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著張道天三人下答完命令,三個宗門的人們,臉上帶著焦急之色,紛紛朝著北域趕去,整個北域一時間又是熱鬧非凡起來。

洛天的畫像隨處可見,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城池,天空之上和地面之上到處都是五行門弟子,還有冰極島,御靈宗弟子的身影。

對於此事,洛天卻是一無所知,洛天邁出封天步之後,整個人便是昏迷不醒,他也不知道自己將會變成什麼樣子,最後會落在哪裡。

……

北域的最東部,一個普通的小漁村,由於漁村靠近北域和東域的交界之處北海,所以漁村的人們世代靠著打魚為生,也有修鍊者想要去北海之中尋找一份機緣,所以經常在漁村管村民沒租賃或者買漁船,漁村倒也算是繁華。

此時海岸之上一個看起來十歲左右的少年,唱著漁歌,泛著小船在水中悠閑的撒著網。

少年名叫董逸塵,是漁村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董家世代靠著打魚為生,家境說不上貧苦,但是也說不上富裕。

董逸塵熟練的將網緩緩的收起,臉上露出一絲興奮,因為他感覺到今天這一網魚比往日沉了許多。

「看來今天能賣上個好價錢了!」董逸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咬了咬牙,一把將漁網拉近了小船之中。

「砰……」但是下一瞬間,董逸塵的臉上便是露出了恐懼的神色,視線之中,本來應該是一網魚的漁網之中,居然掛起了一個人。

而且,還是一個老人,蒼老的皮膚,臉上那深深的皺紋,還有那已經花白的頭髮,讓董逸塵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啊……媽呀……」董逸塵今天才十一歲而已,雖然長年的打魚生活,讓他看起來比同齡人成熟了不少,而且力量也是強壯了不少,但是他終究還是孩子。

而且,長年在北海的岸邊居住,董逸塵自然聽過不少的關於北海中妖怪,和水鬼的傳聞。

眼前這個東西雖然看似是個人,誰知道是不是妖怪變的,即使是人,董逸塵也不認為這個老頭能夠活著。

「你是誰!」董逸塵仗著膽子,對著老的不像話的人開口,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害怕。

「死了吧?」董逸塵小心翼翼的來到老頭的身前,輕輕的捅了捅老者的衣襟,隨後探了探老者的鼻息,輕輕的呼出了口氣,據他的判斷,老者應該算是溺水了,而且看這老者,董逸塵也感覺不像是壞人,加上內心善良的做怪,董逸塵輕輕的出了口氣。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你啊,你還真是幸運,碰到我,若是碰到別人,沒準就把你扔回去了!」董逸塵臉上自言自語,輕輕的來到老者的身前,雙手抵在了老者的胸口之上,輕輕的按下。

董逸塵是真的不敢用力按,生怕自己一用力,將老者的骨頭按斷。

「咳咳……」隨著董逸塵的救助,老者口中咳出兩口水,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露出陣陣的迷茫。 第七百一十九章老瘋子

北域,北海漁村,董逸塵臉上帶著無奈的划著漁船回到了岸邊之上,心中不斷的暗罵自己倒霉。

自己不但沒有打倒一條魚,反倒是打上來一個人,而且看這個老頭,很是不正常,只是不斷的看著自己傻笑,有時候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逸塵回來了啊,這老頭是誰啊,這是你失散多年的爺爺嗎?哈哈!」岸邊一個個漁夫看著董逸塵身後領著一個老頭,沖著董逸塵開起玩笑來。

「別瞎說,倒了大霉了,這老頭瘋瘋癲癲的,唉……」董逸塵彷彿一個小大人一樣,晃了晃頭。

美人謀:庶妃爲後 「老頭,你家是哪的,我送你回去,看你這穿著也不像是什麼有錢人的樣子,唉!」董逸塵行走在岸上,路過一個一個的漁船,終於走到了一處不大的小院之中。

房屋有些簡陋,有些凌亂,但是卻被打理的很乾凈,漁網掛在太陽下面,嗮著,一絲絲腥氣在院落之中飄出。

「老頭,你倒是說話啊,你不會是想一直跟著我吧,我跟你說,我家可養活不起你啊!」董逸塵看見老者一直對著自己傻笑,似乎是認準了自己一樣,跟在自己的後面,不耐煩的開口。

