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猛哭笑不得:「可是……你不覺得驚絕級別的潛力評估很威風嗎?」

「不能吃,又不能用,沒有實際好處,反而惹人嫉妒,甚至惹來麻煩,要之何用?」藍楓眨了眨眼,反問一句。

被少年一席話問得啞口無言,秦猛只得悻悻地閉上了嘴巴。

他忽然覺得,少年這張嘴巴,可絲毫不比其實力差!

與之不同的是,當聽見少年這番話時,其身旁的老者虛影,卻是豎起了拇指,頗為欣慰地道:「小傢伙,你能有這番理解,總算沒讓老夫失望。」

淡淡一笑,藍楓嘴角微微勾起一道迷人笑意。

校場中央的高台之上,考核仍舊在繼續。

參加考核之人,通過第一階段考核的至今不及十分之一,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憂,自然,憂愁者佔了大半。

其中潛力評估為合格者居多,優秀者極少,精英者還未出現過一人。

烈日爬上高空,釋放著灼熱光華,擁擠的校場之中,溫度更是蹭蹭劇增,不知覺間,時間便已到了晌午。

此時,參加考核之人,已經有大半都測試過了。

近十萬人中,唯有萬人通過,其中潛力評估為合格者,十之八九,優秀者則僅有數百人,精英者更是僅有三人。

這三人,或許是錯過了狩獵歷練,抑或是像藍楓這樣的倒霉蛋。

此時,校場外人群漸漸稀疏起來,那些未能通過考核的考核者,以及其親朋,紛紛黯然神傷地離開了這一個傷心之地。

「下一輪。」

石梯一旁的中年導師,在見得十位參加考核的少年盡數從另一頭走下台階之時,便緩緩地道。

「秦大哥,我先去參加考核了,稍後再聊。」笑著對秦猛擺擺手,藍楓邁出步子,緩緩地朝著那石梯行去,一幅風輕雲淡的模樣,叫人不禁詫異。

那中年導師見得少年的模樣,不由暗暗點頭:「許久沒見過這般自信的年輕人了。」

負責招生考核的工作多年,中年導師見過形形**的天才少年,如眼前這般自信的,雖不是沒有,卻是少之又少。

按照他多年的經驗來看,儘管還未得知這少年的測驗結果,但他卻敢肯定,少年的測驗結果必然不會差!

待得少年越過三階石梯,走上高台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在高台邊緣響起:「藍楓表哥!」

隨即,數道聲音接連響起。

「藍楓表弟。」

「藍楓。」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瞧了過去,小妮子、楊戰幾人的身影,進入了藍楓的視線中。

眉頭挑了挑,藍楓微笑道:「你們怎麼來了?」

周圍極個別人認出了楊雪幾人的身份,頓時詫異地打量了藍楓幾眼:「這傢伙什麼來頭?看樣子,似乎與今年的特招學員與精英班的學員頗為熟絡……」

而諸多不識楊雪之人,在瞧見了小妮子那精緻脫俗的臉蛋之後,頃刻間便被俘虜,略微失神過後,一干少年頗有些吃味地看向了藍楓,眼眸之中,凝聚著濃濃的羨慕與嫉妒。

不得不說,雪丫頭的魅力越發驚人了,附近那些被迷得神魂顛倒的少年們,便是最有力的證據。

掌心刺 「我們是特地來給藍楓表哥助威的!」少女美眸一撲一撲的,白皙的臉蛋上浮起一絲紅霞。

這般模樣,卻是令得附近的少年們目光再也挪不開了,心頭紛紛嫉妒不已。

還未等藍楓再說什麼,其身後便傳來了一道酸溜溜的不滿之聲:「小子,別在這擋路,你不急別人還急呢!」

「呃……」略微愣神之後,藍楓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你先過去吧。」說著,便側身讓出一步。

