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簡直是想不通,鹿羽到底是哪一根筋搭錯了。

嚴飛長老怒道:「鹿羽,你簡直是侮辱我們!」

席項南掌門卻馬上沉聲下令:「這挑戰是他提出來的,可怪不得我們!六位長老聽令,速度聯手出戰!」

他的臉龐上露出一抹冷笑。

他決定趁著這個機會將鹿羽趕盡殺絕。

沒想到衰敗的玄月宗這一代居然出了鹿羽這麼一個妖孽,他絕對不能容許鹿羽繼續成長下去。

任何不對的苗頭,都要扼殺在搖籃里!

他們赤羽劍派不遠萬里的來到青雲州,可是承載著一個秘密使命!

這個使命就是儘力打壓玄月宗!不得讓玄月宗發展!

「上!」

六位長老相互看了一眼,已是齊齊動手。

六道身影,朝著鹿羽衝去。

他們衝去的路線十分的講究,乃是分作六個方向,呈包圍的姿態,來圍攻鹿羽。

六位長老都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長劍,他們所施展的還是赤羽劍派的招牌劍法——穿心劍法。

之所以還施展這門劍法,是因為現在乃是六人出擊,他們可以用這最為迅疾的劍法來最快的鎖定鹿羽。

而鹿羽即便是有神奇劍術專門破穿心劍法,但同時面對六道不同方向的攻擊,也肯定發揮不出來。

六個方向的超強攻勢正朝著鹿羽快速的逼近,在很多人看來,鹿羽已是置於了死地之中。

根本就沒有一絲生機可言!

「鹿羽,受死吧!」

梁景長老發出了刺耳的冷笑聲。

令人想象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鹿羽一劍翻覆,竟是同時盪出了六道半月形的劍光。

木仙傳 六道劍光,六個不同的方向,正好是同時射向六位長老。

唰唰唰唰唰唰!

這一道道劍光打出去,讓六個長老都不得不連忙應對。

總算是有了南宮博的前車之鑒,他們小心的接下了這詭異的劍光。然而他們圍殺鹿羽的方式也受阻了。

「鹿羽竟能同時施展六道劍光,這是什麼劍法!莫非是玄月宗傳承萬年的秘術?」

眾人大為震驚,尤其是赤羽劍派的人。

他們一生練劍,更明白這六個方向的六道劍光有多麼的匪夷所思。這種能同時釋放六道劍光的招式,簡直堪稱是神術。

本來以為,先前一道那樣的劍光已是鹿羽所能發揮的極限了,卻沒想到,鹿羽還能同時發揮出六道劍光!

好戲才剛剛開始,鹿羽一招出手,是招招待續。

唰唰唰唰唰唰!

很快的,鹿羽又釋放了第二波的攻擊。

又是六道劍光,又是同時飛向六位長老!

六位長老都來不及做其他反應,又得忙著招架眼前的劍光。

然而鹿羽的攻勢卻是源源不斷,在第二波攻擊之後,又很快有第三波攻擊。

鹿羽就像是一個快速旋轉的風火輪,不斷濺射出驚人的力量。這些力量讓六位長老招架得應接不暇。

一時間,場中只見劍光飛舞,只見鹿羽獨舞。

那凌厲的攻勢,那絢麗的姿態,讓所有人幾乎這是置身在夢境之中。 這一幕讓人如此大跌眼鏡,這哪裡是六位長老圍殺鹿羽啊,分明是鹿羽在追打六位長老!

六位長老連鹿羽的身都近不了,只是周而復始的招架接下鹿羽的劍光。

鹿羽竟能同時招架六位長老,還真是有三頭六臂!

這一次大家算是開了眼界了。

這個結果讓席項南很是受不了,他氣急敗壞的叫道:「你們速速拿下鹿羽!」

他覺得再不拿下鹿羽,他們赤羽劍派的老臉都要丟到姥姥家了。

「掌門放心,他堅持不了多久的!」

梁景沉聲說道。

在他看來,勝利是屬於他們六位長老的。

別看鹿羽持續釋放驚人的劍光,但這種招式絕對消耗巨大,哪裡能夠堅持太久,也許用不了多久,鹿羽就要露出疲態了。

而只要鹿羽的力量有乾涸的跡象,便是他們六位長老反攻倒算之時。

鹿羽這小子也就是劍術神奇,還真以為自己能翻天不成。

「大家耗死他!」

這一刻,諸位長老達成了共識。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卻發現鹿羽沒有絲毫頹敗的跡象。

十息的時間過去了,二十息的時間過去了,三十息的時間過去了,鹿羽還是生猛依舊,源源不斷的釋放著威力驚人的劍光。

反倒是六位長老,應對劍光的時候,是越來越力不從心。

「天啊……」

眾人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情況。就現在看來,最後很有可能是鹿羽勝出……

正在這時,一道迅疾無比的身影正偷偷的掠出,向著鹿羽的背後衝去。

乃是席項南!

到現在席項南的耐心已經徹底失去了,他難以想象鹿羽這妖孽以後將成長得怎樣恐怖的實力。既然六大長老都搞不定鹿羽,那他就親手送鹿羽上西天。

此時鹿羽全身心的都集中在和六位長老的交手上,豈能料到他從背後偷襲。

而且他乃是開脈境小成境界的高手,是場中境界最高的人!這般偷襲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待得一掌洞穿鹿羽的身體,便終於可以了結這個心腹之患了!

