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什麼?

這群人,瘋瘋癲癲的,怕不是都發羊癲瘋了吧?

全……全部人都搶到了?

一個,兩個,三個……盛清顏粗略數了一下,覺得自己有點暈,因為他記不清自己數了多少個人了,這些人,保守估計至少也有10萬人!

10萬個人全部都搶到了魂器,青釉大師這是神仙下凡,吹一口氣,就能製造出10個魂器來?

但,這些都不重要,盛清顏可是自詡青釉大師頭號腦殘粉的那種,無論青釉大師售賣什麼,哪怕是售賣金坷垃,盛清顏也必須第一個支持,所以,他將所有雜念,都拋諸腦外,接着,打開購物車,查看自己剛才購買的魂器。

然後。

盛清顏瞳孔一縮:「魂器呢?」

購物車內,啥都沒有。

青釉大師售賣的是空……空氣嗎?開……開什麼玩笑哦!他心中冰清玉潔、善良美麗的青釉的大師,絕對不可能開這種玩笑。

接着,盛清顏仔細一看才發現問題所在。

與此同時,無數的人,也露出來跟盛清顏一樣的困惑。接着,花了幾秒,搞明白了原委。

原來,大家購買的並不是魂器,而是一張圖形的觀看權。大家按照指示,紛紛打開了這張神秘的畫布。

畫布徐徐展開,在盛清顏的面前出現的是一片漆黑,漆黑中,忽然閃爍了一陣光,緊接着,有什麼東西,從遠處飛了過來,逐漸匯聚成一條線,接着,這條線不斷變化著,變化著……

忽然——

盛清顏眼前一黑,整個人被強行退出了星網。

盛清顏:「???」

怎麼回事?

他以為是星網故障,這簡直是億萬分之一的概率,竟然被自己遇見了,暗道一聲倒霉,盛清顏重新進入星網,就在這時,他渾身踉蹌了一下,差點栽倒,然後,接到了星網系統提示:【您目前的精神極度疲乏,請珍愛身體,適度上網。】

盛清顏:「???」

不過,他的確也感覺到了頭暈目眩,整個眼前出現的都是黑影,無法,盛清顏只好強行逼迫自己躺在床上,但他睡前,心心念念的都是青釉大師的那張神秘圖形,根本無心睡眠,可是也不知道怎麼的,儘管不想睡,但盛清顏竟然一閉上眼睛,就睡了過去,一夜無夢,睡得非常香甜。

與此同時,無數個購買了觀看權的人,遭遇都跟盛清顏差不多,區別只是絕大部分的人,閉眼都比盛清顏快。 看到神祇女對木牌的品級解釋,蘇銘一時間也是有些愣的。

就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居然能夠達到半仙家水準?!

這……到底是有點匪夷所思。

而蘇銘看不出來后,神祇女又讓蘇銘反覆看,好好看,可蘇銘又認真的拿著這個小木牌看了許久,甚至他急的都將其拿到了頭頂看,都還是無法看出個所以然。」

一時間,蘇銘不禁是有些氣餒了,他頓時有些苦澀,想不到自己前世都達到九劫劍帝了,雖然是對劍道專精,而對其他不是很明白,可到底也是有過見識的。

但現在,蘇銘便是被這小木牌的來歷難住了,而他前世對此也是沒有什麼研究的。

研究了許久后,蘇銘終於是放棄了,他悻悻的將這小木牌丟給了神祇女,委屈道:「神仙姐姐,這個小木牌的來歷……我還是想不太明白啊……」

「嗯,其實我還是挺想讓你自己去研究的,而不是什麼都要靠我來給你解釋。」神祇女微微一笑,旋即幽幽嘆了口氣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種基礎知識大全的東西?!」

「基礎知識大全?!」蘇銘一下子愣住了,他還真的對這個是聞所未聞。

只聽得神祇女道:「我發現你現在有一個巨大的問題,這個問題說出來后,可能到底還是顯得直截了當了,說不得還會得罪你,可是……你想聽嗎?!」

神祇女的話,讓的蘇銘也是獃滯住,他一時間竟然是無所適從,這個基礎知識大全,是個什麼鬼?!

