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真的?

的確是真的,所有重甲劍客可是非常恐怖的,葉凡的攻擊雖然攻擊到了他們,但是卻難以將他們的防禦打穿,所以他們再度衝上來,不過每一次都不給他一劍秒飛。

激動!

葉凡不得不激動,有了這個窺探破綻的能力,今後術不管有多少人出手,他的劍都能將所有人秒掉。葉凡相信一點,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跟眼前的情況一樣,那就是眼前這些重甲劍客絕對不是生靈,而是一種由神劍蛻變為劍客的一種怪物,他們的防禦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地步。雖然葉凡的境界將所有重甲劍客拉低了一個境界,但是他們的肉身強度還是存在的,他要想破防難度很大,幾乎可以說不大可能。

真是讓人激動啊。

葉凡不斷將所有重甲劍客擊飛,他在熟練破綻這種逆天屬性,這似乎跟拉低一個境界一樣非常逆天,有了這兩個境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將那個離仙宮的宮主打得懷疑人生。

「轟!」

所有的重甲劍客忽然停止了攻擊,他們竟然沖葉凡下跪勢力,似乎他的強大已經讓他們徹底臣服。

真是如此?

葉凡眯著眼睛,他心中念頭不斷閃動,很快他從體內逼出一絲血液進入一尊重甲劍客的身上,那一刻這尊劍客體內爆發可怕的劍光,讓他又驚又喜的就是真的認主成功了。

哈哈……

葉凡很是興奮,這些重甲劍客雖然被他拉低了境界,但是每一個都是非常恐怖的,如果能夠有這麼多的打手,那個什麼離仙宮的宮主一定要其付出代價。

既然能夠滴血成功,那麼葉凡當然要將所有的重甲劍客收歸己用,有了這樣一支力量,今後只要不是碰到神尊,他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認主非常容易,一下子葉凡就成為了所有重甲劍客的主人,不過讓他鬱悶的事情就是這些劍客有回歸了原來的樣子,不管他如何想辦法都紋絲不動。

什麼情況?

葉凡一陣無語,如果認主就是讓其回歸原位,那還人個屁的主啊,白白浪費了他的鮮血。

「公子現在是無法召喚他們的,除非公子離開劍樓,才可以正式召喚這些劍客作戰。」

忽然一道聲音出現,只將葉凡嚇了一跳,因為他並未察覺到有人靠近,如今有人在身後說話,不將他嚇一跳都難。

「你是?」

葉凡吃驚的發現身後出現了一個美女,他不由懷疑這人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劍樓。

「我並非是劍樓所化,其實真正算來我只是劍樓製造的一個臨時管家,公子如果想要得到劍樓就必須讓她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美女嫣然一笑,說不出的美艷迷人。

「那要如何喚醒劍樓?」

美女笑道:「公子的劍道非常強勢,擁有喚醒劍樓的資格,不過這些條件還是非常苛刻的,首先一點就是需要公子擁有至少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劍。」

「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劍?」

葉凡一愣,不過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他很快就明白美女口中的神劍就是他的頂級神皇劍。葉凡有些尷尬,美女一開口就說自己的神劍,這表明不久前他的精彩表現都在她的注視下。

「沒錯,你的神劍還不夠強,無法將劍樓喚醒。」

「我不可能在這裡呆多久,那不知道今後要來這裡需要怎麼過來?」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只要你在玄月神國,就可以召喚跟你滴血認主的這些重甲劍武。至於進入劍樓,你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進入這裡,親自將劍樓激活。」

這種結果到沒有出乎葉凡的預料,畢竟劍樓處於沉睡中,那就是表明不能動,他來這裡很正常。

「劍樓有什麼好的神劍沒有?」

雖然暫時激活不了劍樓,但是葉凡感覺自己還是需要頂級的神劍了。現在神皇劍根本不夠看,所以最好還是半步神皇劍以上,最好是一件神尊級別的超級神器,這樣拿出去才足夠威風。

「我可以做主送你一口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劍,再強的話就不行了,這需要主人自己來決定。」

美女微微一笑,她的說中很快出現一口神劍,這東西看上去非常神異,可怕的劍光讓他感到了壓力。

劍是好劍,不過葉凡還是有遺憾的,因為他發現劍的屬性跟自己的劍道還是不符的。

葉凡離開了劍樓,看著手中的神劍還是非常滿意的,半步神尊劍雖然不是他手中最強的劍,但目前已經足夠他用了,畢竟神尊級別的東西可不是說用就能用的,說不定真正能夠擁有的威力也就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器了。

