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志穹周圍的一切也沒有變化,除了房間少了一團紙團,還有就是簡志穹奪得了傳承,習得了人生第一個法術。系統的技能菜單上多了「暴食之門」。

簡志穹雖然對「暴食之門」的威力非常好奇,但是在傳承挑戰中實在透支了太多的精神和心力,早已困得不行了。

簡志穹看到枕頭和床褥,二話不說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簡志穹這覺睡得很香甜,足足睡了一整天。簡志穹醒來的時候已是豎日的下午。

簡志穹沒有忘記今天的晚上在城主官邸將會舉行一個慶功宴會,晚上七時會有專人來接載簡志穹前往城主官邸。

時間已經有點趕不及,簡志穹只能留待下一次有空時才尋找有關惡魔降臨起源的資料。

簡志穹回到玄魔殿稍微整理一下,便準備動身前往宴會。

「哇哇!你不是打算穿成這樣出席慶功宴會吧?」龐愛娜驚訝地道。

簡志穹在玄魔殿的走廊通道碰上同樣準備出門的龐愛娜,龐愛娜戴了隱形眼鏡,身穿粉紅色的高貴晚裝,要不是其臉上標誌性的小酒窩,簡志穹也差點認不出龐愛娜。

反觀簡志穹只是悠閑打扮,純粹抱著出街買菜,到城主官邸一游的心態。

「你這樣真的不行,你還是宴會的主角之一,你這一身裝束完全破壞了我們玄魔殿的形象,連我也以你為恥!」龐愛娜指著簡志穹,一面評頭品足,一面不斷地搖頭。

「跟我來。」龐愛娜抓著簡志穹的手,強行拉著簡志穹上了一輛豪華轎車。

「陳叔叔,先載我們到城北的萬三男裝專門店。」龐愛娜對住在司機位的中年壯漢道。

龐愛娜看了一下時間,又道:「我們七點半前要抵達城主官邸,時間上比較匆忙,陳叔叔麻煩你開快一點。」

「你放心,小姐。我保證你和你的朋友必定準時到達城主官邸。」

「龐愛娜,我們現在去哪兒?不是要出席慶功宴會嗎?」簡志穹奇怪道。

「很快你就會知道,你快點系好安全帶。」龐愛娜提醒道。話音剛落,引擎傳來轟隆巨響,轎車便如火箭般高速前飆。

原本一小時的路程愣是被縮短成十五分鐘。

簡志穹甫一下車,感覺天旋地轉,暈了一會兒才回復過來。

龐愛娜無視簡志穹臉色蒼白,徑自拉著他進入萬三男裝專門店。

在龐愛娜的強逼之下,簡志穹試了幾十套西服。最後簡志穹不情願地選了一套藍色的西服,套用龐愛娜的說話是藍色的西服讓簡志穹顯得充滿活力和自信。

結賬的時候,簡志穹拿出了萬三店天京城分店的負責人陶永給他的一張貴賓卡。這套西服的價錢高得讓簡志穹心痛,記起陶永的貴賓卡能打折,馬上遞給店員。

「簡先生,你是我們萬三店天京城分店的終身貴賓。你在本店的消費將獲得永久免費。」店員看了簡志穹的貴賓卡,隨即解釋道。

「不愧是灸手可熱的玄魔殿新星,連萬三店也要向你示好。」龐愛娜揶揄道。

簡志穹選擇性地無視龐愛娜,對店員道:「替我謝過陶掌柜。」

回到車上,龐愛娜打量著簡志穹:「穿上西服整個人順眼多了。」

「陳叔叔,向城主官邸全速前進!」

簡志穹和龐愛娜在剛好七時半來到城主官邸。

城主住的地方比簡志穹想象中沈實和樸素許多。沒有奢華的裝飾,一切也很簡樸。

慶功宴會開始前先有一個酒會,讓賓客嘉賓互相認識和聊天,為接下來的宴會預熱。

簡志穹看到了很多玄魔殿熟人的身影,泰博士、陳葉和火炎焱也在被邀請之列。

簡志穹和他們打招呼后,便拿了一杯雞尾酒,找了一個露台對著月光獨自飲酒。

不少人會積極地把握這些機會來結交朋友,拓展人際網路,但是簡志穹不感興趣,他反而享受一個人的寧靜時光。

「簡志穹!」簡志穹的背後響起一道女聲。

「不是吧?我已經躲到這裡還是不放過我?」簡志穹心裡叫苦。

「簡志穹,你還記得我嗎?」

「這麼老土的開場白?」簡志穹心裡吐槽。

