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劉茫擔心的問題所在,周雨煙卻覺得完全沒必要,“呵呵,你別擔心,四大門派的比試劃分了四個層次,分外門,內門,核心,以及最後的親傳,每個層次派三名弟子比試。”

劉茫聽到卻是眼前一亮,如果分層次的話,在外門弟子內,無論是羅森門還是其他門派,劉茫對吊錘他們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從周雨煙口中,劉茫還了解到,外門、內門、核心的比試佔三分,而親傳之比卻佔了二分。

而在這一小會的題外話後,周雨煙也想不出頭緒,還是決定回羅森門再談。

但劉茫卻想到了此時最應該做的事,再次獻計,“我覺得我們也可以暗中找玄道門聯盟。”

劉茫的話讓周雨煙眼前一亮,如果真能與玄道門聯盟,那對付天劍門與大衍魂門的聯盟倒也不至於太過被動。

如果劉茫所說屬實,從眼下形勢來看,無論是羅森門,亦或是玄道門,皆不得不聯盟,否則皆對抗不了其他兩門的聯合夾擊。

“事不宜遲,天涯你先回去,我去躺玄道門。”周雨煙神色鄭重,深知此事越快辦越好。

“嗯,煙兒你此行小心點,相信玄道門的老傢伙還不會太糊塗。”姬天涯明白自身脾氣暴躁,外交還是由周雨煙去辦的好。

“姐姐你保重,我先回門了哈。”劉茫一臉嬉笑,說完一個掉頭就往回跑。

卻不想剛轉身,便被周雨煙抓住了衣領,想走也走不了。

“小傢伙着急什麼?想去哪呀?”周雨煙似笑非笑,知道劉茫是想偷溜。

劉茫也是欲哭無淚,在周雨煙說出‘天涯你先回去’時,劉茫就知道周雨煙打算捎上自己,想溜卻被擒住。

“我就不去添亂了吧?還是你們兩夫妻去吧。”劉茫哭喪着臉,一臉不願意,感覺什麼破事都讓自己遇上了。

周雨煙卻笑得很是玩味,解釋道:“呵呵,你這小傢伙,別以爲姐姐看不出來,你計謀多着呢,這次去玄道門,可能還要靠你出謀劃策。”

從劉茫平時處世態度來看,周雨煙一直認爲劉茫心智成熟,但從落雲城至聯盟之事來看,劉茫不僅心智成熟,更是足智多謀。 “小傢伙,你該不會是哪個老怪物投胎吧?”

前往玄道門途中,周雨煙對劉茫甚是好奇,從劉茫踏入羅森門開始,便充滿了未知與驚喜。

先是拆了姬千山的白玉法陣,再是偷了貢殿內殿,搞得羅森門雞飛狗跳,對一個外門弟子,竟需要出動十殿長老前去追回。

而後又下落不明,再次歸來,便爲羅森門除去了落雲城之患,又爲羅森門再現一大隱患。

劉茫對此問題默而不語,與小石坐在雲煙上吃喝拉撒,裝作沒聽見的樣子。

小石也不再待在劉茫頭上,小石算是看出來了,羅森門是劉茫的依靠,而且從周雨煙的態度來看,劉茫還是羅森門的大寶貝。

就算劉茫跑了,小石已經想好了就待在羅森門混吃等死。

“大哥,上次給的爆米花吃得差不多了,再來幾桶,還有那雪碧也給我來幾箱,嗝~!”小石神情慵懶,向劉茫討要吃喝。

劉茫瞥了小石一眼,看着最近胖了一圈的小石,無語道:“整天就知道吃吃吃,你看看你,都胖成啥樣了。”