葉凡沒有馬上離開劍暴谷,現在他如果藉助劍令的實力,對付半步神尊還是不成問題的,現在也沒有必要馬上出去,而是留下來好好熟悉一下自己的神劍。

要熟悉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讓其成為飛劍,這倒不是說飛劍就一定厲害,而是成為飛劍,那就算是被葉凡完全煉化。煉化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器肯定不會簡單,不過葉凡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他的劍道境界似乎有了升級,雖然並沒有讓他自己晉陞特殊件的境界,但是他知道這種能夠窺探軌跡,拉低對手一個檔次的能力,肯定就是超越化劍的特殊劍道境界。

至於為何沒有更進一步,葉凡認為這完全就是因為他還沒有將自己的飛劍煉化成為神皇劍。

從現在開始,葉凡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將自己的飛劍煉化成為神皇劍不是問題,有了這次在劍暴谷的經歷,他可以很輕鬆的就完成自己的修鍊。將新得的神劍煉化一番,葉凡開始在劍暴谷找尋各種練劍材料,這些都是提升飛劍品質的好東西,他給自己的飛劍升級肯定需要最頂級的東西,只有這樣才會更加的強大與可怕。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做完這些還是消耗了葉凡不少時間,他發現自己進入劍暴谷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保守估計可能會有一年的時間。

一年啊,從他離開神國,莫名其妙進入玄月海之後,怕是已經有好多年了,葉凡感覺要儘快回到神國去,他不知道自己不再的時間內會發生什麼。

……

「那小子怎麼還不出來?」

盧玉冰的臉色陰沉得很,葉凡進入劍暴谷已經有數個年頭了,從始至終都沒有要出來的節奏,其中他好幾次哦對忍不住要衝進去,只是最終劍暴谷那可怕的風暴還是讓他望而卻步。

盧玉冰現在擔心葉凡已經掛了,畢竟這地方可是兇險據稱,就算是強如他進入其中怕是也別想輕易出來,更何況一個修為遠不如自己的。數年的等待,必須承認,盧玉冰還是非常有耐心的,換做是其他人怕是早就選擇離開,哪裡會在這裡等這麼久。只是如今數年過去,盧玉冰已經失去耐心,他打算離開,去守著月青槐這些人,如果這小子真的能夠從中出來,那麼他也能夠第一時間知道。

當然了,盧玉冰還是會派人在這片區域盯著,只要葉凡從劍暴谷離開,絕對瞞不過他。

盧玉冰終於還是離開了,他等了數年,這個耐心已經消磨殆盡。 華月神國先一步開啟試煉這是葉凡沒有想到的,不過他認為這樣也好,可以讓所有人將目光集中到華月神國的身上,從而忽略他的存在。

不過華月神國突然開啟試煉,讓葉凡不由感到緊張起來,在帝后島待了這麼久始終差了那麼一步,讓他沒法凝聚飛劍。葉凡感覺或許自己必須做出改變才行,也許他需要極品的神皇級美女來協助自己修鍊,或者說根本不需要什麼協助,興許極致的戰鬥就是不錯的選擇。

是時候離開了。

葉凡回到島上,將現在的情況告訴了諸女,對於華月神國忽然整除這一出都感到非常驚訝,一直以來她們的印象中都是葉凡絕對領先,絕對沒有想過華月神國居然會先一步提出試煉。

「其實這是好事,不管華月神國這人有什麼實力,我認為他都不足以挑戰殿下。」

帝宓這兩年算是跟葉凡朝夕相處了,經常得到雨露的她可是艷光四射,不僅顏值似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身材更是有了質變。帝宓以前給葉凡最深刻的當然是她的翹,可是如今乍一看去印象深刻的不再是身體上的,她骨子裡那種魅惑風情才是最動人的。

「葉郎的天賦無人能級,這個華月神國的帝儲最多也就是頂級神皇外加帝儲的血脈,可是葉郎擁有媲美頂級半步神尊的實力,同時血脈更是達到仙皇的極致,再進一步就是傳說中的至尊神血,這一點就算是很多神尊都比不上,一個小小華月神國帝儲又能算什麼。」

月青槐自信滿滿的說,她算是所有人中對葉凡最為推崇的一個,雖然大家這段時間都跟他朝夕相處,但沒有在玄月海那段經歷,這些人不會明白他到底有多強勢,傳說中的半步神尊在他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