簡志穹轉身一看,是一張精緻的少女臉孔,及耳粉紅色短髮,皮膚白裡透紅,戴著耳環,臉上有著和煦的微笑。

簡志穹看著這張帶著幾分陌生,但又十分熟悉的臉孔,勾起了腦海中一段記憶。

******

下課的鐘聲響起。

簡志穹收拾著書包,準備回家。

「孤獨精一號,今天又一個人獨自回家嗎?」

「孤獨精一號沒有朋友當然自己一個人回家。哈哈!」

簡志穹在高中時候的班上沒有幾個朋友,總是獨來獨往,也很少參與班中的集體活動,被一些無聊的人起名為孤獨精。

簡志穹也不甚理會,繼續做自己應做的事。今天下課後他要趕著去便利店做兼職。

簡志穹在學校飯堂吃了一個最便宜的飯盒后,便朝著便利店的方向直奔而去。

「還有一個街口就到了,還好趕得及。」簡志穹暗自慶幸。

「孤獨精二號,你無路可逃了。」

「你以為可以躲得開我們嗎?嘿嘿。」

簡志穹的班上除了他以外,還有一個被同學排擠的人,她就是趙天欣。不過趙天欣不像簡志穹,她是由於成績和相貌太過優秀,但性格膽小內向,而遭人妒忌和排擠。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簡志穹剛好遇上趙天欣被班上不良份子盯上的這一幕。

他們放肆地盯著趙天欣初具規模的身材,評頭品足,不斷淫笑。

趙天欣在這群心術不正的人步步進逼之下,不斷往後退,但是很快她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退,這裡是一條死胡同。 趙天欣猶如小白兔般受驚的神情,更加刺激起這班人渣的獸淫。

「按住她,先把她的衣服脫掉。」

趙天欣拚命爭扎,可是在其手腳被固定的情況下,無法阻止將會發生的一切。

「住手吧!」在危急關頭有人挺身而出。

「誰人?」

「你們如果想要傷害她,首先要碾過我的屍體!」

「原來是孤獨精一號?想來個英雄救美嗎?好呀,我們就先來碾過你的屍體。」領頭的那人說罷,便從口袋中掏出折迭刀,在空氣中佯刺了幾下。原本按著趙天欣的幾人也站了起來,亦紛紛掏出小刀。

「搞不好今天要血濺街頭。」簡志穹看著眼前這班人渣完全是無法無天,毫無顧忌。

簡志穹也不甘示弱,回擊道:「我已經報了警察,你們夠膽便不要走。」

領頭那人失笑道:「警察來到時,我相信你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簡志穹隨手從旁邊的垃圾桶拿了一個棍狀鐵鉤,準備一個人單挑對方几個。

英雄救美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消一會,簡志穹身上大小傷口十多處,最嚴重的是他胸口的傷痕,只差幾寸便傷到他的心臟。

當然對面的人也並不好受,有幾人亦被簡志穹的鐵鉤重創。簡志穹受傷太重,最後聽到警笛聲,便支持不住昏迷倒下。

事後警察告訴簡志穹,他們來到現場時只見到簡志穹一人躺在地上,沒有發現其他人的任何痕迹。

這亦是簡志穹最後一次見到趙天欣,之後聽說趙天欣移民了外國,再沒有聽過她的音訊。

想不到會在此場合重遇趙天欣。

「你是趙天欣?」簡志穹不確定地問道。

「對呀,你不是已經忘記我了吧?」趙天欣悄皮道,眼睛活像是在告訴簡志穹「如果你答是的話我會給你好看」。

簡志穹看著眼前的趙天欣,與他記憶中所認知的相比,除了外形相似外,性格簡直是完全不同,再也不是昔日膽小懦弱的孤獨精二號。

「怎會?當日我為了救你在醫院躺了一星期,連兼職也丟了,差點三餐不繼,流落街頭。」簡志穹笑道。「對了,你為何會在這兒?」

「參加你們的慶功宴會呀!你現在可神氣了,玄魔殿冉冉上升的天才。現在真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以前一點看不出你有修練的天賦。」趙天欣嫣然一笑。

