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識快速感應,又快速收回,見福小少爺心中有所動,卓冰又繼續道。

「她說要在湖畔邊等小鳶半個時辰呢。」

說完卓冰裝作一臉可惜模樣,繼續道:「算算時間,應該是來不及了呢,媒婆見她比小鳶漂亮,正纏著她問話呢。

表妹還說想見少爺一面,但是小鳶說,少爺尊貴,不會去見她的。」

這也就巧妙的解釋了為何媒婆沒有跟來的原因,顯然,心中有佳人的福小少爺是忘記了花轎沒有回來的事情。

但是如今,這些都不重要了!

而此時,福小少爺卻沉默了,卓冰見之,卻沒有說話,顯然,他是在為這些話懷疑。

「為何本少爺不知道你有一位表妹?」

福小少爺瞬間凝眉,變得清醒,方才的模樣頓散。

「小鳶本有一位青梅竹馬,叫白雲,那表妹是白雲表妹。本來小鳶是要嫁於白雲的,所以那表妹也便認了小鳶做姐妹。」

卓冰隨口扯了個謊話,又繼續道:「表妹白小煙,因為長相貌美,所以一般都不見人的,就怕被壞人覬覦。

今晚是來為小鳶送行,過了今晚,她一旦回去,便再也難見其一面了,她的家距離這裡很遠。」

卓冰說著故意幽幽嘆息一聲,顯得極為可惜模樣,又補充道:「小煙是來看望爺爺的,爺爺身子不好,沒有想到竟然遇到小鳶出嫁,且嫁給少年您。」

這麼一來,事情便清楚了,雖然隨口編的,但是,看起來卻像是真的。

謊言也好,事實也好,只要福小少爺相信,其它的都不重要。

聽剛才的話,卓冰清楚,在這之前福小少爺一定是派人查了小鳶的底細,如此,她說話就不得不思考思考了。

「如此……」

事情毫無違和之感,福小少爺想了想,最終肯定了。

於是他決定,帶人將白小煙帶回來,在卓冰的慫恿下,由他自己親自出馬。

只因卓冰說,白小煙想見一見少爺英姿!

而福小少爺則想今晚佳人成雙……

主意拿定,福小少爺便轉身,彎腰下去,臉上帶著虧欠之意,一見福小少爺想掀開蓋頭,卓冰突然後退兩步,裝作害怕一般。

停了停,她這才沙啞著聲音,輕聲細語道:「小煙是小鳶表妹,若是能與她一起侍奉少爺您就好了,將來還能一起說說話,那麼小鳶在這大宅院之中,也就不會感到寂寞了。」

小鳶家是一般的貧民,自然,福小少爺這般高貴的人,是不可能將小鳶的爺爺接到這裡來的,如此,便要丟了他福家的面子。

這樣說,也是合乎情理的,卓冰不過是想將福小少爺的心思捅破,讓他覺得有了台階下而已。

「如此……」

福小少爺立身,眨眼,臉上帶著滿意的神色,居高臨下般的看著未揭開蓋頭的小鳶,突然覺得之前尋死覓活的小鳶似乎是懂禮了許多。

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對,一個人的態度不可能會有這麼大的變化了,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事情。

福小少爺遇到的事情也不少,自然不可能掉以輕心,想了想,他便轉身,突然問道:「這話,你是什麼意思?態度轉變得如此之快,難道之前都是你偽裝的?!」

言語之中帶著惱怒之意,之前為了讓小鳶開口同意,他可沒有少下功夫。

如今聽她似乎是同意與別人分享夫君,福小少爺便覺得之前是被小鳶戲弄了。

卓冰聞言,心中一怔,覺得這人真不好處理。

往後退了一步,正好退到梳妝台旁,身子靠在梳妝台邊緣,銅鏡之中印出她穿著嫁衣的背影。

似乎是思考了一番,卓冰這才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福家在落城是數一數二的富貴人家,像少爺您這般風流倜儻的人物,將來必然會有許多漂亮女子傾慕與您的。」