幽怨的目光在藍楓身上停了一下,見藍楓這般「識趣」,這位存心想找麻煩的少年,卻是只得無奈地從藍楓身旁邁過,眼神之中頗有些不甘。

朝著高台下方邊緣的楊雪幾人,藍楓笑道:「我先去測驗了,一會兒再聊。」

「藍楓表哥加油。」

「藍楓,我們等你凱旋歸來。」

在夥伴們的祝福聲中,藍楓大笑著擺了擺手,止住的腳步繼續邁出,朝著十塊測試元石碑中唯一空下的一塊走了過去。

待得走近,藍楓驚愕地道:「肖恩導師,怎麼是你?」

站在測驗元石碑一旁的中年導師,笑吟吟地注視著藍楓:「為什麼不能是我?」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藍楓頗有些尷尬地道:「只是覺得有些巧合。」

肖恩點點頭:「確實有些巧合。」

這時,距離不遠的一位導師好奇地問道:「肖導師,你認識這位少年?」

「不久前見過一面,不過,雖只見過一面,但印象卻是十分深刻。」肖恩笑著點了點頭,語氣頗有些感慨,「這位少年的天賦極為驚人,我在猛武學院呆了這麼多年,見識過諸多天才,但卻少有人能及得上這位少年。」

這般高度的評價,卻是令得一旁的導師紛紛動容,皆是目光好奇地瞥向了少年。

一位性子頗為豪爽的導師頗有些心急地催促道:「行了,都別磨磨蹭蹭了,是不是天才,一測便知!」 肖恩說話之時並未刻意地壓低聲音,自然也讓一旁的少年們聽了去。

待聽得肖恩對藍楓的評價之後,少年們紛紛好奇地看向了藍楓,而後者那一幅弱不禁風的瘦削身影,卻是令人心頭不由生起一絲懷疑。

所幸,在如此正式的場合,尤其是諸多少年們即將得知自己的測驗結果之時,倒也沒有人開口說些什麼,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測驗結果。

藍楓還未來得及測驗,先一步測驗的九位少年,測驗結果便已經出來了。

負責測驗的導師們,開始宣布各個少年的測驗結果。

「姜浩,十八歲,元氣境一重。潛力評估:不合格。」

「林振南,十七歲,元氣境一重。潛力評估:不合格。」

「曹祥……」

隨著導師們面無表情地緩緩宣布出少年們的成績,諸位少年的稚嫩臉龐上,浮起一抹沮喪之色。

心理承受力差一點的少年,甚至在測驗結果出來之後,當場悲聲痛哭。

「孟玄麟,十六歲,聚元境九重。潛力評估:不合格。」

一連八個不合格,令得場中的導師們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儘管這樣的事實對這些少年而言,顯得有些殘酷,但猛武學院的規矩高於一切,他們這些做導師的,也是無法改變一切。

「姚……」負責替藍楓一側那位少年測驗天賦的導師才剛念出這位少年的姓氏,便驚訝地停頓了一下,頗為意外地瞧了前方少年一眼,旋即才繼續念道:「姚文龍,十七歲,元氣境六重。潛力評估:卓越。」

測驗結果剛被念出,便不出意外地引起了校場內眾人的震驚。

一道道目光自周圍投來,匯聚於測驗元石碑前一位身材魁梧的少年身上。

「卓越?嘖嘖,想不到招生考核中居然出了個潛力評估為卓越等級的好苗子。」

「那精英班中的學員,大多的潛力評估也不過是精英罷了,現在倒好,普通班裡居然出了個卓越級潛力的天才。」

「卓越的潛力評估,想必那院長門生也不過如此……」

校場之中,各種驚詫的議論聲,緩緩地響起。

就連每年負責測驗的導師們,也不由得驚詫地多打量了姚文龍幾眼。卓越級別的潛力評估頗為罕見,便是這天才雲集的猛武學院,每年至多也就出一兩個,而且早早便成了院長門生,根本沒普通班什麼事。近十年時間,普通班都不曾出現過卓越級潛力評估的學員了,因此,姚文龍的出現,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附近的導師們,臉龐之上紛紛露出了振奮的笑容。

負責普通班教學任務的他們,自然是極為期待一位卓越級潛力評估的天才的加入。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教導這樣的天才,他們的目光便悄然間熾熱起來。

