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含著熱淚。

對於他們這種活了數千年的老人來說,輪迴帝尊就更是生命一般的信仰。

他是從小聽著爺爺歌頌輪迴帝尊的事迹長大的,他始終堅信,偉大的輪迴帝尊是沒有離開這個世界的。

輪迴帝尊沒有拋棄世人。

「沒錯!誰說我們輪迴帝尊死了!」

其他人也都跟著聲嘶力竭的叫吼。

在目前局勢越來越絕望的時候,似乎只剩下那最後的信仰,可以讓他們繼續支撐下去了。

但是魔族那邊,在進一步的粉碎著他們的希望。 「你們的輪迴帝尊,早死在鳳情宮了。你們居然還幻想輪迴帝尊活著,真是可笑。」

眾魔王冷笑著說出這個事情。

「可笑你們人族還被蒙在鼓裡!當然了,此事你們的寶聖女皇也不可能告訴你們。」

墨淵魔王冷厲的叫道。

他以一種嘲諷的姿態,看著人族大軍。

「鳳情宮?」

人族武者渾身一震。

他們敏銳的從中感應到,事情的不同一般。

他們都不可能忘記一個事情。

那就是,鳳情宮之前可是和魔靈族有過合作的,龍釗天域的魔樹被放出就是明證。

這至少說明,魔靈族是知道鳳情宮的一些隱秘的。

輪迴帝尊死在鳳情宮?為何死在鳳情宮?

一個駭人的真相,隱隱浮現在眾人的心頭。

但是眾人又馬上刻意的將這個念頭給壓制下去。

這個念頭太可怕了!

簡直不敢想象!

但是他們的直覺又告訴他們,魔王所言,絕非是空穴來風。

「哈哈哈!愚蠢的人類,註定了被我們魔族玩弄在股掌之間。你們,受死吧!」

眾魔大聲的喝道,一片群魔亂舞的景象。

這一邊,人族武者的鬥志,飽受著重壓。那一邊,戰線的缺口進一步的拓展。

眼看著就是戰線的全面崩潰。

「殺!」

這一刻,魔族大軍也殺紅了眼睛。

他們所有的魔,似乎化作一張滔天的血盆大嘴,要將這裡所有的人族武者全部都吞噬。

「南宮宗主!」

眾人一聲驚呼。

卻是凌月宗的宗主南宮卻,堂堂的小天位人皇,在混亂中讓墨淵魔王直接破了防禦,扭斷了一條胳膊。

頓時是血霧橫飛。

只剩下墨淵魔王在那裡猙獰的笑,還有南宮卻的痛苦慘叫。

這裡八大魔王,雖然人數還比不上人族的人皇,但實際上戰鬥力是要高於人族的。

這一次真正的決戰,人族充分見識到了魔族的恐怖。

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想象,人族的人皇,只會更加的不妙。

失去了陣法的優勢,就算是三位大天位人皇,也都難以穩定局面。

「我們……完了!」

就連南風滅這大天位人皇,露出了最為絕望的神色。

他知道,此時已無力回天。

也許,就和魔族所言的一樣,他們人族註定了被滅亡。

「我們退無可退,唯有以死來捍衛我們的疆土。」

其他大天位人皇,和小天位人皇,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都是露出死灰之色。

他們知道,等待著他們的,乃是死亡。

再沒有其他的可能。

關鍵時候,忽然見得遠處,有一片浩蕩的隊伍奔涌而來。

「我們支援到來!絕不讓魔族衝破十里天關!」

那支援的隊伍中,傳出著響亮的聲喊。

士氣如虹,聲震寰宇!

「啊,我們的支援大軍到了!」

這一刻,主力大軍這邊徒然精神一陣。

看那人族浩蕩,起碼兩百萬之眾。

而且馬上有人認出了為首的人皇。

一共是一位大天位人皇,還有三位小天位人皇。

大天位人皇千影愛!三位小天位人皇雷禪刀皇,司馬天峰,方祈年。

「這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天不絕我人族!」

無論如何,主力大軍這邊總算是穩定了一下心態。

他們知道,這等支援隊伍,算是他們人族最為豪華的支援陣容了。

再找不到其他這等規模的支援了。

不過裘風噬和墨汀老人等還保持著清醒。

「大家不要高興的太早了!絕對不可輕視魔族大軍!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我們即便是有著千影愛宗主的支援,能不能翻轉局面,也仍舊是一個難題!」

