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玄級上品武技的難度,絕對不是玄級下品武技可比的!就算葉白經驗豐富,可是,境界太低,修鍊起來也會很麻煩,更別說將其施展出來了。

不過,在剛才演練武技的時候,葉白也只是將前三式演練出來了,因為他所需要的效果已經達到,沒有必要繼續進行下去。

隨後,元丹級考核的第二輪開始。

相比於第一輪,第二輪倒是更加直接,考驗的就是學員的實際戰力。

何月居將自己的修為,壓制的和學員一樣,只要學員能夠在他手裡堅持三個回合,那就算通過考核! 相比第一輪考核而言,元丹級的第二輪考核時間,走得更快,而且,對於元丹境武者而言,三個回合不過眨眼功夫。

這可比第一輪考核花費的時間要少太多!

而各位學員參加考核的順序依舊如同第一輪考核一樣,並沒有任何變化,很快,又只剩下南宮莫天和葉白以及柳芊雪沒有考核了。

至於前面參加第二輪考核的學員,只有一人沒有通過考核,其他的,大多是涉險過關,所以,絕大多數的人,現在都顯得十分輕鬆。

因為通過第二輪考核,也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是天象武院的內院學員了!

只有那幾位沒有通過的學員,心情沮喪,一臉失落。

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一位學員離開!因為今天的考核,實在非同一般,他們想要看看最終的結果。

這次,終於輪到南宮莫天了。

他黑著一張臉,早就沒有剛開始那股傲慢的樣子,整個人看上去無比低落,內心充滿了不甘和憤怒。

作為南宮世家的核心弟子,天象城小有名氣的年輕天才,他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大的打擊,顏面掃地。

對於葉白,南宮莫天簡直恨得牙痒痒!

這一次,南宮莫天暗自發狠,覺得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一些顏面!

所以,在面對何月居的考核的時候,南宮莫天拼盡了全力,修為爆發到了極致,直接和何月居硬剛了三個回合!

雖然他被何月居完全壓制,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南宮莫天的實力,絕對比先前的那些學員,強悍太多!

諸天之主 元丹境二重巔峰!

就算是何月居導師,在考核結束之後,也都忍不住讚譽了南宮莫天,對他微微點頭。

感受著周圍那些敬畏的目光,南宮莫天的心情才稍微好一些,生在南宮世家,他似乎已經適應了被周圍的人如此看待了。

「天賦好又如何?論實力,我南宮莫天可不會輸給你!」

南宮莫天冷聲道,聲音中透著怒氣。

所有人都知道,南宮莫天針對的是葉白,他明顯已經將葉白盯上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是考核大廳,又有何月居導師在場的話,南宮莫天很可能已經對葉白出手!

只是,葉白卻沒有搭理他的打算,完全無視。

「憑你也配和葉白哥哥比拼實力?何澤的下場,難道你沒有看到嗎?」

柳芊雪輕哼一聲,微微搖頭,對於葉白的實力,恐怕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在她看來,南宮莫天應該感到慶幸。

如果他已經對葉白動手,他的下場絕對不會比何澤好多少!

可是,南宮莫天的臉色更加難看,內心十分不滿,譏諷道:「何澤那樣的廢物,也配和我南宮莫天相比?」

對於何澤,南宮莫天從來就沒有正眼瞧過,所以,葉白打敗何澤,南宮莫天並不覺得多麼了不起。

換成他的話,他也可以做到!

現在,柳芊雪竟然將他和何澤相提並論,在南宮莫天看來,這是對他的侮辱啊!

只有葉白那可怕的天賦,才是真的讓他感到絕望,嫉妒無比,所以,他才如此渴望在實際戰力的比拼中,戰勝葉白!

柳芊雪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狀若瘋狂的南宮莫天,而是開始了她的第二輪考核。

她身輕如燕,劍法凌厲,甚至硬接了何月居的一擊,看上去竟然不落下風!

所以,面對何月居的考驗,柳芊雪輕易就通過了,雖然不像南宮莫天那樣氣勢洶湧,卻給人一種十分輕鬆的感覺。

這簡直讓所有人看呆了!

很明顯,面對何月居導師的攻擊,柳芊雪應對自如,輕易過關!這等實力,絕對在南宮莫天之上!

「劍法不錯,你的這門身法武技更不錯,現在開始,你就是天象武院的內院學員了,爭取早日成為內院的核心弟子,老夫很看好你!」

何月居導師笑了笑,眼裡的讚賞更多!

