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滿頭大汗,走路的腳步都有些飄的張自強,方長不由地聯想到了鄭淼。

這個張自強和鄭淼比起來,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別的先不說,光是體能和精神上就有這難以跨越的差距!

「第一場淘汰賽,勝利者3號!」

這個時候,裁判淡定的宣布,然後看著還不準備下台的方長,板著臉催促道:「麻煩三號選手儘快下台,我們要修整擂台,其他選手還要比賽!」

「好的,好的。」回過神的方長連忙下了擂台。 第五醫院。

快到下班時間,白班和夜班的護士在做交接工作。

「體溫已經量過了。」

說話的是手術室的景護士。

林東山問:「血壓呢?」

「有點偏高。」

「過臨界值了嗎?」

景護士說~「那倒沒有,就是血壓突然升高,有點奇怪。」

「給主治醫生看一下吧。」

談情說案之一玫千金 「好。」

兩人邊往病房走。

後面有人喊:「林東山。」

蘇梨華總是這麼叫她,連名帶姓。

林東山停下腳。

景護士回頭看了一眼,識趣地說:「我先去病房了。」

他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從外面回來,沒有穿病號服:「為什麼躲我?」

林東山調整了一下情緒,回頭看著他:「我沒有在躲你。」

「你有。」

是。

她有,她不敢見他,見一次,她的防備就掉一層。

「蘇先生,」她看似很平靜,毫無情緒,「我們還有私下見面的必要嗎?」

蘇梨華眉宇輕蹙。

「我現在過得很好,不想被打擾。」她低了低頭,沉默一會兒才繼續說,「穀雨已經知道你是他父親了,也不排斥你,如果你以後想見他,我不會反對。」

她說完,先走了。

蘇梨華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出去,點火抽煙,一根接一根。

他站在垃圾桶旁邊,吐雲吐霧,撥了個電話:「如果我想做一件事情,對方不願意怎麼辦?」

電話那頭的人笑了,好生幸災樂禍:「還沒搞定呢。」

蘇梨華不想跟他扯淡:「問你話。」

「搞到她願意為止。」

「怎麼搞?」

「當年給你吃的葯要不要再來點兒?」

蘇梨華把煙頭碾滅,又點了一根:「蘇卿侯,當個人吧。」

他笑:「你當初把林東山搞得下不了床,怎麼不當個人?」

重生之女神醫 蘇梨華直接掛了電話。

更衣室。

「東山。」

「東山。」

護士長叫了兩句,林東山才有反應:「嗯?」

「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她把護士服換下:「沒什麼。」

「今晚有空嗎?」

林東山點頭,問:「有什麼事嗎?」

「夏醫生想請你吃個飯。」

夏醫生是神經內科的,離過婚,沒有孩子,各方面條件都還不錯,他追求林東山有好一陣子了,但林東山像塊木頭,沒給什麼反應,夏醫生也是個悶不吭聲的,這事兒醫院也就幾個人知道。

林東山不答,護士長就明白她的意思了:「要是沒那個意思,去跟他說清楚也好。」

「嗯。」

房東蕭女士出差回來了,去幫忙接了穀雨,林東山下了班,直接去赴了夏醫生的約。

他們約在就一家高檔的西餐廳。

「來了。」

夏醫生很紳士,見她過來,立馬起身幫忙拉開椅子。

林東山坐下:「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夏醫生三十齣頭,戴一副眼鏡,長相雖不算出眾,但氣質斯文:「沒有,是我早到了。」

他喚來服務員,讓女士點菜。

西餐廳外面不遠的路口停了一輛車,車上的人抿著唇,一言不發地看著餐廳門口,眼神有點淡薄,微微透著涼。

他撥了個電話。

「蘇先生。」

蘇梨華吩咐:「幫我查個人。」

「您說。」

路邊的夜燈陸陸續續亮起來,這雪醞釀多時,開始飄了。

陳香台睡了一個下午,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睜開眼,懵懵地看一會兒天花板,然後爬起來,發現床邊還趴了個人。

