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陸洋之後,丁寧更是大哭了起來。

「陸洋,我真的那麼差勁嗎?為什麼我喜歡的人總是不喜歡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不知道我為了能夠配得上他我有多麼的努力學習,只是為了想要去和他在一起!」

丁寧一邊說一邊哭著,陸洋走過來,一把將丁寧摟在懷裡。

「傻瓜,他看不到你的好,但是你的好並不會消失呀,在我眼中,丁寧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值得我對她好。」

丁寧似乎完全沒聽到陸洋的話,似乎在哭訴著。

哭訴著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努力。

哭訴著自己這麼多年來的期盼。

哭訴著自己如今收到的委屈。

陸洋緊緊的抱著丁寧,然後摸著她的背部,緩緩的,給她順氣。

丁寧自然是沒有聽到陸洋傾微的嘆息聲。

丁寧哭了一天。、接下來的時間,電閃雷鳴,天氣像是被人感染了一般。

丁寧喝了不少啤酒。

陸洋在一旁一直陪著她。

因為下雨打雷的關係,房東已經打過電話,說自己不回來了。

所以家裡,只剩下了陸洋和丁寧。

丁寧是醉的一塌糊塗。

「陸洋,你說我好看嗎?」

「好看。」

「那你覺得我是不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是。」陸洋毫不猶豫的回答。

「那你喜歡我嗎?」

「喜歡。」

「那你愛我嗎?」

「愛。」

「可是我喜歡的人,愛的人都是朝川哥哥啊。你不吃醋嗎?」

「我想殺了他。」

「咯咯咯,你不準傷害他。」

丁寧就連醉著酒,都想要保護朝川。

陸洋沒有說話。

「喝喝喝!」 丁寧呢喃著。

最後醉倒在沙發上。

陸洋看著丁寧的睡顏,真的很美。

慢慢的蹲了下來,看著只在醉酒後這麼乖的丁寧。

丁寧卻是突然間坐了起來,然後一撲。

兩條胳膊便環住了陸洋的脖子,然後趴在了陸洋的肩膀上。

在陸洋想要放她下來的時候。

丁寧不停的呢喃,「不要放開我不要留我一個人……」

最後,陸洋和丁寧,就這麼的躺在沙發上,保持著自己睡姿,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丁寧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的手,正摸著陸洋的胸部。

而陸洋的手,抱著自己,正放在自己的小PP上。

而自己的嘴巴,此時正好印在了陸洋的脖子上。

丁寧猛然間一推。

陸洋被猝不及防的推了出去,然後還在睡夢中的陸洋,就那麼的掉在了地板上。

渾身酸痛。

「你!簡直是恩將仇報嘛……」

陸洋看著坐在沙發上像受驚的兔子一樣的丁寧,忍不住說道。

「誰讓你抱著我的!」

「丁寧,你確定你沒說反?昨晚是誰抱著我,一直喊著不要離開我!導致我一晚上都不能動一下!半夜裡某人還對我上下其手!」 「你說的才不是我……我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

反正丁寧是打死都不會認賬的!

「是啊,你喝醉了,就可以顛倒是非黑白了,我可算是知道了/」

丁寧沒有繼續說,而是站起身後,跑向洗手間。

似乎有些頭疼呢。

洗漱完之後,出來客廳的丁寧,看到茶几上放著一碗東西。

「這是醒酒藥,防止你頭痛。」

陸洋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丁寧有些尷尬,還是端起來喝了。

誰讓自己真的頭疼呢。

「謝謝你啊。」

沒想到陸洋會在這種情況下,還給自己煮醒酒湯。

回了房間之後,媽媽打開電話,問昨天丁寧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丁寧頓時就哭了起來。

「媽,你記得我們去日本的時候,我何你說朝川哥哥的那個同學美子,朝川哥哥喜歡她。」

「不是嗎?朝川媽媽是不會同意。」

「不同意和喜歡是兩碼事,我昨天親耳聽到的。」

「所以,我的女兒是打算退出了?」

「我不知道。」丁寧又有了哭意。

「好,我不問你了,那你好好休息吧。」

丁寧把自己關在方間里,一整天都沒有出來。

期間還是陸洋點了外賣,給他放在門口的。

晚上的時候,丁寧接到了朝川哥哥的電話。

朝川哥哥說自己參加了一個學校組織的地理研究項目,問丁寧有沒有興趣來參加?

