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掌柜笑了笑,道:「好吧,看在你是我們青木堂老朋友的面子上,去後堂吧。」

鐵牛沒有出聲,唐宋自然也不會亂說話,只是好奇的四處看看。發現來這裡買賣藥材的,都是普通人居多,就算是武者,修為也不高。讓唐宋很是意外,這芙蓉鎮的規模很大,可是看這樣子,似乎並沒有什麼武者在這裡活動。

跟在鐵牛的後面,一起去後堂。

後堂一個小院子里,童掌柜讓人上了幾杯茶水,這才神情嚴肅的道:「鐵老頭,這個年青人是誰?」

鐵老頭淡淡的道:「一個後輩,對了,你還是幫我看看這件東西吧。」說罷,鐵老頭給鐵牛打了個眼色,鐵牛立即從懷裡掏出一塊牌子。

童掌柜伸手接過,牌子雖然不大,可是卻很沉,差點讓沒有什麼準備的童掌柜砸了腳,關鍵時刻運起真元,才免於出醜。

唐宋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異色,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童掌柜,居然是一位武宗強者。

他手中的牌子呈烏黑色,彷彿是石頭做成的,又不是石頭,更不是金鐵之類的。唐宋能夠感應到,這牌子上有一股淡淡的波動,很微弱。 童掌柜翻來覆去了查看了一番,才將牌子扔回鐵牛的手裡,抱怨道:「鐵老頭,你這是逗我玩呢?這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牌子,能有什麼特殊之處?虧我還把你們帶到這裡來,還以為有什麼天大的寶貝呢?」

鐵老頭倒沒有解釋,只是淡淡的問道:「你確實這牌子沒有用?」

童掌柜道:「當然,我非常確定。」

鐵老頭也沒有爭辯,只是讓鐵牛把牌子給裝起來,然後便向童掌柜告辭。

童掌柜傻眼了,不滿的道:「鐵老頭,你把我忽悠到這裡面來,這就完了?」

鐵老頭道:「難不成你還準備把我們留下來吃午飯不成?」

童掌柜氣樂了,揮手道:「算了算了,你這個鐵老頭,真拿你沒有辦法。鐵牛啊,你可別被你爺爺給騙了,那塊石頭牌子沒有用,估計是哪個無聊的人拿來刻著練手的,沒用扔了吧。」

鐵牛憨笑道:「沒事童掌柜,我鐵牛力大,揣身上也不重。」

童掌柜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道:「你這個小變態,不管你了。」他也知道鐵牛天生神力,可惜無法修鍊真氣,白瞎了這麼好的苗子了。

唐宋沒有說話,只是等著回去的時候,讓鐵牛把石頭牌子拿給自己瞧瞧。剛剛他從石頭牌子上面感應到了一絲輕微的波動,這種波動似乎是雷神之體感應到的,很微弱,也難怪童掌柜沒有察覺到。

三人剛剛走出後堂,之前幫他們下貨的那個夥計便迎了上來,手裡拿著一個袋子,遞到鐵老頭的面前,道:「鐵爺爺,這是你的銀子,一共是一百八十二兩,你收好了。」

鐵老頭接過裝銀子的袋子,誇讚道:「小孫你很不錯,好好乾,將來會有出息的。」

小孫咧了咧嘴,道:「那就借你老的吉言了。」

鐵老頭道:「好了,我們要回去了,明天見!」

小孫揮手道:「明天見!」

唐宋咂舌不已,一天的收穫就一百多兩銀子,可是他們爺孫兩吃喝加在一起,也不用半兩銀子吧。還住著那樸素的土坯房子,這是鬧哪樣?這老頭都把銀子花哪裡去了?

