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手鐲如此的透亮水頭好,王越估計在外面怎麼也得賣一百萬左右。

"都是一些不值錢的東西,王先生您隨便挑。"

蛇哥此刻滿頭大汗,看着王越說道。

這些可都是自己收藏了很多年的藏品,王越現在來了,自己估計這一次慘了。

如果要是不大出血的話,估計王越是不會離開的,他現在恨不得一腳踢死旁邊的張海濤。

如果不是他的話,也不會招惹這樣的大神,只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這副手鐲不錯,我暫時替你保管了。"

王越笑了笑,隨後將手鐲拿起來後,在四周再次尋找了起來。

王越只是掃了一眼,忽然被不遠處牆上掛的一幅畫給吸引了。

當他看到這幅畫後,心裏狠狠的一跳,隨後急忙走了過去。

"《春樹秋霜圖》,蛇哥你的品味還真是高啊!"

王越笑了笑,隨後指着那邊的那幅圖說道。

王越就是再傻也能夠認出這幅圖到底是誰畫的,沒想到這幅圖竟然能夠被蛇哥給收藏,自己倒是真的小看他了。

要知道這副藏品如果是真的的話,估計光拍賣就得幾千萬。

沒想到這蛇哥確實是有兩下子,能夠找到這幅畫真跡。

蛇哥看到王越盯着這幅圖看的時候,嚇壞了,他站在原地不動。

不過被趙泰直接拍了一把,嚇得他只能把這圖給取下來了,隨後他臉色難看的看着王越。

"蛇哥,不錯,不錯,這幅圖絕對是真跡,我要了。"

王越看的這副圖畫的惟妙惟肖,點點頭,隨後認真的說道。

他急忙收了起來,並沒有徵求蛇哥的同意。

蛇哥看到這一幕後,簡直差點氣死了,這幅圖在外面拍賣估計得好幾千萬。

沒想到被王越這麼給拿走了,他現在心都在滴血。

"蛇哥,看你這麼有誠意,這件事就算了。"

王越看到這兩幅藏品後,點點頭,隨後說道。

"王先生,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計較。"

蛇哥立馬擠出笑臉,看着王越說道。

雖然自己現在心疼的要死,但是他也不能表現出來,要知道眼前的趙泰可比自己實力強悍了不少。

他現在暗暗發毒誓,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夠站起來的話,他一定先滅了這個趙泰,然後再把王越給狠狠的教訓一頓,把自己的這兩幅藏品拿回來。

只不過現在雖然自己這麼想,但是卻不敢說,只能低着頭不說話。

旁邊的趙泰看到蛇哥的表情後,他頓時能夠蛇哥在想什麼。

不過他也沒說話,心裏面在想着,這一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準備一下,將蛇哥勢力一網打盡。

不然的話,以後讓蛇哥捲土重來的話,那麼自己可就要頭痛了。

因爲他能夠知道,蛇哥絕對是個狠角色。

王越拿了兩幅藏品後,就回到了888號包間。

張海濤此刻都嚇壞了,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張海濤,你不是剛纔想讓我跪下,給你求饒嗎?"

王越來到張海濤面前,一臉笑意的看着他問道。

"王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這次放過我吧,我以後不會再找你麻煩了。"

張海濤看了一眼身後的趙泰,然後看看低着頭不說話的蛇哥,他真的認慫了。

他知道自己真不是王越的對手,所以他此刻後悔死了,早知道自己就不找王越麻煩了,沒想到這一次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

"想讓我放過你,可以啊!"

王越聽到張海濤的話後,笑着說道。

"不過人得爲自己行爲付出代價,這一次你得罪了我,那麼想要讓我放過你,你得把你名下的高爾夫球場的百分之10股份全部轉給我。我就可以放過你,不過我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我出1萬塊錢怎麼樣?"

"你休想,王越,你個窮屌絲還想當有錢人,我告訴你絕對不可能,你殺了我吧。"

張海濤一聽着急了,他憤怒地看着眼前的王越,說道。

高爾夫球場的股份是自己父親送給自己的成人禮,每年光分紅就有好幾百萬,更何況高爾夫球場的價值最少是好幾個億。

王越現在竟然想買自己旗下的百分之10的股份,而且只花1萬塊錢,他是在做夢嗎?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王越聽到張海濤的話後,聲音冷冰冰地說道。

隨後他一腳踹了過去,然後一巴掌打在了張海濤的臉上。

此刻的張海濤就這樣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他擡起頭看着一屋子的人嚇壞了,他知道這一次自己真的栽了。