聽到劉茫說自己胖,小石肉身一個顫抖,直接瘦了一圈,手一伸繼續跟劉茫要飯。

話雖這麼說,但劉茫還是拿給了小石,甚至還多給了些許瓜子啤酒。

周雨煙聽到二人的對話也是無語,劉茫五十步笑百步,比起小石也好不到哪去,劉茫從離開時便是道破境巔峯,現如今境界依舊紋絲不動。

“你也該好好閉關突破了,不然太浪費你的天賦了。”周雨煙見劉茫就知道吃喝玩樂,便開口勸道。

“等我有空再說,再說突破有啥難的,我想突破隨時都行。”劉茫卻是毫不在乎的模樣,吃飽就躺下睡覺。

閒扯兩句,以周雨煙的修爲,全速前往玄道門並不需要多少時間,畢竟羅森門位於北州,而玄道門位於與羅森門相連的西州。

但也因爲兩州相連,導致兩門時常有較小的摩擦,兩門關係雖不說融洽,但也談不上一般。

三人一路暢通無阻進入西州,或許因爲周雨煙飛行速度太快,並無人阻止。

踏入西州後,劉茫便建議周雨煙去往玄道門傳送陣所在城,周雨煙聞言明白劉茫的意思,也贊同劉茫的想法。

如果玄道門與羅森門一樣被設計,那應該會出現與落雲城一樣的情況,幫玄道門一把,也算是羅森門的誠意。

隨後周雨煙調整飛行方向,朝玄道門傳送陣所在城,也就是盤龍城全速飛去。

而在周雨煙踏入西州的那一刻,玄道門中心的兩座主山中,一山內老者消失在了山峯之上。

щщщ¤TTKΛN¤¢ ○

西州,玄道門,盤龍城。

周雨煙到了盤龍城外,並沒有貿然進去,而是選擇在外面觀望。

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呵呵,不知周長老突然蒞臨我西州盤龍城,所爲何事啊?”

來人特地加重了‘盤龍城’三個字,顯然懷疑周雨煙來意不善。

周雨煙也並不意外,停在盤龍城外,除了觀察情況,另一原因便是聲音主人的到來。

只見一白髮被風托起的老者,憑空出現在了三人不遠處,一襲白袍,朝周雨煙蹣跚走來,看似緩慢,卻數步到達面前。

周雨煙朝老者點了點頭,解釋道:“原來是白泉長老,本座此次前來有要事找玄道門相商,事關兩門生死存亡。”

“哦?此話怎講?”白泉臉色一片淡然,輕輕挑眉一笑,覺得周雨煙說得太過誇張。

“白長老隨本座進盤龍城便知爲何了。”周雨煙高深一笑,並未挑明意圖,而是讓白泉親自看到,以此掌握此次商議的主動權。

周雨煙說完便帶着劉茫二人朝盤龍城飛去,白泉也隨後跟上,並不擔心周雨煙耍什麼花樣,畢竟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白泉剛踏入盤龍城的上空,便發現了盤龍城裏氣氛的不對勁。

周雨煙卻知道盤龍城不對勁是在哪,因爲盤龍城與之前落雲城一樣,已被天劍門暗中控制,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進入盤龍城後,白泉發現傳說陣不太對勁,守陣弟子的數量很不對勁,至少多出平時的一倍有餘。

而傳送陣卻被人掩蓋其中,這讓白泉感到不祥的預感,而被掩蓋住的裏面絕對有大問題。

周雨煙面帶着淺淺笑意,輕聲笑道:“看來盤龍城與我落雲城的情況一樣,都被天劍門滲透其中了。”

本就有所猜測的白泉臉色一變,臉色變得十分陰沉,聲音變得很是厚重,“如若屬實,玄道門欠羅森門一個人情。”

話音剛落,白泉便消失在了空中,再次出現已在傳送陣旁。

傳送陣旁的玄道門弟子看見人影,本想怒斥來人,當看清來者何人,皆臉色大變,做好了備戰準備。

白泉從這羣弟子帶有敵意的臉色與舉動,斷定他們知道傳送陣內所在進行的事情。

聖人一怒,流血千里。

得知弟子背叛,白泉臉色非常難看,白髮紛揚如怒火燃燒,畢竟這是玄道門的恥辱,何況有外人在此看玄道門出醜。

白泉滿是滄桑的雙手伸出衣袖,四周空氣猛然一沉,背叛弟子只感覺渾身被定格在了原地。

但這僅僅是開始,白泉那滿是皺紋的老臉閃過一絲狠戾,雙手狠狠一壓,衆弟子被壓垮趴在了地面上,更不濟者雙目已然流出兩行血淚。

“叛門者,無赦可免!”

伴隨着一聲怒喝,白泉雙手突然一握,被壓趴的衆弟子驟然感覺到呼吸不過來,體內五臟六腑全被震碎。

數十名弟子無一生還。

見劉茫有些疑惑,周雨煙爲其解釋道:“這是‘獄’,每個修士達到一定層次,便可形成‘獄’,而獄的形態可由自身決定,這白泉長老的‘獄’便是無色無樣。”

劉茫恍然大悟,沒想到這白泉有如此想法,這種無色無樣‘獄’確實讓人猝不及防。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便解決了一衆叛徒。

白泉殺完一衆叛徒,並無絲毫停留,而是真氣匯於手中,形成了一把巨劍。

“玄冥斬。”

