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這才有些明白的點了點頭。這些大城市就是不同,賺錢的方法都是那樣獨特的……如果換成小城市,哪怕是山幽城,也是難以運轉的。但天幽城強者比較多,又是另外一個回事了。

「對了,不但是這些居民,意念師進出入也是不需要什麼進城費的,等階越高的意念師,享受的待遇會越好,有意念師的證明,你在一些地方消費都是可以打折的。」天老不斷的給紀羽灌輸著這些大城市裡的知識。

「原來意念師還有這麼多好處的啊……看來我得趕緊將憑證弄到才是了。」紀羽點了點頭,現在他就感覺束手束腳的,也許真的是要用些特殊的方法獲得一些比較好的待遇才是。

來到了一件酒樓之內,紀羽將包裹放在櫃檯之上:「小二,給我來一間房間吧。」

「好嘞客官,請問您要哪種房呢?我們這裡有天字房,地字房,人字房還有普通間。」一個身穿乾淨,肩帶一條毛巾的男子弓著腰走到紀羽的面前道。

「給我說說價格吧。」紀羽點了點頭。

「天字房一晚一百金幣,地字房一晚五十金幣,人字房一晚十個金幣,普通間一晚只需要兩個金幣。」

「一百個金幣這麼貴……」紀羽一怔……這天字房還真的逆天了?一百個金幣足夠一個普通家庭用幾年了吧?怎麼放這裡只夠一個晚上啊?

「是的客房,畢竟來這裡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哪裡會在乎這麼一點小錢。」那小二一看紀羽吃驚的樣子,頓時臉上就露出一些不屑了,看這傢伙不過十來歲而已,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錢,看來最多也只是住普通間的貨色了……

「額……」紀羽無語,這些客棧還真的是吃人不吐骨頭了……普通百姓多數是用銀幣甚至是銅幣消費的,這裡倒好,最低消費是金幣,差太多了吧。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咳咳……這位客官,如果你住不起的話就請別浪費我的時間,出門轉左有間貧民客棧,一晚只需一個銀幣。」小二的臉徹底板起來了,看來這次見到一個窮鬼了。

聞言,紀羽倒是有些尷尬了……咳咳,被人當做窮人了啊……著他倒是沒什麼所謂,人人平等嘛,但看到這小二的態度他卻非常的不滿意,這顯然就是看不起人,狗仗人勢嗎?

「咳咳,給我哦來一間天字房,一個月!」紀羽重重的咳了兩聲,道。

「一個月……額,一個月?」那小二顯然是沒有反應過來,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少年:「這位客官,你可要弄清楚了,我們這裡住一個月可是要三千個金幣的!可不是區區三十個銀幣就能解決的!」

十個銀幣等於一個金幣,三十個銀幣就是三個金幣,他以為是紀羽弄錯了。

而此時紀羽也不羅嗦,直接拿出一袋金幣,冷笑道:「這裡是五千個金幣,夠不夠!少廢話先給我收拾好一間上好的天字房!」

金幣出現在面前,那小二有些沒有回過神來……眼前這,難道是個大財主?不!不對,年齡這麼小,更像是家族的人士,難道是什麼大家族出來的?

頓時,小二額頭上冷汗直飈,平日里他就看不起那些窮人,現在竟然無意中得罪了一個大家族的人……自己的飯碗保不保得住了還不一定了。

「快點啊!難道要我投訴你嗎!」紀羽冷哼一聲。

那小二整個人一顫,急忙將金幣給收了起來:「是……是!小的馬上給您去準備,還請小爺稍等片刻!」

說著,這小二全身還有些顫抖著朝著樓上跑去。

紀羽哼了一聲:「狗仗人勢的東西……」

他討厭這樣的人,但也明白,這些人全世界到處都是,根本就沒辦法可以阻止。

很快,一個聲音從樓上傳出,是那個小二的:「客官!您要的房間我已經幫您整理好了,還請上來看看!」

紀羽沒有遲疑,很快便朝著樓上走去。

而就在紀羽離開時,他沒發現自己身後有兩人正坐在一張桌子上,冷笑著看向自己。

「嘿嘿……大哥,看來這次似乎又有獵物了。」

「嗯……看上去挺年輕的,應該是條水魚了……」

兩個頭戴斗笠,看上去有些森然的人看著紀羽的背影,笑道。

來到樓上,進入房間,那小二還在一邊點頭哈腰的看著紀羽,等待著紀羽的問話。

之前不小心得罪了這位爺,現在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彌補回來才行。

「這位爺,不知您現在可曾辦理身份憑證?」此時,那小二忽然問道。

「身份憑證?沒有……我又不打算長留這裡,為什麼還要辦理這個東西?」紀羽奇怪的問道,這不是長期居住的居民才需要的嗎?