「對於殿下的血脈我們自然是有信心的,不過這次試煉絕對是重中之重,壓倒華月神國的帝儲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就是如何讓殿下獲得晉陞,最好能夠直接蛻變擁有神血,就算不行,那至少也要達到蛻變,真正擁有劍道境界上的神皇境界。」

說話的乃是蘇姚,她是葉凡最貼心的貼身侍女加女衛。

葉凡顯得很是平靜,將事情統治諸女之後,他就決定回皇都,不管如何應對這次的試煉,自然需要跟監察院以及帝主商量一番。葉凡要走,他的女人自然都會選擇跟上,這次跟隨的可不知那些來到帝后島上的,兩年的時間足夠改變很多,帝後殿已經正式併入帝鳳宮,而這次離開帝后島,四大殿主決定跟著葉凡一道離開,同時她們還帶上了一支實力非常強悍的女衛,這可是清一色的女皇。

葉凡沒有獨自駕馭飛劍趕路,而是坐上帝後殿的打穿一同離開,因為這次要參加試煉,所以他沒有任何耽擱,直接通過幾次傳送回到皇都。

「你總算是回來了。」

葉凡剛剛回到皇家學院,月軾就出現了,作為大監察使,他平時還是很忙的,不過如今試煉開始,頭等大事就是試煉,所以一切的中心都在葉凡的身上。

「大人對華月神國這個帝儲有多了解?」

現在華月神國的帝儲對葉凡來說完全就是未知,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畢竟將來可能會直接對上,完全不了解可是會讓他處於劣勢。

「這個消息對於我們來說也非常突然,其實會出現這種情況也是非常正常的,神國不同於其他地方,我們要進入對方的地盤並不容易,而就算混進去了,要想出來同樣非常困難。所以消息要想靈通並不容易,尤其我們還是彼此的死對頭。」

月軾一臉的苦笑,這次華月神國的舉動還是打亂了他們的布置,要說唯一值得高興的就是葉凡其實早就可以開始試煉了,如今華月神國搶先,也算是將最大的風險帶了過去,他們玄月神國完全可以悶聲發大財。

「大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如今我的實力絕對不會比那個華月神國的帝儲弱多少的,咱們要做的就是盡量將自己隱藏起來,完成屬於我們自己的試煉。」

「你說的沒錯,這次咱們也不去考慮如何怒懟華月神國了,還是看一看誰能夠先一步完成試煉,如果讓你捷足先登,我想到時候華月神國的人臉上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月軾的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他算是所有人中對葉凡最有信心的,所以華月神國捷足先登也不算什麼壞消息,或許還是一個最大的好消息,這樣可以讓原本該集中到葉凡身上的光芒都吸引走。

「我對於試煉的內容不是很了解,大人還是派一名熟悉情況的人做我的嚮導吧,這樣我們成功率將會更大。」

雖然葉凡早就在期盼試煉,但是神獸世界的情況對他來說一切都是未知,所以還是需要有一個嚮導,這樣起碼不會走彎路。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都會安排好。」

月軾笑道:「你心在要做的就是挑選一支隊伍跟著自己進入神獸世界,他們將來都會成為你的左膀右臂,這可需要好好挑選了。」

葉凡自然清楚這一點,所以這次他才會回到皇都,雖說帶上自己身邊的女人就夠了,但是他是未來的帝主,當然需要照顧很多帝國的天才們。所有人都清楚葉凡未來一定會成為帝國的帝主,所以這次試煉開始一定會有無數的人想要追隨他,而他需要從中挑選出值得收留的人。

既然是要招收追隨者,葉凡就不能憑藉個人喜好來辦事,有時候需要作出適當的妥協,勉強湊合的人也是可以跟著一道去冒險。

從根本上來說,這次葉凡要招收的追隨者自然先從最頂級的開始,那麼這些追隨者最好就是皇儲跟神皇。不過葉凡沒有這樣選擇,他直接將自己的選材標準放出去,只要是有信心的人都可以保命,到時候他會在皇家學院挑選合適的追隨者。

這次進入神獸世界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根據聯盟達成的協議,只能是新生代才能進入,所以一般被查出誰破壞了規矩,那可是要被所有神國抵制的。

葉凡根本不用擔心這些,新生代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因為他有信心讓這些人快速晉陞跟突破。不過葉凡也不是說絕對能夠碾壓一切,這次進入玄月海,讓他明白一個道理玄月神國有這樣的地方,那麼華月神國肯定也有,而這個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名字的帝儲保證就是來自這個地方。

