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著嘯天虎的傷勢,季楓與青蒙對望了一眼,眼眸中皆是生起一絲震驚。

絲毫沒有理會季楓與青蒙二人的震驚,藍楓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手腕,臉色也是頗為凝重,眼睛微微眯起:「月級後期妖獸,肉身強度果然有些恐怖!」

若換作月級中期妖獸,遭受到藍楓這般致命的一拳,怕是連五臟六腑都將破碎,然而嘯天虎卻是硬生生扛了下來,僅僅是受了不輕不重的外傷,這等防禦力,著實叫藍楓心頭有些吃驚。

「有些麻煩啊!」目光落在嘯天虎身上,藍楓語氣有些凝重地道:「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無法威脅到它的性命……」

融合了元氣、火焰、肉身之力的至強一拳,已是藍楓所能施展的最強攻擊了,然而這等足以輕易轟殺月級中期妖獸的恐怖攻擊,卻是對嘯天虎難以奏效,這讓藍楓的心沉到了谷底。

眼神微微變幻,藍楓有些遲疑地喃喃:「難道非得動用拔劍術么?」

拔劍術的確是擁有神鬼莫測的威能,但也隱藏著深深的危險,一旦拔劍術沒有命中嘯天虎,那麼藍楓便將陷入到致命的危機當中。

「吼……」思索之間,耳邊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巨吼聲,藍楓瞬間驚醒過來,目光掠向前方。

只見得嘯天虎從深坑之中緩緩地爬起,白霜般的皮毛如今已是被鮮血染紅,顯得有些凄慘,它巨嘴微微張開,鋒利的獠牙透著絲絲危險的意味,一股腥臭的腐爛的氣味自其口中散發而出。

目光死死地鎖定著藍楓,嘯天虎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暴怒與嗜血,其龐大身軀所散發的氣息,也是愈發狂暴起來。

與季楓、青蒙纏鬥多時,嘯天虎卻不曾受什麼傷,完全是將二人當作螞蟻般戲耍,如今遭受到藍楓的狂猛攻擊,受了頗為嚴重的外傷,頓時將這一位森林王者徹底激怒,隱藏的嗜血與暴戾,終於是抑制不住地爆發了。

鼻孔呼出兩道劍氣般的白霧,嘯天虎的巨爪在地面上輕輕劃了一下,偌大的軀體毫無徵兆地朝著藍楓猛撲過去。

凝重注視著嘯天虎撲來的身影,藍楓靈巧地掠往一旁,驚險地躲了開去。

季楓與青蒙見此一幕,頓時持著各自的長劍,從不同方向狂沖而來,朝著嘯天虎發動了猛烈攻擊。

指尖暖婚:晚安,紀先生 剛鬆了一口氣的藍楓,卻是瞧見嘯天虎對季楓與青蒙的攻擊不聞不顧,奮不顧身地追向自己,頓時臉色微變,心裡暗罵了一聲:「我草!」來不及多說,其腳掌陡然釋放一股剛猛勁風,身體一斜,朝著身旁掠出數尺,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嘯天虎的攻擊。

與此同時,季楓與青蒙的攻擊,落在了嘯天虎身上。

「噗、噗……」

兩道淺淺的血痕,自嘯天虎腰背兩側劃過,鮮紅的血液,瞬間浸紅了猶如白霜般的皮毛。

雖然看上去有些駭人,但這點傷卻是遠遠無法威脅到嘯天虎的性命,威脅程度遠不及藍楓那恐怖的一拳,除了給嘯天虎造成些許痛楚之外,便沒有了絲毫的作用。

猩紅的眼睛依舊是死死鎖定著藍楓,嘯天虎絲毫沒有在意身後那兩個猶如蒼蠅般的人類,虯扎的肌肉湧出狂暴的力量,精壯流暢的身軀,如箭矢一般,自半空之中穿梭而過,撲向了藍楓。

「草,來勁了是吧!」瞧著嘯天虎不要命般撲向自己,藍楓的眼皮子猛跳了一下,心頭也是冒出一股無名之火。

然而暴怒歸暴怒,面對著嘯天虎死纏,藍楓卻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除了躲避之外,別無選擇。