「不不不……爺你是不知道啊,咱天幽城跟別的城不一樣,由於進出的人口多,關係比較複雜,所以凡是進城的人在三天之內都必須要辦理臨時身份憑證的,否則一旦被發現沒有身份憑證,那輕則罰款一萬金幣打出天幽城,重則直接被逮捕關入大牢。而且沒有身份憑證,是不能隨便進入公眾場所的。您要在這裡住一個月的話,最好是辦理一張身份憑證。」

「這麼麻煩……」

聽到小二的話,紀羽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顎,這樣的話自己的確要儘快將身份憑證給弄到手才行了吧……

「好吧你先出去吧,這十個金幣是打賞給你的!」紀羽隨手扔出十個金幣,將這小二打發走了。

走時,小二才鬆了口氣……還好沒有徹底得罪了人,飯碗總算是保住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打賞,頓時又有些得意洋洋了。

房間裡面。

皮皮手中拿著一個冰糖葫蘆,悠閑的在一邊吃著,而紀羽則是心中煞有其事的坐在一旁。

「看來是先要了解一下辦理身份憑證的地方在哪裡才行,不然還真的挺不方便的……」紀羽喃喃道。

接下來他還要去意念師公會那邊,若是沒有身份憑證的話恐怕還真的是有點寸步難移了啊……

「嗯,這倒是不難。」

「唉~大城市這地方,就是麻煩……」紀羽搖了搖頭。

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單獨將皮皮留在房中,他一個人便朝著房外走去,畢竟皮皮實在是太顯眼了,出去太麻煩。

「放心吧,我會給你帶好吃的回來啦!」等皮皮心滿意足的點頭之後,紀羽便來到客棧之外。

而此時,客棧內兩人一看紀羽離開,便相互點頭一笑,同時跟在紀羽身後離開了客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幽城的大街絕對是紀羽從出生到現在這將近十六年來第一次看到的最繁華的大街,走在這裡面,甚至會讓人有一種迷失的感覺。

滿大街的人來人往,好不熱鬧,紀羽走在其中,就像是一顆沙粒落入大海之中一般,極其的普通。

「羊肉串咯!正宗上好的羊肉串咧!誰要的就快來買啦!」

「上好的絲綢咯!今個兒本店看張十周年,客官你只要買了東西,咱小店一律給您打八折,還附贈小禮品!」

「陶瓷!最精美的陶瓷!不買也來看看咯!」

「又香又好吃的臭豆腐咯!不吃也來聞聞吧,聞一聞味到病除,吃一吃延年益壽咯!」

「誒老闆,你這花瓶怎麼賣呀?」

「這麼貴,能便宜點嗎?」

這一陣又一陣的聲音不斷傳入紀羽的耳中,一時間還真的可以讓人忘記那江湖之中的仇殺,世俗或許更安生。

唉!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修士也有修士的精彩,萬萬是不能交叉的啊……紀羽暗嘆道。

他此刻倒也沒有著急著去找辦理身份憑證的地方,反而是起了一些心思,想要在這大街之上閑逛幾下。

滿大街的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繁華無盡,天幽城無愧為西北的第一大城。

「皮皮的零食回來再買吧……」紀羽看了看不遠處的包子店,隨後又搖頭道,他總不能買這些東西去辦理什麼身份憑證,然後又去參加意念師測試吧。

回過頭來,紀羽發現不遠前有一個擺地攤的地方。

這在天幽城擺地攤是沒什麼奇怪……但真正吸引紀羽目光的卻是那地攤旁邊那塊牌上邊寫的幾個字「多寶攤」。

「嘖嘖,擺個地攤還這麼張狂……」紀羽不禁有些好奇,你好端端的擺個地攤,難道就不能低調點嗎?難不成真的有寶?

想到這裡,興緻便來了,紀羽三步兩步的便要朝著那地攤之中走去。

「哎這位客人您的眼光可真是好啊!咱這小攤子什麼都不多,就寶物多,要是看上哪樣您就說,我給你打個折!」地攤前門可羅雀,好不容易見到一個人走了過來,那擺攤的老闆眼睛一亮,順順溜溜的對著紀羽說道。

紀羽沒有說什麼,只是隨手便撿起一個陶瓷一樣的娃娃把玩了一下:「你這寶物多,那我現在拿著的這個又有什麼名堂?」

他手中是一個白色的小陶瓷娃娃,那娃娃手中拿著一把大刀,看上去甚是霸氣威武。

「哎客官您的眼光可真是不錯了!這陶瓷說起來來頭可是不小啊!你知道嗎,五百萬年前,人神魔大戰的時候有一個魔頭叫刀魔,這刀魔呀……」這老闆來勁了,口若懸河,將紀羽說得稀里糊塗……

