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童珂的面,絕沒有自己打自己臉的道理。

張俊笑道:「哈哈,當然認識,你們別看董天寶在你們中海很威風。他在我面前,我叫他站著他不敢坐著,我叫他哭他不敢笑!」

陳寧笑笑:「是么,那你挺厲害的。」

就在這時候,餐廳經理親自送來一瓶價值十萬的康帝紅酒,恭恭敬敬的說:「各位好,這是我們老闆董天寶,得知他少爺在這裡喝酒,讓我親自送一瓶紅酒過來,表示敬意。」

張俊睜大眼睛,他說跟董天寶很熟,董天寶對他很恭敬,不過是吹牛而已。

但沒想到,董天寶還真叫人送回一支價值十萬元的頂級紅酒。

他瞬間激動興奮起來,心想:長臉,真的太長臉了。

他倨傲的對經理說:「呵呵,沒想到董天寶竟然知道我來了,還給我送來這麼一瓶好酒。你給我告訴他,他的心意我張俊領了。」

經理聞言有點錯愕!

張俊已經一瞪眼:「我說的話你沒聽到?」

經理表情怪異的放下紅酒,看了陳寧一眼,見陳寧笑而不語,他就尷尬的說:「好,你的話我一定會回復我們老闆。」

張俊擺擺手:「去去去,別在這裡打擾我們吃飯。傻不拉幾的,回頭我讓董天寶炒你魷魚。」

張俊說完,就拿起康帝紅酒,給童珂倒酒,還衝著陳寧炫耀說:「看見沒有,這就是本事。走到哪裡,都有人巴結。董天寶在你們中海那麼牛的人物,還得討好我……」

他的話音未落,餐廳經理已經去而復返。

張俊皺眉:「不是讓你告訴董天寶,他的心意我張俊心領了嗎,你還來幹嘛?」

陳寧等人望著餐廳經理。

餐廳經理說:「你的原話我打電話告訴我們老闆了。」

張俊:「他怎麼說?」

餐廳經理:「我們老闆說不認識你,我們老闆還說張俊是什麼玩意?」

啥!

張俊的臉,瞬間漲紅,異常尷尬。

打臉,這真是被打臉了!

千千 葉星是真的沒有想到光之子竟然能起到作用,這是他以前認為的最雞肋的技能,他也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沒想到這次卻起到了大作用。

十幾個高等鬼物,戰力可怕的嚇人,但是卻都有些懼怕葉星釋放出的白光。他們只是在外逡巡了一陣,便一個個都開始了退走。

大概過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光之子開始消散……

這個技能只消耗了葉星不到一成的靈力,這讓葉星感到十分的滿意。

葉星也沒有在此地多做停留,便即離開了。剛才來的只是幾個高等鬼物,萬一吸引來了身份未知的黑袍人,光之子可沒法對付。

葉星自然是不敢大意,一邊警惕周圍,一邊向著戰鬥波動傳來的地方快速行去。

只是過了不大一會兒,葉星不由的眼神一縮……

他來到了戰鬥波動最劇烈的地方,一個個來回飛縱氣息強大的身影,也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清一色的黑袍人,不知道是哪一方勢力的,葉星從他們身上感受不到絲毫熟悉的味道。但是他們卻在相互撕殺,似乎是想要通過不遠處的那唯一一座鐵橋。

而鐵橋對面,也就是生命氣息波動最濃郁的地方,很顯然那裡是有著什麼未知的寶物,也許就有著葉星所需要的恢復生命力的寶物。

只是這些並沒有讓葉星情緒波動的這麼厲害,讓他心中震驚的是因為,這裡的黑袍人最起碼有著二三十位之多,而且一個個都修為不弱,最起碼也都是斬龍巔峰境那一層次的戰力。

可是鴻蒙大陸,葉星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了解,人族修士一向處於弱勢,如果真的有這麼、這麼多高等戰力的話,豈能讓妖族那般猖狂?