只見的神祇女玉手微微拈起,彷彿是從虛空中直接拿到了什麼,當這白皙美麗,溫婉如同羊脂玉般的小手丟向蘇銘時候,一本渾體暗黑色的書籍便是到了蘇銘的手中。

「呃,這是……蒼元界堪輿全覽圖?!」

看到這部書籍后,蘇銘一下子愣住了,因為這居然真的是一本專門介紹知識的書籍,這本書里,是沒有什麼武學和神通的,有著的,只是關於蒼元界各個地方的人文事故、風土人情、都有著什麼樣的武學神通,最厲害的那些高手都是有著哪些,這些地方曾經有著多少個王朝或者厲害宗門……

而在這滾滾如同滔滔江水的歷史車輪面前,這些地方都有著怎麼樣的歷史,這些歷史里,可能是有著什麼樣的時代,而這些時代的內容肯定是不同的,有的時代可能是這樣修鍊,而當時他們修鍊所用的功法是什麼什麼,具有著什麼特性。

當時這個地方所使用的兵器又是怎麼樣的,最出名的有哪一些,而這些地方又是有著什麼樣的神秘,這樣的神秘之物,又是有著哪些……

而這部書籍之中,除卻那文字知識之外,卻還是有著圖鑑的。

真可謂是圖文並茂,看的蘇銘一下子都是痴痴如醉了起來,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為何這麼長時間,都是一直卡在這半步魂嬰境了,原來自己是缺少知識。

他之前是苦苦尋求山川氣運的,可他到底是沒有辦法去獲得那氣運,但是這部書籍裡面寫的可就是很清楚,要想獲得山川氣運的巨額加成,那不是沒有可能的,問題就在於……你怎麼去獲得!

要想獲得山川氣運,就必須要得到元素靈的支持,而元素靈有著不同的個體,每一個個體都是可以加持山川氣運的,但是那加持的幅度卻是有限的,而低等級的武者,他們所使用元素靈來為自己加持氣運,從而獲得天時地利人和的幫助,是可行的!

但像蘇銘這種情況,他已經是走到了半步魂嬰境了,他還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完全進入那魂嬰之境,成為半仙家的層次,而若是這樣的話,再想通過得到那元素靈的幫助來實現這個目標,就有點不切實際了!

因為單個元素靈沒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讓半步魂嬰境來進入魂嬰境,在這部堪輿全覽圖上,寫的很清楚,需要最少十個元素靈,才能積攢足夠那種山川氣運,讓這個武者加持進入魂嬰境,而十個元素靈的要求,其實不過只是最少而已!

可是十個元素靈,這談何容易……如神祇女之前給蘇銘所看的定火珠,那已是半仙家級別的寶物了,可是呢,那裡面只封印著一個元素靈!

而要想得到十個元素靈,去為半步魂嬰境加持進入魂嬰境而準備的話,實際上也不具備著這個條件啊……第一個有那十個元素靈的人,其自身肯定就不是半步魂嬰境,常理來說,盡皆都是踏入了魂嬰境的!

而這些人假如有十個元素靈,他是會將其煉製成為十件半仙家級別的法寶,還是會將其為一個半步魂嬰境強者進入魂嬰境做準備呢,那估計大部分正常人都會選擇前者,選擇後者的恐怕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這個大勢力的確是財大氣粗、資源雄厚了!

只是蘇銘看向這個方法的時候,他本人也是陷入了凝重之色,他之前說是想要獲得山川氣運,光是靠自己修鍊幾句真言,就想著吸引那些元素靈過來,到底是有些太年輕了。

但是這堪輿全覽圖裡,卻還是記載著一種辦法的,那就是尋找靈主!

靈主,並非是這世界之上,那所有元素靈的主宰,它卻是元素靈非常特殊的一種,它具有親和力,可以讓的其它的元素靈,都朝著自己去蜂擁過去,它就像是蜂蜜,而那些元素靈就像是蜜蜂!

而即使是蜂蜜不動,蜜蜂們也是會瘋狂的對著蜂蜜而去的!

蘇銘在想,他如果得到了這種特殊元素靈,即這種靈主的話,他就不需要再尋找那麼多的元素靈了,因為只有著一種靈主,那些元素靈都會短暫的過來幫助他!

而他所需要的,只是那半步魂嬰境進階魂嬰境時候,那一剎那的天地巨額氣運而已!

可是那靈主的蹤跡在這世間之上縹緲無影,多少魂嬰境大能在蒼元界跋涉過萬水千山,最終都是悻悻而回,以蘇銘如今半步魂嬰境,而且還不太紮實的功力,他又如何能夠尋找到?!