「不錯。」

自考核開始之後便從未開口說過話的白袍老者,此時也是忍不住站起身來,微笑著沖姚文龍點了點頭,語氣頗為柔和。

感受到周圍投來的羨慕、崇拜、嫉妒的目光,姚文龍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儘管極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但其嘴角卻是悄然揚起,眸子之中略微有些得意。

正準備為藍楓測驗的肖恩,在聽到姚文龍的潛力評估之後,也是不由得停下了動作,驚訝地朝著斜前方瞧了一眼。

片刻之前,肖恩還在讚賞藍楓的天賦,如今卻是出現了一個頗為了不得的天才,令得他頗有些哭笑不得。肖恩對藍楓的印象,還停留在數月之前,元氣境四重的修為,若是這般比較起來,姚文龍的天賦比起藍楓也高出不止一籌。

不過,即便姚文龍的潛力評估達到了卓越的級別,在肖恩心中,其天賦依舊是遠不及藍楓。

了解過藍楓過去生涯的肖恩,雖不知道藍楓具體修鍊了多久才突破到元氣境四重,但他敢肯定,這個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年。

不到一年便從無到有,一路修鍊到元氣境四重,這等天賦,單是「恐怖」二字已經難以形容了。

儘管這其中有著經驗的優勢,但誰也無法否認藍楓的天賦!

遺憾的是,這等恐怖的天賦,若是按照猛武學院這一套潛力評估體系來算的話,測驗的結果反而是及不上此刻風頭盡出的少年。

思慮至此,肖恩不由惋惜地看向了眼前的少年,心中暗暗為其叫冤。

肖恩的表情變化,被藍楓瞧在眼中,但藍楓卻並未解釋什麼,稚臉上仍舊是淡淡的微笑。

對藍楓而言,能夠進入猛武學院,便已經足夠了。測驗的結果如何,他反倒是不太在意。何況,他的測驗結果,可不見得會比姚文龍差。對於這一點,藍楓還是頗為自信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藍楓打量的目光,姚文龍突然側過頭來,盯著藍楓,狠狠瞪了一眼。

這等舉動,卻是令得藍楓不禁莞爾,旋即微微笑了笑,便收回了目光。

「肖導師,別磨蹭了,如今就差你負責的這位少年還未進行測驗了,可別讓大家久等。」方才宣布姚文龍測驗結果的導師,頗有些意氣風發地沖著肖恩說道,臉龐之上隱約的得意,彷彿獲得這卓越級別的潛力評估之人是他自己一般。

目光在藍楓身上停了一下,這位導師唇角微微上翹,不急不緩地說道:「你不是說這位少年是個天才嗎?趕緊測驗一下,讓我們見識一下,這少年究竟是怎個天才法?」

幾句話,便迅速將周圍眾人的目光牽引過來,令肖恩與藍楓成為了眾人目光的焦點。

這般情況下,若是藍楓的測驗結果不盡人意,怕是連肖恩這位欣賞藍楓之人也會跟著一塊兒丟臉。

瞧了一眼這位平日里與自己有些間隙的導師,肖恩心頭雖有些不滿,卻也並未反駁什麼,他來不及多想什麼,目光挪向了藍楓,旋即笑道:「老規矩,用手觸摸測驗元石碑。」

點點頭,藍楓緩緩伸出了枯瘦的手掌,掌心貼在那如鏡面般光滑的白色石碑上。

時間無聲地流逝著,喧鬧的校場逐漸安靜了下來。

目光掃過藍楓、肖恩等人一眼,瞧得測驗考核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高台邊緣的白袍老者,緩緩收回了目光,旋即躺在那木椅之上,皺巴巴的眼皮慢慢合攏。

並不漫長的十個呼吸,轉瞬即逝。

在白袍老者剛剛閉眼的瞬間,那如鏡面般光滑的白色石碑,強光乍現!