「席項南!你這卑鄙小人!」

龐星華第一個反應過來,他發出了一聲怒吼。

龐星華之憤怒可謂滔天,他沒有想到,席項南貴為一派掌門,居然可以卑鄙到如此程度。讓六大長老同時對付鹿羽這個小輩就算是了,居然還要自己偷襲出手。

當真是可恥到了極點。

然而席項南的速度太快了,此時已經快逼近鹿羽了。龐星華雖然也在第一時間縱躍而出,卻明顯是晚了一步。

卻聽得鹿羽一聲冷笑:「該結束了。」

轉瞬之間,鹿羽身體中精光如電射,光芒之亮忽然翻倍。

這一刻,鹿羽的身體中忽然同時釋放出了十二道的劍光。

唰唰唰!

這一大片的劍光,照亮了半個場面。

無以倫比的死亡威脅,正籠罩向六位長老。

「啊!」

六位長老驚呼,他們沒有等到鹿羽的頹勢,反而等到了鹿羽的攻勢翻倍。

一切都發生過電花火石之間,他們來不及多做反應,只是本能的招架,但是每人只能是堪堪接下了一道劍光,面對第二道劍光的追擊,卻是無能為力。

一片恐怖的切割聲音發出來,那是鋒利的劍光劃過肉體的聲音。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六位長老便都被鹿羽的劍光劈砍成了兩半。結局和先走一步的南宮博一模一樣,都是五臟六腑掉落一地。

「啊!六位長老!」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忽然就發現六位長老已經被鹿羽給殺了!

全部被殺了!

而鹿羽還沒有停下來,他一劍斗轉,有如反抱琵琶,凌厲的劍光直指後面襲來的席項南。

唰!

一劍,已然驚鴻。

這一劍的態勢和鹿羽之前施展的又不一樣。前面,鹿羽施展的叫做「破劍式」,而如今這一劍叫做「疊劍式」。

破劍式、疊劍式、飛劍式,乃是上古劍術問天三劍中的招式。

萬年前,在和魔靈族人的大戰中,他和後來被世人稱作是劍帝尊的獨孤無傷惺惺相惜,結拜為兄弟。劍帝尊得到了上古殘缺劍譜問天三劍,卻都他用自己的輪迴聖玉幫忙修復演練出來的。

這一次,他用的正是問天三劍中的招式。以他現在的修為境界,還施展不出問天三劍百分之一的威力,但即便是這百分之一的威力,也足以破解赤羽劍派這不入流的劍術了。

疊劍式使出,劍光疊如浪,一個個變化形成了最後一場爆發。

「這又是什麼劍術!」

席項南還在為六大長老忽然的被殺而心神劇震,更沒有想到,鹿羽忽然就針對自己了。

面對這一疊疊的劍光,他只能本能的去招架。

用自己的掌勁去震碎這些劍光!

他好歹是開脈境小成境界,雄渾的掌勁催動開來,頓時粉碎了兩道劍光。

諸位長老難以招架的劍光,在席項南的掌勁下卻不成問題,由此可見開脈境小成境界的強悍。

如果放在正常情況下,席項南認真和鹿羽對戰的話,席項南憑藉著自己的功力雄厚的優勢,來鎖定鹿羽,不走個幾十招還難以飛出勝負。

但現在席項南首先就因六大長老被殺而心神震顫,又沒想到鹿羽能忽然對他出手。兩個始料未及,並且是在心神動蕩的情況下,這讓他的反應能力大打折扣。

而在招架鹿羽這種變化多端的疊劍式的時候,最不能的就是分心。

那一疊疊的劍光迅疾而至,豈容人多想。

唰唰唰!

事實上,最後席項南只接下了鹿羽五道劍光,便沒能招架住第六道劍光,讓這第六道劍光給射到了手臂上。

砰!

席項南的右手臂當即被砍落下來。

強大的劍光帶著強大的衝擊力,手臂被斷的席項南整個人都倒飛出去,最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席項南身體被殘,已是嚴重影響到了靈根和經脈。這一次重創,必然要讓席項南的修為大減。

赤羽劍派再不復以往的輝煌了!

這一場大戰就以這樣離奇的方式結束,眾人獃獃的看著那慘烈而血腥的七位長老的屍體,看著倒地重傷的席項南掌門,心中的震驚達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啊……」

眾人的喉嚨已嘶啞。

大家的目光看向鹿羽,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深深的敬畏。

鹿羽用自己的實力,征服了全場。

此生,眾人永遠不會忘記,鹿羽那勇武的英姿。

以一敵六,一劍斬殺六位長老。面對開脈境小成境界的席項南的偷襲,鹿羽統統一劍而破之。

此生此世,再難見到這等驚才絕艷的少年!

這千年來,一直是赤羽劍派對玄月宗諸多打壓,步步緊逼。這一次本來是赤羽劍派脅迫玄月宗,誰想到最後會變成這麼一個結果。

自鹿羽自聚靈湖破水而出的那一刻起,場中的局勢便發生了完全的變化。

眾人細細想來,之前鹿羽那些看似狂妄的話語哪裡有半分的狂妄,鹿羽乃是在無比嚴肅的說一個事實,並且早就對赤羽劍派發出了警告。

是赤羽劍派自不量力,不斷挑釁鹿羽,這才有了今日之禍。

而隨著這一場爭鬥的落幕,兩方的格局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七大長老被殺,掌門重傷,赤羽劍派即便還有許多精英弟子,卻也沒有任何作為了。赤羽劍派,已是日薄西山之態!

反觀玄月宗這邊,鹿羽強勢崛起,已是讓玄月宗實力大大提升,儼然有成為青雲州第一宗門之勢。

雖然對比於當年玄月宗的輝煌,現在的青雲州第一根本算不得什麼。但這畢竟是玄月宗不斷衰弱后的頭一回振興。

這對玄月宗來說,具有非一般的意義!

「大師兄萬歲!」

「大師兄萬歲!」

玄月宗眾弟子在反應過來之後,人群中當即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