丁寧覺得自己對地理不太熟悉,想要拒絕的時候,想到了自己正在實習。

而朝川哥哥這個時候,也說了參加的話對實習很好,對畢業和將來的工作也很好。

丁寧沒骨氣的就答應了。

總裁大人超給力 朝川哥哥說這個項目,是在北海,距離這裡有兩千公里之遠的北海。

所以,丁寧要離開這裡。

丁寧招呼都沒有和陸洋打,便收拾東西離開了。

跟著朝川哥哥的小組,一起乘坐飛機去往北海。

北海最近有一片區域,地理環境似乎在變化,很是奇怪。

所以國家召集了最為著名學府中導師和專家,一起來研究。

丁寧是唯一的一個學生。

所以大家在看到朝川帶著一個小尾巴來的時候,都笑了笑。

朝川解釋說這是自己妹妹,多來長長見識,幫大家打打雜,眾人才沒有繼續笑下去。

大約天黑的時候,到了指定的地方。

這個地方並不是城市,而是很偏僻的海域附近。

這個地方的住宿也很簡陋。

只有類似於農村的小賣部一個,住宿是簡單的平房,要去城裡的話,還得走很久的路。

朝川哥哥把丁寧安頓好之後,便召集大家一起開會。

來的時候,學校定好了這次小組的負責人便是朝川。

丁寧主動要求,自己就在一旁端茶倒水拿東西,幫大家記錄,總不能什麼都不做。

去了現場之後,看到意氣風發的朝川哥哥。

丁寧的心,再次沉淪了。

美子也罷,她們終究不會在一起,自己為什麼還要如此計較呢?

如今,能和朝川哥哥這樣朝夕相處,不就是自己的想要的生活嗎?

這麼想著,丁寧便放下了心裏面所有的想法,一心一意的在這裡打雜。

跟著大家一起忙碌,探測,檢驗,報告。

忙的不可開交。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有些報告內容需要結案,有些還需要探測,所以大家可以休息幾天。

朝川哥哥這才開口,說帶著丁寧四處轉轉。

丁寧聽了很是開心。

可是一出門,便為難了。

這能去哪裡逛逛?

朝川哥哥看著丁寧,「你想去哪裡?」

丁寧的心裡,安安嘆了一口氣,「就這麼走走就行。」

哪怕心裏面不樂意,也只能如此。

朝川哥哥卻似乎看到了丁寧心裡所想。

「你等我一會兒。」

再出來的時候,朝川哥哥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輛摩托車。

「這東西我也很多年沒有玩過了,還是有些生疏,寧寧你害怕嗎?」

朝川哥哥笑著,眉眼之間似有春風拂過。

「當然,我才不怕呢。」

丁寧覺得自己心裏面有一頭小怪獸,更想要洶湧的情感。

「那上來?」

朝川騎在摩托車上,挑釁般的對著後座。

丁寧一把就跳了上來,「上來就上來。」

摩托車的轟鳴聲響起來,丁寧覺得她看到了一個與從來完全不一樣的朝川哥哥。

到底哪個是真實的?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自己喜歡的朝川哥哥。

去到城裡之後,朝川哥哥帶著丁寧買了糖人,爆米花,看了一場電影。

《龍貓》

丁寧覺得很滿足。

儘管朝川哥哥並沒有和自己說什麼樣的情話。

「你看人家的男朋友,還幫女朋友買小棉人,一點都不害臊,你怎麼就不行?」

丁寧突然聽到身後有女孩子這麼說。

而似乎,說的是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