鐵牛卻是彷彿對此沒有什麼感覺,出得門來,他的木車已經停在那裡。招呼道:「爺爺,唐兄弟上車。」

鐵老頭吩咐道:「阿牛,先去一趟銀庄,把銀子存上,這可都是你的老婆本。」

鐵牛不滿的道:「爺爺,我都說了,我沒那麼快娶老婆的,我還要成為一個武者。」

鐵老頭道:「那也得把你的老婆本給存好,要是哪一天我不在了,你拿什麼娶媳婦?還有,別再跟我說什麼不娶老婆的話,我們老鐵家傳到你這一代,就只有你一根獨苗,你要是不娶老婆,我們鐵家拿什麼傳宗接代,你這是要讓我死了也沒面見鐵家的列祖列宗嗎?」

鐵牛見鐵老頭髮飆,趕緊道:「爺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我現在沒那麼快娶老婆。而且我這麼年輕壯實,娶老婆的錢我自己能掙得到的,不用爺爺你擔心。」

唐宋聽得很無語,這鐵老頭,居然在存錢給鐵牛娶老婆,這是不是太誇張了?這一天一百多兩銀子,普通人家就算是一年到頭,也就十幾兩銀子的消費,這到底是想娶個什麼樣的老婆啊!

爺孫兩誰也說服不了誰,只能各退一步,暫時不討論這個問題。說起來兩人都沒有什麼錯,鐵老頭看起來已經年紀不小了,著急讓鐵牛娶個老婆給鐵家傳宗接代,也是人之常情。可是鐵牛才十八歲,在這個普遍年齡上百歲的世界來說,還只是個未成年而已。

更何況鐵牛還有自己的雄心壯志,不成這麼早就成親也是合情合理的。

雙方都有理,唐宋也不知道該怎麼來勸了。

到了銀庄,把銀子以鐵牛的名義存進去之後,鐵老頭把存根拿給鐵牛,道:「好好的保存著,萬一等哪天我不在了,你也可以過來取錢。」

鐵牛不情不願的把存根揣到懷裡,道:「爺爺,現在可以回家了吧?」

鐵老頭道:「當然,還得回去採藥材和獵凶獸繼續存錢呢。」

唐宋就忍不住道:「鐵爺爺,這鐵牛娶個老婆也不用太多銀子吧?」普通人娶個老婆,有一百兩銀子,就已經算得上是富豪之家了。

鐵老頭瞪眼道:「你懂什麼?誰說只給鐵牛娶一個老婆了?」

呃!

唐宋徹底崩潰了,感情這位老爺子還準備給他孫子多娶幾個老婆呢。

鐵老頭繼續道:「我們老鐵家到了這一代只剩下鐵牛一根獨苗了,當然得讓他多娶幾個老婆,給我們老鐵家開枝散葉了。想當年……。」說到這裡,鐵老頭突然間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往下說,而是給鐵牛下命令道:「阿牛你給我記住了,不娶五個以上的老婆,你就別說是我鐵老頭的孫子,說出去我都不好意思去見鐵家的列祖列宗。」

鐵牛嗡聲道:「爺爺,五個以上,這是不是太多了?最多兩個好不好?」

看來鐵老頭平時沒給鐵牛布置多娶老婆,多生孩子的任務,要不然鐵牛也不會現在這副模樣。

唐宋瞧著這奇葩的爺孫兩,有種撞牆的衝動。

鐵老頭很是果斷的道:「這件事情沒得商量,除非你以後不是我鐵老頭的孫子。」

鐵牛耷拉著腦袋,不敢抗爭,每每說到這個問題,鐵老頭都用這個來威脅鐵牛,讓鐵牛深感無奈。

突然,鐵老頭道:「鐵牛,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答應爺爺,這次去參加完了凌霄劍宗的考核之後,就回來娶妻生子,好嗎?」

他也知道,鐵牛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成為一名武者,可是他最大的心愿,則是鐵牛能夠安安穩穩的渡過一生,多娶幾個老婆,多生幾個兒子,開枝散葉。

趁著他還沒有死,還可以替鐵牛照看和培養一下下一代。

鐵牛不明所以,道:「爺爺,你身體這麼硬實,最起碼長命百歲,你還有好多日子可以活呢。」

倒是唐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鐵老頭,他總覺得這個老頭身上透著一股神秘,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普通人。 不止是鐵老頭,連鐵牛唐宋也能感覺到他身上有故事,這一對看似普通的爺孫,看起來似乎並不是那麼的普通。

