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十分鐘,人群的聲音慢慢降下來,隱約聽到酒館里傳來音樂聲。漸漸的沒有人群嚷嚷聲,勁爆的音樂隨風而來,不由讓人精神一陣清醒。隨後酒館大門緩慢打開,人群如海嘯衝進去。進去大概有七八十人,可見人滿為患。

我們兩個最後進去,進來一看約帶驚訝之情。發現這裡跟酒吧差不多,就是舞台上比較大,台上有一位性感美女主持人在發言。

台下幾乎所有人都盯著台上女主持人看,甚至有的人流口水,不過奇怪酒吧為什麼台下都是男人?難道女人都不來這裡,來的都是男人?

搖頭看向林子,才發現他對著女主持人目不轉睛,都忘了進來做什麼。目前沒有事情做,就先不打擾他欣賞美女了。

女主持人大氣直爽對著台下觀眾道:「晚上好,歡迎各位寶貝到來,小倩感到非常驕傲。所以呢小倩給寶貝們幾個禮物,第一個今晚會有二十個名額,會有機會跟小倩的姐妹共房哦!你們想要這個機會嗎?請大聲回答我!」

「想……」狂風呼嘯般的聲音傳來,我只能驚訝張開大嘴。難怪這裡能吸引這麼多男人,原來有這個福利啊,誰不來這裡說明他不是男人啊!

「好,這個名額呢,是靠大家自己爭取。接下來我要說第二個福利,今晚所有的酒都是半價!」女主持人繼續說道!

「好…耶…漂亮……」各種歡呼聲叫起!

「大家實在太熱情了,接下來會有二十個姐妹給大家跳熱舞唱歌,請大家慢慢欣賞。」女主持人說完,離開舞台走進後台去了。

隨後台下一群人不停歡呼聲,似乎今天是個大好日子,到吧台上點酒狂飲。

主持人不在舞台上,林子正常起來,轉頭對我說道:「那主持人身材真好,你可別跟我搶啊,這個我要定了。」

「搶啥搶,忘記了我們來這裡幹啥的。」說完我氣不過拍了下他的頭。

林子這才不好意思笑了笑,意識到剛才失態了,忘記來這裡是為了調查。對我解釋道:「阿凱,不是,開個玩笑嘛!有你這麼激動,逗下你。我在想剛才她所說的二十個名額,貌似不用花錢哦。」

果然,這才是重點。酒館利用男人的弱點,騙去一群男人來這個酒吧,然後開始做他們的目的。

林子又說道:「想知道他們的目的,只能卧薪嘗膽。我們爭取那個名額,就知道他們到底想幹什麼了。」

我又沒好氣拍了下他的頭,誰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對他道:「這個方法是不錯,但是你進去能把握的住嗎?再說,你確定你一個人進去就會安全,不會有危險?」

林子答道:「所以說卧薪嘗膽嘛,不冒險怎麼才能拿到答案呢?只要不驚動蛇,蛇是不會咬你的。」

林子說完轉向吧台,買了一瓶酒倒了兩杯酒走回來,我拿了一杯陪他喝了下。畢竟來這裡不能什麼都不做,不然就會引起別人懷疑。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所以一切都要小心。

這時後台走出一位極美的美女,身穿暴露黑色短裙,十幾厘米長的弔帶。一雙高傲的眼神掃過全場,開啟動聽的歌喉流淌歌唱。台下一群男人一下炸開了鍋,瘋狂喊著:「小麗…小麗…小麗…」

我徹底驚呆了,一個美女就能讓大家如此瘋狂,他們完全不知道美女背後的陰謀。看來紅顏禍水說的很對,長的漂亮就容易害人。

林子又開始盯著台上的美女目目不忘,見到這一幕,我真想敲開他的頭。這個弱點他什麼時候才能克服,遲早有一天會害了他。

動聽的旋律,動人的歌喉,動力的敲打音樂聲。使人心血來潮,讓人開始跟著音樂旋律來呼吸,身體不由自主擺動起來。美女的魅力強大四射就算了,又有如此動人的歌聲,怎會有哪個男人不愛?

要不是我有女朋友了,說不定我可能跟林子一樣對她痴迷起來。還好我定力好,不好女色,這是我一大優點。

當歌聲停了,台下又一陣歡呼和鼓掌聲。連我都開始欣賞她的歌喉,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了。如果她要上電視,絕對是超級大明星了,可她並不是一個普通人!

