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秋拉了拉她,示意她快走。

他們翻牆出來,打算原路返回。

眼看著花園就在眼前了,一聲凄厲的女聲驟然響起。

「站住,不許走。」

佳瓊魂兒都要飛出來了,他們被發現了?

穆秋拉起她就開始飛跑。

他們本來小心翼翼地走著,還算順暢,這麼一跑就不小心帶倒了一隻花盆,發出「啪嗒」一聲碎裂的聲音。

照這麼下去,不等跑到圍牆邊他們就會被人發現逮住。

佳瓊拉住穆秋,和他一起蹲到陰影里。

「我聽著像夏蓁的聲音,沒有人往我們這邊來,應該沒人發現我們。」

穆秋這才反應過來,這裡靠近後院,夏蓁住的院子就在這附近。

果然,他們發現一處院門口亮起燈來,那裡還有一把鎖將門鎖住,應該就是後院的入口處。

大戶人家夜裡後院都要落鑰的。

門裡很快響起拖沓的腳步聲,也人聲鼎沸起來。

「齊治,你給我站住,不許走。」依舊是夏蓁的尖聲呼叫聲。

有巡邏的家丁,聞迅朝這邊趕過來。

所以剛才佳瓊若不拉住穆秋,他們會和巡邏的家丁走個照面。

還是那幾個家丁,其中一個嘀咕:「整天鬼哭狼嚎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另一個說:「這是四小姐,你別胡說八道,小心有人扒了你的皮。」

他們說話間就發現了那隻撞落的花盆。

家丁們不敢大意,舉起燈籠四處查看了一下,還好未發現異常。

「應該是貓撞掉的,四小姐整天夜裡哭嚎,連貓兒都受不住驚嚇。」

「本來安生兩天了,這不是今日小姐上街,遇到了那位小郡王帶著新婚妻子回門,她呼他不應,回來就魔怔了。」

他們說的是齊治,三日前和盛秋月舉辦了婚禮,穆秋還去喝了喜酒。今天可不就是盛秋月回門的日子。

夏蓁眼睜睜看著齊治成婚,愛而不得就瘋了么?

佳瓊才懶得關心那位夏小姐,等後院里的叫聲停止了,花園裡安靜下來,她和穆秋就趕緊溜了。

出來夏府後門的衚衕,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危險也就離他們遠去了,他們就都放鬆下來。

「這趟還算順利,也有收穫,」穆秋滿意地說:「不枉我每日在衙門苦練開鎖技藝。」

為了把技術練到爐火純青,他還專門去刑部大牢里找了個江洋大盜切磋。

「你找到了什麼?」佳瓊問。

「官銀,」穆秋激動地說:「果然在那裡。」

為了不被人發現端倪,他只拿了一小塊。

「明天我二嫂去夏府送節禮,我跟著去探一探情況。」

「你總是去,會不會引起夏鼎懷疑?」佳瓊擔憂地問。畢竟穆秋在衙門做事,還查過官銀盜竊案。

「我的身份比較敏感,不過往年二嫂送節禮我都是跟著去的。」

為了表示對親家的重視,每回中秋、過年這樣重大的節日,兒媳婦回娘家,府里都會派未成婚的小叔子幫忙抬禮物。

穆秋單身還是有優勢的。

先前跑的滿頭大汗,這會兒放鬆下來,被風一吹,佳瓊就覺出刺骨的寒冷。

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冷。」

「不冷。」佳瓊逞強道,奈何牙齒咬的咯吱響說話都打顫了。

穆秋趕緊握住她的手,小手冰涼。

穆秋攬住她的肩膀,其實他是想抱抱她給她取暖的,奈何佳瓊走的太快,他只觸到了她的肩頭。

「快回去吧。」佳瓊跑了起來,跑動就不冷了。

二人只顧著往回跑,都沒發現其實他們的手還在緊緊握著。

穆秋的手,寬大而溫暖,讓人心裡好踏實。

這是他們今晚第幾次牽手了?怎麼有了第一次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呢。

穆秋尋思著他們手都牽了,就算不挑破那層窗戶紙也算確定關係了吧,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過一會去我家還是你家?」穆秋氣喘吁吁地問。

