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魔族戰者和那位魔族戰將的臉色因為憤怒而扭曲,紛紛朝著羅征撲過去!

「把那個人類撕碎,撕成粉碎!」

「我要把他的皮用尖刀剝開,吞掉他的肉!」

「將他擰成麻花,種在地上!」

那些魔族人一邊嘶吼著,一邊朝著羅征衝上來。

羅征臉上的表情寡淡,屠戮人類對羅征來說或許還有一絲心理負擔,不過屠殺這些異族,儘管它們擁有智慧,可是在羅征心中也和殺雞差不多!

「讓我看看你們的取死之道吧,」一絲冷冽的笑容浮在羅征臉上,經歷的風霜之後,這位少年的心越發沉靜而冷酷了。

(沒按時更新還有打賞,慚愧,>_<謝謝晨風4K打賞,謝謝虎魄,小姐來瓶怡寶的打賞,謝謝各位鼓勵,情節漸漸理順了,加速) 聖書宮。

聖書宮大陸最強勢力。

以書載道,以書傳道,是其宗旨。

聖書宮有七大天至尊坐鎮,七人皆是名揚大千世界的書法大宗師,為了聖書大陸的書道傳承,聖書宮七大天至尊每隔十年便會進行一次收徒,從一代代後輩中挑選精英傳道受業。

這個傳統,在聖書宮已經延續數千年,每一代聖書宮書法大宗師皆踐行著傳道受業的宗旨。

「聖書宮七大天至尊收徒,乃是聖書大陸上的盛事,十年一次,收取大陸最優秀的後輩進行傳道受業,每隔十年,便有後輩書法後輩出世,因此天尊收徒盛會,頗為引人矚目。」白夜笑著閑聊著。

「聽白兄這麼一說,我倒是挺感興趣的。」蕭寒飲了口酒,笑著說道,天尊擇徒,必然群雄書法爭鋒,那場面應該挺有意思。

「蕭兄可以去試試,成為聖書宮天尊之徒,得書法大宗師指點,可謂是無數年輕一輩夢寐以求的,尤其是聖書宮宮主,也就是七大天至尊之首,世稱書狂,在書法上可謂是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白夜說道,提到那位書狂,他心中欽慕不已,此次他也會參加擇徒盛會,很希望能夠被書狂收為弟子。

「書狂?」蕭寒怔了怔,聽起來感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提到書狂,白夜也是顯得興奮起來,飲了口酒後,繼續說道:「這位書狂前輩,以狂草著稱於世,其人正如其稱號一般,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狂人,喜愛美酒,每次喝到盡興,都會縱情潑墨揮毫,不管在何地,只要醉酒,這位前輩都會必會留下狂草佳作。而且寫下的都是自己的詩詞,其詩詞名篇也大多廣為流傳,比如『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等等,詩詞傲視古今,狂傲至極。這位前輩的詩詞,可謂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再加之他那飄逸靈動、變化猶如鬼神的書法,更是令人驚嘆古今絕唱。有時候,這位前輩寫到盡興之時,還會以自己的頭髮作筆,隨意狂草,癲狂至極,但是每次癲狂之後,留下的,便是絕世之作!」

說起這位書狂,白夜頓時打開了話匣子,連酒都忘記飲了,激動無比,面龐都漲紅起了,話語之中,有著絲毫不加掩飾的仰慕欽佩。

當世書法,書狂為尊!

「好一個書法狂人啊……」別說白夜激動無比,就是作為聽者的蕭寒也是連連咂舌讚嘆不已,地球上華夏古代書法名人之中,同樣也曾出現過如此狂人,如此看來,書法之道,冥冥之中自有契合。

就連一旁不懂書法的靈溪都聽得入迷,由此可見這位書狂有著何等的人格魅力,世人眼中的癲狂之人,卻是有著超凡的才華,這樣的人,怎能不令人心生仰慕?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大師風範,令人傾慕,雖不能只至,然心嚮往之!