所以葉凡絕對不能用普通的眼光看待問題,他猜測這位華月神國都帝儲極有可能擁有了媲美半步神尊的實力,同樣血統可能還是仙王。如果是這樣那就厲害了,葉凡認為自己或許要碰到對手了。

這樣的感覺對葉凡來說還是很不錯的,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同級別的對手可以對抗,往往都是跟上一代,活著好多代以前的人對抗。如果碰到一個同時代的競爭對手,感覺自然完全不同。

公告很快發布出去,消息會在最短時間內傳遍整個神國,那時候會有無數的天才跟同時代的強者進入皇都。這對於玄月神國來說絕對是一件大事,作為當事人的葉凡倒不用為這樣的事情操心,他其實只需要負責最後的選拔就行,而且最終能夠出現在他面前的肯定是經過嚴格篩選的。

葉凡不擔心會有人高什麼特殊手段,這都不是沒有,而是現在不管是誰都沒有那心情去挑戰,一切都要趕時間,至於是否有貓膩根本不是重點。

「殿下,石家的石皇求見。」

「讓他進來。」

葉凡對於石皇這麼快找上門來一點都不意外,作為自己的追隨者這樣重要的事情當然需要隨行。

「石皇見過殿下。」

石皇很快出現,葉凡驚訝的發現,兩年多不見,這傢伙的實力提升了很多,現在絕對是真正穩固在神皇境界了,遠比當初跟那個李然交手時清楚很多。

「看樣子你沒有放鬆,實力提升了很多。不過這樣還是遠遠不夠,雖然我從未見過華月神國那位帝儲,但是可以肯定他絕對是帝儲血統中的仙王,咱們這一代能夠對抗的也只有我一個。而他身邊其他追隨者保守估計會有很多帝儲,所以過一段時間我會提升你的血統,你回去做好準備吧。」

薔薇薔薇 葉凡臉上表情非常平靜,可是說出的話卻讓石皇瞪大眼睛,他很是不可思議,顯然他聽出來了,葉凡是要幫他突破到帝儲的血統。

「殿下……您……您是想……」

石皇說出的話都結巴了,顯然葉凡所說的頭太驚人了。

葉凡笑道:「不用驚訝,如果你去過玄月海就會發現帝儲血統好真的不算什麼,而只有真正能夠達到公爵爵位的人才能算是合格的天才。」

「公爵?」

石皇很是茫然。

葉凡笑道:「在玄月海血脈者都要遠超神國,那裡的劃分跟我們這裡不同,皇儲血統一般就是伯爵,而帝儲玄土則是侯爵以上,而成為公爵就是帝儲血統中的佼佼者,而你成為一名侯爵乃是最基本要求,不然這次參加試煉,你可要丟人了。」

葉凡的話讓石皇非常震驚,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非常厲害了,沒想到在玄月海中也就是一個伯爵而已。石皇當然清楚伯爵是什麼水平,而成為帝儲才是侯爵,這樣巨大的差距讓一陣失神。

「不知道殿如今是什麼爵位。」

石皇問出這句話才反應過來,葉凡先前已經說過,那位華月神國的帝儲就是仙王血統,這應當是爵位中最頂級的,畢竟皇儲、帝儲、後邊應當就是王跟皇,而仙王肯定是王爵中最高的稱號。

葉凡笑道:「當初我在玄月海測試時血統應當是九星仙王。」

「九星仙王?」

石皇倒吸口涼氣,他很清楚九乃是一種極致,也就是說葉凡乃是仙王中最強的存在,這樣的血統可是非常恐怖的了。

葉凡笑道:「仙王的血統可是非常高的,在這下面你還要先一步成為王爵才行。」

葉凡的話讓神皇嘴角狠狠抽搐,他算是明白,自己距離葉凡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伯爵後邊還有侯爵、公爵、王爵,最後才是仙王,而葉凡卻是頂級的九星仙王,他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怕是葉凡原地踏步等他,他這一輩子都追不上。

如果葉凡僅僅只是帝儲,石皇或許還有追趕的衝動,但是當自己跟對方差距宛若星辰大海的時候,他所有追趕的激情都不會有,心中最多的反而是一種崇拜。在遠遠超越自己的人面前,你絕對不會想要成為對方的敵人,因為那是作死的行為,要麼雙方用不焦急,要麼就追隨他,而顯然石皇絕對追隨葉凡。或許一輩子都看不到對方的背影,但他相信跟著這樣一個超卓人物,他的人生絕對會超越自己的極限,上升到一個自己都不敢想象的高度。