柳芊雪不僅劍法天賦了得,而且實力強大,絕對不是一般的元丹境二重學員可比!

要知道,何月居作為靈府境的高手,就算他將修為壓制在元丹境二重,也能碾壓在場的學員。

這也是為什麼,南宮莫天雖然落於下風,卻能夠得到何月居的讚賞的緣故。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所以,柳芊雪輕鬆過關,自然比南宮莫天更加厲害,讓何月居無比欣喜,對柳芊雪充滿期待。

眾人聞言,忍不住倒吸口氣!

難道何月居導師,竟然如此看好柳芊雪嗎?畢竟,畢竟,整個天象武院,內院的核心弟子,一共才二十八人!

這二十八人,哪一個不是凌武國的絕世天才?難道柳芊雪真的可以和那些天才相比?

而柳芊雪現在只是通過了元丹級考核罷了,只能算是內院的普通弟子,可是,何月居對柳芊雪的期待,卻是內院的核心弟子!

這份讚譽,絕對比何月居給南宮莫天的讚賞,高出一大截!

一時間,所有學員都一臉羨慕地看著柳芊雪,卻不敢有任何多餘的想法,畢竟,這樣的天之驕女,絕對不是他們配得上的!

只有南宮莫天,整個人都看呆了,尤其是何月居導師給出的評價,更讓他感到無力,想起葉白和柳芊雪親膩的樣子,他嫉妒無比!

「多謝何導師!」

柳芊雪微微一笑,能夠得到監考導師的肯定,她自然很開心,而是乖巧地站在葉白身邊,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讓所有無語。

「葉白,下面該你了,根據規定,你我修為都只能壓制在元丹境二重,所以,可不要讓老夫失望!」

何月居道,眼裡的期待,明顯更多!

只是,他的話,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什麼叫『你我修為都只能壓制在元丹境二重」?南宮莫天更是皺眉。

難道葉白的境界,已經超出了元丹境二重?

這怎麼可能!

對於學員們的這些困惑,何月居自然看在眼裡,卻沒有解釋什麼,他早就看了出來,葉白的修為赫然是元丹境四重,遠勝在場的所有學員!

這也是為何,從始至終,何月居都對葉白另眼相看的緣故,畢竟,葉白在十七歲的年紀,卻有如此成就,這種武道天賦,著實難得! 小妻吻上癮 對於葉白的天賦等級,何月居忍不住好奇!只是,這次的考核內容,並沒有安排天賦測試這一項。

因為在報名的時候,天象武院給出了一條硬性規定,那就是參加本次元丹級考核的學員,年齡都不得超過十八周歲!

所以,凡是報名成功的學員,都是年紀不到十八歲的元丹境武者,這些人的武學天賦,自然不俗。

故而,天象武院沒有安排武道天賦測試這一項。

眼看葉白就要開始最後一項考核,眾人的目光,再次轉移到葉白身上,對於這個在第一輪最耀眼的天才,他們自然十分關注。

他們無比好奇,葉白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打敗何澤的時候,葉白明顯沒有盡全力出手!

對於這一點,哪怕是南宮莫天也不得不承認!

只是處於嫉妒和傲慢,他自然不可能承認葉白的實力,甚至自認他的戰力,勝過葉白,一對一單挑的話,葉白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作為南宮世家的弟子,他的功法和武技,都比一般人好得多,在這方面,他自認為葉白沒辦法與他相比!

可是,見識了柳芊雪的戰力之後,南宮莫天的心裡,開始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臉色無比陰沉地盯著葉白,眸光如同蠍子般狠厲。

他的內心,更有一絲緊張,生怕葉白的表現太過搶眼,甚至比柳芊雪露出來的戰力還要強大!

「我明白了,請何導師指點!」

葉白微微一笑,一臉從容。

這次離開凌霄城以後,葉白就沒有刻意隱藏實力。

因為這個時候,他覺得沒有那個必要。所以,這些修為遠高於他的強者,能夠看出他的境界,並不奇怪。

何月居點了點頭,將修為壓制在元丹境二重,而後一步上前,揮動手中的靈劍,攻擊葉白。

鐺!

葉白抽出青羽劍,同樣一劍刺出,兩把靈劍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兩人同時倒退,只是,何月居倒退了十步才停下來,而葉白卻只是倒退了五步!

眾人簡直都驚呆了,以為自己看錯了!

兩人第一次交手,葉白竟然壓制了何導師?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然而,何月居大笑一聲,再次對著葉白攻來,葉白身形一閃,讓何月居撲了個空,而後反手一劍,刺向何月居的腹部!

