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他不止很弱,而且病入膏肓,朝不保夕!

她一直把他視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也是最想呵護的那個人。

直到她看到他和其他女人談笑風生那一刻。

她才知道,她對他早已情根深種!

前世經歷太多無情的殺戮,今生她只想報仇雪恨后,與深愛之人相依相伴,過著閑雲野鶴般的生活。

但命運似乎不想成全她!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對眼的人,卻只是她的一廂情願!

亦或許是上輩子殺孽太多,她根本不配擁有那樣美好的生活。

宮清影雙手緊緊攥成拳頭,還好她能及早知道曙傲然沒有死,還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否則,她真不知道,她會為他做出什麼瘋狂報復行為來。

「不好,下雪啦!」繁華熱鬧的夜市,不知是誰一聲高呼。

整條街上的人們如臨大敵,紛紛驚恐地尖叫著朝往屋子跑。

宮清影站在角落裡,莫名其妙地看著一鬨而散的眾人。

冰封雪域下雪,不是很正常嗎? 為何大家這麼毛骨悚然,仿似敵軍破城般驚恐無比?

宮清影十分不解。

一名稍胖的中年女子經過她身邊,見她戴著玉狐面具,眼神微微一愣。

她快速跑至前方,猶豫了一下,又調頭回到宮清影面前。

沒好氣地叉腰看著她道:「這位公子,你不跑是想等死嗎?」

「?」宮清影詫異地看著她:「我為何要跑?」

此時,夜空雪花越下越大,紛紛揚揚飄落在兩人的墨發上。

「難道你不知道雪域下雪就會有人死嗎?」中年女子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莫非你是初來乍到?」

「……」

雪域下雪就會有人死?

宮清影還是頭一次聽說。

那這白雪皚皚的冰封雪域,豈不是天天都會有人死?

「哎呀!」中年女子一把拽過宮清影的手臂:「我看你也沒去處,去我家躲躲吧?」

宮清影甩開她的手,冷聲道:「不用了!」

中年女子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狡黠:「此事由不得你了!」

她說罷,手中出現一把剪刀,朝著宮清影便迎面刺來。

宮清影纖指一彈。

中年女子便一聲慘叫跌在雪地里。

她痛苦地握住手腕,倏地尖叫起來:「抓刺客,抓刺客……」

宮清影急忙拔出匕首,割破中年女子的喉嚨。

她就知道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附近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宮清影直接沒入影子界中。

令她意外的是。

帶頭前來的竟是曙傲然的護衛風起,和那名與畫像一模一樣的老者煉七刀。

他們跑至中年女子面前,仔細查看了傷口。

風起皺眉道:「刺客靈力蘊含寒凌之氣,看來對方是雪域之人!」

「那怎麼辦?」煉七刀凝視著風起。

「您先回鋪里去,此事交給我!」風起看向身後數名護衛。

命令道:「你們幾個務必要保護煉老的安全,若有任何閃失,提頭來見!」

「是,風大人!」那幾名護衛起身道。

風起瞥了一眼中年女子的屍體,疾步沖向大雪紛紛的巷子里。

煉七刀在護衛的護送下,面色凝重地走向煉器鋪。

宮清影悄悄地跟了上去。

她可以不愛曙傲然,但欠他的人情必須還清!

待此事一過,她會把他治癒,並把下毒的元兇告訴他。

屆時,他們之間就兩清了!

護衛們將煉七刀送進煉器鋪便在門外守候。

宮清影擰著眉穿過影子界,悄悄地走進煉器鋪。

鋪內極其濃郁的血腥味頓時撲面而來。

宮清影頓覺不妙,急忙跑進內屋。

因為速度極快,並未注意腳下,腳底也不知絆倒什麼,發出一聲悶響。

「誰?」屋外傳來護衛低沉的質問聲。

宮清影低頭仔細一看,地上兩顆血淋漓的人頭滾了出來。

正是宮清影見過的煉七刀和店小二!

宮清影一怔,身後已經傳來護衛急促的腳步聲。

她快速沒入影子界。

護衛見到地上的人頭,面色驟變:「不好,煉七刀死了!」

一名護衛急忙命令:「你們守好現場,我這就去追風大人!」

「是!」

宮清影尾隨離開。

在其他廂房和走廊上,又發現十餘顆人頭,全被人一刀斬斷! 宮清影踮起腳尖飛身躍至屋子頂部。

環顧白雪茫茫的四周,早已沒有殺手的蹤跡。

不過是眨眼一瞬,對方便消失無蹤,其修為在宮清影之上。

宮清影深知此地不宜久留。

雙手結印,利用附在念心魂身上的影靈子,追尋他的下落。

不料卻發現他竟在聖女壇的方向。

難怪那傢伙聽說要來冰封雪域會答應的這麼爽快,原來是為了去聖女壇看美人!