美女小麗唱完后,靜靜看著台下的男人對她歡呼,似乎在享受這般光榮的時刻。等歡呼聲小了后,小麗開始對著話筒喊道:「今晚誰想跟我一起睡?」

人群又開始瘋狂尖叫起來,都在大聲喊著!

「我愛你…」

「我…我…」

「選我吧,我的女神!」

連身邊的林子瞎起鬨來的,我看大家都在喊,我要是不喊也不像話。我也裝模裝樣喊了幾聲,以免被別人懷疑。不過似乎發現台上的美女目光盯著我,難道被看出來了?還是別的什麼?

但是我不能緊張,只好裝著很欣喜若狂的樣子仰望著她,期待她選我的表情。小麗微微一笑,用手指指著我這邊的方向說道:「就那穿著黑色的衣服,有龍的標誌那個,我選你。」

我還左看右看,看看她所說的是誰。林子一巴掌扇到肩膀來,大罵道:「我擦,你走狗屎運了,那妹子居然看上你了!為什麼不選我,第一就選你,太不公平了。」

我心暗道:「啥子情況,咋選我來的。要被我哪位知道了,那估計會完蛋呀!選林子多好,什麼事都沒有。」 我看向台上的小麗然後用手指指著我自己,意思在問她真的是我嗎?

台上的小麗對著我喊:「對,就是你。來吧,我的幸運寶貝,今晚我陪你!」

我的內心是奔潰的,但是我還是表露狂喜的樣子,興沖沖跑過去。上了舞台上,小麗用左手挽著我的右手臂,親密貼在我身上。一陣香氣撲鼻,胸口貼到我手臂,心一下亂了陣腳。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我內心一開始是抗拒的,但是又經不起她的誘惑。

沒有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反而露出笑容讓自己鎮定下來。小麗見我非常紳士,不急不躁陪她走進小道,不由對我輕笑道:「帥哥,沒想到你這麼紳士。人家有兩個大的,又軟綿綿的,難道你不想摸嗎?」

我只好回頭看她,乾咳嗽幾聲,對她微笑道:「不急不急,等到了房間,不就什麼都能摸了嘛!畢竟這裡這麼多鄰居盯著我,不好下手啊!」

「呦呦呦,到這裡來你還要面子,不過我看你面生呀!」小麗拋眼盯著我道。

我一下想到合理的解釋,機智的我快速回答:「哦!因為我第一次來的,剛成年就好奇想進來看看。誰知道我第一次來,就被你選上了,實在太榮幸了。」

「哦!那你還是一個處男咯?」小麗好奇問道!

「咳咳,這是我的隱私恐怕不方便告訴你吧,我是不會告訴你我還是處男的。」我故意犯傻回答,讓她轉移注意力,不然被她套出話就麻煩了。古人說過,言多必失,所以少說話是最好的。

「呃~呵呵呵…真的笑死我了!你都已經告訴我你是處男,小笨蛋。」小麗捧著肚子笑了起來,一下發現她笑起來太美了。

我笑了笑,不再跟她聊天,再聊恐怕身份都被她聊出來。我發現這個女人真的太危險了,太會誘惑男人。如果不是跟師傅他們修鍊過,不然我真擔心被她誘惑迫害。

她帶著我走了一個暗暗的走廊上了一層樓梯,然後又繼續往裡走,不由身體感到陰深。我警惕看向四周,畢竟心裡給我的感覺,這裡很危險。這時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來,不得不防小麗和未知的危險!

小麗沒注意我的表情,見我悶聲悶氣。不願意陪她聊天,就帶我走路不再說話,眼睛根本沒注意我這裡。當然她不可能知道我心裡想的什麼,所以我絲毫不擔心會暴露。我努力剋制心裡產生的恐懼,不然遲早會被這個小麗看出來端倪。