一劍斬下,外加利用‘獄’的力量,狠狠壓在了將傳送陣掩蓋的‘獄’上。

此‘獄’非彼‘獄’,在白泉的全力一擊下,掩蓋傳送陣的‘獄’如同泡沫一般一觸即潰。

白泉也不傻,在傳送陣被揭開的一剎那,白泉便收回了真氣,否則就連傳送陣都要被毀掉,要知道修復傳送陣的費用可不便宜。

而傳送陣內的畫面與落雲城一樣,那是天劍門的一衆長老,但也有些不同,羅森門在天劍門十劍長老未傳送到時便將其扼殺。

盤龍城卻還是晚了一步,來了兩位十劍長老,二人皆揹負一把靈劍,氣勢如利刃出鞘。

對於白泉的出現,天劍門的衆人很是驚訝,畢竟計劃可謂是天衣無縫,應該不會被察覺纔對。

但天劍門衆人也並不畏懼,如果僅僅來了一位十劍長老,衆人此時應該做的就是逃跑了。

“絕劍、狂劍,沒想到我玄道門一個小小的盤龍城,竟讓你們二人出手。”白泉表面並不在乎,但內心卻非常謹慎。

要是僅僅來了一位十劍長老,白泉可以毫不費力解決,但來了兩位十劍長老,欲留下這兩人就難說了。

因爲劍修要普遍強於其他修士,這是劍修的獨有優勢。 “呵呵,不知白泉長老如何得知我等在這?”說話之人正是狂劍長老鄭有恨,有絕劍吳清在身旁,鄭有恨並不懼白泉。

兩人聯手雖也不敵白泉,但堅持些許時間還是沒問題的,而這堅持的時間也足夠天劍門再次派人前來支援。

“鄭有恨,立即離開我盤龍城,否則別怪老夫不客氣了。”白泉明白二人在打什麼注意,並不打算拖延時間。

而一直在鄭有恨身旁的吳清神色冷漠,冷笑數聲,“白泉長老,你覺得你有能力在我天劍門支援來到前制服我二人?”

“如若加上本座呢?”話音未落,周雨煙帶着劉茫出現在了白泉身旁。

白泉沒想到周雨煙會站出來幫玄道門,畢竟這樣會得罪天劍門,雖然白泉還不知周雨煙不得不幫忙,但這也讓白泉感激不盡。

有人歡喜有人憂,周雨煙的出現對天劍門來說宛如晴天霹靂,劈得天劍門衆人一臉懵逼。

最爲崩潰的是鄭有恨與吳清,如果說剛剛還從容不迫,那現在便是頭皮發麻了。

“快!快打起來!”劉茫與小石二人在後邊吆喝着,看熱鬧不嫌事大。

鄭有恨與吳清已然沒有之前的輕鬆,二人手持絕劍狂劍,全然沒有戰意,這場戰鬥已經沒有意義了。

“白長老,既然如此,我天劍門現在立即撤退。”鄭有恨深知沒有希望,企圖帶人撤離。

“殺!”但周雨煙卻不會給其機會,而是率先動手,嬌聲告戒道:“白長老,不能放走他們。”

見周雨煙殺向天劍門,白長老雖心有疑慮,但周雨煙都出手了,自己如若不出手,那玄道門屆時將會成爲他人笑柄。

鄭有恨二人見此心中大亂,也十分困惑,不知周雨煙爲何出現在此,而且在玄道門的地盤,還率先出手得罪天劍門。

而周雨煙每掠過一位天劍門長老,見面便是一掌拍去,逢中掌者非死即殘。

鄭有恨見周雨煙屠殺天劍門其他人,心中雖然惱怒,但也無可奈何,二人現如今能做的也只有逃跑,此時二人如若想走,白泉還攔不住。

但傳送至盤龍城的天劍門長老卻是慘了,每個人心中充滿了無助和絕望。

看着一個個天劍門長老被周雨煙一掌拍死,其中不乏核心長老,鄭有恨是怒目切齒,恨不得將周雨煙碎屍萬段。

然而有白泉追在二人身後,鄭有恨與吳清只能眼睜睜看着同門死去卻無可奈何。

鄭有恨與吳清二人不得不走,一但周雨煙空出手來,雖不至於將二人皆留在此,但雙重攻勢下絕對能留下一人。

“羅森門,玄道門,我天劍門與你二門勢不兩立!”鄭有恨

目眥盡裂,臨走前怒喝一聲。

白泉深知繼續追下去也無用,便停下腳步返回,如若想留下他們,必須與周雨煙聯手才行,但周雨煙在清理盤龍城內天劍門的餘孽,只好放棄追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