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富二代們看到柳夕和丁敏進來,頓時興奮了,爭先恐後的叫著師叔祖好。

「你們好你們好。」

柳夕自認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對於這些師侄孫們的問好,絲毫不擺架子,含笑回應。

「嗯哼。」

妙音也在對著一個木頭人劈著木劍,看見眾富二代們停下來了,頓時有些不滿。

這段時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富二代們似乎很怕妙音,聽到她的聲音,一個個頓時臉色嚴肅。對著面前的木頭人用力的呼喝揮砍,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正對著自己的殺父仇人。

柳夕挑了挑眉,喲,小妙音不錯嘛,都已經修鍊出威信來了。

人只要開始成長,變化是很快的。本來人就是這個世界上適應能力最強的動物,也是階級意識最濃的動物。

動物們分階級,只是為了爭奪食物和交配權。

而人分階級,卻是分作三六九等,每一等也要分出過上中下,層層剝削壓迫,最低等的就是奴隸。

除了人類之外,這個世界上還有哪種生物出現過奴隸這個階層嗎?

毫無疑問,妙音這個小純陽觀的大師姐是合格的,她知道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和壓力,所以每天都在逼著自己改變。

反觀妙月、妙靈和妙心,雖然不再像剛出小純陽觀時那麼懵懂無知,但依然單純可愛,有著青春少女獨有的浪漫情話和撒嬌愛鬧的性子。

四個人同時被柳夕帶出山門,同時經歷了紅塵歷練,此時差距已經顯現出來了。

不過這樣最好,老大有一個就夠了,再多就容易鬧出內鬥。

妙音認認真真的劈完了今天的任務,將木劍放在劍架上,這才走上前來,朝柳夕恭敬施禮:「妙音拜見師叔祖。」

「不必多禮。」

柳夕把她扶起來,誇獎道:「妙音,你做的很好,武館交給你,以後我就放心了。」

妙音微微一笑,搖頭道:「師叔祖過獎了,就怕我辜負師叔祖的期望,也辜負師父她們的期望。」

「沒有的事,你做的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妙音朝其他人說道:「都先放下劍,過來拜見師叔祖。」

眾富二代們乖乖的放下木劍,走過來齊齊說道:「弟子拜見師叔祖,師叔祖您老人家福壽安康,吉祥如意。」

柳夕面色古怪,這群富二代們不敢明著反抗妙音,所以故意說這些話來氣妙音。

果然妙音臉色一沉,卻沒有當著柳夕的面發作。

靳先生的心尖寶 柳夕倒是萬分感慨,富二代們的話讓她想起往昔崢嶸時光。當年她下山巡遊,前往天道宗各個附屬宗門巡查的時候,那些宗門弟子們不都是這麼向自己拜見的嗎?

乍一聽,還挺有親切感的。

柳夕隨手揮了揮,勉勵道:「好好好,大家都吉祥。從你們出劍的動作和力度,就可以看出你們這兩個月都在刻苦練劍,不錯不錯。不過要切記,不要有了一些小成績都沾沾自喜,要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行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希望你們永遠不要懈怠。」

妙音施禮道:「多謝師叔祖教誨。」

轉過身,她就對富二代們沉聲道:「師叔祖的話都聽到了嗎?」

富二代們彼此對視一眼,無奈的齊聲大叫道:「聽到了。」

「既然聽到了,還不繼續練劍?每天吃過晚飯休息三十分鐘后,堅持練習三小時出劍。」

蘭少聞言頓時叫了起來:「不是兩個小時嗎?為什麼又多了一個小時?師傅,你會不會記錯了?」

妙音冷笑道:「我記錯了嗎?難道是四個小時?那就……」

「三個小時,就是三個小時。師傅,你沒記錯,是蘭寧記錯了。」黃少斬釘截鐵的說道。

其他富二代們也連忙點頭,紛紛指責蘭寧胡說八道,小小年紀就智商退化,還污衊妙音師傅記錯了,簡直欺師滅祖。

蘭寧一臉委屈加不敢置信,明明是兩個小時的……

但他卻用力的點頭:「對對對,是我記錯了。師傅,我錯了。」

妙音微微頷首,輕描淡寫的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不過既然錯了,那你今天就多練一個小時吧。」

蘭寧:「……哦!」

說完,還向柳夕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柳夕兩眼望天,向她求救的何止蘭寧,沒看見那邊黃少和馬少都快眼睛抽筋了嗎?