「這些人是哪裡冒出來的?」

從現場戰鬥的形勢來看,他們很顯然分屬於不同的勢力,混殺的十分厲害。難道自己閉關的這幾年,鴻蒙大陸陡然湧現出了這麼多未知的高手?

轟轟轟轟轟!

葉星正在觀看的時候,忽然一個黑袍人連續轟出了數拳,他的實力明顯高出周圍其他高手一大截。他的拳風凌厲,碰到他拳風的人不由都紛紛退避,他很快就打通了一條通道,然後率先踏上了鐵橋。

「攔住他,別讓他過去!」人群中有人大喝。

有兩個黑袍人去攔截,一人出刀,刀氣足有數十米。一人出劍,長劍如虹,兩人幾乎同時攻到了那黑袍人的面門。

葉星自付,以前身的修為,面對如此攻擊,也絕對性是要吃虧的。進攻的兩人水平絕對不低。

可是站在鐵橋上的那人,竟然不躲不閃就是轟轟兩拳,以肉拳硬撼一刀一劍。

「咔嚓咔嚓——」

連續兩聲清脆的響聲傳來,站在鐵橋上的那人竟然一拳一個,兩人附著著雄厚靈力的刀劍,竟然直接被那人生猛的鐵拳給崩碎了。

然後他更是出手如電,又是兩拳,一拳中一人前胸,一拳中另一個人腹部,骨頭斷裂的聲音,混合著兩人的慘叫聲,紛紛跌落鐵橋,掉進了橋下面的水塘之中……

咕嘟嘟,水塘之中泛起氣泡,不過眨眼間的時間,水塘中就浮起了兩具骷髏頭。

「可怕!」葉星暗暗的擦了擦冷汗。即使便搜前世的記憶,也找不到哪裡有這等可怕的毒水,斬龍巔峰境高手竟沾著即死,太可怕了。

「看來這個世界,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葉星不由的暗暗懷疑,恐怕前身也只是井底之蛙,並沒有弄清楚這個世界,其他先不說,就眼前那站在橋上霸氣側漏的黑袍人,就絕對是一個頂級強者。

在鴻蒙大陸恐怕都沒有什麼敵手的存在,可是前身的記憶中卻偏偏沒有此人的任何消息。按道理如此厲害的人物,絕對不會是什麼寂寂無名之輩。

「還有誰不服,就儘管來試試!」

橋上的那人負手而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他語氣霸道,站在橋對面的還有二三十位高手,卻都一個個面面相覷,一時都徘徊不敢前進。

「那我就過去了,我倒要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寶物?」

霸氣黑衣人說完便不理會眾人,向著橋對面徑直行去。

「快快攔住他啊。」葉星心中捉急,可是那群黑衣人明顯被霸氣黑衣人的武力所震懾,並沒有人敢上前送死。

「怎麼辦怎麼辦?」好不容易到了這個地方,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寶物被霸氣黑衣人拿走?

葉星按住心中的急躁,不要說那霸氣黑衣人,就是這裡隨便的一個黑衣人他都不一定能對付的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自己得不到寶物,那也是命數,說明寶物與自己無緣,即使自己再不甘又能如何……

「啊!」

然而事情很快就出現了轉機,剛才霸氣側漏的黑衣人,在過了鐵橋的一瞬,正志得意滿,要跨入前方那大門敞開的恢弘殿宇,這時他卻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

葉星也不由驚得忙仔細觀看,這麼厲害的黑衣人,到底是什麼讓他都發出了如此慘叫?什麼竟能威脅到他?