時間過於緊迫,他根本沒有辦法施展拔劍術,即使想賭上一把,也是沒有機會。

從嘯天虎揮過的巨爪邊緣狼狽地閃過,依靠著靈活的動作,再度躲開嘯天虎的撲擊,藍楓當下心一橫,暴喝道:「你們有沒有辦法阻擋這畜生片刻?」

聽得藍楓之言,正沖往嘯天虎的季楓與青蒙,眼眸掠過一抹疑惑,來不及多想,季楓朗聲回道:「可以儘力一試。」

「若是拚命的話,應該沒問題……」青蒙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聽著身後響起的破風聲,藍楓腳掌乍然釋放一股強大的勁氣,將地面踏碎之時,其身影也是急沖而出,暫時拉開了與嘯月虎之間的距離:「幫我爭取一點時間!」

領會到藍楓的意思,季楓與青蒙二人頓時改變了方向,攔在嘯天虎撲向藍楓的前方。

深深吸了一口氣,季楓面露一抹決然,右手大力地握著長劍,朝著嘯天虎迎面而去,喉嚨之中發出一道沉沉的低喝:「嗬~!」

藍色中階元技—萬劍刃!

只見其長劍鋒刃之處,乍然釋放一股刺目的白光,旋即一道道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白色劍芒脫離劍身,朝著嘯天虎激射而去,短短一個呼吸之間,成百上千道劍芒自劍身脫離,自不同的方向划往嘯天虎,將這凄冷的黑夜照亮,壯觀之極。

「噗、噗、噗……」

毫無防備的嘯天虎,白霜般的皮毛被一道道劍芒劃過,密密麻麻的血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在嘯天虎那龐大的身軀之上,猶如萬針穿身般的劇烈痛楚,令得嘯天虎巨嘴之中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慘嚎:「吼!」

與此同時,季楓彷彿是耗盡了最後一絲力量,手中的長劍脫手落下,身體也是朝著地上倒了下去。

本就消耗了大量元氣與體力的他,在施展了這一門元技之後,體內的元氣頓時被抽取一空,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臉色有些蒼白地轉頭望向青蒙,季楓長長呼了一口氣:「接下來便看你的了!」

點了點頭,青蒙望著渾身抽搐的嘯天虎,緩緩吐了一口濁氣,在後者停止抽搐,猛衝而來之時,青蒙眼眸掠過一道精芒,體內殘餘的元氣頓時暴涌而出,渾身的肌肉鼓盪起來,一襲學員制式長袍無風自動,握在掌心的長劍猶如一桿標槍般,被其奮力投擲而出。

藍色低階元技—破劍沉舟!

「咻。」長劍破風而出,在尖銳刺耳的破空聲中,猶如驚雷閃過,眨眼即沒。

瞬息之間,長劍刺在嘯天虎頭顱之上,只聽得一道「咔嚓」的骨頭碎裂聲,長劍硬生生刺入其骨頭,儘管只是堪堪扎了進去,卻依舊對嘯天虎造成不小的傷害。

更驚人的是,在這一股恐怖巨力之下,嘯天虎竟是被震退了數丈,難以與之抗衡。

兩大月級中期的天才,皆是在危機時刻展現出了極為恐怖的實力,而這,同樣是他們壓箱底的底牌,若是連底牌都無法奏效,那麼他們便只能眼睜睜等死了。

體力與元氣幾乎瞬間被抽取一空,青蒙同樣是跌坐在地上,臉色有些慘白,艱難地擦拭掉頭上的冷汗,他朝著季楓轉過頭去,咧嘴一笑:「怎麼樣,這一招不比你差吧?」

瞧著青蒙有些臭屁的模樣,季楓卻是微笑著點頭:「破劍沉舟居然被你修鍊到這個地步,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身處絕境之中,二人反倒是談笑風生,心頭對於死亡的畏懼,被這等豪情硬生生衝散。

在二人後方不遠之處,藍楓雙目緊閉,靈魂感知延伸而出,猶如一張無形的巨網,分佈於嘯天虎身上的十二條紋路,猶如白晝太陽般醒目,寒風吹過,瘦削的身影如同化作一座人形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朦朧月光之下,少年的手掌覆蓋在劍柄之上,姿式怪異地站立著,飄飄欲飛,宛如謫仙。 當進入到吐息鍛造法的入微狀態中,周圍的天地彷如靜止了一般,萬事萬物皆是從藍楓的感知中消失,只剩下那十二條略微有些刺目的紋路。

