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見南宮伯玉不答應,心中一氣,直接拔出寶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城主若不收回成命,秦玉只好以死謝罪。”秦玉咬牙說道。

狗子扒拉了一下王宇。

“王宇,上啊,汪。”狗子說道。

王宇沒有理會,這個忙,他自然會幫的。

畢竟如果不是自己殺了南宮水,秦玉也不會被南宮伯玉逼着與南宮水成冥婚。

所以事兒是自己惹出來的,王宇自然要解決。

而且他有自信在秦玉自殺之前,就救下她。

現在不動手,也是想看看南宮伯玉這個城主會怎麼做。

“無妨,你願意自殺就自殺吧,你死了我也會給你們舉辦婚禮,然後將你們的墓碑放在一起。”南宮伯玉的話,簡直就不是人能說出來的。

這話一出來。

李晨曦直接當場呆滯。

這南宮伯玉怎麼能這樣?

秦玉眼中卻是出現了一絲絕望,她咬咬牙,直接將劍朝着自己的脖子割去。

她想着這樣一死了之也好。

不管自己死了之後南宮伯玉會怎麼做,至少死了之後,自己就解脫了,別人怎麼做,她也不知道了。

只是她發現自己的劍,割不下去了。

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劍正被一隻手抓着,紋絲不動。

那隻手的主人是王宇。

“你死了,我怎麼辦?”王宇曖昧地笑着。

秦玉這纔想起,王宇今天假扮是他的男人。

只見王宇從她手中將劍取下,收回她的劍鞘之中,然後看向南宮伯玉。

“南宮城主,您未免太獨斷專行了吧?”王宇訕笑着問道。

南宮伯玉見王宇說話了,他的雙眸終於有了神采。

他目光之中對王宇盡是恨意:“王宇,我兒得罪你,已經被你殺了,爲何我飄雪城的事兒你也要管?”

他是怕王宇沒有錯。

但是現在他把這個事兒上升到飄雪城整座城池的高度,那麼王宇跟他作對,就是跟整個飄雪城作對。

王宇笑了。

“問都不問,就要將我的未婚妻,嫁給你死去的兒子?”王宇臉色變冷,“難道這事兒我不該管?”

南宮伯玉心中殺意涌起。

這是開什麼玩笑。

他們之前都沒有見過,怎麼可能秦玉就成了他的未婚妻。

“你說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如何證明?”南宮伯玉問道。

王宇一聽,證明?

這個好辦啊。

他直接將秦玉摟入懷中,朝着她的雙脣直接吻去。

秦玉愣住了。

沒想到王宇會這麼證明。

她內心的第一反應是抗拒,緊接着突然發現自己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

在王宇的帶動下,秦玉直接開始迴應起來了。

李晨曦看着彪悍的王宇,心中給他豎起了大拇指。

秦玉不知道是飄雪城多少人的女神,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被王宇泡到了。

狗子朝着泰迪眨了個眼睛。

泰迪有點懵懵的。

這是搞什麼?

爲啥他們嘴巴對着嘴巴在那裏啃?

看他們還很享受的樣子。

泰迪心想,自己要不要去找一隻母熊也來啃啃嘴巴?

許久之後,王宇和秦玉才分開。

秦玉面色羞紅,她沒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做出如此羞恥的事情。

她掩着自己發紅發燙的臉低下了頭。

王宇帶着一種意猶未盡的笑意看向南宮伯玉。

“南宮城主,這樣可以證明了麼?”

南宮伯玉愣了一下。

王宇繼續說道:“如果你敢對我的女人起什麼心思,小心我滅了飄雪城哦。”

這談笑間,暗含着無盡的殺意。 “哼!”

南宮伯玉氣急攻心,一甩衣袖直接離開了。

秦玉見到南宮伯玉走了之後,也是立刻鬆了一口氣。

先前南宮伯玉的緊緊相逼,讓秦玉有些無奈。

幸好有王宇挺身而出。

不過想到王宇先前的動作,秦玉不禁一陣臉紅。

她沒想到王宇會直接親吻自己,以證明自己和王宇的關係。

不過好在王宇的實力強勁,最終還是逼退了南宮伯玉。

秦玉羞澀地看着王宇,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李晨曦見狀,也知道自己似乎打擾到人家的二人世界了。

“秦將軍,王宇前輩。”李晨曦說道,“晨曦就先行告退了。”

“好,我們也走吧。”王宇看向秦玉。

秦玉點了點頭。

三人走出城主府。

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

回到軍營之後,秦玉來到了王宇所在的帳篷。

狗子見到秦玉來王宇這了,他拍了拍泰迪。

“走,跟我去看月亮,汪。”狗子說道。

“啊?大哥,月亮有啥好看的啊,我不去,外面好冷。”泰迪拒絕了。

“你去不去!”狗子一巴掌拍在泰迪的頭上。

泰迪委屈巴巴地看着王宇,但是王宇在看秦玉,壓根懶得理他。

這讓泰迪有些無語,同時也讓他知道了,老大這是默認讓自己聽大哥的啊。

泰迪只能委屈地看着狗子出去了。

出來之後,泰迪很是委屈地問狗子。

“大哥,帳篷裏面不是很暖和麼,爲什麼咱們要出來啊。”泰迪不解地看着瑟瑟發抖的狗子。

“啊切!汪,好像感冒了。”狗子揉了揉鼻子,將鼻涕往泰迪的毛上蹭了蹭之後說道,“你笨啊,難道你要那裏打擾你老大泡妞?你信不信他把你燉了!”

狗子的話讓泰迪不寒而慄。

“謝謝大哥救了我。”泰迪感動地說道,“那現在我們去哪啊,有點冷。”

狗子無語地看了眼泰迪身上那厚厚的絨毛,心想你這麼多毛你還冷,我這光禿禿的,我都要凍僵了。

“去李晨曦那裏吧,啊切!”狗子重重地打了個噴嚏說道。

一狗一熊走進李晨曦的帳篷,李晨曦正在跟李語晨聊天。

“咦,狗子前輩,泰迪前輩,你們怎麼來了?”李晨曦不解地問道。

他一直都以爲狗子跟泰迪是和王宇形影不離的。

“汪,你問泰迪。”狗子跑李晨曦的被褥裏暖和去了。

“你出來。”李語晨噘着嘴,不開心地看着狗子。

這是他給師兄鋪好的被褥,怎麼可以讓狗子直接鑽進去呢。

“不要,汪。”狗子覺得還是被褥立馬暖和。

而那邊李晨曦看向泰迪。

“泰迪前輩,你們怎麼過來了?王宇前輩呢?”李晨曦不解。

泰迪用熊掌摸着鼻子想了想,好像狗子大哥說他在泡妞。

“老大在泡妞。”泰迪不假思索地說道。

李晨曦和李語晨瞪大了眼睛。

什麼鬼?

泡妞?

泡的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