「聽你這傢伙一番繪聲繪色的說道,說得我現在就想去見見這位書狂前輩了。」蕭寒笑道。

「書狂前輩可是聖宮之主,哪是那般好見到的,你還是安心等到半個月之後的聖書宮擇徒盛會吧。」

白夜笑了笑,飲了口酒後,他繼續說道:「蕭兄,你我聊得投緣,不如去我白府住上一段時間如何?剛好你對聖宮擇徒感興趣,我也要參加,屆時可以一同前往,而且我家中還珍藏著幾幅書狂前輩的書法真跡,你可以去觀摩一番。」

「書狂真跡?那必須得去你家走一走了。」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蕭寒道。

「好,說走就走。」

白夜一笑,隨即帶著蕭寒二人徑直朝著樓下走去。

白家,聖天城最為有名的三大世家之一,而白家的府邸自然也是相當恢宏,佔據聖天城一處環境頗為好的地段。

跟著白夜在城中轉悠一陣后,蕭寒二人便來到了白家府邸。

府前有河,遍插楊柳,門前拜訪著兩座威武的石獅,台階粉白如玉,雕樑畫棟,飛檐斗拱,極盡奢華。

「蕭兄,靈溪姑娘請!」白夜笑了笑,隨即率先抬腿朝著前面恢宏的府邸走去。

有著白夜這白家大公子領路,一路上自然無人敢擋,一行人拾階而上,很快走進白府,府中環境清幽,各種奇異盆栽擺在道路兩側,陣陣清香時而撲鼻而來。

府邸中院落成片,造型奢華而不失雅緻,入門口便一方池塘,呈硯台形狀,一排排柳樹垂落而下,陽光透射而下,風拂過,池中波光粼粼。

走在府中幽靜青石道上,若是抬頭看去,便能看到白府中的標誌性建築,一座豎起來的巨大筆形建築,金色筆桿,白玉筆毫,遠遠看去,透著難言的大氣。

「那是書閣,擺著這各種珍貴的文房四寶,以及名人法帖,書狂真跡便在其中,走,蕭兄,我帶你去看看。」白夜指著那筆形建築,含笑道,隨即在前方引路。

蕭寒和靈溪咂舌不已,這手筆果然非同凡響,不愧是一座以書法為尊的大陸。

「大公子,二小姐找你,說是有急事。」這時,一位白府婢女迅速跑過來稟告。

「沒說什麼事?」白夜眉尖挑了挑,問道。

「只知道二小姐很生氣,嘴裡還在罵著什麼偷酒賊什麼的。」婢女說道,隨即恭敬離開了。

「呃……」聞言,白夜臉龐忍不住抽了抽,這丫頭怎麼這麼快就發現了,他感覺有些慌。

「白兄,令妹怎麼了?」蕭寒問道,白夜之妹白秋靈,同樣未列聖城四秀,其年齡最少,但卻能名列四秀,可見其天賦異稟。

「咳咳,沒什麼,我們走吧。」白夜乾笑了笑,心中已經計劃好,等帶蕭寒參觀完書閣后便到外邊住幾日,那丫頭惹不起。

隨即,一行人繼續朝著書閣走去。

只不過走到半路時,被一位紫衣少女攔住了去路,少女同樣一頭銀髮飄飄,長裙搖曳,嬌軀婀娜,一對靈動的大眼睛甚是迷人,眼珠子轉動時顯得有幾分古靈精怪。

「啊啊啊,哥,我珍藏的兩壇美酒被人偷了,快說,是不是你?」紫色少女雙手插著腰,隔著老遠便叫喊起來。

白夜不覺退後半步,心虛得很,不過表面上依舊不動聲色,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秋靈,你哥不是那樣的人。」

