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毅緩緩而道,隨即猛地張開了雙眼,只見股股氣流熱浪翻滾間,無數雷絲噴涌而發,以白毅爲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橫散而去。

體內只聽傳來一聲轟響,白毅渾身一震,目露振奮之情,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體內緩緩散出,這威壓形成一道道氣浪,向着周邊不斷擴散而去,所有傢俱頓時橫飛與空,更有甚者直接炸裂而來,整個屋內瞬間一片狼藉。

“我已築基境三重天大圓滿了,這宗門的比試倒也不懼!靜修已久,是該出去走走了!”

白毅感受到王大錘也在修行,便沒有打擾他,這小子目前也處在築基境三重天的地步,因此此刻也是極爲關鍵,白毅走到庭院,看見庭院外有一批修士穿衣整潔,面貌精神的巡邏,不禁輕咦了一聲。

“恩?是白師兄!!”

“白師兄出關啦!!”

“恭喜白師兄出關!!我等弟子願跟隨白師兄!!”衆弟子異口同聲道,隨即連忙行了一禮。

“你們•••開心就好!”白毅搖了搖頭,隨意應付了一句道。

“稟告白師兄!那孫長老傳話說只要您出關,便去他那兒!”一個弟子連忙大聲喝道,神情嚴謹。

“哦?恩,知道了,這就前去!”白毅點了點頭,回頭看了一眼衆弟子,發現這些弟子居然要跟隨自己一同前去的意思,連忙說道。

“你們留下守護大錘!我一人前去便可!”

“明白!”衆修士再次異口同聲的喝道。

誰知白毅走在路上,這一路的修士全部點頭哈腰的,異常的尊敬自己,白毅也是感到奇怪,自己也就四大試煉第一而已,不用這麼誇張吧。

“弟子白毅拜見孫長老!”

“喲,你突破修爲啦?”孫長老看見白毅猛然一笑。

“回孫長老的話,弟子僥倖罷了!”

“僥倖?白辰你可之罪?”

“白辰不知犯了何錯?還請孫長老告知!”聽到這話,白毅一臉茫然。

“何錯?你可知在你靜修的這段時間,丹宗來了整整三十六位家族的修士,這些修士哪一個不是修爲高深,哪一個不是有權有勢,哪一個是我丹宗能惹的?

你倒好,一下子讓我丹宗得罪了三十六位家族!你說你沒罪?”

聽到這話,白毅渾身一震,目露振奮,一臉的茫然,這孫長老的神情極爲憤怒,豈會作假,但是自己也就築基境三重天的修爲,如何能一下子得罪三十六位家族中的修士!

BOSS兇勐:腹黑老公喂不飽 “還請孫長老告知,我•••”白毅一臉無奈。

“哈哈哈,臭小子,你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你在碭山救下了三十六位修士,這些修士傳話家族,這家族自然便上門了,將你那靈石給了老夫。

這些靈石你全部拿去吧,老夫可不會拿一個子!”孫長老隨即臉上緩和,又變的極爲緩和起來,白毅聽到這話,這才恍然大悟。

自己在碭山救下的修士居然有三十六位,但是自己幫其解綁的修士多達數百,看來這些能活下來的修士定是身懷重寶,家族中的天驕了。

“可按照我的約定,應該是上門索取呀!爲何他們都送靈石上門?”

“放你奶奶的屁!這三十六個家族哪一個不是德高望重,要是讓你一個築基境的小鬼在門前大喊大叫,豈不是有辱家風?這讓其他家族如何看待他們?他們送靈石上門這纔是正解!你就偷着樂吧!一共三百六十萬靈石,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白毅低頭看了看地上的靈石,頓時一樂,這些靈石還有一半都是李雄的,這李雄現在一人在死亡森林之中,也不知如何了。

“多謝孫長老!”白毅對着孫長老行了一禮,一臉的欣喜之情,隨即將所有的儲物袋全部都給拿走了。

“臭小子,趕緊去吧,這次我外宗試煉我倒要看看你的戰鬥力究竟達到什麼境界!你要知曉我們丹宗的修士不僅要有煉丹的天賦,這武技也很重要,否則連自保之力都沒有!”

