要求也高,

你們連那些尋常小勢力都不要,還想進湮滅閣,真是不自量力!

他們要的肯定是我們這種身強體壯的年輕人,你們這些老弱病殘,都滾遠點!」

伴隨著一陣陣推搡議論之聲,眨眼之間,吳勢的募兵桌前,就圍滿了人;

然後一聲高呼傳遍四方:「卧草(一種植物),這什麼狗、屁招兵條件,有沒有搞錯!」 開天闢地,六十四法排名第二,乃是最難學習的一種,或者說是難學難精,他不像斡旋造化那種易學難精。

斡旋造化在前期之時只是模仿之法,只需要遵循天地運轉的規律和事物運行的原則便能做到變化萬千,從最開始的有形無實到後面的有形有實,再後面的真假難辨,便是開始突破之時。

突破之後便已然接觸到了天地萬物的本質,接觸到造化規則,前期一直在模仿,現在可以開始自己造物

(所有的修行方式都是模仿而來,仙佛文武模仿神魔,神魔模仿大道,可以說神魔才是最接近道的存在,仙佛都要差一點。

不過到了天仙佛陀之後,實際上已經開始仙神佛魔不分,因為仙佛已經由後天之生靈修鍊到了先天之神靈,只是名號不改而已。

就像前文說過,天仙是要受仙籍神籙,為神做仙,也號天官。

至於斡旋造化,可以看做積累素材和推演的一個法門,在未成仙之前,這門法術更多的是起到一個輔助作用,只有到了成仙,法術蛻變為規則之後,才是造化之能顯現威能之時。

注意:三清名義上來說是大道化身,雖然是仙佛修行法門的開闢者,但他們卻不是第一任修仙者,他們只是將法門傳下。說是神更合適一點,三清尊神。)

修行斡旋造化雖然困難但始終還是在天地之中,而其他法門也能依仗斡旋造化的能力加速修行,所以斡旋造化才能排名第一。

真正難修行的還是開天闢地這門法術。

其他的移星換宿、起死回生、回天返日、顛倒陰陽等等法術看似很厲害(實際也厲害),但都有一個前提,那便是還在天地之中,或許修行有成,領悟規則之後能超脫天地之外,翱翔於混沌之間。

而修行開天闢地卻是不同,這門法術修行好了叫做開天闢地,修行不好了,叫做毀天滅地。

張玄修行過一段時間,雖然能施展出一些威能,但終究是涉及不到所有規則變化,威力自然也就大不到哪裡去。

開天闢地所涉及到的規則就相當多了,其中核心便是天地兩道規則,其次時間、空間、力、五行、陰陽、毀滅、造化規則等等就看個人領悟能力。

能力強者自然領悟更多,畢竟開天的方式又不是只有一種方式。

比如武者就喜歡以力開天,用力來作為關鍵,在混沌之中造成毀滅,毀滅之中的混沌規則碎片受到影響開始聚合抵抗毀滅,這便由無序化作了有序,天地雛形就出現了。

雛形一旦出現,混亂規則就開始經過天地雛形化作有序規則,天地自然就慢慢開始長大,到最後自然定型。

在張玄剛剛成仙之時,沒有領取到天地兩道規則核心,所以開天闢地這門法術威能自然施展不出來。

因為這招威力雖然強大,但是需要以天地為核心,不然就不再是開天闢地。

天與地是有序規則的調整,只要出現了天與地之規則,那麼其他規則便會在這兩道規則影響之下化作有序規則。就像磁鐵一樣,天地分別代表兩極,單獨還不怎麼樣,一旦出現了兩者,便會有真實存在卻看不見的磁場出現。

如果周圍有鐵粉存在,強大的磁性就像將鐵粉吸收過來,再經過其他演變淬鍊,從而鍛造出新的天地。

而電與磁從來不分家,由磁生電(開天闢地在未接觸到規則之前使用的話是有雷電或者元氣的形態,就比如說盤古的都天神雷)。天地兩規則運轉可產生力量,這也是法的源頭之一,能向天地借法。只不過涉及到規則之後,便是加持其他規則能力。

也就相當於,天地兩道規則在一起時就像是一個電池,而其他規則比如同樣是雷之規則。假設都將其比作電棍,沒有天地規則加持,雷之規則就是普通電棍,能將人(武聖境)電暈。一旦有了天地這個電池加持,雷之規則這根電棍能將人電死。

基本上原理大致是如此,這也是為何開天闢地強大的原因所在,因為使用這門法術的最高境界便是開天闢地,世上沒有任何一種法術神通能比得上。

哪怕是毀天滅地也是遠遠不及,要相信,創造永遠要比毀滅更難,既然能創造,那便能毀滅。

至於其他的什麼神通法術,說句不好聽的,根本打不過開天闢地這門法術。

其他法術神通不管如何施展,那就是需要有一個前提,天地之內。不管是時間回溯,空間泯滅還是因果輪迴,都需要在天地之中。不然到混沌施展這些神通法術試試,敵人還沒打死,自己先完蛋了。