見狀,蕭寒也是意識到了什麼,他臉龐抽了抽,剛才…那兩壇美酒……

「那是誰偷的?」白秋靈邁著步子走了過來,一對大眼睛狠狠瞪著白夜。

說完,白秋靈注意到了一旁的蕭寒,她一對精明的美眸轉了轉,隨即走上前,圍著蕭寒轉了兩圈,精緻的瑤鼻還時不時認真嗅著。

蕭寒暗自叫苦,剛喝完酒呢。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嗅完蕭寒,白秋靈又圍著白夜轉了一圈,而後,她的目光方才投向二人,她插著腰,一對大眼睛瞪著大大的,就那麼看著蕭寒和白夜,那審視的意味兒不言而喻。

蕭寒和白夜心頭髮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天,樣子有些滑稽。

一旁的靈溪掩嘴偷笑不已。

被白秋靈那一雙靈動大眼睛盯著不放,蕭寒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從納戒中掏出三壇酒,笑道:「秋靈小姐,初到貴府,也沒準備什麼禮物,就以三壇東凰酒聊表心意,請小姐笑納。」

暗夜銷婚 聞言,白秋靈這才將目光投向蕭寒手中的三壇東凰酒,她接過一壇,縴手伸出,將壇蓋打開一絲,輕嗅了嗅,美眸不覺一縮,不過卻是瞬間放亮了,小臉上也是綻放出一抹動人的笑意,而後小心翼翼地將蓋子合上,又將蕭寒手中另外兩壇東凰酒給接了過來。

抱著三壇東凰酒,白秋靈小臉上布滿喜悅之色,一對靈動美眸完成月牙,而後對著蕭寒二人輕哼了一聲,道:「這次就放過你們了,尤其是你,有你這麼當大哥的嘛,可惡,居然偷妹妹的酒,哥你要再敢偷我的酒,我就把你前兩天偷偷跑去逛窯子的事告訴爹,看他不打斷你的第三條腿!」

「……」白夜一頭黑線直冒,臉龐狠狠抽搐著,有這麼揭短的嘛,這還是親妹嗎?

