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片繁華的地方,他神情也有幾分迷離。

就在此時,幾個怒喝之聲卻忽然將他的思緒給打斷了。

「別跑!小兔崽子,別跑!」

「再跑抓住你的話老子非要將你的狗腿打斷!」

這有些宏厚的聲音傳來,紀羽便看到一個年齡跟他差不多,甚至是比他小上一些的少年一臉狼狽的在人群之中穿梭著。

那少年臉上沾滿了黑灰,不知道多久沒有沖洗過了,而他的身上,也同樣有不少的傷痕,此時他正奮力的跑著,時不時有些驚恐的回頭望去,生怕被身後的那些人抓到似的。

「咦……這人有些眼熟……」這時,紀羽忽然開口說道。

是的,這個人有些眼熟,他總是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少年,又也許是這少年……讓他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那不是宋家的宋多嗎?竟然又被追著打了,不知道犯了什麼事……」

「唉!那孩子也真是命苦了,自從紀羽跑了之後,那宋多就成了宋玉的出氣筒,看他那小身子板的,我看著都有些心疼啊……」

「噓!有的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被宋家的人聽到了,你就不止是心疼這麼簡單啦!」

幾個男女一臉同情的看著那正在逃跑的少年,滿臉的惋惜。

這聲音逃不過紀羽的耳朵,此時,紀羽是一陣愕然,他忽然死死的盯著那逃跑的少年。

那熟悉的面孔……宋多?

很快,一個記憶中的臉孔便跟那逃跑的少年的臉合了起來!

宋多……

在他的記憶當中,五歲之後,宋玉就莫名其妙的仇恨上了他,他的地位也直接就成了宋家的小奴僕,那時,宋玉就開始不斷的折磨他,被宋家的少爺記恨,紀羽身邊沒有任何的人敢靠近他,如果說有的話……那就真的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宋多!

當年的宋多年齡跟他差不多,甚至是更加的小,宋多是宋家買回來的一個奴僕,自小身子骨瘦弱,但他卻經常在自己沒飯吃的時候將飯食分給自己,不然恐怕他都已經輪迴了幾次了。

宋多對於紀羽有一定的恩情與交情,他們的關係只是在私底下進行的,照理來說應該沒有誰清楚的,而最後自己在離開宋家都沒有跟宋多打招呼,其實也是為了保護宋多。

沒想到現在宋多竟然也淪落到了這種地步……身上的傷勢,他甚至不用眼睛看都知道那一定是宋家父子照成的!

此時,紀羽身上不斷的有殺氣釋放而出,越想,心中便越是惱怒!

「老大?」這時,皮皮忽然朝著紀羽喊了一句。

紀羽是微微一愣,隨後才慢慢的回過神來,淡淡道:「沒事。只是心裡有些不舒服而已,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說完,沒等皮皮回應,紀羽的身形便是瞬間消失在原地,周圍的人只感覺有一道清風從自己的身份略過,接著便沒有任何的感覺了。

……

宋多瘋狂的逃跑,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停下來,被捉到的話會面臨著怎樣的命運!

這一次他可是無意間聽到了一個秘密,足以讓他致命的秘密,一旦他被捉到的話,不管是誰都沒辦法救他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結局,這一次被捉住,那絕對不會只是懲罰而已,那會是殺死!

他一邊跑,眼淚便一邊從眼角之中流出:「怎麼可以這樣……紀羽大哥都死了,他們怎麼可能這樣!」

「別跑!小兔崽子腿力倒是挺不錯的!」宋多的身後,有幾個宋家的守衛正緊追不捨,他們都是一些普通人,但怎麼都會比宋玉有些體力,眼見著他們就要追上宋玉了。

「宋哥,殺不殺了他!」

「你沒有聽老爺說過嗎?格殺勿論!」那宋哥眼神有幾分陰冷的說道。

此時,幾個守衛的臉上都露出了幾分殺氣。

宋多雖然先逃跑,但他的體力實在是太差了,而且被宋玉折磨得異常的慘,比腳力哪裡又會是那兩個宋家守衛的對手,他被石子絆了一下,整個人一下子便摔在了地上,磨破了皮。

他咬著牙,不斷的想要爬起來,但很快,他便感覺到有一個冰冷的武器正架在他的脖子上,是刀!