鐵牛拉著木車向城外走去,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回程。

出城便直奔鐵村而去,可是剛走出十幾里,鐵牛便好像撞到了一塊鐵布上一般,彈了回來,連木車都給扔了。鐵老頭和唐宋兩人跳下了車,神情戒備。

鐵老頭眼中精芒連閃,望向了路邊的兩棵大樹樹梢,那裡,兩道身影站立在那裡,正看著他們。

唐宋一眼就看出了這兩個都是武王級別的強者,看出了鐵老頭身份不簡單,可是唐宋沒想到人家一出動就是兩個武王高手,真是太意外了。

「鐵木真,實在是想不到,這一趟出來居然能夠遇到你,該我們兄弟攢下這天大的功勞啊!」左邊樹端之上,站著一個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與右邊樹端上的那人容貌倒有七分相似,兩人應該是親兄弟。

「鐵木真?」唐宋愕然,這麼一個地球人都知道的名字,居然是眼前這個老頭。

鐵老頭眯著眼睛,看著樹端上的兩人,淡淡的道:「原來是苗家兄弟,怎麼你們兄弟不在帝都享福,專門跑到這裡來找我老頭子?」

左邊的白袍中年人苗士新大笑道:「鐵木真,這次你可想錯了,這一次我們兄弟來這裡,是因為半個月前這裡發生了很強烈的空間波動,所以大統領派我們過來看看,不想那邊沒什麼結果,卻在這裡找到了鐵大統領,實在是意外之喜啊!」

唐宋心裡一驚,沒想到這兩個傢伙是為了自己來的。他很清楚,剛剛苗家兄弟說的強烈的空間波動,就是他從時空通道裡面被轟出來的時候,不正是半個月前嗎?

只是鐵大統領是怎麼回事?唐宋一頭霧水,不過他沒有開口,而是靜靜的看著。

鐵木真傳音道:「唐小子,等會我纏著他們兩個,你帶著鐵牛有多遠走多遠。」

唐宋一怔,剛想要傳音,馬上醒悟過來,他現在丹田之內沒有絲毫的真元,無法使用傳音之術。

「什麼都不要問,你只要記住我說的話就行了,還有,告訴鐵牛,離開這裡之後,就一直往西走,去凌霄城,只要進了凌霄城,他們就不敢太過放肆。」鐵老頭彷彿看出了唐宋想要問什麼,所以提前交待道。

鐵老頭這是抱了必死的信念要纏住苗家兄弟了。

不過很顯然,苗家兄弟看出了鐵老頭的想法,苗士新眼神瞟向鐵牛,突然道:「想來這位就是太子爺吧?」

鐵木真喝斥道:「什麼太子爺,他只是我收養的一個孤兒而已。」

苗士新大笑道:「鐵木真,你覺得你這話騙得了我們嗎?我們又不是新來的,與先皇也見過幾次面,都說這虎父無犬子,果然不錯,太子爺果然有幾分先皇的風範。」

唐宋已經無力吐槽,這尼瑪受個傷還可以碰到這麼狗血的事情。一個老頭是皇家大纏住,一個憨大個,是什麼先皇太子爺,天啊,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鐵牛,趕緊帶著唐小子走,不要再回鐵家村,去凌霄城,你不是想要成為一名武者嗎?你不是想要加入凌霄劍宗嗎?去吧,好好努力,爭取考入凌霄宗。」鐵老頭見苗家兄弟已經懷疑,只得催促鐵牛和唐宋趕緊走。

鐵牛怔怔的出神,剛剛苗家兄弟的話雖然讓他一頭霧水,可是還是聽出了些什麼,知道這兩個,肯定是爺爺的死對頭。「爺爺,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攔著我們?」

鐵老頭道:「鐵牛,什麼都不要問,趕緊走,唐小子身上還有傷,你背著他去凌霄城,快走!」

「可是!」鐵牛還想說。

鐵老頭卻道:「沒什麼可是的,趕緊走,唐小子,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帶著鐵牛走。」

哈哈哈!