可是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啊。

難道她會為了這群富二代少劈幾劍,就要當眾駁了妙音的面子?

這不合常理嘛!

妙音以後才是劍道館的當家人,也是小純陽觀下一任的觀主,現在她已經有了覺悟,柳夕支持都還來不及,哪裡會潑妙音的冷水?

可是富二代們模樣太讓人憐憫了,她也心下不忍,所以……她就不看他們的表情了。

「哎呀,還真有些累了,妙靈妙心,我們去後院吧。」她說道。

妙靈妙心一邊一個挽著柳夕和丁敏,幾人說說笑笑的朝後院去了。

妙音沒有跟去,而是恭送柳夕后,再次拿起木劍,開始一板一眼的劈起了木人。這方面,她一向是以身作則的。

妙月也想跟著去,但她不能。

今天她輪值,要負責指導這群富二代們出劍的力度和姿勢,以及運劍的竅門。

自從柳夕離開之後,妙音就召集三人開了會,言明師叔祖既然將劍道館交給了咱們四人,就不能辜負師叔祖的信任,以後要制定嚴格的館規,四人要以身作則。

三人當然不會有意見,也的確想要把劍道館經營好,為小純陽觀的傳承培養後繼人,這本就是她們下山的任務和責任。

柳夕和妙靈妙心聊了一會兒話,正準備就寢時,門口傳來了蘭寧刻意壓低的聲音。

「師叔祖,您老人家睡了嗎?」

柳夕當時就翻了一個白眼,明知故問不是?燈還亮著呢,睡什麼睡?

她打開門,看見蘭寧就站在門外,身後還跟著一個她以前沒見過的大男生。

「正準備睡呢,你是不是打算叫我起來嗨?」

蘭寧頓時陪笑道:「妙音師傅規定,晚上十一點后就不許再出劍道館。不過要是你帶我們出去的話,嘿嘿嘿……」

柳夕面無表情的說道:「不帶。」

蘭寧:「……哦。」

「我好像沒見過你?你誰呀?」柳夕對蘭寧身後的大男生說道。

「你好師叔祖,我是寒假過後才報名的,我叫趙亦可。」

那男生有一張娃娃臉,圓圓的臉上始終帶著三分微笑,讓人很容易對他生出好感。

「趙亦可?」

柳夕沉吟了一下,半晌才說道:「亦可,也就是說將就,還行?你老爹貌似對你不太滿意啊。」

趙亦可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他這名字經常被人取笑,早就習慣了。

在學校里,他從小到大的外號就叫「差不多」,小學到大學都沒變過。

蘭寧說道:「師叔祖,趙亦可有事想請你幫忙,所以拉著我來見你。」

「有事找我直接來就是了,把你拉上做什麼?獻供品和還是做禮物?」

蘭寧:「……」

以前咋沒發現師叔祖的嘴這麼毒啊?

趙亦可聞言連忙笑道:「主要是師叔祖不認識我,我怕貿然前來,太唐突了,所以才拉上蘭少。」

柳夕懟道:「拉上他來,也很唐突啊。」

蘭寧:「……」

趙亦可露出尷尬的笑容。

「行了,進來說吧。」柳夕讓開門,讓他們進屋。

兩人進入屋裡,蘭寧就大大咧咧的找了個椅子坐下。趙亦可看著蘭寧這麼隨便,心裡不由吃了一驚。

他一直以為劍道館里規矩森嚴呢,怎麼蘭寧敢在師叔祖面前這麼隨意?

雖然這個師叔祖年紀比兩人還小,但輩分大呀,連妙音師傅在她面前都恭恭敬敬,蘭少你這麼隨意真的好嗎?