“白辰知曉!弟子先行告退了!”白毅點了點頭,走出了宗堂,向自己的庭院走去,這次宗門試煉自己雖不是能取得好的名次,但是也絕不會讓那些旋谷境的修士在自己身上佔到什麼便宜。

數日後,房門傳來一聲“吱呀”的聲音。

王大錘從屋內走出,精神飽滿,散發絲絲氣壓,白毅立馬就感覺到着大錘也突破了修爲,這修爲與自己一樣,也達到了築基境三重天的地步,心中也是欣喜無比。

“白師兄!我也突破了修爲了!”大錘開心道。

“好!如有如此才能緊隨我身後!好樣的大錘!待你達到旋谷境之時,想必在這外宗也可掀起一場風雨!你還要沉澱,特別是草木之術!此事不急,我會慢慢教你!”

“多謝白師兄!”大錘一臉興奮。

又是一月匆匆而過,這日外宗凝聚了無數弟子,只見人山人海,就連內宗的一些弟子也走了出來,看向外宗,今日是外宗比試的大日子,萬衆矚目之下,卻只有三名弟子能進入這內宗!

這名額太少,競爭也定是極爲激烈!

比試地點設在外宗廣場,四周圍滿了修士,前三排修士,都做着實木凳子之上,這些修士都是丹宗長老,此次比賽也由他們行進主導。

“都安靜下來,老夫乃是這丹宗二級煉丹師齊長老,負責此次外宗比試的選拔,因此你們這些弟子只管發揮出自己最佳的水平便可,一切對戰都要點到爲止,不可殺生!

你們孫長老列了一份清單給我,這單子上寫的名字都是此次參加比賽的修士!一共二十位!這二十位應該算是你們這外宗的天驕了,那麼規矩還是不變,我們內宗只收三名弟子!當然今年倒是有一個特例,不過這也是後話罷了!”

“你們這二十名弟子我一概不知你們的修爲,因此這比試的規則也好定了,我叫到誰誰就對戰誰,如此也算公平!”

一位身穿棕色長衫的老者,站在廣場中心大聲喝道,這老者雖面容枯槁,但是渾身上下卻散發着絲絲丹香,這二級煉丹師果然非同一般。

白毅站在人羣之中,心中也有些小激動,身旁站着王大錘,此刻也是目露振奮之情,這場面也是壯觀不已啊!

“白師兄,不管對戰誰,我都對你有信心!”王大錘看向白毅充滿信心道。

“哈哈,我心中有數,自己盡力就好!”白毅點了點頭。

“好,那麼這第一場對戰的修士是姜成和李勝!”齊長老大聲喝道,引起臺下衆修士呼喊。

“什麼?這第一場這姜師兄就出戰了?這將師兄已達旋古境二重天的修爲,那李勝雖然有些草木之術的天賦,但是修爲也只有旋古境一重天,這二人的對戰勝負已分了!”

“姜師兄加油!姜師兄加油!”

“姜師兄你雖旋古境二重天的境界,但是我也不懼,輸贏無所謂,今年我若無法進入內宗,那明年我定可以進去,如此就讓我們打個暢快淋漓吧!”李勝大聲一喝,便猛衝而來。

“好!你能擁有這等想法實在可敬!”姜成點了點頭,頗爲滿意。

這李勝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一把利劍,隨意揮舞,劍光瀰漫,灼灼逼人,這姜成雙眉緊皺,身法輕盈,一一躲避,右手凝聚靈力,握掌爲拳,一身靈力瞬間爆發。

這旋谷境二重天的修爲頓時沖天而起,散出層層威壓,這李勝身體略微一頓,只見這姜成猛衝而至,雙拳轟出,這李勝連忙劍背抵擋,只聽一聲“叮!”。

這李勝緊握的利劍斷裂而開,身受氣力,滿臉蒼白,整個人倒退不已,嘴角更是溢出一絲鮮血!

“我認輸!”李勝輕聲說道,站在一旁的齊長老點了點頭,從袖中拿出一粒丹藥遞給了李勝。

這場對決極爲快速,看的白毅小心臟不停的再跳,他一臉興奮,他完全沒有想到這丹宗旋谷境修士的修爲居然這麼弱!單憑這份戰鬥力而言,在外界也就相當於一個普通的築基境修爲,那麼自己築基境大圓滿豈止是一戰之力?