「去我家吧,我家沒人,方便些。」

他們到了佳瓊家,佳瓊沒有燒地龍的習慣,他們關上門還是覺得冷。

主要是衣服都濕透了,要不是有身上的溫度在,都要結冰了呢。

「我去換衣服,你呢?」佳瓊問。

「你先換,給我一床棉被就行。」

佳瓊就進去裡屋換衣裳了,穆秋裹緊被子在廳堂里等她。

佳瓊換好衣裳出來,說:「家裡倒是有幾件渝修的衣裳,只是你穿不下。」

得趕緊讓穆秋把衣服換了,不然容易得風寒。

穆秋:他才不穿那渾小子的衣裳,看來得送一套衣裳放這,以備不時之需。

佳瓊也是這麼想的。

見佳瓊安頓好,穆秋就提出回去了。

他出來院門,輕車熟路翻進自家院牆。

這時他才想起後面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做。

其實就是問一問佳瓊他們的關係是不是確定了,畢竟孤男寡女半夜出去,連手都牽了呢。

如果關係確定,年關他是不是也要送節禮了。

。看著傘陌的慘狀,蘇日安也沒有預料到,在領悟了虛無之後,虛無離陽掌能夠發揮出這樣恐怖的威力。

還沒等蘇日安驚訝結束,頓時傘陌身上的氣息再次涌動了起來,下一刻,蘇日安離陽掌拍入傘陌身體的元氣炸開,將傘陌的身體炸了個粉碎。

傘陌的炸裂,不光讓蘇日安他們差異,同樣也讓正在注意著這邊戰鬥的朱離他們也是感到了驚訝。

這才多久,蘇日安居然能夠將傘陌壓著打了?是蘇日安提升太快,還是傘陌變弱了。

不過很快,……

《圖騰甲》第573章滅城之戰(四) 柳嫣然很快便被秦少穹扒下衣服,一臉嬌羞的躺在那裏,紅唇微張,呼吸微促。

她肌膚如玉,身材玲瓏有致,那雙修長的腿更是絕絕子。

「我秦少穹真是艷福不淺啊!」

秦少穹眼珠子都快綠了,急不可耐的拽掉衣服,就要瘋狂一番,不想……

棒!棒!棒!

卧室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隨即,門外響起保姆的聲音:「姑爺,老爺回來了,讓您下去一趟。」

「我!」

秦少穹直接僵在當場,看看那誘人的身軀……

心裏鬱悶的差點吐血出來!

「這老丈人……也太毒了,凈壞人好事兒!」

秦少穹心裏暗罵,但不得不穿上衣服下了樓。

在客廳見到了自己這一世的便宜岳父,柳半城。

柳半城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不過養尊處優多年,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不少,給人的感覺也就四十來歲。

此時,他正翻看着報紙,直到秦少穹稱呼一聲爸,他這才有所反應,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丟在茶几上,不咸不淡道:「下周一就是老爺子的生日了,你給老爺子準備件禮物,記得用點心,如果討得了老爺子的歡心,說不定你的工作就有着落了……」

柳半城口中的老爺子自然是他的父親——柳建軍,京海集團的創始人,在柳家絕對是皇帝般的人物,說一不二,無人敢惹他不快。

關於秦少穹工作的事,其實柳半城已經處理很久了,一心想要秦少穹進入京海集團,奈何柳家內部競爭激烈,總有人給他使絆子,一直沒能成功。

柳半城覺得,趁著老爺子高興的時候提出此事,說不定就成功了。

他之所以一心想要秦少穹進入京海集團,當然有自己的小心思。

自家女兒雖然在集團工作,但到底是個女性,先天不足,很難在家族裏出頭。

自家女婿就不一樣了,雖然沒有工作經驗,但到底是個高材生。

曾經還是他們學校的學生會管理,能力必然是有的,萬一做出了成績得到了自家老爺子的認可,那他這做岳父的也臉上有光。

如果運氣夠好,自家女婿做出個大成績,自己說不定就能直接翻身了。

只是,秦少穹卻不想進入京海集團,他還想修仙呢。

如果工作了,哪有時間去修仙?

「這個……爸,要不算了吧,嫣然現在在公司不是混的挺好的嗎,現在都是發展部的負責人了,有她在,我相信您老人家早晚能揚眉吐氣,我呢,就不進公司了,我都想好了……」

「你想個屁!」

柳半城直接將報紙砸在了秦少穹的腦袋上,「我告訴你小崽子,你必須把握這次機會,務必進入京海集團,不然我打斷你的狗腿!」

秦少穹還想跟他解釋,然而柳半城根本不聽,直接去洗澡準備休息了。

秦少穹心裏別提多無語了。

不過,想到哪怕自己不進入京海集團,但可以讓自己老婆在柳老爺子面前爭點好印象啊。

要是能讓自己的老婆在公司更進一步,進了集團高層,老丈人說不定就不逼自己去工作了。

「沒錯,就這麼干!」

秦少穹一拍腦袋,覺得自己太聰明了,滿臉興奮的回了屋。

「爸找你什麼事兒?」

此時柳嫣然已經將睡意重新穿好,眼見他回來,立馬問道。

秦少穹直接將銀行卡丟給她,「爸說讓我給老爺子準備個生日禮物。哎,你說,爺爺比較喜歡什麼類型的禮物?」

「原來是這事兒啊。」

柳嫣然嘆氣:

「我也正為禮物的事兒犯愁呢。爺爺每年生日,那些伯父叔叔、堂兄堂姐都會挖空心思討好爺爺,買的禮物都是又貴重又稀有,咱家沒人家有錢,每年都會被比下去,導致爺爺越來越看咱家不順眼了……反正我是想不到,你要是有想法,不如我的那份你也來搞定吧。」

「貴重?稀有?」

秦少穹深思,什麼樣的禮物才又貴重又稀有呢?

柳嫣然見他站在床頭髮呆,不禁提醒道:「哎呀,現在想也想不出啥名頭,這不還有段時間了嗎,不差這一會兒,別想了,咱們先把正事辦完了先。」

她輕拉睡裙,露出纖細的鎖骨。

她微咬嘴唇,眉目含情,模樣說不出的魅惑。

先前秦少穹的衝動,讓她動了情,此時極為期待秦少穹的滋潤。

然而,秦少穹就獃子一般站在那裏,望着窗外直愣神,久久不動,顯然一直處于思考當中,根本沒聽到她說話。

這把柳嫣然氣壞了,直接拿枕頭砸了過去,「你就想吧,今晚你想不出你就別想上床睡覺!」

秦少穹被砸了一下,這才驚醒,只是看到她生氣的樣子,一臉不解:「你這是咋了?」

「沒咋!」

柳嫣然氣呼呼躺在那裏,側身背着她,再不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