「竟然是……妖族?」

葉星也是吃了一驚,他目光所及之處,一條足有手臂粗細的大蛇,長約兩三米,正在和霸氣黑衣人對峙。很顯然剛才霸氣黑衣人不防,被這突然從門口竄出的大蛇給撕咬了一口,要不然他不會發出那樣的慘叫了。

「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啊……」

霸氣黑衣人似乎有些瘋狂,直接不知什麼時候,一把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長劍隱隱如秋水,閃爍著寒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竟然是靈器?」

葉星的長劍是高等寶器級別的,即使頂級寶器他也是見識過,可是絕對沒有霸氣黑衣人的長劍給他的那種猶如芒刺在背的感覺。所以他幾乎可以認定,霸氣黑衣人拿的是靈器。

「這個黑衣人來頭絕對不弱。」

葉星愈加覺得鴻蒙大陸的水深了,隨身長劍都是靈器級別的,這人身後的實力必然極其龐大。可是他作為天劍門的宗主,鴻蒙大陸頂級勢力的宗主,卻偏偏對此人,以及此人身後的實力一無所知……

。 十位修士,同時渡到第三層海域,是無比罕見的盛況,吸引來大批修士觀看。頂點更新最快

海邊,人山人海。

他們在點評,各個正在渡海的修士。其中,議論得最多的,莫過於千星天女。其次是風岩和青獠牙,還有那兩位神子級別的人物。

當然,剛剛墜海的三步聖王,不在點評範圍之內。

「怪異,真是怪異,你們發現沒有,那個航行在最後方的金屬面具男子,實力相當強橫,僅僅兩拳就將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擊敗。」

「的確有些非同一般,以他的實力,不應該掉在最後。」

終於有一些修士,注意到張若塵。

而且,因為張若塵戴着面具,更是增添了幾分神秘感,在場的眾人,都在猜測他的身份。以一步聖王的境界,渡過第二層海域,怎麼可能是簡單人物?

海面上,再生變化。

千星天女率先擊敗第三層海域的守關者,進入第四層海域。

緊接着,風岩的三頭六臂一起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將守關者打得千瘡百孔,身體崩碎。隨後,他駕馭真理之舟,進入第四層海域。

「噗通。」

「噗通。」

接連兩道落水聲響起,又有兩位聖王級別的人物,在渡了十多里之後,墜入進海中,沒能達到第三層海域的關口。

岸邊上的修士,皆在嘆息。

第三層海域實在太難,即便是頂尖人傑,也都接連沉沙折戟。

現在,還在第三層海域的修士,只剩下,張若塵、項楚南、青獠牙,還有兩位神子級別的人物。

「轟隆。」?

青獠牙擊敗第三層海域的守關者,消失在光幕上面。

兩位神子級別的人物,則是到達光幕的下方,與守關者戰了起來。

第三層海域的航行難度相當巨大,張若塵必須要將精神力完全調動起來,才能勉強掌控住真理之舟。

即便如此,真理之舟時而還是會劇烈搖晃。

漸漸的,張若塵追上項楚南。

項楚南大吃一驚,從上到下將張若塵仔細觀察了一番,道:「你居然也能擊敗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

張若塵已經習慣項楚南直來直去的說話方式,倒也一點都不生氣,淡淡一笑:「運氣好,一不小心就闖了過來。」

「嘿嘿,看來我們兩人都是靠運氣才渡到這裏,真是緣分啊,要不拜把子做兄弟怎麼樣?」項楚南一激動,身下的真理之舟又左右搖晃起來。

看小舟搖晃的巨大幅度,張若塵自問自己是肯定會墜入海中,於是,輕輕搖了搖頭,駕馭真理之舟繼續向前航行。

等到第三層光幕的下方,張若塵沒有立即挑戰守關者,而是,暗暗觀察旁邊的兩場戰鬥。

兩位神子級別的人物,相當了得,他們將各種聖術運用得出神入化。而且,他們修鍊出來的真理規則,竟然有接近千道,每一種聖術打出去,就能爆發出三倍的威力。

很顯然,他們都將真理神殿第一層的第三幅觀想圖,完全悟透。

那位渾身散發出五彩神光的神子,修為達到二步聖王境界,精神力強度達到五十五階的巔峰,經過一番激烈拚鬥,終於擊敗守關者,進入第四層海域。

另一位神子,則是一步聖王的境界,精神力強度也要稍弱一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