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觴的一聲大吼讓現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原本亂鬨哄的場面在這一刻竟然鴉雀無聲,只能聽到幾名女子的低聲啜泣。

「看著我的眼睛。」

秦羽觴低聲說道,聲音當中帶著一種不可違抗。

連月莫名其妙的聽從了眼前這人的話,有點心虛的看著他的眼睛,同時心中對這人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他說的是不是真的?」秦羽觴替再次問道。

「什麼?」連月心虛的問道,她不可能承認。

「你在撒謊。」秦羽觴淡淡的說道:「你為什麼這麼心虛?你為什麼感到恐慌?」

連月被秦羽觴的這些話說的打了一個冷顫,他看出來了么?自己真的很心虛嗎?是啊,我一直都很心虛,我一直都很怕,怕有一天一個人這樣問我。

「你到底是誰?」

連月冷冷的問道。

「我?我是誰?我就是一個蠢貨,我就是一個蠢貨而已,我是誰?我還能是誰?我就是雨傷情,我還能是誰?」秦羽觴冷笑著說道,連月不敢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嗎,這一切都已經很明了了。

其實一切都在連月殺魂賢的那一刻就清楚了,只是秦羽觴不想承認而已,或者他只是想聽到連月親口承認。

「這一切都是真的是么?」秦羽觴盯著連月的眼睛。

連月開始逃避眼前這人的眼神,她心裡的最後一道防線都被眼前這人擊潰了,她踉踉蹌蹌的朝著後面退了兩步,想要躲開對方的眼神。

「你在逃避你么?你在逃避那個大傻瓜么?亦或者說是秦羽觴嗎?」秦羽觴終於說出了口。

這一刻,他很憤怒,但是他卻難以發泄出來,這一刻,他很傷心,但是心中的傷痛卻是根本表現不出來,更多的是淡漠,無邊無際的淡漠朝著他襲來,把他整個人都化成了淡漠。

秦羽觴神色痛苦,再次噴出一口血來,依然是心血。

連月震驚了,因為她知道了,雨傷情,雨傷情。

呵呵,雨傷情,不就是秦羽觴的名字打亂了嗎?自己怎麼早沒有想到?

「你知道我是誰了吧,哈哈,你終於知道我是誰了吧,我就是找了你五六年的那個蠢貨,我就是被你們設計的那個蠢貨。」

秦羽觴大聲咆哮著,眼睛裡面流露出來的是絕望。

「我真是好蠢,到現在才明白,當初以玉兒的實力怎麼可能會遲到一步?這一切分明都是設計好的,那些土匪只是你們的幌子而已,我說的對嗎?」

秦羽觴自嘲的說道,又問連月。

連月沒有說話,這一刻她還能說什麼?

「然後你們設計打暈了我,至於你受辱什麼的都是假的吧,我就說么,當時我埋你的時候你分明已經死了的,就算是寒山洞主再怎麼厲害,她的實力還沒有達到能夠讓你起死回生的地步吧?」

「哈哈,只可惜,我到現在才明白這一點。」

秦羽觴冷笑著說道,這一刻,他竟然在笑,笑得是那麼的凄慘。

「羽,羽觴哥哥,你,你別這樣好不好,我,我心裡好難過,我不是要故意騙你的,我真的不是。」連月難過的說道,這一刻,她心痛入刀絞。

「呵呵,羽觴哥哥,你別這麼叫我,我恐怕承受不起。」秦羽觴笑著說道,他真的在笑。

是的,秦羽觴在笑,原來自己苦苦堅守的東西只是別人的一個謊言,只是一個騙局。

他在笑,他在笑他自己,他所做的一切現在看來是那麼的可笑。

以前那些所有的誓言,到現在看來只是一個笑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個人在自編自導。

