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派蕭條的景色,心有不解的走向一個老人守著的雜貨鋪,帶疑惑問道:「老伯,今天,天市為什麼如此冷清,平時不是人很多嗎?今天的天市的人都哪裡去了?」羅天問完,老者抬頭注目,好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眼前的少年。

「你不知道?」

羅天看著老伯那驚訝的臉,憨傻一笑,薄唇輕抬,「老伯,你不說,我怎會知道那?」

「哦,外來的吧!」

老伯一臉原著居民的摸樣,渾濁雙眸看著眼前的少年,望見臉,有點面熟,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家的孩子了。

「羅天哥哥,你怎出來了,你也要去惠爾特商場看拍賣嗎?哪裡拍賣就快開始了,我們快走吧!」

這個時候,後邊出現一個一臉清秀的少女,帶著焦急的面孔看著一臉迷芒的羅天。

「是羅娟妹妹啊。出什麼事了嗎?如此匆忙。」話剛說完,卻看見羅娟雙眼露出驚訝,家族的事,看來他什麼都不知道。

「去看拍賣。」

「拍賣。」

疑惑的摸摸自己的鼻尖,薄唇輕抬:「什麼拍賣,弄的天市中的人都變的稀淡了,難道說惠爾特商會出售逆天功法,或者是逆天的武器,要不然,怎會吸引如此多的人。」

「羅天哥哥,要一起去嗎?」

羅娟看著一眼那張憨傻且迷茫的臉,心上出現一絲疑問,畢竟她在趕時間,要是去晚了,精彩可就錯過了,看熱鬧,同樣符合少女的特權。何況她還要表演。

「那就一起去吧!」

伴隨著羅天和羅娟離開的身影,那老者才拍拍自己的額頭,恍然回神道:「我說怎如此熟悉,原來是廢材男爵。」

「幽幽庭院,鬼魅如靈。」

「小姐,這個時候傳信讓我來,不知道是有什麼重大事件。」一個淡淡的身影從空中浮現,他的存在好似和自然是一體,透明人一般。

「飛雲,以後不用你保護羅天哥哥了,以免被有心人發現。讓羅天哥哥誤會我在監視他,我不想讓他對我產生一絲不好的雜念。」

「誤會。」

中年男子一臉疑惑,自己的本事自己非常清楚,就算是一個武王也難發現自己的存在,什麼時候會被一個武者發現。

「知道了小姐,我照做便是。」

「小姐,你手中的羽好漂亮,我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中年男子說完,眼光死死盯著那七彩羽毛。

「飛雲伯伯,不舒服就對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七彩羽衣的碎片!」夢露屢屢手中的七色羽毛,銀色的火焰乍現,那羽毛變成了一縷衣布。

飛雲長大嘴,看著眼前的小布片,吃驚的問道:「小姐,這是真的,從那得到得?

「羅天哥哥送給我得。」我拿到手就感覺到了。

「這傻小子,難道……」飛雲還沒說完,看著夢露已經變臉。急忙改口道:「我的意思,他送給小姐是正確的,其玉無罪,懷碧有罪。小姐拿著,要安全的多,我會回報尊王,加上對小姐的保護。」

「這件事,就你一個人知道。明白我的意思嗎?」

夢露說完,雙膝跪地的飛雲點頭說道,「明白,小姐放心,絕不外泄。」

「等下你隨去惠爾特拍賣場,對羅天哥哥有利的東西,重金買下帶回。記住,身份不可以暴露。」

「知道了小姐,你不會喜歡上那傻小子了吧。這事如被尊王知道,一定會生氣的。你的身份和羅天相差太多,感情的事,小姐你可要…。。」

急忙擺擺手,打斷了飛雲的話,眼中露出一絲含笑,「我明白,你照做就是了,至於我爹爹那,我會去說。」

夢露說完,見飛雲凌空而去,看和空空的庭院,夢露摸摸自己的嘴巴,嘿嘿一笑,「傻哥哥,親了人家還問人家什麼味道,笨死了。」

魔獸森林,濃郁靈氣瀰漫,這是魔獸森林的梧桐林,也是魔獸森林飛禽獸王的聚集的地點,一個身披七彩霞衣的小女孩,調皮而威嚴。

「天鷹王,我需要一顆化形草和一些靈師製作的靈符桃木板,你現在就派飛禽各王朝著十個方向,地毯式收集,我就在這等待你們的消息。」

七彩霞衣,閃爍發光,女子慵懶的朝著那片靈氣濃郁的梧桐林走去,紅唇輕抬,懶散的說道:「有老朋友來了。」

片刻之後,魔獸森林,飛禽十萬,十個方向,傲翅飛翔,那龐大的氣息,讓整個魔獸森林的魔獸迷惑,如此陣容,這是要尋找什麼?