卓冰咬著牙齒,心中噁心得很,卻不得不昧著良心繼續道:「若是這樣,還不如讓小鳶的表妹與小鳶一起侍奉少爺您呢,將來若是小鳶有個好歹,也能夠與自家姐妹商量應對。」

在這樣的富貴人家之中,妻妾爭寵那是再尋常不過的。 關家第一任家主關霆,在創立關家之初,就留有家訓,凡事關家男子,只能娶一任正妻。

也就是說,關霆的子孫,將來只能娶一位夫人,不能娶小妾。

而易化禾,也就是在關青衫母親仙逝許多年之後,才嫁給關胥的,現為關胥的小妾。

正妻若亡,便可續娶,續娶的為妾。

所以,在關家,關鶴關奇都只有一位夫人。

這話非常的符合常理,福小少爺自然是知道的,也終於知道小鳶竟然是如此的通情達理。

於是他滿意的點頭,認真道:「放心,少爺我不會虧待你們姐妹的。」

這話一出,想必小鳶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了,福小少爺沒有將話說明。

卓冰自然是明白的,身子從梳妝台邊挪開,她忙道:「看來小煙命和小鳶一般好,少爺若是想娶小煙的話,就得快些了,媒婆在與她交談,只怕要替她尋好人家呢。」

「哦哦哦。」

聽到這話,福小少爺才恍若夢中驚醒,忙轉身,想將卓冰丟下,自己去將白小煙追回來。

卓冰見之,忙挪動身子,擋在門口,將福小少爺的路擋住,在他還沒有發火之前,就快速的道。

「小煙未曾有幸見過少爺一面,所以就算少爺現在去,也不會認得的。」

福小少爺瞬間止住激動的心情,將腳步站定,急切的點頭回答道:「是是是,小鳶說得是。」

聽他這火熱的話語,卓冰肯定,這人是動心了,於是她又快速道。

「還是讓小鳶帶路吧。」

「如此甚好!」

沒有想到小鳶真的願意幫忙,剛剛他還在想,要怎麼才能讓小鳶幫忙呢,畢竟這事情關乎到自己地位。

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和另外一個女人共享一個男人的。

看他似乎想去準備,卓冰又將路擋住,繼續道。

「小煙膽小,否則之前小鳶說讓她隨小鳶來見少爺時,她就來了。」

「嗯?」

顯然,福小少爺並不十分明白卓冰話語里的意思。

卓冰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小鳶希望與少爺您獨自一起去接小煙回來,若是少爺帶的人太多,只怕將她嚇跑了。」

之前被刺殺的事情歷歷在目,關乎自己安危的事情他自然不會大意,聽卓冰說完,福小少爺便搖頭,反駁道。

「自然要帶人去的。」

「若是將小煙嚇跑了怎麼辦?」

卓冰追問道,看樣子是非常害怕。

「哼,就算是綁,也要將她綁回來!」

正巧觸碰到福小少爺最脆弱的地方,一向倨傲的福小少爺又回來了,一見他態度突然改變,卓冰無語,之前的話還真的是白說了。

怒氣起,他便不再顧忌卓冰,隨手一撥,就將卓冰撥弄到一邊去,卓冰本來想反抗,但最後放棄了。

門扉被打開,卓冰見之,忙對著福小少爺的背脊快速道:「還是讓小鳶隨同少爺一起去吧。」

說著,她伸手將紅菱拿去,一頭自己牽著,另外一頭,遞給了福小少爺。

見之,福小少爺停住腳步,回頭。

「將小煙接來,少爺您在一起掀開我們姐妹的蓋頭。」

出嫁新娘沒被掀開蓋頭,是不能再見除開夫君以外的人的,如此,蓋著蓋頭出門,也是正常的。

「也好。」

福小少爺將紅菱一頭牽住,或許是知道時間不多,他也不想廢話,直接招呼了門扉不遠處的丫鬟,吩咐了幾句,便走出了新房。

卓冰被牽著,隨著福小少爺的步伐往前面去,因為出來門來,身邊有許多侍衛,她不敢在輕易使用靈力。

若是被人察覺,那就麻煩了,畢竟小鳶是一介弱女子。

另外一邊,在青樓附近,吞天幫分舵的地方,御火添靈獸終於回來。

一番心靈感應之後,官天終於知道,那控制青樓的人此事正在青樓之外,而那黑氣的控制者,必然是在青樓之內的,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而控制青樓的人,在青樓之外,如此,便好辦了。