蘇銘的神情也是凝重了下來,當看完對於元素靈以及山川氣運的介紹之後,蘇銘便是把注意力和重點,放在了之前的小木牌上,他在這堪輿全覽圖上查詢著,他看著看著神情便是越發的凝重,眉頭皺著,雙眼之中的神光更是不時閃爍。

「好傢夥……原來是這樣……」

蘇銘看到了那解釋之後,他整個人都是有些驚訝的,因為在那堪輿全覽圖之上,是比較清晰的,寫明了那些秘辛的。

而這小木牌的來歷,也是記載了,只不過記載的不多,而雖然記載的不是很清晰,只有著三言兩語,可卻已經是足以讓蘇銘震撼到了。

「千年之前,蒼元界之內,所修鍊人仙之法,所必須擁有的一道木牌,而這木牌便是人的第二生命……」

人仙之法,所必須擁有之物!

此物,乃是武者第二性命!

看到這裡,蘇銘一時之間都是有些懵掉的,而他怔怔著,看向這木牌的時候,都是有些手抖著的,因為這木牌,真正的作用,光是看著這兩句話,那是絕對看不出來的!

真正的奧秘,都在後半句話!

這木牌的使用方法,就是武者在修鍊的時候,分出一部分氣運和能量血魂進入這木牌之內,久而久之,這木牌就會變成第二個肉身!

第二肉身!

這木牌!

蘇銘愣住了,第二肉身……這是什麼概念啊……他在江東域的時候,見到過一種可以給人替死的神通秘術,但那究竟也只是叫做替身而已!

但是眼前的這個寶物,他卻是可以叫做肉身的,還是第二肉身!

蘇銘一時間心跳不禁都加快了,他迅速的看向了這裡面,只見的其還介紹道:「當武者的力量修鍊到一定層次的時候,可以借用這第二肉身,施展人間金仙之術!」

「獻祭掉凡胎肉身最後的全部血魂能量,將其全部的激活進入這木牌之中,這木牌就會成為武者的人仙之體!」

而何謂人仙之體呢,就是武者在凡間就可以成仙的體質,當然這種體質,可不是那馬馬虎虎的半仙,更加不是那上仙界的上仙之體,以及那幽魔界的幽魔之體,這是真正的人仙之體,是仙家之體,但卻不同於上述的那幾種。

而這人仙之體能夠修鍊成的根本原因,就在於這木牌的材質,看上去這小木牌黑不溜秋,一眼望去普通極了,但它卻是能夠讓的這天地都嫉妒的一種寶物。

這是菩提木!

而菩提木,是來自於菩提樹的!

菩提樹則是一種道之果樹,其在蒼元界內,歸根結底也就只有一顆而已,而這一棵菩提樹,卻是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什麼程度呢,到所有人都不知道其什麼時候消失的那種程度……

或許是在有記載之前,菩提樹就已經消失了,而告訴世人曾經這蒼元界內,卻還是有著那麼一株菩提樹的,就是那些恆古時代,就已經是在蒼元界內存在的修真大能了!

可這菩提樹雖然消失了,但卻不是完全消失,其還是留下了一些寶物的,這些寶物則是菩提樹樹上的東西,比如那樹葉,比如那樹皮,再比如那一小截樹榦……

而這塊木牌,就是那一小截樹榦所製成的。

看似只有這麼一小點,還沒有巴掌大,但卻已經是擁有著翻江倒海的恐怖神通力量!

這菩提樹的樹榦,蒼元界之內是極其極其稀少的,少到什麼程度,少到沒有人知道蒼元界里還究竟有沒有著此物,更沒有人知道,此物若是有的話,在誰的手裡,更是無人可以知道,此物若還有,有多少?!

這些消息,都是沒有人知道的!

而蘇銘這一刻,當確認神祇女拿給他的,就是這菩提木所製成的人仙牌后,他便是沉默住了。

他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原來……這就是人仙牌,也是人仙修鍊之法!

而這不僅僅是人仙修鍊的法門,而是人仙修鍊的載體,若是沒有了這人仙牌,你就算是知道人仙如何修鍊,又能怎樣呢?!

此刻,看到神祇女竟然是給自己拿出了如此貴重的法寶,他則是沉默了,某一刻,蘇銘鼻子也是有點酸了,而他這個人一向都是極其堅韌執拗的,可是這一刻,他居然是不爭氣的,那眼淚瞬間流了下來。

到目前為止,神祇女是拿出了兩種寶物了,這第一種乃是那攻擊敵人,以及自身防禦都是極其至強的輔助性質的神通法寶,定火珠!