敢情自己手中的這個陶瓷還不是泥做的?而是那什麼伍佰萬年前的刀魔變的?還人神魔大戰?這啥玩意啊這是……

「怎麼樣,客官,這娃娃來頭可不小啊,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便宜點賣給你,就收你……五百個金幣怎麼樣,算我虧一點,交個朋友也不錯!」 孤凰 最後,那老闆雙眼放光的盯著紀羽。

「什麼?五百個金幣!」

「額……要是您嫌貴的話可以再便宜點,一百個怎麼樣?」那老闆一臉委屈的問道。

紀羽哭笑不得……敢情這是個大忽悠?而且是個超級不著調的大忽悠?說得這麼離譜,誰會信你啊……

見紀羽遲遲沒有回復,那老闆似乎也有些急了:「要不這樣,五十金幣好吧!」

五百變五十了……這比變臉還快啊……紀羽嘆了口氣,看來想著隨地撿個寶還真的不是什麼靠譜的事情……

「呵呵,老闆,你知道五百萬年前人神魔大戰打敗刀魔的戰神是誰嗎?」

「誰?」

「就是我啊!哈哈!」紀羽大笑一聲,旋即將那「刀魔」扔回了攤子,頭也沒回的離開了……這什麼跟什麼啊……超級大忽悠,還把自己當水魚了?

「你……不可能啊這……戰神大人不都死去了五百萬年了嗎,難道投胎了不成?」剩下那老闆在原地怔怔的站著,撓了撓腦袋,似乎還一點不懂。

轟!

而就在此刻,天空忽然響起了一陣天雷,響徹了整片雲霄,一片片的烏雲開始密布了起來。

「嗯?要下雨了?這天說變就變啊……」紀羽有些無語了……現在又不是六月天,怎麼也變得這麼快啊。

天空烏雲密布,雷聲陣陣,就像是天神在發怒一般,路上行人頓時慌亂不已,想要在下雨之前尋找到避雨的地方。

然而就在此時……那雷聲兀然止住,烏雲散開,一切又再恢復了正常。

「卧槽……這還真的是六月天後娘臉啊,說變就變!」紀羽有些無語了。

而那多寶攤的老闆此時也正在慌忙的收著東西,以為要下雨了,但一看到這天又恢復了晴日,不由打了個激靈,看向紀羽離去的方向……「我滴媽呀,該不會他真的是戰神大人吧……」

多寶攤這件事很快就被紀羽拋到了腦後,他又朝著其他的店鋪四處走去,而此時,唯有在他身後跟著的兩個人還在暗自叫苦……

兩個斗笠人自從出了客棧就一直跟著紀羽,看到紀羽去那什麼多寶攤,還在安靜的聽老闆講故事的時候,他們簡直就有一種想要直接衝過去將紀羽打一頓的衝動了……你說你這麼白痴幹什麼?那多寶攤在天幽城可是出了名的忽悠人的攤子,只有一些小孩子沒事做的時候才會去聽那老闆講故事,你也老大不小了,沒事找什麼事做啊!

現在紀羽又來到了一件絲綢店,他全身白衣,但經過天幽森林的折騰,要換的衣服早就沒有了,現在又要去臨時做一些。

「老闆,我要十件這樣的款式的白色衣服,哎對了,再給我來幾件黑色的!嗯,對對,多少錢?」

「客官,我們這店在天幽城名聲是響噹噹的,質量絕對是最好的,一件衣服十個金幣!」

「不貴不貴,按我要求做好吧!」說完,紀羽又拿出了百來個金幣給那老闆。

老闆眉開目笑,沒想到這一個看上去年齡不大的少年竟然會這麼有錢,恐怕還真的是哪一個家族或者宗派的核心弟子什麼的呢。

「呵呵,這位少爺您等等,裁縫師很快就會完成……」那老闆不敢怠慢:「敢問這位少爺是不是第一次來天幽城?」

「嗯?你怎麼知道?」紀羽一怔,這天幽城的人難道還有這種分辨能力?一眼就能看出是不是本城的人?