「小兔崽子,回來了啊,魚打哪去了!」就在董逸塵帶著老者走到門口之時,一道霸道的聲音在董逸塵的耳中響起,讓董逸塵一陣哆嗦。

「叔叔,我,我沒打到魚,倒是打上來一個人!」董逸塵,臉上帶著一絲害怕的神色,看著從院落之中走出來的一個面目猙獰的中年人。

「什麼?沒打到?沒打到,你他媽還有臉回來,你不知道你妹妹病重需要錢去買葯么?」中年人一聽到董逸塵沒打到魚,整個人更加暴戾起來,一把將董逸塵提了起來,一巴掌拍在了董逸塵的臉上。

「啪……」清脆的響聲響起,董逸塵有些瘦弱的身軀,整個倒飛了出去,狼狽的爬在了地上。

「爹,你別打小哥哥了,小哥哥他也不是故意的!」一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孩兒從破落的屋子中走了出來,來到中年人的腳下,開口祈求。

「滾蛋,沒打到魚,拿什麼去給你買葯!」中年人對待小女孩兒溫柔了許多,但是也是相對董逸塵而言,但還是一把將小女孩推開。

「哼,還帶這一個老不死的回來,怎麼的你還嫌我的累贅不夠多麼?」中年人,看到門口那個一直在傻笑的老頭,心中氣就不打一處來,走到老者的身前,想都沒想,就是朝著老者狠狠的踹上一腳。

「叔叔,你別這樣,我等下把他送走,再去打魚就是,他還是很可憐的!」董逸塵看見中年人的舉動,連忙開口。

自己救上來的那個老頭,看起來脆弱無比,彷彿都能被一陣風吹倒一般。

而自己這個叔叔,卻是這村中有名的惡霸,好吃懶做,一把年紀了還打架鬥毆,家裡所有的錢,和他這些年勒索的錢也都被他送進了鎮中的賭場里。

若不是自己這些年靠著打魚為生,董逸塵和這個中年人的女兒早就活活的餓死了。

即使如此,中年人一點也不心疼,反倒是經常回家來勒索董逸塵打魚的錢去賭場。

董逸塵不給,中年人便對董逸塵大打出手,拳打腳踢,董逸塵今年才十一歲而已,那裡能是中年人的對手,每次都是沒中年人翻箱倒櫃之後,揚長而去。

董逸塵的話對於中年人來說沒有起到絲毫作用,反倒是激起了中年人的凶性,粗壯的大腳狠狠的踢出,足足用上了十成的力量。

https://tw.95zongcai.com/zc/35671/ 「砰……」但是下一瞬間,董逸塵卻是目瞪口呆起來,自己那個可惡的中年的叔叔,整個人如同風箏一般的倒飛了出去。

而那個看起來如同風燭殘年一般的老人,卻彷彿沒事人一般的依然站在原地傻笑著。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老頭是傳說中的神仙不成!」董逸塵雖然年幼,但是也是聽說過天元大陸之上有著修鍊者,能夠刀槍不入,飛天遁地。

中年人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整個人生生的摔在了地面上,更人他驚懼的是自己踢在老頭身上的那條腿,似乎也是骨折了,整個下半身都不聽使喚般在那裡抽搐著。

「神仙?」中年人心中沖滿了恐懼,臉上露出惶恐的神色,沒想到自己這個侄子隨便救出來一個人,便是一個神仙一般的人物。

想到這,中年人眼珠一轉,臉上露出一副貪婪的神色,看向老者。

而老者卻是彷彿沒有看見中年人一般,臉上依然帶著傻笑,老老實實的走到了董逸塵的身後。

這一下,董逸塵再也淡定不起來了,想到了修鍊者的傳聞,自己身後這個老頭很可能是某個大人物,一想到自己救了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董逸塵便激動不以。

「逸塵啊!來來來!」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笑容,一瘸一拐的站了起來,沖著董逸塵說道。

「叔……叔……怎麼了?」董逸塵雖然知道自己身後站著一個大人物,但是對於中年人還是出於本能的害怕,說話還是有些結巴。

「是叔叔不對,這些年對不住你了,為了表示歉意,你看看這樣好不好,叔叔出錢,帶你去鎮上買葯,將嫣兒的病治好,行不行!」中年人呲牙咧嘴,腿上傳出陣陣的疼痛,臉上強行擠出,自己認為的和善的笑容。