宮清影氣憤不已,煉七刀被殺,查找銀針的主人已不可能。

眼看著天色快亮,她轉身朝冰封雪域的城門跑去。

她可不想看完曙傲然陪美人下棋,又去看念心魂去泡妞!

……

冰封雪域突然下雪,是所有人沒有意料到的。

正帶領著人尋找刺客的曙傲風見狀,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不好,他生氣了,得加快步伐才行!」

曙傲風看向身後的護衛,冷聲命令道:「開放御空權,所有人等務必在一個時辰之內找到刺客,否則一律處死!」

「是!」

眾護衛得令后,雙手結印,身後長劍紛紛出鞘。

駕馭著長劍飛至屋頂上空,浩浩蕩蕩地朝各處急速飛行著。

曙傲風長袖一拂,一隻仙鶴飄然出現,他邁步上去正欲離開。

便看見風起朝他匆匆跑來:「有沒有發現刺客?」

曙傲風見到他面色一沉:「你怎麼來了,本王不是讓你們守好他嗎?」

「殿下讓屬下護送煉七刀回家,方才在路上遇到刺客,屬下一路追來,看樣子是跟丟了!」風起說罷,轉身便要離開。

「慢著!你說刺客出現在路上?」曙傲風意味深長地審視著風起:「刺客的目的會不會是煉七刀?」

風起恍然大悟,他怎麼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

兩人同時化作一道白霧消失不見。

少傾,便出現在煉器鋪外。

護衛們見到他們立刻跪下道:「殿下不好了,煉七刀極其門徒全被殺了!」

曙傲風和風起已經猜到,疾步進入。

看著地上整齊擺放的十餘顆污血淋漓的人頭,曙傲風痛心道:「刺客故意聲東擊西,看來至少有兩名!」

「那是否要先稟告殿下?」風起擔憂地看著曙傲風。

「他今晚很生氣,趕緊去抓刺客,否則所有人都會沒命!」曙傲風顫聲說罷,隨同風起一起再次化作白霧消失無蹤。

……

宮清影沿著影子界走上由玄冰雕刻而成城樓。

回望整座城池,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怔住。

重巒疊嶂的屋頂上空。

密密麻麻御劍官兵們正以地毯式凌空搜索著闖城刺客。

宮清影深知御劍術必須武師級別才能修鍊。

就她所知的情報里,曙國最高修為者是九階武者。

可是冰封雪域卻有那麼多能夠御劍飛行的武師!

難怪念心魂會說這麼高手如雲!

看來是她小看了這裡,也小看了曙傲然。

他表面上看似羸弱,實則卻不知在謀划什麼。

單憑武師官兵這一點,便可證明他的實力非常強大,隨隨便便就可以滅掉曙國。

可就這麼一個強大的男人,卻在她面前裝得那麼軟弱無辜!

還激起她的保護欲!

他還需要人保護嗎?

宮清影搖了搖頭,幸好念心魂帶她來看到這些秘密。

否則不知道,她還會傻多久? 對於曙傲然,宮清影不願再想他的事情!

他強也好,弱也罷,皆與她無關!

既然他有他的佳人為伴,又有這麼多武師保護,便沒有她的任何事情。

以後她會好好地活,就算沒有他,她的世界也照樣精彩!

宮清影知道念心魂有聚影丸在,想要活著回來應該沒有問題。

便直接朝護城結界走去。

護城結界已經修復,也沒有先前那種殺氣騰騰的寒意。

宮清影伸手去探,沒有絲毫阻攔便穿過護城結界。

她面色微喜,敢情她是可以自由進入結界的。

想到進入時遭到的阻攔,想必護城結界針對的人是念心魂,而不是她!

宮清影舒了口氣,抬頭看向一望無垠的遠方。

她知道這一去將不復返,不管是路還是情。

她閉上雙眼,想要回想他們之間最後一絲溫存。

眼前卻被那紫色的裙擺所遮掩,她竟然再也想不起他的容顏!

宮清影縱身一躍,飄落在厚厚的冰雪上。

因為擔心留下腳印,她一路運氣快速朝著遠處的雪杉林奔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