隨後他苦笑了一聲,雖然心裏不甘,但是他能夠知道,如果今天不答應王越的話,那麼今天自己恐怕出不去這裏。

說實話,比起性命來說,這點錢真不算什麼。

他現在簡直恨死王越了,今天的事情他一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王越看到張海濤不說話,笑了笑。

隨後直接讓趙泰擬定合同,然後簽署了協議。

"張少爺,這1萬塊錢你收好,合作愉快。"

王越把一萬塊錢放到桌子上,然後看着張海濤笑了笑說道。

此時,張海濤面如死灰,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小趙,我們走。”

王越看着這份合同,笑了笑,隨後帶着趙泰離開了這裏。

這次算是自己賺大發了,收穫絕對很豐厚。

另一邊,當王越出來後就去往了公司,不過在路上的時候,田亮給自己打了個電話,表示感謝。

上一次在KTV的事情,田亮替自己出頭,還被打了一酒瓶,在醫院足足住了一個禮拜。

王越當時去看過他,還幫他把醫藥費給提前付了。

知道這件事後,田亮十分的感動,電話田亮對着王越說道。

“王越,你現在發達了,大家都是老同學,你帶帶大家怎麼樣?”

王越聽到田亮的話後,頓時能夠知道田亮給自己打電話到底是爲了什麼。

原來是想讓自己帶他發財的,對於田亮王越並沒有什麼排斥,更何況生意場上的事情,一切都是以利益優先的。

田亮既然想投資的話,王越並沒有拒絕他。

“可以啊,如果你想投資的話,我完全沒問題。不過投資可是風險和利益並存的,你要想清楚。”

“王越,哥們兒相信你,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先投100萬怎麼樣?”

田亮的話說完後,王越點點頭同意了。

隨後他在同學羣裏面說了自己的事情,當他們聽到田亮要投資的時候,眼睛都亮了。

如今的王越在所有人眼中,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後來他們可是打聽過王越,不僅住在象牙灣別墅區,而且整個公司在濱海市市中心商務區整整一層都是他的。

說實話,剛開始大家還是挺懷疑王越是不是真有錢的真實性,不過後來經過調查後,大家都對王越的事情堅信不疑。

聽到田亮投資王越的事業後,所有人都開始紛紛表示自己要投資,唯獨在羣裏面的劉琦還有趙麗蓉一臉糾結的樣子。

“沒想到王越現在發達了,他請大家吃飯,我們現在要不要去?”

趙麗蓉心裏面有點糾結,隨後看着那邊的劉琦小心翼翼地問道。

劉琦聽到後,急忙說道。

“你個臭女人,王越現在可是有錢人,我們當然要趁着這個機會,好好的接近他了。”

趙麗蓉聽到劉琪罵自己,也不敢還嘴,有點害怕的說道。

“可是我們上一次可對王越態度不好啊,你說他能夠原諒我們嗎?”

劉琦聽到趙麗蓉的話後,臉色有點難看,想到之前自己那麼對王越,他心裏面也後悔死了。

不過他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誰讓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有錢不賺是王八蛋。

同學們都準備投資王越的事業了,他也不想落後,要知道上一次自己老子給了自己一兩百萬,自己沒一個月就賠光了,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想錯過。

“不原諒能怎麼辦,一會兒見到王越的時候,你可給我聰明點給他道個歉,我覺得他應該會原諒我們的。”

新城區,濱州大飯店門口。

一輛保時捷緩緩的停了下來,王越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奈何不住田亮的盛情邀請,所以還是來了。

來之前王越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所以耽誤了一會兒。

“同學們,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剛一下車,一羣同學就圍了上來,跑在最前面的人竟然是鄭愷。

此刻的他急忙迎了上來,一臉笑意地說道。

“哎喲,我們的大忙人來了,王總您慢點,小心路滑。”

鄭愷此刻一臉熱情地看着王越,和之前的態度簡直是兩個人,他現在對王越佩服的是五體投地,哪敢對王越和之前一樣態度那麼惡劣。

他只希望王越不要怪自己,他就燒高香了。

一旁的同學也紛紛附和地看着王越說道。

“這有什麼王總,你現在忙點兒好啊,大家也剛來。”

王越看到這些同學一臉熱情,並沒有怪罪他們上次對自己冷嘲熱諷,隨後笑了笑說道。

“大家都是老同學,不要這麼客氣,今天就是吃個飯,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不用這麼緊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