裘風噬緊緊的一咬牙。

主要是他們在十里天關的防線,已經是亂了。

九位魔王的衝擊,絕對是覆滅性的。

他們就算了再加上千影愛那裡的一位大天位人皇和三位小天位人皇,只怕也不能形成逆改的大勢。

他們人族隊伍,能不能最後守住十里天關這裡,仍舊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此時,任何的輕敵,還有盲目的慶幸,都是非常不明智的。

魔族那邊,依然氣焰滔天。

墨淵魔王猙獰叫道:「真以為你們來了一個大天位人皇,和三位小天位人皇,就能給局勢帶來什麼改變嗎。告訴你們,這些根本就不放在我們魔王的眼裡!」

「哈哈哈!」

眾魔王也都跟著墨淵魔王,嘶厲的笑著。

對他們來說,人族的支援大軍到來,還真的沒有放在他們的眼裡。

「殺!」

不一時,支援大軍殺入到了十里天關。

沒什麼好說,馬上是加入到這激烈的保衛戰中。

所有的武者匯聚成一條條的長龍,拚命的濺發著自己的兇猛能量,以無上的輝煌,灑下那無盡的能量。

大家都知道,這是他們人族最為的一步了。就算是再畏懼魔,此時也要殺到底。

所有人都是全力迸發著自己的力量。

轟!轟!轟!

一張張猙獰的臉龐,一雙雙熾烈的眼神。

不顧一切的衝擊,瘋狂無比的吶喊。

所有人都殺紅了眼。

當然了,最為顯眼的,肯定還是人皇的出手。

千影愛這位大天位人皇,在雷禪刀皇、司馬天峰、方祈年這三個小天位人皇的拱衛下,有如是一柄天刃,直接插入到那最為中心的戰場。

轟隆隆!

原先這裡的諸位人皇,在得到了千影愛等人的支援下,當然是覺得壓力驟然減輕。

但是也正如裘風噬和墨汀老人一開始的預測那樣,千影愛等人的到來,並沒有起到立馬改變局勢的作用。

魔王的威嚴滔天,並沒有因此而減弱。

那一個個的魔功衝天起,仍舊是恐怖無比。

血海翻騰,黑焰成巨浪。

「你們妄想和我們魔王抗衡,簡直是不自量力!你們的支援隊伍,救不了大局!」

墨淵魔王的聲音,一字一頓,有如是一記記的重鎚,直接砸在眾人的心頭。

轟!轟!轟!

戰場的撕裂,不斷的騰升,越發達到了一個極點。

在整個血腥殘酷的戰場中,有一道身影,顯得尤其的與眾不同。

是鹿羽!

鹿羽並沒有跟千影愛等人皇一起,殺向八位魔王,而是獨自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衝去。 鹿羽的目標是第九魔王,梟風魔王!

是梟風魔王一開始撕裂了人族的防線,打開了一個缺口。後面又一直在那裡興風作浪,不斷拓展著缺口,逐步瓦解著人族整個防線。

人族隊伍這裡,誰都知道,梟風魔王乃是最大的一顆毒瘤。

夜未央 因為梟風魔王這裡沒有人皇制約,普通的人族武者哪裡是魔王的對手。

只要梟風魔王在一時,那這裡的缺口,就不可能彌合。

這註定了是無解的。

梟風魔王,乃是禍亂的根源。

如今,鹿羽沖向梟風魔王,這本意當然是好的。

但是大部分的人族武者,都覺得鹿羽是自不量力。

「這個巔峰人王是誰?不跟著千宗主去支援那一邊,怎麼獨自去對付梟風魔王了,這不是找死嗎。」

「此人的腦子真是進水了!好歹也是一個巔峰人王,就這樣白白犧牲了,就實在太可惜了。 惡魔之吻 我們人族大軍,此時正是用人之時。」

很多武者對鹿羽不了解,都覺得鹿羽不配合行動。

「他是名滿天下的人族英雄鹿羽!」

當有人喊出了鹿羽的名號時。

那些武者終於是知道了,這個獨自行動的巔峰人王是誰了。

「鹿羽!」

對於這個名字,大家都是如雷貫耳。

天下第一天驕,膽大包天的狂徒!

誰人不知!

雖然說鳳情宮在通緝鹿羽,但是大家內心深處還是挺敬佩鹿羽的。

至少鹿羽敢做的事情,他們就不敢做。

此時,鹿羽獨立殺向梟風魔王,仍舊是這麼的狂妄。

「鹿羽……雖然武力非凡,但是要說和梟風魔王對抗,可也實在太危險了一點。」

眾人知道是鹿羽之後,對鹿羽的行動,稍微有了改觀。

但仍舊是不看好鹿羽獨自的行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