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愣,此青年是誰?

穿著藍色外衣,是黑色衣衫,頭髮像是刺蝟,那雙小眼微微向上飄,鼻樑有些鷹勾,大嘴還在哈哈大笑,長得頗有些難看。不過身材倒是比較提拔,有超過一米八的身高,穿著黑皮長褲長靴,雙手交叉站在那裡,雙手交叉在胸前十分高傲的樣子。 「龍家,誰上來找打!」男子站在武鬥台上十分得意的說道。

這個人是誰?哪來的傢伙?居然在台上如此囂張?

龔都尉立刻站出來,「你是何人?王家的人?如果不是,就下來。」

面對龔都尉,男子還是不敢與帝國的人造次,「都尉你好,我是雲河主城雷家的雷滇灃!」

雲河主城雷家?

有人聽說過,但是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

這裡距離雲河主城太遠了,但是一聽是雲河主城的家族,不少人心中沒底,有些害怕,要知道能在主城混下去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龔都尉立刻說道,「雷滇灃你既然是雷家人,這是王家與龍家青年的車輪戰,不得外人插手。」

雷滇灃站在武鬥台上,「都尉此言差矣,我們雷家與王家已經結為親家。我就是王振美的夫君,也算是王家的人了,自然可以登台,而且我正好只有二十二歲。」

瞬間所有人都明白了。

原來王家的計謀就在此處,雷滇灃就是他們獲勝的底牌。

「這雷滇灃厲害,有武宗初階的實力,龍家輸了。」

「沒想到王家還有這麼一手!」

「王家果然老謀深算!」

雷滇灃是王振美的夫君,自然也算是王家的人,不算破壞了規矩。龍家不少人都咬牙切齒,這王家原來還有這麼一手。

龍項隆身後五姑和三姑對望一眼,好在龍辰回來了不然龍菁菁上去一招就會被對方打下去。龍項隆看向身後,看到龍辰的位置,當然旁邊還有龍菁菁。

龍辰點了點頭,大哥第二個上的時候,龍辰就知道大叔會讓他壓軸。父親母親都在,龍辰開始沒說,自然就沒有反對。

「龍家的人呢?誰來讓我雷滇灃收拾收拾。」雷滇灃站在武鬥台上倒是幾分囂張。

不爽王家的人,自然更不爽此人,不過對方居然有武宗實力,此般力量在家族之中都是執法隊長甚至有些是供奉的存在,在實力為尊的玄武大陸,有實力自然有囂張的本錢。

「嚷嚷的聲音這麼大,不知道以為多厲害!原來是在雲河主城混不去的雷家的瘋狗,怎麼?雲河主城旁邊三大郡城都不敢去,龜縮到赤楓主城區域最外圍的五江郡來了?這麼囂張?在雲河主城不知道多凄慘。」聲音很大,周圍兩三千人都能聽到。

只見龍辰凌空躍起,因為相距超過百米,躍起之後龍辰在空中騰挪,隨手一道迴旋氣盤,然後在空中再踏一次,旋轉著落在武鬥台上。動作十分的飄逸與輕巧,超過百米的距離,直接而來看著就十分不凡。