“姜成勝!下一場白辰對戰胡飛!”齊長老大聲喝道。

這話一出,所有弟子紛紛一驚,全部看向白毅,紛紛議論了起來。 「陣盤在我爺爺手裡,我根本拿不到。難道這個不行嗎?」妖冶明顯地變得有些焦急。

楊恆突然就遲疑起來,他自己在理論上的已經可以布置出八級陣法了,但是嘗試的時候卻一直失敗。所以想弄一個刻畫好的陣盤參考一下。

不過八級陣法的原理對他來說也不是完全沒用。他自己要研究一個八級陣法出來還需要不少時間,有一個現成的也不錯。

「你爺爺是幾級陣法宗師?」楊恆問道。

「他老人家可是七級頂級陣法宗師,很快就可以晉級到八級!」妖冶引以為傲回道。

楊恆聽完轉頭就走,「你什麼時候能把陣盤拿過來再跟我比吧!」

他走出茶樓不久,阮景天就從後面追上來問道:「怎麼突然就不比了?他的那個東西沒用嗎?」

「他爺爺的陣法水平跟我差不多,你覺得他還原出來的東西會對我有用嗎?」楊恆回道。

阮景天一怔,許久都沒回過神來。一個頂級的七級陣法,就連一個普通的尊者都可以困住。那可是他怎麼也不可能做到的事。

楊恆從茶樓一出來就察覺到紀宇尊者一直在暗中跟著他,他擔心如果殺不了對方的話會連累到阮家。

他接著對阮景天說道:「我現在有些麻煩,這幾天就不去阮府了。你要是有了妖冶的消息就讓他來城主府找我吧。」

楊恆來到城主府之後,被人告知光明尊者並不在。他只好在城主府住了下來,然後繼續破解空間戒指上的禁制。

到了第二天下午他才將所有的禁制全部破掉。

花了這麼多時間,裡面的東西果然沒讓他失望,完全比的上一個至尊境界的空間戒指。

除了那件聖器之外,裡面還有幾件尊級法寶。功法、丹藥和靈石也有不少,然後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

他把那些重要一點的東西全部一一拿出來看了一下,把自己能用的給挑出來。

破空法寶!

萬里遁空符!

楊恆也看的心動不已,有了這兩樣東西,在空間被束縛的情況下也能輕鬆逃走。

要不是他能使用神識攻擊的話,還真殺不了這個白袍修士。

「抽魂煉魄之法!」

楊恆在翻看到一本功法的時候,心中一頓,立即拿起這本功法快速翻看了一下。

他看完之後,久久沒有回過神來。他在靈源大世界看到那些外來修士抽魂煉魄所使用的功法,明顯和他手上的這本功法是一樣的。

「難道他就是幕後的黑手?」楊恆小聲嘀咕道。

不過他很快就推翻了這想法,一個神人境的修士要指揮那麼多至尊境界修士根本不可能。

他估計這個白袍修士可能跟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有些關係。

一想到這裡,楊恆立即將這個戒指裡面所有的東西全部仔細的差看了一遍,結果一無所獲,只發現了一張至上大世界的地圖。

他聽說過的大世界的名字就只有他去過的三個大世界,根本沒聽過什麼至上大世界,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紫風和金羽之前殺的那個四個至尊境界修士全都自爆,連空間戒指都沒有留下,也沒有任何線索。

「難道他們會和這個至上大世界有關?」楊恆心中暗自想道,隨即開始詢問道靈。

「至上大世界只是一個名字而已,很早就存在了。無數年前的戰爭波及最小的就是那個大世界了。其他的我現在也不清楚。」道靈回道。

「戰爭波及最小的大世界,那不是有很多尊者和聖人…」楊恆喃喃說道,突然感覺一切都吻合了。

只有至上大世界這樣的勢力,才有可能派出這麼多尊者出來作亂。

像光明大世界這樣的地方,能有幾十個尊者就很不錯了。

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在這麼多大世界同時派出這麼多尊者,整體的實力肯定要超出光明大世界好多倍。

楊恆把戒指裡面的東西全部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像以前的那種玉牌。

「看來得早點回無極聖地找漓凕尊者問個清楚!」楊恆心中暗自想道,然後把所有的東西都收了起來。

至於那件聖器,他也沒有時間去煉化。

憑他現在的修為,也就能將聖器催發一次。

他已經有了風靈珠,弄的太多也不一定用的到。打算等以後實力高了再來研究。

沒多久,妖冶來城主府找到了楊恆。

「將陣盤帶過來了嗎?」楊恆看到妖冶的表情有些沮喪,估計希望可能不大。

「我跟我爺爺說要那個陣盤研究一下,結果他起了疑心,然後…」妖冶有些尷尬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