「呼。」嘴邊緩緩地吐出一口白霧,藍楓的雙眸乍然一睜,漆黑的眸子里,掠過一道精芒。

在其睜眼的剎那,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自其身體散發而出。搭在追風劍劍柄上的手掌,略微旋轉,旋即陡然大力抓緊,爆發出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乍然之間,藍楓體內元氣如同沸騰的開水一般,沿著寬厚的經脈瘋狂奔涌,其身體四周也是猛然席捲起一股強大的風暴,風暴之中所蘊含的洶湧狂暴的勁氣,讓得其腳掌之下的地面驟然崩碎。

感受著這一股恐怖的氣息,嘯月虎前沖的身軀頓時戛然而止,猩紅的眼眸驟然一縮,一股莫名的心悸自心底狂涌而出。

在所有人都還未反應過來之時,漆黑的夜幕中,陡然掠過一道猶如太陽般耀眼的刺目白光。

白光一閃而沒,如同漆黑夜幕中劃過的一道閃電,瞬息之間,便落在嘯月虎那龐大的身軀之上,令得朦朧的月光如波紋一般層層盪開。

驚艷、唯美!

除此之外,似乎再也找不到什麼詞語能夠形容這一劍。

凝固的時間,彷彿恢復了流動般,嘯月虎龐大的身軀,緩緩地朝著地面斜倒而去,強大的生機,自深可見骨的傷口之處,源源不斷地流逝而出。

被抽取了大量的精氣神,藍楓的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在見得嘯月虎斃命之後,終於支撐不住身體,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著,貪婪地呼吸著寒冷的空氣。

「這是什麼元技!」

「天,這一劍……」

愣愣地注視藍楓良久,季楓與青蒙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凝固的表情緩緩化開,嘴裡不由得發出吃驚的低呼。

深吸了一口涼氣,季楓眼神複雜地望向不遠之處盤坐的少年,唇角噙著一抹淡淡的自嘲:「本以為他最厲害的是純粹的肉身,卻沒想到,他竟然掌握著這般恐怖的劍技。這傢伙,隱藏得未免太深了些!」

青蒙也是苦笑著道:「我還以為他腰間那柄劍是裝飾用的……」

若非親眼所見,他們實在是不敢相信,一個擁有著如此恐怖的肉身的傢伙,最擅長的居然會是劍技。

「這小子簡直就是個怪胎……」季楓苦笑著搖了搖頭,頗有些感慨地嘆了一口氣。

目光在季楓身上停了一下,青蒙有些幸災樂禍地道:「瘋子啊瘋子,你這至尊新人王之位,怕是不保了。」

翻了翻白眼,季楓毫不客氣地反擊道:「這可說不準,萬一這小子選擇升入二年級呢?」

「呃。」

聽得此言,青蒙的表情一僵,有些不確定地張了張口:「應該不會吧?」

恢復了幾分體力的季楓,不由站起身來,在青蒙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安慰地道:「放心吧,就算他升入二年級,你的競技榜排名,最多只會掉到第二名,對你的影響,應該不會太大……」

聞言,青蒙一巴掌將季楓的手臂拍開,沒好氣地道:「站著說話不腰疼……」

片刻之後,藍楓的元氣與體力盡數恢復過來,只是精神略微有些疲憊,輕吐了一口濁氣,藍楓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傳出之後,伸手將直插在地面之上的追風劍拔了起來,插入劍鞘之中,旋即轉頭看向了季楓與青蒙:「兩位學長,我恢復得差不多了。」

眼眉挑了挑,季楓驚詫地道:「這麼快!」

報復般狠狠在季楓肩膀上拍了一下,青蒙撇嘴道:「這傢伙就是個怪胎,在他身上,什麼事不能發生?」

肩膀上傳來的陣痛,讓得季楓呲牙咧嘴,轉頭瞪了青蒙一眼,隨即走向藍楓:「你還是別叫我學長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瘋子,你也可以這麼叫。」

眼眸中閃過一抹詫異,藍楓輕輕點了下頭:「行,以後我就叫你瘋子了。」

「正式認識一下,我叫青蒙,三年級學員。」

青蒙行至藍楓身前,微笑著抱拳道:「與瘋子一樣,你以後直接叫我青蒙就行。」

瞟了二人一眼,藍楓身旁的老者微笑道:「看樣子,他們現在才算是真正地認可你。」

顯然,藍楓剛才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徹底折服了這兩位心高氣傲的天才學長,方才得到二人的認可。