宋多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

重生之天價經紀人 「嘿嘿,臭小子,老子讓你逃!逃啊!怎麼不逃了?」那為首的宋哥一臉得意與猙獰的看著宋多,手上的刀正不斷的閃著光,只要他願意,就能一刀斬下宋多的脖子。

「你……你們怎麼能這樣!為什麼要算計紀羽大哥!為什麼!紀羽大哥已經死了兩年了,你們怎麼還這樣!」宋多知道自己要死了,此時也沒有過多的軟弱,反而是硬著脖子朝著他們喊道。

當年紀羽離開宋家,沒多久之後,宋家便放出消息,說紀羽已經死了,那時宋多也傷心了很久,今天,他無意之間知道了一些關於紀羽的時候,又要被追殺,他心中的委屈與怒火便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幾個守衛面面相覷,他們壓根就不知道宋多是什麼意思,但那宋哥卻是一個精明之人,想到之前老爺他們對宋多的殺意,他甚至連聽都不想再聽下去:「小崽子,我現在就殺了你,讓你胡說八道!」

說著,他的刀高高的舉起,想要一把將宋多給結果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那守衛的刀高高舉起的一瞬間,整個小樹林的溫度忽然都低了很多,一陣寒風颳起,生生的讓他講舉刀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心中一驚,怎麼回事?

閉眼等死的宋多此時也有些奇怪的睜開了眼睛,奇怪自己為什麼還活著。

「怎……怎麼回事?小崽子,我殺了你!」

幾個守衛都有些奇怪的看著那宋哥,不敢輕舉妄動。

忽然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哥,您……您是怎麼了?」他們有些驚訝的看著宋多,開口問道。

「你們,你們看著我做什麼!趕緊去將那小兔崽子給我殺了啊!」那宋哥看著宋多,越來就越覺得邪乎,殺不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殺!」

他們也紛紛舉到,朝著宋多砍去。

「紀羽大哥,我來看你了……」宋多的眼睛有淚水溢出,最後,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鏘!」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有些刺耳陰森的聲音忽然想起,讓所有人都是一陣愕然!

「怎……怎麼回事?」

所有的守衛都懵了,他們的刀抬在半空之中,一動不能動,像是被什麼力量給鎖住了那樣。

宋多的眼睛又一次睜開了,他這一次真的是驚呆了,差點就傻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已經有些搞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所有人都舉著刀,然後一動不動?

那些守衛是瞪大著眼睛,寒毛粟起,就好像見鬼了那樣。

「呵呵,小多,想要見到我的話,可就不能死了哦。」

一個聲音忽然傳來,接著,一個人影,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宋多他們的面前。

幾人頓時就像是見了鬼那樣,甚至有個守衛是直接翻了白眼,暈了過去。

宋多睜大著眼睛,張著嘴巴,想要喊,卻喊不出來……

「你、你、你是紀羽大哥!」宋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那個笑著走向自己的少年。

雖然紀羽的樣子跟以前變了一些,但氣質還是在的,宋多認得出來!

紀羽笑了笑:「呵呵,沒想到你還認識我啊。」

他回到烏山鎮,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認識他了,主要還是因為他變得實在是太多了,他不再像是以前那樣瘦弱,也比以前自信了許多,以前的紀羽像個骯髒的小乞丐,但現在的紀羽,倒是有些像是個風度翩翩的公子。

宋多看向紀羽的時候似乎是有些畏懼,他給自己鼓足了勇氣之後,才向紀羽喊道:「紀羽大哥!你鬼魂回來救我了嗎!」

差一點紀羽就一個趔趄……他什麼時候成鬼魂了?