「你是誰,敢得罪我雷家,撒野!想死?」

龍辰冷笑,「說的如此臭屁,看清楚這裡是五江郡,是我撒野呢?還是你撒野呢?」

龔都尉認識龍辰,自然就不用多說是不是龍家人,他說道,「這位是龍家的龍辰公子。」

兩位裁判畢竟不認識龍辰。

「哼!我還以為是什麼阿貓阿狗,原來是龍家的人。」雷滇灃想到這裡是五江郡,長途跋涉而來,帶的人也不多,而且雷家的確是雲河主城混不下去了,才想到這邊來發展。

「龍辰?龍家的人?」

「我記得龍辰不是以前龍家說死了嗎?」

「不不不,以前龍家說失蹤而已,兩年了,居然回來了?」

「不過這龍辰有龍麟威強?居然放在最後?」

下面熱議不斷。

「等等,我記得卡布族慶典,挑戰勇者的人就叫龍辰啊。」

一石激起千層浪,頓時很多人都想起來了。

「我去了卡布族慶典,因為人太多了,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龍辰。」

下面議論,上面的雷滇灃自然沒空聽。

兩位裁判立刻說道,「車輪戰最後一輪,雷滇灃對龍辰!」

最後一戰,決定勝負的一戰。

雷滇灃直接綻放武宗初階的氣息,在雷家他可是最有天賦的人,下等皇品靈根。靈根是上天給與的天賦,是生下來就如此,雷滇灃他有用著讓無數人羨慕的皇品靈根。

「小子,看你樣子還不到二十吧?」

「十八沒到。」龍辰說道。。

「哈哈哈,十八都沒到?你還是武王那就直接滾下吧,不對,萬一你還是個武師呢?」

剛剛話音落下,龍辰的身體之上燃燒出綠色武王氣息,比起雷滇灃似乎顏色更深一點點。

「武宗!」

下面的驚呼。

「他果然是那挑戰卡布族勇者的龍辰!」

雷滇灃二十二歲剛剛到達武宗,還是算他運氣與靈根極好,突破了武王到武宗的界限。但是龍辰還不到十八,比他小了整整四歲多。

「雷滇灃你在說什麼?我剛才沒聽清楚。」龍辰故意伸長了脖子。

「少得意,看招!」

雷滇灃動如脫兔,速度之快王振浩與龍麟威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好快!」

這個詞是下面的人說的。

他衝來看到龍辰在原地站著,剛想攻擊,突然看到龍辰下蹲的動作,然後立刻凌空躍起,想從上方攻擊龍辰,結果看到龍辰抬頭的動作,他放棄了攻擊騰挪一下,到龍辰身後。

剛剛落下,卻發現龍辰不在。

「人呢?」

龍辰消失了?

「鏡花水月,這龍辰好身法。」裁判之一的武皇說道。

只見武鬥台的另外一邊,龍辰站在那邊很輕鬆的樣子。

剛才雷滇灃一頓操作猛如虎,結果那只是龍辰的虛影。

「與空氣鬥智斗勇,不錯。」龍辰笑著「誇獎」他。

「混蛋!」雷滇灃暴怒,腳下狂風般襲來,速度的確很快。但龍辰腳下一點也飛奔起來,嗖嗖嗖嗖嗖——兩人在武鬥台上穿梭。

嘭——左邊對掌。

嗖嗖嗖——立刻在五十米的位置又對上就是一掌。

就聽到砰砰砰砰砰砰……連續十次對碰,雷滇灃他就是以速度引以為傲,但是龍辰每次都要比他更快一分。下面實力弱的人有些看不清,武王也只能看到殘影。

「母親現在什麼情況?」龍清風完全看不清楚,只能問三姑。

「雷滇灃速度是很快,但是龍辰更快,而且越來越快,我都要快跟不上了。」

雷滇灃向前一掌,呼——打空了,而龍辰用他兩倍的速度,直接繞到了他身後,對著對方的菊花,就是暴力一踢。 龍辰已經出現在雷滇灃的身後,對著對方的後庭,對著就是一腳。

雷滇灃只感覺到背後的殺氣。

「混元鐲!」雷滇灃右手之上手中展現光芒,身體上出現金色的光芒將他全身保護在其中。龍辰一腳踢在了混元壁上,只是纏身漣漪並沒有破壞。

雷滇灃借著這個機會轉身,雙手上下相對,出現氣息凝聚的光芒,「武技,雷蛟球!」

龍辰近在咫尺,誰都沒想到雷滇灃居然還用靈器,如果不是這地品靈器混元鐲的保護,剛才龍辰就將他直接踢飛出去。雖然開始並沒有規定不能用靈器等寶物,但前面幾人都沒用,倒是這雷滇灃的舉動頗有些丟人。

瞬間雷光的蛟龍撞在龍辰身上。

龍辰氣息包裹在雙手,向著中間一扣,兩隻手直接抓住這雷光的蛟龍頭,「吼!」龍辰怒吼,腳下一踏,直接向上一甩。

雷滇灃的武王招式直接被龍辰丟上了天空,右手甩手一道「矢風斬。」

嗖嗖嗖嗖——轟!

天空之上矢風斬撞擊在雷光的蛟龍上直接爆炸,威力不小,這可是雷滇灃最強的殺招。

「你!你!」雷滇灃向後拉開百米距離,看著龍辰硬將他武技給改變防線,而且在不到一米的距離,居然還反應過來。

「怎麼?雷滇灃你就沒招了?你還沒學武宗的招式吧?」龍辰冷笑。

雷滇灃開始驚奇龍辰居然能跟他一樣快,但不到三十招,他已經有些根本上龍辰的速度,就在剛才,龍辰的速度他都只看到了殘影。面無表情,但是心中已經掀起海浪。

這是哪裡來的青年?怪物!

速度比自己快更多,僅僅雙手就將自己的武王招式給托到天上。

「哼!對付你,根本不用使用武宗招式!」

武王烙印就極難,更別說武宗,雷滇灃失敗了不下五十次了自然還沒學會。

全身氣息展開到極致,燃燒如綠色的烈火,對著龍辰使出全身的力量,「武技,雷風拳!」所有力量的一拳。

龍辰根本沒有躲,就站在那裡右腳向後退了半步,迎上只是一掌。

砰——

龍辰身後觀看台上感覺到十級大風,實力低的差點被吹飛出去,足以說明雷滇灃這一掌勢大力沉。

呲——武鬥台上雷滇灃依舊氣息燃燒,但是他的氣是向後的,自己全力的一掌,看著地面只是讓對方向後平行退了半米。

全部力量的一掌!