「對了,瘋子,青蒙,你們救出的人呢?」藍楓好奇地問道。

季楓與青蒙忽然一呆,後者更是如夢驚醒,撒丫子便朝著東邊狂奔而去,大聲道:「瘋子,你留下來招呼一下藍楓兄弟,我去去就來。」

將邁出的步子收了回來,季楓無奈地撇嘴:「這傢伙,做事老是風風火火的……」

頓了一下,季楓臉龐上浮現一抹歉意,低聲解釋道:「我們途中遭遇嘯月虎,無奈之下,只好聯手將嘯月虎引到這邊,那些人的情況,說實話,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眉頭微微皺起,季楓眼眸中閃爍著一抹擔憂,「希望這段時間裡沒發生什麼意外吧。」

聞言,藍楓轉移話題道:「你們救出多少人了?」

聽得這個問題,季楓臉龐上的擔憂被一抹驕傲替代,他微笑著道:「應該有百餘人吧,具體沒有數過,不過最低不下於百人。你呢?看樣子,你應該是一個人單獨行動,救出之人,應該也不少吧?」

望著季楓那略微驕傲的模樣,藍楓的表情略有些古怪,未免打擊到這位學長,只好乾咳一聲,吞吞吐吐道:「應該還成吧……」

這般模樣,卻是讓得季楓產生誤會,不由出聲安慰道:「沒關係的,一會兒我們聯手,定能救出更多人……」

「呃,那個……」摸了摸鼻子,藍楓打算解釋一下。

不過,在其開口之時,青蒙的聲音卻是遠遠地傳了過來:「瘋子,藍楓,我回來了……」

二人轉頭看去,只見青蒙領著一大群人朝著此方走來,浩浩蕩蕩,陣勢倒是不小。

朝著青蒙點了下頭,季楓轉頭望向藍楓:「藍楓,你的人呃,咱們一起過去吧。」

遭遇了一頭月級後期妖獸之後,二人警惕了許多,再也不敢託大,若是能夠與藍楓結伴,想必能夠避免許多危險。

望著青蒙身後長長的隊伍,藍楓沉吟了一下,點頭道:「我來之前讓他們去雙鷹鎮等著,想必他們現在已經到雙鷹鎮了……」

「那還等什麼,咱們走啊!」青蒙朗聲笑道。

「等我一下。」朝著二人歉意地說了一句,藍楓便轉身走向嘯月虎的屍體之處,將氣息感應針刺入其眉心圖案中央之處,數息之後,方才拔出氣息感應針,起身沖著二人道:「行了,可以走了。」

羨慕地看了藍楓一眼,青蒙甩了甩頭,旋即朝著身後眾人道:「大家出發吧。」

不出片刻,一群人便浩浩蕩蕩地朝著雙鷹鎮的方向徒步而去,值得一提的是,季楓居然看中了嘯月虎的屍體,在得到藍楓的准許之後,將嘯月虎的屍體也帶上,那龐大屍體所散發的淡淡威壓,讓得附近的妖獸驚恐地逃避,倒是令此行順利了許多。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眾人的身影,出現在雙鷹鎮外。

從遠處眺望過去,瞧得鎮子街道之中密密麻麻的熱鬧人群之時,季楓與青蒙的表情頓時凝固,齊齊地轉頭看向藍楓。

感受到二人驚愕的目光,藍楓摸了摸鼻子,聳肩道:「忘了跟你們說,我救了約莫千多人吧……」

聽著少年平靜的話語聲,隊伍中的青蒙不由輕吸了一口氣,望向少年的目光,不由多了幾分震驚與駭然。

嘴角抽搐了一下,季楓的表情極為精彩,沉默良久之後,方才有些震撼地道:「你這傢伙……你這傢伙……」詞句匱乏的他,一時間竟是有些不知如何形容這位妖孽般的少年了。

「有這麼誇張么?」略微驚愕,藍楓心頭有些好笑。

望著少年那滿不在乎的模樣,季楓緩緩吐了一口氣,旋即輕聲笑道:「你有所不知,此次救人,雖是秦長老臨時安排的任務,但若是按照學院以往的習慣,事後定會獎勵許多猛武堂積分,而獎勵積分的多少,恐怕是依靠我們所救人數而定。所以,一千多人,很難想象,你將會獲得多少積分……」