「天涯,你別這樣好不好,我們走好不好。」離火兒抓著秦羽觴的手說道,淚如泉湧。

「羽觴,我們離開這裡好嗎?我們不要留在這裡好嗎?」伊雪啜泣著,對秦羽觴說道。

「走,我們走。」胡琴兒的話說的擲地有聲,她心中在痛恨,直接拽著秦羽觴就要走。

「你們,我都記住了,今日你們加在羽觴身上的一切,我都會十倍、百倍的還給你們。」霍嫣兒怨氣衝天的說道。

這一刻,連月心裡千滋百味,她的心在滴血,同時,她很嫉妒這四個女子,可以為秦羽觴出頭,可以在秦羽觴受傷的時候站在秦羽觴的身邊。

「這件事誰都不許插手,否則別怪我無情。」秦羽觴淡淡的說道,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 秦羽觴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聲音冷若冰霜。

連月看著秦羽觴這幅樣子,心痛如刀絞,但是現在說這些都有用嗎?

連月希望秦羽觴痛罵自己一頓也剛好啊,打一頓也好啊,就算是殺掉自己,那最好不過,可是現在秦羽觴是這個樣子,連月真的很心痛,但是現在的秦羽觴會聽自己的嗎?

「對,對不起,我騙了你,你罵我吧,你打我吧,你殺了我吧。」連月抓著秦羽觴的手痛苦著說道。

「為什麼?我為什麼要罵你?為什麼要殺你?為什麼要殺你?呵呵,你沒有騙我,你沒有對不起我,因為你不是我的月兒,我的月兒現在在哪裡呢?你們把我的月兒弄到哪裡去了?」秦羽觴說前幾句話的時候還很平靜,但是說到最後幾句話的時候是咆哮出來的。

「混賬,你夠了。」

魂纖塵終於反應了過來,魂睢也反映了過來。

這時候所有人都反映過來了,但是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秦羽觴殺人的目光直接盯上了魂纖塵,淡淡的說道:「魔魂族是嗎?我聽到就覺得噁心,到底誰是混賬你知道嗎?你知道混賬兩個字是怎麼寫的嗎?」

「你……」

魂纖塵被秦羽觴一句話嗆得說不出話來,老臉漲紅,被一個年輕後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教訓,這是他畢生的恥辱。

「找死。」

魂纖塵對著秦羽觴拍去一掌,秦羽觴不閃不避。

這個人世間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了,活著也只是徒添煩惱而已,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不……」

連月直接擋在了秦羽觴的面前,哭著說道:「長老,求您別管這件事好嗎?讓我來解決這件事好嗎?」

「魂月,你要認清楚自己的身份。」魂纖塵呵斥道。

連月哭著說道:「還請長老開一面,就讓魂月來處理這件事吧,不然,魂月絕對能幹出任何事來。」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連月的眼睛裡面全是瘋狂。

魂睢對魂纖塵傳音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我們只好暫時退一步,現在他已經到了這裡了,難道害怕他逃了不成?暫時先答應魂月,不然她真的可能幹出任何事來,那時候對我們魔魂族來說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魂纖塵只好說道:「見你求情的話那我們姑且不管這件事,希望處理好這件事。」

「長老放心,魂月一定會處理好的。」連月感激的說道。

魂纖塵和魂睢站在一邊不再管這件事,其餘人也都看著這裡。

「羽觴哥哥,對不起。」

連月咬著嘴唇說道,嘴唇都被她咬破了。

秦羽觴面無表情的說道:「誰是你羽觴哥哥?你又不是我的月兒,呵呵,你是魔魂族的對嗎?魔魂族的人都這樣不要臉,寒山洞主也是你們魔魂族的吧,呵呵,是她帶走了我的月兒,我會找她逃回來的,至於你是誰,對不起我真的不認識。」

秦羽觴強行壓下去一口心血,但是有一些還是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天涯,你別這樣,我們走,我們離開這裡,我們回火域好嗎?我們不要見這些人了好不好?」離火兒強忍著悲痛說道,看著秦羽觴這麼傷心,她的心都碎了。