蕭寒忍俊不禁,強忍著沒笑出來,這對兄妹還真有趣。

「你叫什麼名字?」白秋靈美眸又看向蕭寒,問道。

「蕭寒。」蕭寒笑著回道。

「好,我記住了,你是我哥的朋友吧,那我得提前給你提個醒了,我哥這人不靠譜,而且吃喝嫖賭樣樣都會,你小心點。」白秋靈道。

白夜:「……」

蕭寒也是怔了半晌,這…還真是親妹啊。

「那個…蕭寒,順便問一下,這酒你會釀嗎?」白秋靈又湊近了點,一對大眼睛眼巴巴地看著蕭寒。

「會。」蕭寒笑道,畢竟在東凰帝國待了那麼長時間,自然學到了很多東西,比如這東凰酒的釀造。

「太好了。」白秋靈欣喜不已,又道:「今晚你住我家嗎?」

「聖城擇徒之前,都會待在這裡。」蕭寒道。

「耶!」白秋靈一對美眸放光,隨即微笑道:「晚上我來找你,我帶你去逛逛聖天城,順便嘛…嘻嘻,你教我釀這種酒好不好?」

白秋靈眼巴巴地看著蕭寒,那靈動的眼睛中彷彿有些水汽氤氳著,一眨一眨的,迷人至極。

蕭寒一怔,沒想到大名鼎鼎聖城四秀之一的白秋靈是個如此可愛的萌妹子……

見到蕭寒半天不說話,白秋靈美眸又看向白夜,臉色瞬間一變,道:「哥,你快幫我求求你的朋友,不然我馬上去把你逛窯子的事告訴爹。」

白夜嘴角狠狠抽了抽,隨即求救的目光看向蕭寒。

見到這對兄妹,蕭寒有些哭笑不得,隨即點頭:「我教你。」

「嘻嘻。」白秋靈欣喜一笑,隨即道:「晚上我來找你。」

說完,白秋靈便抱著三壇美酒匆匆離去了,臨走前她還不忘狠狠瞪一眼白夜。

「唉,家門不幸啊!」白夜捂著臉,一臉欲哭無淚。 儘管羅征少年時逢家族劇變,但他的心並不冷酷。

沒想到在領悟完美劍意的時候,陰差陽錯進入了殺戮劍山,居然是要走殺戮劍道。

但是在中域羅征積累的煞氣並不多,因為他本身並非嗜殺之人,一般不是對方對自己有殺心,羅征不會無故殺人。

在這片混亂大陸之上,羅征卻沒有太多顧忌,最大的原因就是對方並非人類。

「死!」

羅征驟然拔出手中的聖器長劍,一道道劍意氣旋升起,身形如梭一般向那些魔族人爆射而去。

如果說魔族人的身軀是老鷹的話,那麼羅征的身影宛若一隻靈動的雲雀,在其中飛快的穿梭,只是輕輕掠過,就將生命收割掉,一位位魔族人不斷地從空中摔落,重重的砸在地上怒睜雙目,在它們生命苟延殘喘之際,都不解的望著天空中的那個人類,為何,一位七階戰者能有如此實力?

頃刻之間,上百魔族人就死了大半,這些魔族人都算是魔族中的精英,基本都是八階,到九階戰者的實力,可是對於那個人類來說,卻如同割稻子一般,完全不是一個實力水平上的較量!

那位魔族戰將忍不住了,咆哮一聲,巨大的身軀之中罡元爆發,在它手中出現了一對巨大的銅錘,掄著銅錘就朝著羅征衝過來。

這魔族戰將是六階戰將,比此前被羅征撞爆的那位五階戰將實力稍強,面對比羅征個頭還大的一對銅錘,羅征手中的長劍微微一晃,就將銅錘切成了兩半。

那銅錘大概就是下品仙器級別的武器,哪裡能頂得住羅征手中的聖器長劍?

樹林之中的那些人類看到羅征手中的長劍,微微有些發愣,「這傢伙拿的好像是一把聖器?」

「真土豪啊,七階戰者,竟然能夠佩戴聖器,我的天,我覺得他還有可能是聖地培養的強者!」絡腮鬍子中年人感嘆道。

「七階戰者?他的確只有七階戰爭的修為,不過你覺得他真的是有七階戰者的實力?魔族的五階戰將直接被他撞碎了,根本就不能用一般的眼光看待這小子,」銀髮青年冷冷的說道。

羅征當然不清楚其他人的評價,輕輕一劍切碎了魔族戰將的銅錘后,他身影驟然就是一閃,身上的罡元卻驟然爆發出一絲乳白色的光芒,整個人彷彿化為一條細線,徑自沖向那位魔族戰將!

八零好時光 速度……

這一刻羅征的臉上也閃爍著一抹驚愕之色,在罡元催動之下,他的速度爆發出詭異的增長,便是連他自己也控制不住,原本準備直刺向那魔族戰將的一劍只能微微一偏,改刺為抹,抹過了那位魔族戰將的脖子。

當那魔族戰將脖子里的鮮血濺射而出的時候,羅征的身影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竟然一頭撞進了遠處的一個小山包之中……

那魔族戰將也沒有想到,羅征的速度怎麼忽然就快到這種地步,它捂著自己被切開的脖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其他魔族人臉上更是閃爍出奇怪的神色,因為羅征剛剛好像一瞬間就消失在它們的面前,隨後遠處的山包之上就騰了一陣灰塵。

「那小子……怎麼瞬間速度那麼快?」隱藏在樹林中的一位人類忍不住叫道。

「噓,小聲點,剛剛的確很詭異,他的速度驟然加快,而且他自己都無法穩固身形……」絡腮鬍子的中年人也是納悶的說道。

其實不光是他們納悶,那些魔族人納悶,就連羅征自己也納悶!

剛剛罡元爆發的瞬間,他宛若騰雲駕霧一般,速度似乎暴增了數倍。

現在羅征手臂中的那顆鳳翔晶石,對羅征現在的速度已經沒有太大的增幅,剛剛他速度驟然加快顯然並非這個原因。

在罡元爆發之際,羅征記得罡元爆發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隨後他的身體速度才開始暴增,問題應該就出現在那乳白色的光芒之中,可那是什麼?