「到了哦,帥哥,準備好了嗎?等會你會感到很刺激的哦,很期待嗎?」小麗帶著我走到一道紅色的門停下來轉頭對我調皮道。

「哈哈!當然期待了,快進去吧,我等不及了!」沒辦法,我只能再裝下色狼模樣,故意著急催她開門。

小麗放開我的手腕,用小手捂住嘴巴輕笑幾聲,靠著我道:「人家不好意思啦,人家怕怕你會欺負我啦!」

我挺起胸膛,用右手拍拍,對她保證道:「我保證,我不會欺負你的!」

「你們男人都一樣壞,就會用嘴巴來哄騙姑娘,說的話都一樣一樣的。」小麗嘟著嘴對著我說。

我用右手在她面前擺動,堅定的眼神看向她道:「你放心,我是一個老實人,說什麼就會做什麼。」

小麗對我眨眨眼,好奇盯著我,開始打量著我。一下內心開始有點緊張起來,難道被她看出來了嗎?還好這天寒冷,不然會被她嚇出汗出來。

小麗打量一會,用手捂著嘴輕笑起來。聽她笑聲我才放下心,看來她還沒看出我來的目的,這樣我就不會再緊張。小麗打開門,拉我進這個房間。

裡面漆黑無比,小麗打開燈的開關。房間雖然有著燈光照亮,但是還是比較暗。不知道是燈壞了,還是這裡故意這樣擺弄,反而讓我感覺不舒服。

小麗放開我的手,自己半躺在床上盯著我,神秘笑著道:「嘿嘿,你和別人不一樣,真的太老實了。不過好男人怎麼會進這裡呢,難道你剛成年,好奇心這麼重?」

沒等我說話,小麗又繼續道:「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好奇害死貓`嗎?」

我剛想回答她所提的問題,又被她打斷了!小麗已經從微笑的臉龐轉變成嚴肅的眼神,我就知道事情不好了。小麗開始嚴厲說道:「盡然進了虎穴,就別想逃出去,等著被老虎咬死吧!哈哈哈…」

我很鎮定,沒有表露出一點驚慌。因為我不能讓她知道我在害怕,反讓她明白我不怕她,讓她亂陣腳。果然,小麗見我一點都不慌張,開始遲疑了,反覆盯著我問道:「難道你不害怕嗎?」

我慢悠悠抬起右手摸著後腦勺,笑了起來,對她道:「哈哈,我為什麼害怕?」

當我說這簡單幾個字,小麗就開始慌了!她怎麼想,想不到,我會如此鎮定自若。一下起身站在我前面對峙,似乎只要我一動,她馬上動手開打。我當然不敢出手,一旦打起來,她的同夥就會過來,我可沒那麼大本事可以死裡逃生。

小麗見我一直都沒有慌,又一句嚴厲問道:「你到底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我不急不躁向小麗面前走了過來,用右手撫摸她的臉蛋,但她卻沒有躲避。這確實讓我非常驚訝,明知我是敵人還敢讓我近身。

我笑著道:「我都說過我的目的,你們實在是太美了。把我我忍不住,就過來想放鬆一下,難道這也有錯?」

小麗一聲冷哼,這才倒退幾步,眼睛不離盯著我。

「就我們兩個人,沒必要遮遮掩掩,我知道你的身後是大門派。但是你們惹了我們,再大的門派也會被反咬的時候。」 幸好小麗沒有叫人過來,不然群毆我一個人誰受得了。也不知道小麗是什麼原因,不叫人來制服我。難道她還有別的目的?一個人就能制服我?

這一下讓我心裡慌了神,但是還沒透露我的害怕之情。小麗笑了起來,饒有興趣看著我道:「不錯,看來他們把你教的很像樣。不過你知道死是什麼樣的滋味,或者說你有沒有死過?」

我回想起來,雖然沒死過,但是經歷過很多九死一生的事情。和真正的死亡還是有很大的差別,於是我對她搖搖頭。

小麗繼續說道:「之前遇到幾個傻帽兒,他們都想死,你知道為什麼?有人想活活不成,可還有人想死卻死不成。」

這怎麼可能?還會有人想死?這怎麼想也想不通,除非被敵人不停折磨才會想自殺,不然好好的人怎麼會想死呢?我想了想,一定是她們使了幻術,讓他們不由自主說出想死的念頭。我回答了她:「不可能,怎麼會有人想死?」

小麗道:「小屁孩,世間有很多事情你不懂,他們的人生充滿悲哀。活著沒有目標,不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自己又沒錢,生活處處相逼,壓力一天比一天大。你覺得他還會有活下去的念頭嗎?」