「呃……」董逸塵雖然小,但是卻也不傻,甚至有著遠超常人的成熟。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董逸塵自然知道,自己的叔叔,又在想什麼壞事,但是一想到自己那個病重的妹妹,董逸塵便咬了咬牙,沒有出聲,卻是點了點頭。

看到董逸塵點頭,中年人臉上露出喜色,抓起旁邊的一跟木棒,當做拐杖,緩緩的站起身,沖著身後的小女孩兒開口:「晴兒,你自己在家好好獃著,等下我和你哥哥,去鎮上給你抓藥,回來你的病就會好了!」

小女孩兒,彷彿不認識自己的父親一般,但是終究只是五六歲的孩子,心地還是善良無比,乖乖的沖著中年人點了點頭便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屋子中。 第七百二十章水佑鎮

水佑鎮,坐落於北域東部的一個小鎮,距離北海僅僅只是幾里的路程而已,經常有一些前往北海探險的修鍊者在水佑鎮落腳,小鎮雖然不是很大,但是煉體境的修鍊者卻是隨處可見。

此時,三個身影出現在了水佑鎮的街道之上,為首的是一名中年人,一瘸一拐,身後跟著一個十一歲左右的少年,臉上帶著忐忑,而少年的身後,一個面容枯槁的老頭,時而臉上帶著傻笑,時而迷茫,時而痛苦,但是卻老老實實的跟在少年的身後。

「呦……怎麼的董三壯,你是窮瘋了,來賣你侄子來了?」顯然水佑鎮的人們認識中年人,看到中年人進入小鎮,臉上紛紛帶著蔑視的神色,看到董三壯一瘸一拐,更是開心無比,紛紛開口譏諷起來。

董三壯臉上沒有理會周圍的譏諷,帶著董逸塵和老瘋子來到一個醫館的旁邊,臉上帶著諂媚的笑意沖董逸塵開口:「逸塵啊,等下進去,你要聽我的,聽到了么?」

董逸塵心中疑惑,但是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帶著身後的瘋癲老人進入到了醫館之中。

三人走進醫館,一下子便引起了人們的注意,董三壯臭名昭著,在他們村裡是一霸,在鎮上也是偷雞摸狗之輩。

雖然有人注意,但是卻沒有人說話,幾名夥計低著頭做著自己的事情,沒人去理會董三壯。

「砰……」但是下一瞬間,董三壯卻是像是變了個人一般,走到櫃檯前,將手中的木棍,狠狠的敲在了櫃檯之上。

「打劫,牛六,將你們醫館的錢都給老子拿出來!」董三壯臉上露出有恃無恐的神色,沖著一名年輕的夥計開口。

整個醫館被董三壯這麼一弄,瞬間安靜了一下,董逸塵也是臉色一變,沒想到董三壯是來醫館搶劫。

「董三壯,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么?」那個被董三壯喚作牛六的夥計臉上帶著譏諷之色。

牛六的話音剛剛落下,便從後門之中竄出了幾個青年,臉上帶著不善的神色,看向董三壯三人,而這幾個青年的身上居然泛著陣陣的波動,分明就是煉體境的修為,雖然只是煉體二層,但是也不是董三壯這樣的普通人能夠得罪的起的。

「逸塵,讓你身後的老瘋子,將這幾個人揍趴下!」董三壯臉上帶著得意的神色,沖著身後的董逸塵開口。;

「轟隆隆……」但是下一瞬間,一道蒼老的身影,如同一隻人形怪獸一般衝進了醫館放置草藥的地方,木質的欄杆,沒經過一個呼吸,便是轟然破碎,化成了一片粉末,捲起了大片的煙塵。

「這……」那幾名出來的煉體境的弟子徹底驚呆了,將草藥隔絕起來的欄杆雖然是木質的,但是他們卻知道,那是他們的掌柜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木頭,結實無比,他們曾經嘗試過,但是以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煉體三重的人都不能將其折斷。