眉頭挑了挑,藍楓訝然道:「還有這種好事?」

苦笑著甩了甩頭,季楓頗有些不屑地道:「若是沒有豐厚的獎勵,你以為那些惜命的傢伙會這般殷勤地冒險救人么?畢竟,在所有的學員中,紅石城之人只佔了小部分,更多的人是來自周邊的城池。比如我、青蒙,我們都是錦江城之人。」

藍楓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略微沉默過後,忽然問道:「若是沒有獎勵,你和青蒙會出手救人么?」

思慮了一下,季楓慎重地點頭道:「無論有沒有獎勵,我們二人都會出手。不過,若是沒有獎勵,我們恐怕也不會這般積極,畢竟,誰都不想平白無故身陷險境……」 氣氛異常沉重的倖存隊伍,在瞧得藍楓與季楓、青『蒙』等百餘人的身影之時,一張張臉龐上的擔憂頓時一掃而空,紛紛興奮地迎了上去。,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走在最前面的是周江,腳步在藍楓身前停下,靜靜地打量了藍楓幾眼,見得藍楓安然無恙,不由長長舒了一口氣,頗有些責怪地道:「你這傢伙,太衝動了……」

咧了咧嘴,藍楓笑道:「這不沒事兒嘛。」

經過一天的接觸之後,周江原本心頭存著的一絲芥蒂早已消散,雖談不上關係多好,但也不希望藍楓出事。

打了個哈哈,藍楓拉過周江,轉移話題道:「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瘋子,季楓,他旁邊的胖子是青『蒙』。瘋子,青『蒙』,這位是周江,我們普通班十一班的上一任新人王。」

聽著藍楓的介紹,青『蒙』頓時有些不滿地撇撇嘴,嘟囔道:「喂,我一點也不胖好不……」

與之反應一樣,周江也是直翻白眼:「你這傢伙,哪壺不開提哪壺……」

略微一怔,周江忽然反應過來,目光死死鎖定在季楓、青『蒙』二人身上,頗有些『激』動地道:「等等,你們是……」

他努力地平復著自己的情緒,好半晌才重新開口:「季楓,一年級至尊新人王,青『蒙』,競技榜第一名。二位的大名,真可謂如雷貫耳吶!藍楓,你從哪兒找來的這兩尊了不得的大神……」

聞言,藍楓詫異地打量了青『蒙』一眼:「沒想到你這傢伙居然是競技榜第一名。」

季楓是至尊新人王,這事兒他早就知道,只是沒想到青『蒙』的身份居然也這般特殊,須知,競技榜第一名的含金量可絲毫不低於至尊新人王,甚至還略有勝出。

斜瞥了藍楓一眼,青『蒙』朝著周江嘆了一口氣,唉聲嘆氣道:「唉,什麼大神吶,諾,真正的大神在你身邊。」

季楓深以為然地點頭:「不錯,與藍楓相比,我們倆還差了點。」

眉頭一挑,周江狐疑地看了藍楓一眼,眼眸之中浮現一抹疑『惑』,一時間無法理解季楓與青『蒙』的意思。在其心中,藍楓雖然擁有著不俗的實力,但與大名鼎鼎的季楓、青『蒙』相比,應該還存在一些差距吧?

「行了,別聽他們倆胡說八道。」笑著拍了拍周江的肩膀,藍楓轉身朝著眾人揚了揚手,「大家準備一下,一會兒我們便要出發了。」

「好的,藍少。」眾人紛紛點頭作答,對於藍楓的安排,所有人都無條件服從。

片刻之後,整裝待發的千人隊伍,終於浩浩『盪』『盪』地朝著橫河往東的方向進發,季楓與青『蒙』則是在商量之後,將救出的百餘人融入到隊伍之中,如此一來,倒是讓藍楓這一支隊伍得到進一步的壯大。

待得隊伍出發以後,周江才注意到季楓拖著的那一具妖獸屍體,不由好奇問道:「這是什麼妖獸?」

嘯月虎那猶如白霜般的皮『毛』早已被鮮血染紅,周身分佈著密密麻麻的傷口,早已不成形狀,是以周江一時之間並未認出其身份,只是隱約感覺這頭妖獸有些不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