可是那定火珠雖然厲害,但是十個定火珠,也不如這一塊人仙牌價值大!

而蘇銘此刻得到的,就是修鍊人仙之法,所需要的兩物的其中一物,就是人仙牌!

他在沉默了許久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袖子不爭氣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則是道:「神仙姐姐,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神祇女聞言也是沉默了,片刻后,她微微一笑道:「傻弟弟,你在這說什麼呢……」

「好了,別哭了,神仙姐姐這裡還有第三件寶物呢。」

說著,神祇女那白皙溫膩的玉手便是丟了一下,旋即便是將的一物亮在了蘇銘的眼前,而這一物,則是一道殘破的羽翼。

羽翼法寶!

堪稱是輔助性法寶之中,極其稀有之物了,當然也不能這麼說,目前為止,神祇女所拿出來的三件法寶裡面,無論是那定火珠,還是人仙牌,亦或者是這羽翼法寶,都是蘇銘所沒有見過,而且也極其震驚的東西!

因為羽翼法寶的神通性,那可太強了,此物足以彌補修士速度上的不足,無論是在追殺,還是在逃命上,都是有著太大太大的裨益了!

一時間,蘇銘都是有些沉默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神情更是凝重了,看著神祇女道:「神仙姐姐,這羽翼,又是什麼寶物?!」

「呵呵,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嗎,有的地方,你自己先查坤輿全覽圖,當你查不到了你再問我。」

神祇女笑意吟吟的道,蘇銘則是頗為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什麼?比武大會?」

「是的。」

原來是因為耶蘭提爾準備在一個月之後舉行比武大會,在拉娜與戰士長的共同建議下,屆時將邀請鄰國帝國、聖王國的強者一同參與。

起規模應該是自王國建國以來最為盛大的,允許任何個人參加,不論是罪犯還是貴族,人類或者是亞人類,只要有實力贏下比賽,就可以得到獎賞。

「過去曾經有過邀請別國人來參加比武大會嗎?」

「回懷特大人,屬下對王國的過去並不是很了解。」

在場的人前身都不是王國的居民,而卡恩村的村民們對這種事情應該也不知曉。

「嗯,你先退下吧。」飛飛也沒有繼續聽下去,示意克萊菲爾謝離開。

等到城牆上只剩下兩位無上至尊之後,懷特這才說道:

「飛飛!如果是全國性規模的比武大會,應該會有很不錯的報酬吧!」

看到卡恩村目前的狀態,懷特深知很快就要用到金錢了。

就算是目前過得是不用擔心的食物問題的生活,但是長此以往在管理上就會出現怠惰的現象,必須要用更加優秀優質的地位來激發村民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如此才能得到長期存續。

在原來的世界中,懷特與飛飛過的一直是『擇優錄取』的生活,有能力的地位要高於沒能力的。

想要做出這種效果,就必須要有金錢,以及其他比實物更加珍貴的東西,比如馬匹、絲綢、精美傢具等,基於飽腹上的其他需求,以此培養出更加優秀的人才,對今後卡恩村的管理也會有好處,

「嗯,報酬固然很重要,但我更看重的是接觸王國國境之內的強者這個契機。」

飛飛此時想的是這樣可以獲得這個世界強者的資料,甚至可以查清這些強者裏面會不會出現玩家的存在。

「如果您想確認是否有玩家的話,王國給出的獎勵或許達不到引誘他們的程度。」

「您是說。。。」飛飛似乎明白了懷特要說什麼。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原本也只是想確定是否有玩家存在,或許只會是一個觀眾,而不是參賽者,那麼如果在獎勵中看到了某個足以讓我們心動的道具呢?」

「如果是某個強大的道具,不論是玩家還是本土生物都會對它產生濃厚的興趣吧。」飛飛不贊成這個做法。

「是的,但是並不一定需要太珍貴的道具,放上只有玩家才認識的東西,比如遊戲世界的金幣之類的標誌物,也會得到同樣的效果,如果這個道具是本土人類是不認識的,而玩家。。。和我們一樣想要尋找玩家的玩家一定會大感興趣。」

「嗯,的確是巧妙的設計,這樣一來就算不是特別珍貴的道具也可以將他們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