而眼下,在這個看起來如同瘋子一般,弱不禁風的老頭面前,卻是形同虛設。

「好啊!我果然沒猜錯,這個老傢伙絕對是個狠人!」董三壯,看到自己的話居然好用,臉上不禁露出大喜的神色。

「哼,看見了吧,這個前輩需要錢,還不將你們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否則這個前輩一怒之下,你們可就沒有好果子吃了!」董三壯沖著發獃的幾個青年開口。

「咔嚓,咔嚓……」但是那個瘋癲的老者卻是不理會別人重要的目光,彷彿好幾年沒吃過飯一般,抓起櫃檯裡面的藥材,不住的吃了起來,也不管裡面到底是什麼草藥。

「這,這個老東西是個怪物吧!」煉體境的青年,臉上帶著震動,看著在那裡抱著藥材不斷啃著的瘋癲老者。

「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拿!」董三壯看到幾名青年呆愣在那裡,心中更加得意,鼓足了聲音,沖著幾人大吼起來。

董三壯心中振奮無比,這幾個煉體境的青年,在水佑鎮上一直沒人敢惹,如今嗎,卻沒自己呵斥,董三壯知道,從今以後,只要有這個老瘋子在,水佑鎮上,自己將會橫行無忌。

董逸塵小臉蒼白,臉上冷汗直流,他看的清清楚楚,老瘋子啃的那些藥材,自己即使打一輩子魚,也是賺不回來。

「老瘋子,別吃了,快點停下啊!」董逸塵沖著瘋癲老者開口,來到了老者的身前。

正在吃的不亦樂乎的老瘋子,聽到董逸塵的話,臉色一頓,但是隨後,卻是更加賣力的啃了起來。

「哼!一個瘋子,即使你的實力高深,敢在我們醫館鬧事,我們也不會放過!」一名煉體兩重的青年,臉色一狠,單手握拳,朝著老瘋子衝去。

其他人也是臉上露出一絲狠色,朝著瘋子衝去,而有兩人則是朝著董三壯走了過去。

「你們要幹什麼,逸塵,快點讓老瘋子將這幾傢伙全都干趴下!」董三壯看見兩人朝著自己走來,臉色一變,連忙沖著董逸塵開口。

然而,老瘋子卻是彷彿什麼都沒看到一般,依然在那裡不斷的吃著靈藥,一臉的陶醉之色。

五名煉體三重的弟子,臉上帶著猙獰,出現在了老瘋子的身前,五隻泛著光芒的拳頭,狠狠的朝著老瘋子砸去。

「完了!」董逸塵攤倒在了地面之上,小臉刷白,目光看向老瘋子,但是下一瞬間,臉上便是露出一絲堅定。

五人在董逸塵看來,即使不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也差不多,老瘋子雖然看起來強大,但是董逸塵並不認為,老瘋子能夠擋下五人同時的進攻。

「老瘋子是我帶來的,若不是有我,他也不會在這裡!」想到這,董逸塵不知道哪裡出來的力氣,猛的站起身來,爆發出自己所有的力氣,衝到了老瘋子的身前。

「砰……砰……砰……」無聲清脆的響聲在醫館圍觀人們的耳中響起,隨後五道狼狽的身影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他……你們不能傷害!」老瘋子出現在了董逸塵的身前,眼中露出一絲清明緩緩的開口,但是下一瞬間,雙眼便再次變的渾濁起來。 第七百二十一章怎麼又是你

「砰……」五道狼狽的身影跌落在地上,臉上帶著驚顫的神色,看著在那裡已經將草藥吃的差不多的瘋癲老者。

「這……水佑鎮的醫館,居然被人砸了?」圍觀的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董逸塵身邊的老者。

董逸塵小臉上帶著堅定的神色,雙眼緊閉,等待著五人的攻擊,但是下一瞬間,五聲落地的聲音,讓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臉的疑惑之色。

董逸塵睜開雙眼之後,雙眼便睜的大大的,看著五個狼狽跌落在地面之上的身影,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啊……「一聲慘叫將眾人的視線轉移,董三壯則沒有那麼好運了,本來健康的另外一條腿,被兩名煉體境的青年也給打斷,整個人攤倒在地面之上,不斷的哀嚎著。

「這是什麼情況?」兩名打斷董三壯的煉體兩重的青年,臉上帶著凝重的神色,看著倒在地面之上的五人。

「硬茬子,咱們不是對手,快叫主人來!」一名倒在地面上的煉體三重的青年,沖著兩人開口。

「好!」兩名青年沒有猶豫,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根黑色的香點燃,等待著自己家主人的前來。