「呵呵,那倒不是,只是少爺您一看也是富人,這天幽城的富家少爺我也見得多了,您的面孔我是第一次見到,而且這段時間由於那戰王大墓的事情傳得沸沸騰騰,已經有許多地方的家族與宗派子弟聚集到了天幽城,所以小的才會如此冒昧的問出這些問題。」

聽到這裡,紀羽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來這戰王大墓,貌似還真的挺不簡單的啊,還引來了不少的人么……

「那掌柜的,你可知道這一次來的人都是些什麼身份的?」紀羽又問道,沒行動之前,還是先探探對手的底吧。

牽手人生路漫漫 這倒也不是什麼不得說的秘密,掌柜的很快便將自己一段時間見到的說了一說:「除了本城的四大公子之外,西北第一宗的天劍宗也有弟子來了,還有獄宗,西北天宮這些大勢力,另外我好像也見到了一些西北其他城市與宗派的弟子來到,總之這一次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應該都來得差不多了,天幽榜的大比應該會比往年更加激烈吧……」

紀羽在一邊仔細的聽著老闆的話,生怕漏了一個字,邊聽著邊點著頭……心中暗自計算著,看來這一次來人的確是不少,那四大公子還有三大宗派的人他基本也都見過幾個了,實力的確非常的強勁……另外竟然還有西北其他地方的人趕來。

「嘿嘿……看來這一次戰王大墓的吸引力也的確是不小啊……不知道烏山派的人會不會來呢……」紀羽喃喃道,他腦中響起了一個門派的名字——烏山派!

他現在的一切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跟烏山派有關的,可以說沒有那墨長老的陰謀,也沒有現在的紀羽,對於烏山派,他還是有些期待的……

「這位少爺,您的衣服已經完成了,請看看如何。」此時,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維。

紀羽回過神來,隨意瞥了一眼那些衣服,沒多在意便見衣服收入了儲物袋之中,付賬離開……

走出絲綢店之後,紀羽眉頭微微一皺,眼角餘光看了看身後,嘴角露出了幾分冷笑……旋即便朝著另一處走去。

「哎大哥,那小子到底要逛到什麼時候啊!要不我們在這裡下手吧!」

「你想死啊!在天幽城明目張胆的搶劫,你有幾條命啊!」

兩個斗笠人跟著紀羽逛了半天的街,都要抓狂了,在天幽城明目張胆的搶劫就等於是挑釁天幽城的法則,那種事情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做。

「哎快看!他終於走進巷子了!」

「行動!」

兩個斗笠人見狀,不由一喜,立刻跟著紀羽衝進小巷當中。

這是一個死胡同的巷子,紀羽挺是悠閑的靠在牆邊,望著這深藍色的天空,很是享受。

而就在此時……兩個聲音兀然傳來——

「別動!收保護費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兩人頭戴斗笠,皆是一副氣勢洶洶凶神惡煞的模樣,兩隻眼睛兇惡的盯著紀羽,彷彿就是兩頭餓狼見到了一頭小綿羊一般。

紀羽雙手下垂,彎身看了看這兩人,露出一副意外的樣子:「你們……你們幹嘛!這裡可是天幽城,難道你們敢在天幽城明目張胆的犯罪!」

果然是一個小肥羊!兩人一見紀羽這個樣子,心裡頓時就樂翻了,這段時間天幽城來了不少的公子少爺,他們無不是家族宗派子弟,弄得這段時間兄弟倆的財路都有些緊張,現在總算是見到一個又沒用又夠肥的肥羊了。

「嘿嘿,小子,我看你的腦子是被豬油給蒙壞了吧?跟我講犯罪?哈哈!」一個大漢將頭上斗笠一扔,只見那斗笠如同鋒利的飛鏢一般插在了牆上,他露出一分猙獰的神色道:「在這天幽城,我就是法!」

「我知道你身上有不少的錢財,識相點的就給我交出來……這天幽城隔幾天就有人露屍街頭的事可並不少見哦……桀桀~」那名頭上仍然帶著斗笠的人說道。

紀羽眉頭微微一皺……這兩人在他走出客棧之後就開始跟著他了,而且還一路不斷的跟著,他便知道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但他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會這麼明目張胆的在這裡搶劫……

兩人修為並不強,不過戰士三階上下,但看樣子似乎干這個也有一段時間了,那也就是說……他們身後肯定有人!

「你們……真的打算對我下手?」紀羽面不改色的道。

他一隻手握在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正是他在天幽森林之時得到的,他已經起了一些心思。

「怎麼,小子,你真的以為我們不敢?要是你再不老實點交出來,我就讓你橫著走出去!」

「哈哈!笑話,我當初為了能過上還日子獨自一人行走江湖,什麼風雨沒有見過,今天難道你們以為就你們兩個人就能嚇到我?」忽然,紀羽面目竟然變得有些猙獰起來,臉上有些驚懼,又有些憤怒。

嘿嘿,果然是沒有後台的,可以動手!兩人一見紀羽的反應,心裡最後的擔憂也放了下來,沒有後台,那死了就是死了!

「小子,既然這樣,你可以去死了!」那頭戴斗笠之人猙獰一笑,死死的盯著紀羽,身上的戰氣開始有了起伏,很快就到了一個巔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