這座山包被羅征砸出了一個深坑,羅征爬起來后從深坑中爬了出來,這時候羅征腦海中的那條赤龍忽然說道:「哈哈,小子,很奇怪對吧?」

「你知道?」羅征問道。

「對,你剛剛爆發的一部分罡元,是通過了百會台中流轉出來的罡元,」赤龍說道。

「百會台竟然有這種功效?」羅征納悶的問道。

「百會台並沒有這個功效,靈台八重之中增加速度的『風門台』,」赤龍解釋道:「但是你的百會台乃是用追雲獅的玉骨打造,這追雲獅在神獸之中也算是速度極為靠前的一種,速度僅次於通天鼠,所以你算是獲取了追雲獅的一部分天賦。」

「還有這種效果?」羅征也是又驚又喜。

實際上煉體體系相比真元體系有一個很大的弊端,罡元雖然號稱也可以化形,但因為罡元流轉的速度慢,而且是均勻的分佈在身體之中,化形非常困難,也極不實用。

相比之下,真元的可塑造性就強大許多,更具觀想,幾乎可以誕生無窮的威力。

但是煉體體系還有自己獨特的優點,那就是塑造道台八重!

道台八重,便是要以玉骨打造,塑造道台的玉骨越強大,對武者本身的增幅也就越大,因為道台八重,對於煉體者來說就是增強自己的八個機會,每一座道台都能夠繼承玉骨原來主人的一部分天賦甚至於實力。

所以有些煉體者修鍊到後期,覺得此前塑造的道台不夠強大,甚至會重塑道台,為的就是繼承更加強大的天賦和力量!

羅征的百會台打開,用追雲獅的玉骨塑造道台,當羅征使用那座道台流轉過的罡元的時候,追雲獅的天賦就在羅征身上體現了,所以在那一瞬間,即使是羅征也毫無準備。

此刻天空之中還剩下幾十位魔族人,在血的教訓之下,它們終於明白自己是無法留下羅征,看到羅征緩緩飄過來,這些魔族人竟然是一鬨而散。

魔族人最好戰,樹林裡面的那些人類看到這一幕也是無語了,他們什麼時候看到魔族人如此膽小過?這個種族一旦確定了自己的敵人,往往就跟不要命一樣往上沖,所以魔族人與人類的戰爭,即使是人類佔據優勢的情況下,往往也是人類吃虧!

魔族人雖然反應慢,但又不是傻瓜?擺明了不是羅征的對手,它們總不至於把自己的性命白送到羅征的劍下。

然而,就在羅征剛剛飛過去,又傳來一道雄渾的聲音,「人類小子,你必須留下!」

「又是一個魔族人,」羅征的目光微微一凝,看到天空之中一位魔族人漂浮在空中,以不疾不徐的速度朝著羅征飛過來。

那魔族人身上的皮膚一陣赤紅,嘴角的兩根獠牙更是呈猩紅色,「有趣的人類小子,小小一個戰者,竟然能接連斬殺我魔族戰將,不知道我這個魔族戰尊,你能否斬殺?」

「這個魔族人,實力很強!」羅征的神色又沉了下去,戰尊強者,實力差不多相當於虛劫境強者,以羅征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單獨面對!

逃跑倒是有機會,問題是下面這些普通人類怎麼辦?雖說羅征大可以扔下他們不管,畢竟這些普通人的性命在武者的世界中不值一提,但是羅征向來不喜歡什麼事情只做一半就放棄。

羅征還來不及說話,那位魔族戰尊就宛若一座小山,朝著羅征飛速衝撞而來!

魔族戰尊的身影在自己的瞳孔中驟然放大,一股極為危險的感覺從羅征心底傳來,他的心臟也是驟然收縮,這魔族戰尊擁有殺死自己的實力!

情急之下羅征的心念一動,劍靈妖夜那曼妙的身影驟然飛射出來,與她同時出現的則是血魔大帝的那支巨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