「火兒,嫣兒,雪兒,琴兒,你們幾個放心,我沒事的,我怎麼會有事呢?你們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秦羽觴露出一個笑臉說道,在旁人看來,他真的是很開心的樣子。

但是只有離火兒知道,秦羽觴到這時候已經接近於死亡,他越是表現的沒事,說明他越是看不開,心裡藏得越深。

「羽觴,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我們回去吧。」胡琴兒哭著說道。

秦羽觴笑了一下,揉了揉胡琴兒的頭髮說道:「嫣兒,我們的事還沒有完成呢,怎麼能回去呢?不急,等我們找到了月兒就回去。」

四女面面相覷,嫣兒?那明明是胡琴兒呀。

「羽觴你別這樣,你哭出來好不好。」

四女失聲痛哭起來。

「嫣兒在這裡,嫣兒在這裡呢。」霍嫣兒抓著秦羽觴的手說道。

「對不起,我弄錯了,呵呵,你是雪兒對不對?這次不會錯了。」秦羽觴看著霍嫣兒溫柔地說道。

「連月,你把羽觴還給我,你把羽觴還給我。」伊雪痛哭這說道。

「連月,我恨你,我發誓,我一定要讓你們魔魂族血債血償。」霍嫣兒怒吼著,眼中的淚水怎麼都擦不幹。

「你們放心吧,我沒事的,你們四個別哭了,我沒事。」秦羽觴像是很正常的說道。

很正常,他現在的樣子貌似很正常,但是已經牽動了心血,影響到了心魂,心魂已經沒有了。

「魂月,請你轉告寒山洞主,所有的一切都必須有人來承擔,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那麼他就必須承擔這一切的責任!!!」秦羽觴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一刻,秦羽觴表似乎是非常的正常。

連月沒有說話,現在她說什麼都沒用,秦羽觴的脾氣她知道,當日為了報仇,不惜與整個天下為敵,現在,秦羽觴同樣是為了報仇,更不會懼怕魔魂族。

更何況,魔魂族和秦族還有著不死不休的仇恨,雖然現在兩族看上去並沒有不和,但是她知道,一旦秦族當中的那幾個人死了,秦族的報復將是空前絕後的。

現在的秦族被那幾個人掌控著,而那幾個人就是當初參與陷害秦羽觴父母的那幾個人。

但是現在的連月能做什麼?她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秦羽觴不是別人,別人或許會顧忌一些事,但是秦羽觴不會,因為他是秦羽觴。

「羽觴哥哥,我……」

連月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到現在了,她還能說些什麼呢?難道說你別傷心?難道說都是我的錯?

這些話似乎都不能表達出來連月的感受。

「我在聲明一次,這個詞只有我的月兒能叫,而你不是她,所以,抱歉,請你不要這樣叫我。」秦羽觴淡淡地說道,此刻的他又恢復了正常。

「你走開,走開啊。」伊雪對著連月吼道:「不要讓我恨你,我不想恨你。」

連月想要說什麼,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來,緊緊的咬著嘴唇,看了秦羽觴一眼,離開了。

秦羽觴身子一顫,但是還是忍住了,沒有留露出一絲的表情來,現在的他平靜的嚇人。

「好了,不管你們有什麼深仇大恨,現在都必須先放到一邊,現在,比賽要開始了,年青一代的天才們,現在實屬你們自己的戰場了。」一名老者說道。

秦羽觴看著這名老者,淡淡的問道:「有什麼規則沒有?」

老者看了秦羽觴一眼,用一種很冷漠的口吻說道:「當然,生死各負。」

很顯然,他的這句話是對秦羽觴說的,生死各負,潛在的意思是說就算是你死在這裡了,也沒人管。

秦羽觴冷笑一聲說道:「好個生死各負,我今天就來領教一下你們古宙的年青一代到底有多強。」

聽到秦羽觴的這話,所有人都被激怒了。

「他是誰呀,難道他不怕激怒所有的年輕天才嗎?」

「他剛剛還要死要活的,怎麼這麼快就好了?難怪敢這麼說,原來是個神經病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