最簡單的時間回溯或者靜止,在天地之中好辦,因為天地規則是有序的,可以順應施展,到了混沌之中,規則雖然不變,但是卻是雜亂無章,無跡可尋,施展一下試試,一般的恐怕會被混沌亂流直接撕成渣渣。

這也是混沌之中的神魔為何體型比較龐大的原因之一。

在混沌之中,不管你是時間神魔,還是空間神魔、甚至命運神魔(這傢伙最慘,在混沌之中可沒有命運這種說法。畢竟命運是依仗天地來的,更多是用在後天生靈之中。不然對先天生靈說一下命運試試,人家在天地開闢之前就已經出現,想從天地之中算得到就有鬼了,更別說從冥冥之中改寫了。就算要改也是只能改存在天地命運長河中的那一部分。)

總之所有神魔之中為何只有力之神魔(盤古)能開天,還能大戰三千神魔而不失敗,不是人家法力真的有多高,而是混沌之中絕大多數的規則如果沒有天地這兩道規則加持,作用等同於無。

這就相當於在混沌之戰場之上,一個肉體提升到頂級的戰士和一群被限制了法術的法師玩近戰。

既然規則動用不了,那大家就只能從體型上下手。然後大家體型越來越大,越來越高。

至於既然規則在混沌之中無用,那神魔為何還要收集。這就相當於糧食不能用來直接打人,但人吃糧食就有力氣打人,規則雖然不能直接動用,但是他能提供能量和進化的能力。

當然食物也是有危險的,比如說熱湯就好似火之規則,在混沌之中就是混沌火,自然能造成傷害,不過具體有多大傷害嘛,就要看量了,總不可能指望一個煙頭的火苗想要將一頭大象燙死。

當然了,這些是張玄自南離真人的講解之中換個方式總結出來的,不然的話真要複述真人所演化之道恐怕沒有幾人能悟道(主要是也寫不出來,至於照抄一些來充數,那就別浪費字了)

正所謂玄之又玄,這道真不是一般人能聽懂的。

所以張玄在看了一旁打瞌睡的一人一牛,心中有點嫌棄。給簡單的不要,非要聽這些玄之又玄的東西,以此來顯示自己的高大上。

本來幾句話就能闡述清楚的事情,非要搞上一些花里胡哨的。

就像是再看專業論文,有專業知識的自然能提取到關鍵點,然後明白該怎麼做。而沒有專業知識的,字是看得懂,也能讀出來,但聯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意思了。

偏偏專業知識不達標還要學著專業人士看,能收穫的自然就少。

一切都是需要實踐的。而實踐最好親自上手,不然就靠導師動手,人在下面光看著(真人講道演化規則,然後聽道的看得津津有味,待到講道結束,嗯,真精彩,好厲害!)十成的知識能在短時間內掌握幾成。

張玄所說的簡單的實際上也就是幾句話的事情,就相當於理論知識。

想要學會一件事物,有了理論去實踐和實踐得出理論那難度完全不一樣,一個是驗證,一個是新開(或許不是新開,已經發現也聽說過,但沒有理論之能實踐得真理。)

所以給理論公式,青牛與嬴曉不想要,那就只能慢慢來說是如何推演的了。

當然有了理論不代表著就會,就像學生時期做題,給了公式卻不一定會用。說不認識公式的話顯然不現實,但要用的話那就不好說了。而天地的規則也是差不多如此,真人講道實際上就相當於老師講課,學生能聽多少就不知道了。而且就算聽了,會不會又是另外一會事情了。

大道至簡,有時候真的沒有那麼複雜。至於什麼天花亂墜之類的可以看做粉筆灰(或者吐沫星子),書寫講課的時候大了點而已。這也是張玄為什麼不願聽講道的原因。

很簡單,別看那些大能講道之時天生異象好神奇,但站在張玄的角度,實際上與這些差不多,那些天花金蓮實際上都是帶著講道大能的氣息。

當然也與從前被四位師伯講道嚇到了的緣故,畢竟學渣嘛,對這些有點恐懼很正常的。

尤其是兩個大能辯論道時,感覺很高大上,實際上嘛與兩人辯論是沒多大區別,越到激烈之時其他的異象就比較多。

可能兩者意見不合,有可能會吵起來甚至動手,難道論道就不會?打起來更凶好吧!

不過知識畢竟更重要,所以是沒什麼問題的。

於是趁著一人一牛打瞌睡之際,張玄還是決定不叨擾人家了,萬一人家事是夢中證道呢?

將劍匣取出,看著轆轤劍和易逝劍,慢慢取出參悟起來。

雖然時間和空間規則他也是都會,但同樣的規則用法可是千奇百怪,張玄的時間和空間運用起來殺伐攻擊較少,遠不如這兩把劍來得多,所以很要必要總結一下。

而且既然知道了這開天闢地的原理,張玄還打算參悟一下天劍不熄,地劍厚德,順便其他幾柄也可參悟一下,想必糅合起來的這開天闢地法術威能絕對要上漲好多倍。 狀態不佳的科爾,第一個被陳淵盯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