看著龍辰卻是感覺輕描淡寫,但是那蒸騰的氣息雷滇灃看清時愣住了。

氣息升華,龍辰綻放的是鬥氣。

「是鬥氣!」

「武宗初階就靈物到鬥氣?」

「差距太大,那雷滇灃平平武宗初階而已,應該才突破不久。但是龍家那小子,厲害的不是一點半點。」

「不愧是能挑戰卡布族勇者的青年。」

嗖——根本看不清楚,雷滇灃下巴被重擊。

龍辰一腳直接踢在雷滇灃的下巴上,雷滇灃的身體倒飛的瞬間,龍辰先後一步,鬥氣如火焰燃燒包裹在身體上出現了一頭綠色的巨大的鯊魚虛影,「武技,怒鯊震海!」

龍辰對著前面一擊。

不妻而遇 嘭——雷滇灃破空飛出去,直接向著斜上方飛出去兩百米,撞在五江郡巨大的鐘樓上,整個身體完全陷入其中,形成了一個碎裂的大字。

全場安靜。

「好像力氣稍微用大了點,不能怪我,是這傢伙太弱。」龍辰站在武鬥台上慫了慫肩膀。

在龍辰綻放鬥氣時,勝負就不用再看,雷滇灃已經沒有半點可以贏的希望,哪怕是他身上還有幾件地品靈器。當龍辰使出武宗技時,對於雷滇灃來說那就是絕望。

雷滇灃卡在鐘樓的石牆中,不死應該也是重傷,而且龍辰的確還未使用全力,武技還不算熟練,但是這威力讓多少人感覺背心都涼了。

龍項隆大叔站出來,大聲說道,「鐘樓的破壞,龍家三倍賠償。」

勝負已分,龍項隆大叔自然要囂張的說道。

「車輪戰最後一輪,龍辰獲勝!」

完全是碾壓,雷滇灃以為對手只是武王,哪知道是武宗,他武宗武決都還沒學全,遇到經驗豐富的武宗依然是一邊倒的局面。

龍辰拍了拍手走下來,周圍立刻響起掌聲。

龍項隆看著王顏泰說道,「王顏泰,車輪戰是我們龍家贏了!某人不會違背自己的承諾吧?」

「哼!龍項隆你們少得意。」他看了眼龍辰,再說道,「我王家會找回場子的,我們走!」

王家的人輸了自然灰溜溜的離開,成王敗寇就是這個道理。

維修鐘樓費用即便是三倍也不大,大叔現在掌控新街二十個門店,十分的高興,走到龍辰身邊,「龍辰表現的很好,你是龍家的希望。」

龍辰沒多說,只是點點頭,這算是他對龍家做了一點點事吧,以後自己遊歷與漂泊大陸,這五江郡怕是很少會回來,即便是回來也是回來看望父母,跟龍家沒什麼關係。

「龍辰你太厲害了,以前還能想著心思可能勝你,現在束手無策了。」凌青城跳過來,那表情真是如見天人。

「你到達武宗就會知道,武王弱太多,每到一個新的層次,就會有全新的理解,武王到武宗很難很難,我是靠著貴人的幫助才提前到達,不然我估計至少還要兩年。」龍辰說道,看到旁邊的龍菁菁眼中都是星星。

龍家的人正高興的走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飛落而下。

落地是一位粉色雙馬尾,個子只有一米五,穿著黑皮軟甲的女子,身後背著一柄玄藍光芒的鎚子,她的身上有絲絲武宗巔峰的綠色氣息。

「你好!你叫龍辰對吧?」女子自己打量龍辰說道。

所有人都看過來,這突如其來的人是誰?

龍辰看對方衣衫,似乎有些眼熟,拱手禮后說道,「我叫龍辰,請問你是?」

女子幾分俏皮一笑,右手大拇指擦了擦鼻尖,「我叫皮尹彤!是十皇周瑾三隊成員,我們隊長皮卡舵大哥對你十分欣賞,特讓我來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十皇!」 「我是十皇周瑾隊伍的皮尹彤,龍辰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周圍不管是龍家的人,還是附近路過沒有散開的人,都已經驚呆了,凌家的人都圍觀了過來。

十皇是什麼概念。

粗略的可以說,玄武大陸的修鍊者中公認武聖之下最強的十個組織或是隊伍。他們都是超級天才的組合,都是眼高於頂天才,能被十皇的任何一個隊伍邀請都是無比了不起的未來天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