簡志穹感慨道:「惡魔降臨改變了這個世界,也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

難得舊同學有緣相聚,簡志穹和趙天欣說了一下自己在降魔軍的經歷。

趙天欣聽得津津有味,在緊張關頭比簡志穹還要緊張。

「簡志穹原來你躲在這裡和美女談心?」龐愛娜走了過來笑道。

「但是很抱歉,宴會很快就要開始,簡志穹你要先去準備一下。」龐愛娜口中說抱歉,但是全是幸災樂禍的語氣。

「你先去忙吧,我們會再見的。」趙天欣甜甜一笑道,臨走時還向簡志穹揮揮手。

「你認識城主千金?」龐愛娜問道。

「趙天欣是城主千金?我和她是舊同學。」簡志穹道。

「你要感謝我,要不是我替你挑選了這身西服,你如何成功把到妹子,而且是城主千金呢。」龐愛娜邀功道。

「······」

簡志穹在今晚的慶功宴會上被安排致辭,講辭一早便有人準備好,簡志穹只是按稿讀出來。

十分鐘的降魔軍新兵奮鬥歷程,由新兵成長為擊殺惡魔,拯救同胞的英雄,實在是無比蕩氣迴腸、慷慨激昂和振奮人心。

簡志穹知道講稿很多東西都是虛構的,不過在人類如此艱難的時刻,人們正是需要這些發奮圖強、光輝耀眼的英雄事迹,來激發起鬥志和維持人心。

簡志穹在一片掌聲雷動下,拾級下台,回到被安排的座位。恰巧的是簡志穹的旁邊坐著趙天欣。趙天欣豎起大拇指,贊好簡志穹的表現。

宴會中頻頻有賓客過來結交簡志穹,簡志穹一直忙著接待和寒暄,沒有甚麼時間吃東西。好不容易地送走最後一人,簡志穹全身放鬆下,頓時肚如雷鳴。

「你看你餓成這樣,我們去吃宵夜吧!」趙天欣一直在等待著簡志穹。

「哈哈!今天我請客!」簡志穹不好意思地道。

趙天欣帶著簡志穹來到了吃燒烤的路邊攤檔,看著趙天欣駕輕就熟的樣子,顯然是經常光顧的熟客。

「趙小姐,今天帶新朋友過來嗎?今天還是照舊?」老闆笑道。

「嗯,照舊。」趙天欣找了一張二人枱,示意簡志穹坐下。

很快老闆拿來了兩瓶啤酒,一碟涼拌拼盤,還有數十串羊肉串和牛肉串。

簡志穹喝著冰凍的啤酒,吃著烤得外焦內嫩的串燒,和趙天欣聊著昔日的趣事,有種無比幸福的感覺,像是回到往日和平的日子。

「小子,我大哥想要你的馬子來陪他喝酒,你識趣點,不要讓我們難做。」突然一個蛇頭鼠目的小混混出現,破壞了難得的寧靜。

簡志穹看見小混混身後的那張枱,其大哥正色迷迷地上下打量著趙天欣,覬覦趙天欣的美色。

「唉······又是似曾相識的劇情,紅顏禍水。」簡志穹搖頭嘆息道。

趙天欣吐出了調皮可愛的小舌頭。

小混混的大哥見狀再也按捺不住,一聲號令下,其十來個手下馬上操起手旁的器械,包圍著簡志穹和趙天欣所在的木枱。

小混混的大哥見簡志穹和趙天欣一動不動,以為他倆已經被嚇呆了,淫笑幾聲,就要伸出其咸豬手撫摸趙天欣。

「咔嚓」一聲。其整隻手掌突然間掉在地上,大量的鮮血噴射而出。

小混混的大哥看著地上的手掌呆了一呆,然後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其手下見大哥遇襲馬上向簡志穹還擊,簡志穹皺了一下眉頭,那些手下的手掌也和其大哥的手掌的命運一樣,被切斷出去。

小混混的大哥一向是作威作福的人,哪裡能夠咽得下這口氣,氣急敗壞地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手槍,瞄準簡志穹。

簡志穹眉頭一皺,小混混的大哥連人帶槍被劈開兩半。

圍著簡志穹的小混混們眼看帶頭大佬慘死,哪裡還敢逗留,頓時鳥獸散。

一開始的小混混臨走前,不忘叫囂幾句道:「小子你有種,夠膽就留下名字。」

簡志穹淡淡道:「玄魔殿簡志穹。」

小混混聽到后,知道是踢到鐵板了,馬上頭也不回逃生。

趙天欣噗哧一笑:「看你裝威風的樣子,也是挺帥的。」

簡志穹也笑道:「美人在旁,就算打腫臉,也要充胖子。」

簡志穹和趙天欣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簡志穹在田畝關一役中的戰功,還有提供給末法殿的那份數據,玄魔殿發放了合共10000功勛點的獎勵,還讓殿主火炎焱親自指導簡志穹三天的時間。

簡志穹把1000功勛點轉給了鄭小純,贊助孤兒院的使費開支。簡志穹沒有忘記向鄭小純作出的承諾,儘管是被鄭大美女威逼下作出的承諾,不過能夠幫助孤兒院的小朋友,簡志穹也是千萬個願意。

餘下的功勛點簡志穹在功勛兌換所的功法販賣機中,挑選了一門身法。

事實上身法這一環一直是簡志穹的短板,除了斗魔附體的變身後多了一雙翼,擁有飛行能力,簡志穹在平常的情況下無疑只是腿短的步兵。

簡志穹在戰鬥時主要是靠著龍象功和敵人硬幹,擁有身法能夠讓簡志穹在打法上有更靈活的變化。

簡志穹挑選了價值2000功勛點的逐日訣,特點是既適合長途奔襲,在近身戰中亦有不俗的閃躲及位移能力。

除了逐日訣,簡志穹亦用了4000功勛點,兌換了一本名為拳經的古藉。

4000功勛點不是一個小數目,不過簡志穹認為拳經並非尋常之物。

說來也是湊巧,當簡志穹在瀏覽功法販賣機的兌換功法時,無意間發現系統的菜單中那個顯示為數個問號的技能在閃爍發光。當時簡志穹的瀏覽器停留在拳經這一頁。

但簡志穹離開拳經這一頁后,光芒就會消失,回到拳經的頁面,光芒重新出現。

販賣機沒有任何關於拳經的資料,連功法簡介也沒有。另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是其兌換所需的功勛點,差不多可以用來兌換一瓶惡魔藥水。

不過簡志穹暗忖那個得自平等遊戲的問號技能按道理也不會坑自己,而且損失也最多只是功勛點,便把拳經兌換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