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紀羽無奈的說道:「瞎說些什麼呢,你大哥我還活著呢!」

「還活著?可……可是……」宋多有些不敢相信。

「可是宋家的人說我已經死了對吧!」紀羽冷冷一笑。

宋多點了點頭……

紀羽走到了宋多的面前,一把便將他拉了起來:「現在可以確定了吧,你還碰得到我,我還是人!」

宋多愣愣的點了點頭……

而後像是反應遲鈍那樣大喜道:「紀羽大哥!真的是紀羽大哥,你……你還活著,你真的沒死!」

紀羽有些無奈的摸了摸宋多的腦袋:「不錯,你長大了一些。」

「可是紀羽大哥你變得更高大了啊……」宋多有些鬱悶的說道:「當初你跟我差不多的呢!」

紀羽乾笑了兩聲,沒有再說什麼……

就在這時,宋多的臉色忽然又變得緊張了起來,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把抓住紀羽的手便準備跑:「不好了,紀羽大哥,我們快跑,不然那些傢伙恢復了我們就完蛋了!」

這時的幾個守衛臉上更是一臉的無奈……恢復?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這他娘的……見鬼了還是怎麼回事?

這些守衛都是新來的,但宋哥卻明顯不是……他知道當時的一切,也知道,有一個世界,叫修士的世界!

當年,他親眼看著紀羽打傷宋玉然後大搖大擺的離開,現在,他又見到紀羽出現,早已經被嚇傻了,他知道,紀羽回來了,現在一定是一個強大的修士了!

「你……你是紀羽!」

「宋鐵么?呵呵,沒想到你還在宋家當那守衛啊……」這時,紀羽安撫了一下宋多,回頭笑眯眯的看向宋鐵。

被紀羽這麼一盯,宋鐵只覺得渾身都是冷汗,天啊……這小子到底殺過多少人了,那眼神的殺氣都比任何人都要恐怖!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宋鐵才慢慢的說道:「紀羽,你現在已經跟我們宋家沒有任何關係了,宋多是我們要追殺的人,我奉勸你還是別插手吧,你要知道……宋家跟烏山派聯姻了,就算你現在是修士,烏山派的強大……也不是你能想象的!」

在他看來,紀羽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士,離開兩年而已,也不會有什麼作為,畢竟只有一個人,應該只是一個最初級的修士,儘管比他們要強大一些,但跟宋家,跟烏山派這種大勢力比較起來,那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想到這裡,他便有些放心了,烏山鎮方圓千里的地方,哪個修士敢不給烏山派面子的?

果不其然,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宋鐵便發現自己可以動了。

他心中一喜,只認為紀羽是被他嚇到了,於是便趁機說道:「現在將宋多交出來,我不會向公子說出你的情況的,你知道,公子現在還是恨不得將你殺了的。」

「紀羽大哥……」宋多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紀羽,覺得紀羽是被自己連累了,就在他準備自己站出來的時候,卻忽然被紀羽按住了肩膀,一動不能動。

「剩下的交給我。」紀羽暗示了宋多一眼,而後似笑非笑的朝著眼前的幾人走去。

「你……你想做什麼?難道你不打算交人嗎!」宋鐵後退了幾步,有些心虛的說道。

「呵呵……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自己滾吧……至於其他人,就全都留下來吧。」紀羽冷冷的看著宋鐵,殺氣已經慢慢的滲透了出來,頓時,周圍的氣氛也開始結冰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烏山鎮宋家……

本身宋家便是烏山鎮的一個大勢力家族,是烏山鎮的一個霸主,這一次又跟烏山派聯姻,便使得宋家的實力更進一步了。

在一年都以前,宋玉便進了烏山派進行修鍊,宋家的地位第一次提高,在烏山鎮已經是絕對的強大了,無人敢惹,甚至是烏山鎮周圍的一些實力,要動宋家的人都要思量一番。

不為其他,只是因為宋家有烏山派這個靠山。

如今,宋玉更是要跟烏山派門主烏天來的女兒烏心雲結親,更是使得宋家的地位一升再升!

一品嫡妃 烏山派在烏山鎮方圓數千里都算得上是一個大門派,門主烏天來本身就是戰將強者,更有說法說烏山派的太上長老是以為王者!