魔獸森林在飛禽的騷擾下,頓時亂了套,如此吵鬧的魔獸森林,相比惠爾特商會,聲音貌似還安靜了不少…… 人是噪音的最大製造者。

惠爾特商會因為要低價拍賣能讓人晉級的靈符而一炮走紅。從聽說到排隊,等待進場的顧客已經在商會門口排成長龍。

這種擁擠的場面,要不是惠爾特出現十幾個武師和兩個武靈威懾,場面早已失控。在強大的武力威懾下,那些為靈符狂躁的傭兵也只好收起自己的個性。

不知道哪裡冒出的刺頭,剛剛插隊,直接被後邊的隊伍圍攻。之後直接被取消了排隊等候的資格。小小的插曲,讓一些刺頭收起了自己的痞性。

人潮如此涌動,和「惠爾特」宣傳有莫大的關聯。那極其引誘人的價格加上不分屬性並且可以當場實驗的保證,讓好奇的人們爭先恐後前來。

十個金幣雖然夠一個普通人家吃半年,可,一旦擁有宣傳中的靈符。從武者提升到武士,十個金幣乃是超值兌現。

當傭兵都知道,一次任務,武者和武士之間的待遇,直接和金燦燦的金幣有關。

看著長龍一般的人潮,觸摸前額的羅天好不容易擠個位置,卻被一邊的老婆婆告知,這個位置她已經站了。

額頭被黑線站滿的羅天窘迫的讓位之後,卻發現走在前面的羅娟回頭說道:「羅天哥哥你忘記了貴族可以直接進vip通道的嗎?」

「貴族特權。」

在眾人嫉妒的眼神中,走進帶走紅地毯的通道之後,經過短暫的交流,兩人進去的大廳前排坐著。

看著已經被坐滿位置的大廳,本想去貴賓間的羅娟轉身發現,通道已經被蜂湧而入的傭兵擠滿,想離開,貌似很難。

相比羅娟的煩惱,羅天卻淡然的坐在前排,目光掃視一著檯子上坐著的兩位老者,他們貌似不是普通的武靈那麼簡單。

進了商會大廳,從角落中散發出的淡淡威壓,讓少有幾個血腥的傭兵頓時也不敢在大聲。惠爾特到底有多強,門口兩個武靈,裡面竟然還有兩個牛哄哄。武陵大陸,武靈已在強者的名單中,雖然是墊底,那也不是大白菜,更不普通。

淡淡的威壓散去,略顯噪雜的聲音還沒起來,台上那搖擺的女子把大家征服的目瞪口呆,有幾個豬哥,口水都流了下來。

窈窕的身段,勾魂的眼神,扭動那豐滿又陡峭的豐臀,當那些傭兵沉醉在嬌艷的美貌之時,紅唇輕抬,香蘭隨聲。

「今天,惠爾特向大家拍賣一種無視屬性提升本身等級的靈符陣。起價和宣傳的價格一樣,十個金幣。要是台下有少於十個金幣在坐的貴客,你不妨找身邊的熟人借點,這可是一個機會哦!」

勾魂的眼神拋出,除了讓傭兵過把眼癮,更讓他們在幽默中摸摸自己口袋中的金幣是不是少於十個。

「雅妮小姐,沒有十個金幣,我們也不會進來,開始拍賣吧!」一個粗壯傭兵站起身,朝著雅妮喊道。

雅妮勾魂一笑,讓站起來的傭兵口水直冒。這模樣,典型的是一個豬哥,要是雅妮現拿出一個次品貨,這傢伙也會高價買下。

熟女的誘惑,就是一把刺刀。刀刃很薄,割肉卻利索。

「妖精。」

羅天嘀咕了一句,卻讓一旁的羅娟側目。羅娟看了二樓貴賓間一眼,心裡後悔道,哪裡是去不成了,摸摸鼓鼓的口袋,羅娟很是無奈。

「大家安靜,聽我說。」雅妮說完,對著眾人道:「由於這種靈符陣太過珍貴,惠爾特是消耗不起得。可,為了證實他們的效果,惠爾特一也只有出血本讓大家知道,什麼是所言非虛。」

雅妮勾魂一笑,扭動一下自己「水蛇」般的身段,紅唇輕抬:「古月大師親自鑒定,並且親自給大家展示。有請古月大師,掌聲。」

「掌聲如雷,尖叫如洪。」

「古月大師。」

聽到這個名字,不管是傭兵,還是樓上的包間,都沒有一個人懷疑古月大師的鑒賞能力。

古月大師和雅妮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自己這幾天被這妮子完全當苦力用。一點關愛老人的心都沒有。

「靈符陣,並不是靈符。陣法多難繪製,我就不多言了。」

「我手中持有了是就是靈符和陣法彙集。只有五級靈師才能完成的靈符陣,他的作用就是聚集空中靈氣。武者晉級武士提升百分之八十幾成功率,武士晉級武師,提升幾率百分之四十的成功率,武師晉級武靈可以提高百分之十的成功率雖然是百分之十五,但是他卻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無視屬性,可以疊加使用。」

「無視屬性,疊加使用。」

這個八個字,恨恨砸在每個人心頭,樓上包間,除了羅家包間中的家族族長,其餘的各個包間人臉色凝重,摩拳擦掌。

古月大師手一揮,大廳頓時安靜下來,為了讓大家知我老頭說話不假,現在,就按照宣傳中的說做,從你們當中選出三名巔峰武者,上台親自體驗。

看看著傭兵中不斷有人上台。一邊的羅天也在思考要不要出手,雖然對自己製作的靈符有信心,可,誰保證不出意外那?