「老瘋子,咱們快走吧!」董逸塵臉上帶著一絲驚恐,從老瘋子的手中,搶過來一把藥材,他知道,這藥材正是治療自己妹妹的靈藥,反正已經被老瘋子吃的差不多了,倒不如帶走,將妹妹治好在說。

聽到董逸塵的話,老瘋子將最後一根草藥放進了嘴裡,打了打飽嗝,身上卻是泛起陣陣的綠光,無形的波動從老瘋子的身上傳出。

周圍觀戰的人們臉上露出一是震動,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目光獃滯的看著身上綠意涌動的老瘋子。

此時,老瘋子在人們的眼中就彷彿是一個帝王一般,但是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下一瞬間,眾人的視線當中,那個身形便又恢復到了瘋癲老人的模樣。

董逸塵自然也是感覺到了老瘋子的變化,臉上帶著疑惑的神色,總感覺剛才的一瞬間,老瘋子好像變化了不少。

而老瘋子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表情,又恢復到了那個傻笑的模樣,老老實實的跟在了董逸塵的身後。

「走!」董逸塵看到如此,臉上帶著無奈的神色,小腿緊蹬,朝著醫館的大門之外衝去。

「逸塵啊,救救叔叔啊!」就在董逸塵,剛剛跑出大門的時候,董三壯凄慘的聲音便在董逸塵的耳中響起,讓董逸塵的瘦小的身軀微微一震。

董逸塵臉色複雜的看著董三壯,眼中露出無限的失望,本來董逸塵以為自己的叔叔變好了,卻沒想到居然是仗著老瘋子的強大前來搶劫。

深深的看了一眼董三壯之後,董逸塵便穿過人群朝著人群外衝去,沒去理會雙腿被打斷的董三壯。

老瘋子臉上帶著傻笑,跟在了董逸塵的身後,朝著人群外擠去。

周圍的人們散開一條道路,根本就沒人敢攔這一老一少,連修鍊者都不是那個瘋癲老人的對手,更何況他們這些看熱鬧的普通人。

「砰……」但是就在董逸塵剛剛跑出人群之時,卻是狠狠的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讓董逸塵蹬蹬蹬倒退了幾步,倒在了老瘋子的身上。

「誰敢來老夫的醫館撒野!」一名老者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身體之上雖然沒有什麼修鍊著的氣勢,但是卻有一股王者的威嚴。

「有好戲看了!」周圍的人們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看著出現在人們視線當中的老者。

「主人!」

「主人就是那個小孩兒,還有那個瘋癲的老頭!」幾名煉體境的青年,臉上帶著激動之意,沖著老者開口。

幾人知道,主人出現了,那麼事情就解決了,水佑陣位於北海旁邊,總有修鍊者出現,但是大部分都是散修,散修人員混雜,魚龍混雜,曾經有化骨境甚至元靈境的強者,來到醫館撒野,但是,最後卻都沒有落得好下場,幾名煉體境的青年知道,那些撒野之人,全部都被自己家的主人,扔到了北海餵魚。

老者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看向董逸塵,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精光。

但是就在老者將視線轉移到旁邊的老瘋子之時,臉色卻是微微一變,隨後臉上露出惱怒的神色:「怎麼又是你,老子從東域搬到北域來,怎麼也避不開你!」

但是下一刻,老者看向明顯不太對勁的老瘋子,臉上露出陣陣的疑惑,雙目如電,彷彿能夠看穿一切一般,在老瘋子的身上打量起來。

董逸塵看到老者的目光,露出害怕的神色,躲在了老瘋子的身後。

老瘋子似乎也是感覺到了老者的目光,渾濁的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疑惑,蒼老的身軀,如同條件反射一般,緊繃起來。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失了魂,有意思!」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縷了縷下巴下的鬍子。

「走吧,小朋友,好好照顧這個小子,對你,或許是場造化!」醫館主人,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董逸塵開口。

聽到老者的話,幾名煉體境的修士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緊張無比的老瘋子。

「主人跟這個老瘋子般的人物認識?」幾名煉體境的修士,心中暗自疑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