老子是讓你過來做陪客的,不是讓你過來作死的。

趙亦可小心的看了看柳夕的臉色,卻發現柳夕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反而見他站在,隨意指了指讓他找地方坐。

趙亦可愣了愣,看來小夥伴們傳言不假,這位神秘的師叔祖很好打交道,不在意禮節。

見兩人坐下后,柳夕也在兩人對面坐了下來,問道:「想喝點什麼?」

「咖啡。」蘭寧說。

「我要一杯茶就好。」趙亦可說。

柳夕擺擺手:「都沒有。」

蘭寧:「……」

趙亦可尷尬的笑。

什麼都沒有,那你還問喝什麼?

「師叔祖,那你這裡有什麼?」蘭寧鬱悶的問道。

柳夕對著角落裡的飲水機努了努嘴:「白水,要喝自己去倒,下面有一次性水杯。」

蘭寧轉頭看了看飲水機,連電都沒有通,顯然裡面只有冷水。

他想了想說道:「師叔祖,我不渴。」

柳夕的眼神如果看一個智障:「不渴你嚷著喝什麼咖啡?神經病啊?」

蘭寧:「我……」

柳夕又轉向趙亦可,問道:「你呢,你渴不渴?」

趙亦可:「……」

是該回答渴還是不渴?說不渴的話,蘭寧前車之鑒,立刻就會變成神經病。要是讓師叔祖誤會自己和蘭寧一樣是個二貨,那就糟了。

絕對不能給師叔祖留下不好的印象,趙亦可心下有了決定。

「我口渴。」他微笑著回答。

「口渴就去倒水喝呀,怎麼,等著我給你倒?」

趙亦可:「……好的,師叔祖。」

他其實不口渴,但是話都說出來了,也只能起身去倒水喝。

話說回來,飲水機上的這桶水沒燒也就罷了,關鍵是什麼日期來著?

這大冬天的喝冷水,趙亦可也是很無奈。

他倒了一杯涼水,彷彿喝葯一般一口喝了下去,然後喜滋滋的走了回來:「師叔祖,我喝完了,不口渴了,你這裡的水真好喝?」

柳夕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問道:「哪裡好喝?」

趙亦可聞言一愣,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就隨口誇一句,主要是為了給柳夕留下一個好印象,所以拍了個馬屁而已,咋還帶追問的呢?

這讓他怎麼說呢?

國師大人饒命啊 「就是,就是特別甘甜,有一種獨一無二的口感,感覺很舒服。」趙亦可強行找了一句萬金油式的答案。

醫統江山 柳夕轉頭看了看飲水機上那桶水的牌子,藍劍天然飲用水。

「我這是藍劍,又不是農夫,怎麼還有甜味?藍劍也帶甜味的嗎?」柳夕沉吟道:「難道是過期了?說起來我房裡這桶水,好像是劍道館開業時送來的,妙心這懶丫頭也沒給我換換。這都兩三個月了吧?莫非水放久更甜?」

總裁的宅妻 趙亦可聞言,臉色都變了,還真特么是過期水啊,難怪喝著有股腥味……

蘭寧同情的看了趙亦可一眼,深深的覺得自己太英明了,做神經病也比喝過期水強啊。

「算了,不重要。」柳夕說道:「既然你喜歡喝,等下走的時候把水搬走,回去慢慢喝。」

趙亦可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吐出一個字:「……好。」

「對了,你倆找我到底什麼事?」柳夕問道。

趙亦可心裡擦了一把汗水,可憐見的,師叔祖你終於問道正事了呀?他感覺自己實在跟不上柳夕的思維節奏……

「師叔祖,我家裡出現了一些怪事情。聽蘭寧說你武功蓋世,精通道家驅鬼伏魔之術,所以想請你幫我家裡看看。」趙亦可說道。

柳夕眼神陡然一亮,趙亦可和蘭寧心裡都是一驚,原來人的眼睛真的可以發亮啊,還以為是形容詞來著。

原來是生意上門,好事啊。

柳夕咳嗽了一聲,端正身子慢悠悠的說道;「好說,只不過我的規矩……」

趙亦可聞弦歌知雅意,連忙說道:「師叔祖放心,蘭少給我說過了,規矩我們懂,保證讓師叔祖滿意。」 柳夕聞言,頓時微微一笑,彷彿高深莫測的得道大師,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人心寧神情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