苗家兄弟大笑了起來,聲震四野,空間都彷彿波動了起來。唐宋和鐵牛都捂住了耳朵,要不然非得震得耳朵都聾了不可。

鐵老頭凝神戒備,這要是放在以前,眼前這兩位哪敢在他面前放肆,借他們一個膽子,也得繞道走。可是現在不同了,虎落平陽,他鐵木真堂堂武尊強者,卻因為舊傷在身,這些年他一直壓制著傷勢,不得動用武力。

可是今天,他知道,不動用武力已經不行了。可是只要動武,那麼就勢必牽動舊傷,以他的傷勢,必死無疑,所以不得不先交待後事。

苗家兄弟大的叫苗士新,小的苗士岩,都是武王大圓滿的高手,乃是大蒙王朝宮廷護衛隊長,在大蒙王朝之中權利非常的大,在宮廷護衛軍中,只次於護衛軍大統領,也就是鐵木真曾經擔任過的職位。

說起來當初苗家兄弟也是他的手下,而且還是他負責招收進去的,沒想到這兩個卻是白眼狼。

唐宋懂得審時度勢,看眼前這情景,如果不走,都得死在這裡。走的話,日後還有機會可以替鐵老頭報仇,權衡之下,唐宋對鐵牛道:「鐵牛大哥,我們走!」

鐵牛道:「可是爺爺他!」

唐宋眼中泛著淚花,道:「走吧,等我們走了,他會有辦法來找我們的。」

如果不是自己被轟出了時空通道,也不會產生強烈的空間波動,這苗家兄弟也不會到這裡來,鐵老頭和鐵牛就不可能會暴露身份。都是自己連累了他們,不過唐宋從來都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如果身上沒有傷,他肯定留下來,斬殺苗家兄弟。

可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留下來,只能一起死,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還不能死,他還要去尋找救治父親的靈藥。不過唐宋心裡暗暗發誓,日後一定會給鐵老頭報仇。

鐵牛不相通道:「爺爺真的會來找我們嗎?」

唐宋很肯定的道:「當然,如果我們留在這裡,才會連累到他,沒有我們礙手礙腳,那兩個人留不住他的,你放心吧!你沒聽到他們都叫鐵爺爺大統領嗎?」 鐵牛被唐宋給說動了,對著鐵老頭大聲喊道:「爺爺,你一定要來凌霄城找我們。◎」

苗家兄弟哈哈大笑道:「太子爺,到現在你還想走嗎?真是太天真了。」

鐵木真大喝道:「你們快走,我來攔住他們!」

苗士新冷哼道:「鐵木真,你還當你是十年前的你嗎?堂堂宮廷護衛大統領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也算是你自己找的,不識時務的東西。士岩,你攔著那兩個小子,鐵木真我來對付!」

苗士岩冷著一張臉,道:「放心吧大哥,我絕對不會讓那兩個小子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見鐵牛和唐宋想要逃,苗士岩將身上的刀抽了出來,一刀向著唐宋的方向斬了過去。一道數十米長的刀氣橫跨長空,向唐宋他們斬了過來。

這是苗家兄弟的苗家刀法,非常的厲害。

「修羅誅神掌!」鐵木真大喝一聲,一掌向苗士岩拍過去,一邊對鐵牛和唐宋道:「趕緊走!」

苗士新抽出長刀,大聲道:「鐵木真,你的對手是我,沒想到,你居然還敢施展修羅誅神掌。不過以你現在的狀況,修羅誅神掌還能使出幾分威力呢?」

鐵木真怒喝道:「賣主求榮的東西,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們兩個墊背。」

苗士新道:「鐵木真,我們這是識時務,況且你當真以為我們是你的人,別天真了,我們當初進入宮廷護衛隊,就是陛下一手安排的,哈哈哈!」

鐵木真大罵道:「蒙闊那個亂臣賊子,早晚不得好死。」施展修羅誅神掌向苗家兄弟攻了過去。雖然現在鐵木真因為壓制舊傷,所以實力大減,可是真的拼起命來,苗家兄弟一時三刻還真的拿他沒辦法。

苗家兄弟施展苗家刀法,刀影重重,刀氣縱橫,可是卻被鐵木真的漫天掌影給覆蓋,每一道刀氣都被拍成了最原始的元氣,消散於虛空之中。

唐宋沒想到鐵老頭的實力如此強大,雖然有傷在身,可是力戰兩大武王大圓滿的高手,居然絲毫不落下風。當然,他不會天真的以為鐵木真就可以將苗家兄弟打敗,從剛剛鐵木真著急的神情來看,鐵木真維持這種狀態的時間肯定非常的短。

就好像自己之前施展三生輪迴秘法一般,只有幾分鐘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