「羅天哥哥,你也去吧!」羅娟看著羅天的異動,不禁勸說一句,這可是個機緣,無視屬性的提升,正符合空靈之體。

「這個……」

陷入掙扎的羅天沉思一下,悄悄取出四塊桃木板刻畫好的靈符陣,暗暗放在手心,這個隱秘的動作,在嘈雜的人群中,更本沒有人發現。

「機會難得。」羅天摸摸自己的鼻子,淡然的說道:「今天,我就為自己的物品代言。」

羅天起身,走向台前的瞬間,吵鬧的大廳頓時安靜,安靜之後立刻沸騰,廢材男爵,他上去是砸場子的嗎?

看著走上來的身影,雅妮一愣,雙眸愕然,他上來做什麼?

安靜的大廳被鬨笑代替,鬨笑一后,沸騰的聲音頓時蔓延開來,「我出十個金幣,買羅天男爵晉級失敗,還有下注的沒。話剛落音,連續的聲音想起,我也出十個金幣也買他失敗。我也是……」

「整個拍賣場,因為羅天的起身,頓時成了賭場。

包間之中,羅劍猛然站起身:「他上去做什麼?不知道這關係到我們家族興旺大計嗎?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羅嵐看著羅劍,雖然贊同他的話語,可眼中卻帶著無奈的發泄一聲:「安靜。再亂嚼舌,把你趕到大廳去。」

羅嵐看了台上的少年,把叫囂的羅劍沖了回去后,無奈的摸摸自己的前額。現在羅嵐在羅家的地位,就算是羅通這個族長,也得謙讓三分。

愕然的雅妮回神之後,臉上露出一絲不被察覺的疑惑,自己不是安排好人了嗎?他怎上來,他是故意來搗亂的嗎?看著羅家的包間沒反應,咬咬嘴唇。

「雅妮小姐。只要羅天男爵能晉級,我就算是賣了自己的媳婦也過來買。」傭兵大喊一聲,引來下邊的傭兵一陣狂笑后。還有人附和說道:「就是,只要羅天男爵能晉級,俺把柳春院的柳紅也賣了。」

「柳紅是**,你賣**,靠…。。。無恥的傢伙。」

看著起鬨的傭兵,雅妮有心想阻攔。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借口。對這個不速之客,她頗為頭疼,氣的胸口小綿羊起伏不定。

「羅天男爵,你確定?」

雅妮眼中露出讓羅天放棄的「語言」。可,下邊的傭兵都在下賭注,雅妮又不好把話說的太直白,畢竟惠爾特做的是全天下人的生意。

貴客包間,那嬌艷的女子看著台上的少年,眼中露出嘲諷的笑臉,「這個廢物,他還是沒有放棄嗎?」

大廳中央的高台之中,羅天認真的做出了決定,看著廢柴男爵也在其中,大家除了過把賭隱也期望廢材能晉級,如若廢材都能晉級…。。

看著台上的少年,雅妮和古月對視幾眼后,紅唇緊咬一下說道:「羅天男爵,你的身體好像這靈符對你愛莫能助。」

「這個我知道,但是我相信你手中的靈符陣,他們三個才是主角,我作為編外人士,上來只是娛樂大家而已。再說了,我的身體要是都能晉級,那靈符陣……。我要是失敗了,大家也不會放在心田,我想台下的那些熱血人士不會在意我的結果,而是看他三個人。」

「你確定。」雅妮問完。

「確定。」羅天的回答的聲音響起正大廳中的每個人耳邊。

「雅妮小姐,你就讓她實驗一下吧,我們不會依他來做標準得,我們賭注都下了,你就當娛樂大家吧!」

「是啊,是啊。」

雅妮看著沉思的古月,古月也表示無奈,對突然出現的轉變完全意料之外,但是戲剛開始,怎能停止,想到這裡,眼中也露出決然。

「請下邊達到高級武者,面臨突破的三人準備好,讓我們見證奇迹出現。」古月說完,那三個等待的傭兵盤坐台前。

「好,睜大你們的眼睛,見證奇迹的誕生。」

古月說道,猛灌灌輸靈力,一股肉眼可看的氣旋出現,那濃郁的混沌靈氣出現大廳,眾人屏住呼吸,等待奇迹的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