「陸星瀾先生。」

「陸星瀾先生。」

她叫了兩句,陸星瀾就醒了,他趴著睡的,臉上壓出了一道印子,房間里開著暖氣,他把外套脫了,穿了一件料子看起來很軟的毛衣,剛剛睡醒,聲音有點啞,有點奶氣。

「醒了?」他打了哈欠。

陳香台還有點懵:「這是哪裡啊?」

「我家。」

不是陸家,是他自己的住處。

陳香台忍不住打量房間,裡面幾乎什麼也沒有,就牆上有一幅她看不懂的畫,還有就是床特別大,特別硬,但被子特別暖,特別軟。

陸星瀾去倒了一杯溫水給她。

「謝謝。」

她確實很渴,全部喝完了。

「還要嗎?」

「要。」

陸星瀾又去倒了一杯,這杯陳香台沒喝完,他很自然地接過杯子,把她剩的水喝掉了。

陳香台看看杯子,看看他的唇,臉越來越紅。

陸星瀾把杯子放下,站在床邊彎腰看她:「想起來了?」

她把腦袋低下去:「……嗯。」

她酒量不好,但她喝醉了不會失憶,她記得她咬過陸先生,陸先生也咬過她……

陸星瀾伸手,把她的臉抬起來:「你先親我的。」

她目光飄走,不敢看他:「……嗯。」

「親了四次。」

「……嗯。」

其實是五次,最後一次她睡著了。

陸星瀾又想親她了:「陳香台,我們——」

他想提交往。

然後等她點頭。

然後把她按在床上親。

可沒等他說完,小姑娘先開了口,一副自責得不得了的表情:「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佔你便宜。」她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虛,「我就是想讓你吃我的口水。」 下了擂台之後方長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雖然接下來還有很多場淘汰賽要參加,但是中間卻有不短的時間給他休息。

具體的休息時間還是看整個比賽的進程。

像方長這第一輪,總共耗費了3分鐘左右的時間,其中1分鐘是準備,還有1分23秒的戰鬥時長,以及其餘浪費的時間。

他的戰鬥結束的已經是非常快了!

有些戰鬥可能會拖上3到5分鐘才會結束。

畢竟業餘選手,你不能指望業餘魔法師也能和職業魔法師一樣,做到乾淨利落的釋放魔法以及快速直接的攻擊。

同時業餘選手也不可能做到如同職業魔法師那樣,能夠很精準的把握住每一次攻擊的效率。

就好比方長在擂台上因為大意被張自強擊倒一樣。

如果張自強是一名經過非常專業訓練的職業魔法師,那麼他反抽用拳背擊中方長的可能就不是臉頰這個地方了。

可能那一擊就會讓方長直接被擊昏,失去戰鬥能力!

所以職業和業餘之間的差距,就是更少的失誤和更加精準效率的攻擊!

這種比較說起來簡單,但是真正執行起來卻非常困難!

所以方長越快結束戰鬥,就能得到更多的休息時間。

再加上對方也看出方長的三號代表著什麼意思,進攻自然也是不遺餘力!

這也加快了戰鬥結束的進程。

一回到包廂,方長就看到鄭淼一臉關心的來到他跟前,「別動,我給你噴點消腫的噴霧。」

剛才那一下可是砸的很結實,雖然方長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害,可是臉上也不可避免的腫起來。

涼涼的噴霧劑藥液噴在臉上,起先是是一股冰涼的感覺,但很快這股冰涼就變成了灼熱的刺痛。

方長忍不住皺了下眉。

「忍一忍就好了,這個藥液的效果可是非常好的,科技結晶公司出品!」鄭淼把瓶子放在方長跟前晃了晃。

方長點點頭,強忍著臉上火辣辣的感覺,坐在椅子上休息。

大約過了三分鐘左右,等臉上那股熱辣的感覺消失后,他才睜開眼睛。

「已經明顯消腫了。」鄭淼觀察了一下,方長臉頰上的紅腫已經消去,除了皮膚還有點紅以外,並沒有其他問題。

「現在我們來說說你剛才比賽時犯的錯誤。」鄭淼打開剛才比賽錄下的視頻,開始講解起來。

「這是你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實戰比賽,所以我也不會責怪你太多,不過以後要注意一點,揚長避短!」

鄭淼鄭重地提醒道:「你開場搶攻的選擇並沒有錯誤,因為你的身體素質非常好,身形靈活,利用速度搶攻很正確。」

先是誇獎了一句,然後鄭淼就開始進入批評模式,她嚴厲地盯著方長,加重了語氣:「但是,你為什麼要選擇跟對手硬拼?」

「明明可以退遠,拉開距離,為什麼要選擇反擊?你認為就算你掃堂腿就算擊中對手,能撂倒對方嗎?」

方長剛準備開口反駁,他對自己的身體素質非常有信心,他的力量並不比那個張自強差!

可是鄭淼卻沒有給他機會,直接打斷了他想說話的舉動。

「你別不服氣,你要記住,你們是魔法師,不是普通的格鬥比賽!

你就沒有想過,對方如果凝聚土元素在腳下凝結出岩石層,你的火焰能起多大的效果?你的力量又能帶來什麼改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