「哈哈,好小子!」

何月居不怒反喜,雖然修為壓制了下來,可是,臨敵經驗和戰鬥技巧,卻遠不是一般人可比!

他反應極快,靈劍猛地橫在身前,將葉白的劍招擋了回去,可是,他自己再次被震得倒退十幾步!

那股可怕的力量,哪怕是何月居,也忍不住動容,而葉白施展的劍法,更是讓何月居驚嘆,眼睛發熱,嘖嘖稱讚!

第二次交手,葉白的優勢明顯更大!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葉白監考老師,而何月居才是考試的學員呢!這種場面上的變化,讓圍觀的學員,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一個個呆若木雞!

「葉白,這是老夫的最後一擊,你可要小心了啊!」

何月居身形爆閃,明顯施展了某種身法武技,配合他的劍法,威力更大,這種威勢,比他之前任何時候施展的武技,都要強大太多!

他一劍劈出,劍招如同出山的猛虎,氣勢無比凌厲,就算是元丹境三重的武者,也不敢正面硬接!

看著突然爆發的何月居,眾多學員忍不住期待!

如果葉白接不住這一擊的話,無論葉白先前表現的多好,那麼,都不能算他通過了元丹級考核!

只是,從始至終,葉白都神色平靜,只要何月居將修為壓制在元丹境二重,他就沒有絲毫顧慮。

無論何月居動用什麼樣的功法和武技,葉白都凜然不懼!

何月居見此,眼裡的讚賞更多,面對他的攻擊,葉白神情平靜,竟然能夠做到心如止水,的確不易!

這種心性,讓何月居刮目相看!

下一刻,葉白終於動了!

青羽劍劃過一道詭異的弧度,擦著何月居的靈劍而過,一劍頂在何月居的胸前,令他不能前進半步!

至於葉白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橫移了一步,正好避開了何月居的攻擊!

全場死寂,一個個不斷地咽口水,臉色慘白,尤其是南宮莫天,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雙手抖動!

至於何月居本人,也是眉頭緊皺,一臉的震撼,眼睛里,透著濃濃的不解!他的劍招,原本避無可避,可是,葉白偏偏躲了過去!

不僅如此,葉白的靈劍,似乎看出了他的漏洞所在,直接抵在了他的胸口,讓他徹底失去了反擊的機會!

他實在不明白,葉白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可以說,在短暫的考核過程中,作為導師的何月居,接連三個回合,都被葉白完全壓制,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這種事情,自從天象武院開院以來,也都沒有發生過!

「葉白,能否告訴老夫,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老夫可以肯定,你剛才並沒有施展任何劍法武技」

何月居忍不住問道。

作為劍道高手,他十分清楚,葉白出劍的時候,看似施展了了不得的劍法武技,可是,他卻知道,三個回合結束,葉白都沒有動用任何武技。

這才是令他最為驚嘆無語的地方!

嘶!

眾人聞言,再次被震撼,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他們這才知道,剛才的戰鬥中,葉白竟然沒有施展任何武技,那葉白憑什麼能夠壓制何月居導師?

「用劍就是用險,求險才能求勝!何導師,你說對嗎?」

葉白背負雙手,微微一笑,饒有興緻地看著何月居。

何月居猛地瞪大了眼睛,腦海轟鳴,看上去,整個人都呆住了,難以置信地盯著葉白,嘴角不停顫抖,明顯震撼不已!

自從修鍊劍道以來,他從來沒有聽過如此深刻的劍道見解!他甚至肯定,這話絕對不是葉白的原話,而是某個劍道大師的話!

何為劍道?

這就是劍道!

「這話….可不像一個元丹境學員說的啊!葉白,難道是柳芊雪口中的那個高人說的嗎?」何月居駭然道,神情振奮。

何月居忍不住想起來柳芊雪說的那個『高人』,他已經以為,葉白和柳芊雪都是得到了那位高人的教導。

也許只有那樣的『高人』,才能對劍道有如此透徹的感悟吧….. 何月居看著葉白和柳芊雪,內心羨慕,能夠得到那樣的高人指點,何其幸運啊,畢竟,這種機遇,可不是什麼人都有的……

聽到何月居的話,葉白眉頭微蹙,神色露出一絲怪異,最終卻微微一笑,沒有解釋什麼。

畢竟,一個元丹境學員,竟然有如此深刻的劍道感悟,說出去實在太過嚇人!

看到葉白沒有否認,何月居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