石皇的到訪預示著石家支持的態度,葉凡對於石家的印象還算不錯,雖然有石荃這樣不愉快的傢伙在,但雙方畢竟沒有真正騎過衝突,所以他也沒將那傢伙放心上。這次石家將所有的精英都派出來了,他們這樣做就是一種表態,在外人都知道他們已經效忠葉凡的時候,他們自己當然要抓住機會,能夠成為未來帝主的追隨者,將來在帝國絕對是權勢滔天的家族。

安排石家的人倒是簡單,這次不可能所有人都跟隨了,葉凡只會從中挑選出最出色的,不夠對於第一個追隨自己的家族,他當然要優待,表示會指點這些人修鍊血脈。

葉凡的話讓石家的人非常興奮,他們很清楚他的指點多麼的彌足珍貴,或許他們石家將會多出很多皇儲。給予自己的追隨者福利這自然非常有必要,石家利用受到優待。 石家自然要有好的待遇作為福利,這能讓那些追隨自己的人看到奮鬥的目標。有這麼多的福利,那些一門心思想要成為追隨家族的人這時候自然也都跳出來了,當葉凡看到吳雨兮的時候差不多知道吳家的人又找上門來了。

為何說是又?

葉凡當然清楚吳家的人想要跟自己拉近關係,成為追隨著家族,只不過他一直都沒有表態。葉凡對於吳家並沒有太多的好印象,首先一點自然就是吳雨兮的事情,當初她成為他的追隨者還不是因為吳家的逼迫。

當然了,雖然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壞印象也很少,畢竟雙方沒有真正接觸過。

「又是吳家的事情?」

「沒錯,他們有來煩我了,真是夠可以的,自己要成為殿下的追隨者完全可以自己來,總想要走後門,這樣很有意思?」

吳雨兮對於吳家有些排斥,所以他對於吳家的任何事情都顯得很是冷淡。

「好吧,為了不讓他們繼續來找你麻煩,我會見一見他們的,希望他們能夠能夠說服我。」

葉凡微微一笑,雖然他隊友吳家的追隨不感興趣,但是吳雨兮的面子還是要給的,誰讓她是第一個追隨者,這樣自然有優待的。

「殿下真的願意見我們?」

吳玉龍很是興奮,為了能夠跟葉凡見面,他可是煞費苦心,只可惜要見到葉凡實在是太困難了,他身邊時刻有秘衛保護,這可不是隨便就能靠近的。吳玉龍知道因為妹妹的緣故,葉凡對吳家都沒有多少好感,所以要想讓葉凡見吳家的人,妹妹就是關鍵人物。

「殿下已經答應跟你們見面,不過能夠收服殿下那都要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不要以為我是殿下的追隨者就會有什麼優待。」

「妹妹盡可放心,這一點大哥自然清楚,這次我們吳家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成為殿下的追隨家族,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在其中。」

吳玉龍現在可不敢給妹妹臉色看,葉凡如此中天,很快就要成為帝主,未來吳家能否跟上時代就要指望這個妹妹了,他豈敢得罪。

吳雨兮淡然道:「我能夠幫你們的也就這麼多了,希望今後你們少來煩我。」

扔下這句,吳雨兮直接走人,不管吳玉龍現在如何挽回,有些東西一旦產生裂痕那就永遠都不會癒合,哪怕表面癒合了,那些存於內心的傷害永遠都會存在。或許吳雨兮會因為血脈上的親情做不到決絕,但是他們之間的聯繫也僅僅只是血脈上的親情了。

吳玉龍現在非常興奮,自然不會去考慮妹妹的冷漠是因為什麼,現在葉凡的崛起已經成為定局,所以吳家必須攀上葉凡這個粗壯的大樹,要不然神國進入全新的時代時,他們吳家肯定會掉隊。說來吳家有人算是第一個成為葉凡的追隨者,所以這就是他們的優勢。

現在葉凡終於肯見吳家的人就是一個重大突破,當然了,這不會馬到成功,是否能夠成功還要看他們吳家的表現,已經準備這麼久了,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

葉凡沒有去見誰,至於吳家的事情跟吳雨兮分開之後就拋開了,他直接前往小姨的住處。納蘭婷作為皇女如果成為血統上來說自然大不如前,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她乃是葉凡的小姨,就算是當初李然囂張跋扈的時候也沒有來找她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