聽御火添靈獸所說,控制青樓的是一位女子,頭上戴著白色斗笠,在她的後面跟著一位女子,此時正往九品坊的方向走去。

九品坊過了,就是歸來客棧,再往前去,便要離開銅錢鎮。

官天想了想,自然清楚。

而那兩個女人,他就不清楚了,得到這樣的回復,官天便轉頭,對著楊玉冠道。

「在這裡等了一會兒了,我們先去青樓前面轉轉吧,或許能夠有什麼發現。」

「之前我都在那裡轉了三圈了,除了那越來越濃厚的黑氣之外,是什麼發現都沒有啊!」

楊玉冠攤手,他是看不見御火添靈獸的,當然,官天沒有打算將這些告訴楊玉冠,他也不想廢話,說完之後,他便抬步往青樓前方去了,目的地正是九品坊。

其實,若是要出銅錢鎮,從青樓的地理位置看的話,也可以從迎風樓邊上經過的,但是為何那兩個女人沒有,而繞路,這是官天好奇的。

所以現在,他必須趕著去看一看,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事情。

見官天已經離開這裡,楊玉冠垂頭,暗自嘟囔道:「這人真是……」

話雖這樣說,他也沒有停下腳步,官天用龜蝸訣在林中穿梭,而他則御劍隨在官天身後。

越到最後,他越是發覺,官天的速度竟然比自己御劍的速度還快。

遠夢輕無力 這下,楊玉冠也迷茫了。

官天不能御劍,之前楊玉冠是聽官天說起過的,見官天這樣快的速度,楊玉冠覺得有些可惜,若是官天會御劍的話,想必速度會是現在的幾倍。

現在的官天急著去尋找那掌控青樓的人,自然沒有管身後的楊玉冠是怎麼想的。

約摸一盞茶功夫之後,在一處山巒後面,兩人終於停下,官天探頭出去看。

果然,在九品坊靠近歸來客棧的地方,有兩個人在夜色下正小心翼翼的行走著。

如此夜晚還在外面,並且還是兩個女人,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的。

前面的女人官天不認識,但是後面的女人他好像是見過,但是卻想不起來了。

而此時,楊玉冠也已經將靈劍收好,探出頭來看,這一看,便驚訝莫名,忍不住驚叫道:「霓裳?!」

這一看,更是吃驚,許久不見的霓裳竟然出現在這裡。

前面的那個人,他似乎也見過,但是卻不認得!

夜空下的聲音,非常的容易擴散,所以等楊玉冠驚呼出聲之時,前方極遠之處的霓裳二人就感覺到了。

兩人驀地回頭,四處查看,比先前更小小心翼翼。 見之,官天忙將他扯下來,慌忙將其嘴掩住,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楊玉冠輕微的支吾了兩聲,連連點頭。

突然聽到這個名字,顯然官天也愣住了,待霓裳突然回眸,他遠遠的看到那個身影的時候,終於想起來了。

在官天與楊玉冠認識之後,楊玉冠曾認真的帶著官天去了青樓,而其中接待他們的就是霓裳和羽衣。

今晚霓裳在這裡,而羽衣卻不見了人影。

顯然,前面那不是羽衣,否則楊玉冠早就認出來了!

極遠的地方,樹影搖動著,那被面紗覆蓋住的女人凝眉,用發嗲而不耐煩的聲音問道:「何事?」

聽到這話,正四處觀望的霓裳忙轉回頭,恭恭敬敬的施禮,這才回答道:「奴婢聽到有人呼喚奴婢的名字,但是卻不見人。」

「只怕是你的錯覺吧,這大晚上的會有什麼人?」

面紗女人也看過一遍,確實是沒有人在,顯然心情不好的她,直接遷怒給了身旁的霓裳。

霓裳已經習慣,忙跪拜在地,額頭擱置在地面上,戰戰兢兢的回答道:「是主子,是奴婢聽錯了。」

「走吧。」

面紗女子無聊的揮袖,就算是聽到什麼聲響,她也覺得是錯覺。

大晚上,這裡怎麼可能有人,並且自己的行動如此滴水不漏,沒有人會發現的。

「是,奴婢遵命!」

霓裳再拜,隨後快速站起,忙隨在面紗女人身後,亦步亦趨。

遲疑的四處看看,確實是沒有人在,這時候,她也覺得自己是出現幻覺了。

好在主子沒有多加追問,否則又會受到責罰了。

石頭縫隙之中,官天與楊玉冠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一幕,雖然不清楚她們之間到底是說了什麼,但是霓裳對那面紗女子的態度,他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待兩女離去,官天與楊玉冠才折身,直接坐在地上,面面相覷。

「剛剛那……那真是霓裳?!」

官天一臉不置信,他還記得霓裳對自己那高傲的態度,仿若這世間的一切都不在意一般。

而如今見她這般卑微模樣,倒是讓官天大跌眼鏡。

身旁的楊玉冠又何嘗不是如此,他在青樓許久,也未曾見過霓裳這般模樣,在他印象里,霓裳可是很高傲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