在西北域這比較偏遠的地方,王者已經絕對是一個傳說了,烏山派的地位一時間毋庸置疑的排上了第一位,無人敢惹,哪怕放在整個西北域,也屬於二流勢力。

此時的宋家……

宋剛跟烏天來正笑呵呵的坐在大廳之上。

烏天來坐在主位之上,而宋剛正式笑呵呵的坐在下位。

「宋剛啊,我覺得你這樣未免也有些小題大做了吧?區區一個奴僕,就算知道了這件事又能怎麼樣呢?就算他逃了,你認為他會有什麼能力威脅到我們嗎?」烏天來此時以一種責備的語氣對宋剛說道。

宋剛卻沒有一點的不悅,反而是賠笑道:「烏門主有所不知,這點事情還是要謹慎一些的好,而且……紀羽那小崽子還沒有死,若是傳到他的耳邊,那又怕是一場麻煩啊!」

紀羽還活著的事情,其實也只在他們高層之中流傳著,畢竟這對於他們宋家來說還是一件恥辱的事情,而且據宋玉所說,紀羽那小子的實力還提升的很快,宋剛本身便是謹慎的人,自然也不能讓紀羽發現這些事情,所以,將宋多那小子除掉便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烏天來的眼光想法顯然就跟宋剛的完全不同,直聽得他冷笑一聲:「紀羽?就算他活著又怎樣?就算他知道這件事情,又能怎麼樣呢?不過是一個修鍊了兩年的臭小子罷了,難道以我們的實力還需要擔心他嗎?我說你啊,就是太小題大做了一些!」

烏天來有絕對的自信,不說自己本身就是戰將級別的實力,放眼整個西北域也算得上是一個強者了,再說,紀羽不過是一個修鍊了兩年不到的人而已,他根本就沒有擔心的必要。

「門主說的是,門主說的是,這事是我太小題大做了。」宋剛連忙附和著說道,只見他眼睛轉了轉,而後又有種奇怪的語氣說道:「不過門主……當初墨長老他似乎也是……」

「哼!等心雲的婚事結束之後,我一定會親自將那紀羽捉回,讓他生不如死,以告慰墨長老的在天之靈!」

烏天來知道宋剛想要說什麼,當即便是一生冷哼!不管宋剛用的是激將法還是其他什麼,墨長老怎麼說都是一個天空戰師,而且還是他們烏山派的長老,若是他身為門主都不出手報仇的話,勢必會淪為笑柄。

紀羽,在烏天來心中已經成了一個死人了……

宋剛看著烏天來的表情,心中不斷的冷笑:「紀羽啊紀羽……你的確是我的一個潛在威脅,不過……烏山派要對付你,就算你有三頭六臂,又能逃過?」

烏山鎮基本就是西北域最北方的地方了,平日里來的修士也不多,因此知道紀羽在西北域那些事情的人其實並不多,甚至連烏天來,對於當初發生的事情也只是略有耳聞,只聽說是一個少年英雄出現,抵擋了所有的強者,甚至敢跟皇者叫板!

當初紀羽在西北域攪動的風雲,經過人口的傳播,紀羽的名字慢慢的被有心人有意的淡去,當然,誰也不會想到,這種淡化竟然會害了烏山派,害了整個宋家。

「那本古怪的戰技怎麼樣了?」喝了一杯茶,烏天來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問道。

宋剛臉色微微一變,心中暗罵了一句老狐狸之後,馬上便笑容滿面的說道:「門主放心吧,那本戰技一直都在我們宋家的藏書閣之中,整個宋家,知道它位置的人不會超過三個!」

「呵呵,那便好,我看那本戰技充斥著古怪,斷然也不是你們能夠修鍊的,等玉兒跟心雲成婚之後,那本戰技還是轉移如我們烏山派中,這樣也好讓給年輕人一個機會,說不定,玉兒很快也能學會。」

烏天來笑呵呵的說著,一邊的宋剛心中卻不斷的在罵著老狐狸!

歸根結底,宋家跟烏山派聯姻的原因其實都是因為這本戰技!

這本戰技正是他們當年從紀羽身上得到的戰天九變! 總裁契約:前妻勾上門 當年,宋剛便想要修鍊這戰天九變,結果卻因為這戰技太過霸道而差點走火入魔而死,最後他才將戰天九變收了起來。

但在不久之前,宋玉從天幽城回來,帶來了紀羽的消息,宋剛頓時便有了一種危機感,尤其是他知道紀羽的實力提升飛快的時候,他便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

而他能依靠的,也只有宋玉的師門那邊了,也就是烏山派!

最後,他擔心宋玉的身份不夠,便將這戰技也取了出來,果不其然,烏天來一下子便看出了這戰天九變的不凡,最後才有了這一段的聯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