強光隱沒之後,一排漆黑的小字,便浮現在那光華的石碑之上。

「十六歲,元氣境七重,星級後期……」

微笑的臉龐瞬間一僵,肖恩愕然地盯著測驗元石碑,忍不住擦了下眼睛,定眼再看。

「嘶……」

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肖恩的眼眶越睜越大,平靜的臉龐漸漸浮現起震驚之色,嘴巴大張著,久久閉不攏。

見得肖恩如此模樣,附近之人頓時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究竟是什麼測驗結果,竟是令得肖恩如此地失態?

「肖導師,這測驗結果究竟如何,你倒是別吊我們胃口啊!」

那測驗元石碑上的漆黑小字太小了,距離稍遠之人,根本就瞧不清。

慢慢回過神的肖恩,並未理會開口詢問的導師,目光落在笑吟吟的少年身上,精神略微有些恍惚。

若是他沒記錯,兩個月之前,這位少年的修為,才堪堪達到元氣境四重。

兩個月,乃至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少年的修為,便是一連蹦躂了三重,直接邁入了星級後期,這等修鍊速度,未免太聳人聽聞了,就連見多識廣的肖恩,也聞所未聞,那一顆自認堅韌的心臟,狠狠地震了一下。

若非測驗元石碑的測驗結果不會說謊,他甚至懷疑兩個月之前的那次測驗中,藍楓刻意壓低了修為。

深深呼了一口氣,肖恩艱難地壓下了心頭的驚駭,聲音沙啞地道:「我需要看一下你的身份憑證。」

將族長楊逍專門派人準備好的身份憑證遞上,藍楓心頭略微好奇:「也不知我的潛力評估是什麼級別……」

當然,藍楓對於自己的潛力評估,也僅限於好奇。

對照著身份憑證,填寫了一張表格,肖恩這才將身份憑證還給藍楓。

手指捏著表格的兩角,肖恩神色複雜地瞥了眼前的少年一眼,在周圍眾人頗為期待與好奇的目光中,語氣低緩地念道:「藍楓,十六歲,元氣境七重……」

當肖恩念到這裡的時候,略微嘈雜的校場,明顯靜了一下,彷彿時間在這個節點上停頓了一下。

沒等眾人回過神來,肖恩深吸了一口氣,乾澀的聲音繼續響起:「潛力評估:驚絕。」

寂靜的校場之中,肖恩的聲音久久回蕩。 高台邊緣之處,皺紋密布的白袍老者,在聽得肖恩的聲音之後,其合攏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旋即陡然睜開了雙眼,那剛剛躺坐下來的身體,彷彿被釘子狠狠扎了一下,「咻」的一聲便蹭了起來。

那一張皺巴巴的僵硬臉龐之上,表情極度震驚。

校場之中的人們,同樣是無一例外地死死盯著少年,一張張臉龐盡皆凝固。

相隔不遠的姚文龍,嘴角的得意還未來得及褪去,便被震驚所替代。

「驚絕,他怎麼可能擁有驚絕級別的潛力!」嫉妒的情緒在心底滋生,這位身材魁梧的少年,低聲地吶吶。

更遠的地方,楊雪、楊戰幾人則是面帶驕傲的笑容,與有榮焉。

驚絕級別的潛力評估,即使在猛武學院這般天才雲集之地,也已經有七年不曾出現過了。上一次出現的時候,還是在七年之前,而那位測驗結果為驚絕級別的潛力評估的特招學員,在還未入院之時,便已拜入了院長門下,之後僅僅用了兩年時間,便佔據了一個首席學員的名額,然後又用了一年的時間,便成為首席學員排名第一的存在,可以說是猛武學院近年來富有傳奇色彩的一個天才人物……

如今,這位學員依然還在猛武學院修行,且牢牢霸佔著首席學員排名第一的位置,四年來無一人能撼動。

而這位名為齊晟的學員,四年之前便修鍊到了元力境四重,達到了月級中期。

近日有傳言稱,這位傳奇般的天才,早已突破了月級中期的枷鎖,達到了恐怖的月級後期,開始朝著更高的境界發起了衝擊。

而今日,猛武學院或將迎來一個新的驚絕級別的天才,續寫另一篇傳奇。

「太棒了,藍楓表哥!」

「厲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