我不認可,誰的人生不曾經有過悲歡離合。家鄉的人們被無情的槍殺,我們還不是堅挺下來。只有堅持下去,才能明白人生充滿希望。

小麗看我那堅定的眼神,微笑著道:「他們可不像你,他們只是普通的人,而你是修真者。你們的所有的事我們都很清楚,不然你們兩個小傢伙到了這個鎮會這麼安全?」

這句話一說我坐不住了,但是很快冷靜下來,難道我們門派有姦細?會是誰?難道季昌師叔嗎,雖然他一直做間諜,但是不可能背叛我們的呀。如果除了他,也就是雪鷹師姑了。初次見面,就說她是特種兵,掌握帝國核心機密。現在想想,果然是假的,是想打入我們內部。

那這次任務分為三路,挺不是掉進敵人的陰謀,想到這裡心裡感到可怕。我怒目圓睜直視面前的小麗,雖然希望這一切是假的,我也知道這一切已經不可挽回。

已經冷靜不下來,對她怒吼:「你們好卑鄙,為什麼一定要把我們殺光?姦細是不是雪鷹,是不是她?」

「雪鷹?哦,你說我那好姐妹啊,原來到你們那裡編這個名字。這都信,呵呵,你們真的很天真呀!死之前還有什麼遺言,說出來讓我聽聽,不然就沒機會說話了。」小麗樂的笑開花。

我握緊雙拳,現在才知道她為什麼沒有叫同伴。肯定她的實力很強大,甚至動動手指就能殺我,內心想哭但哭不出來。相信未來還有很多事需要做,難道今天全交代在這裡了嗎?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就這樣死了。為什麼老天對我不公平,為什麼她可以隨便斷送別人的性命。差點哭出來,很淚喪,從未有過這種絕望。

小麗沒有著急動手,只是絞有興趣靜靜的看著我,還帶著嘲笑。我完全沒注意,腦海一片混亂,想著太多太多的事情。神經已經接受不了這忽然來的打擊,苦澀笑了起來。從家鄉的槍殺里活下來,走到現在,最終還是面對死亡。

我知道就算反抗她,沒有一點勝算,只好等她動手殺。甚至已經忘了身處險境,閉著眼回憶起曾經的美好回憶。這時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不甘心就這樣死去,畢竟有太多的事情等著我去做。

門外走進一名身穿黑袍的人,帽子遮掩他的容貌,看不清臉。小麗見到此人進來,收回嘲笑,高興客氣問候:「主人,您回來了呀,來小麗服侍您。」

「罷了,這小傢伙怎麼在這裡哭著發獃?」黑袍是一名男子,聲音非常滄桑,似乎年老者。

「此人正是我們的王要殺的人,現在收到打擊就變成這樣咯。太不禁受打擊了,真是沒用的小屁孩。」小麗淡淡無趣說道。

「哦,原來如此,那你等下慢慢玩。王上說要給我一個任務,是什麼任務?」黑袍老者不顧及我在這裡,直接問小麗。看來他們已經把我當成死人看待了,一個死人怎麼會把秘密說出去?

小麗笑呵呵說道:「這個任務還真需要老頭子你去做,王上聽說影魔現世,需要你去接應。不過注意戰魔,那瘋子不認敵友,不爽就跟你開打。王上早就想除掉他,這次影魔出現,倒沒發現戰魔。可能影魔把戰魔解決了,留了他也是一種禍害。」

黑袍老者遲疑了一回,「嗯」出一聲想問又沒說出來。

小麗繼續笑著對黑袍老者說道:「看來你想知道王上為什麼又救戰魔,又想殺了他對吧。這個只能怪他自己,一直挑戰王上的權威。導致很多魔族弟兄倒向戰魔,王上也怕戰魔會反叛。救他一是安撫魔族弟兄的情緒,二是給敵人一種威懾。所以呢,千萬不要越過王上的底線,不然後果很嚴重!」

黑袍老者微微點了一下頭,緩慢答道:「謝美女提醒,老夫這就離開忙去了,不打攪美女忙著!」

「不送!」小麗非常爽快,沒有多說什麼。黑袍老者很快消失不見,只剩下發獃的我和鬼神莫測的小麗。

「剛才聽到了吧,可惜你已經是一個死人。說吧,還有什麼遺言,我可不會讓你跟你那好兄弟見面的。」小麗邪笑不止。

我知道她準備要殺了我,我有什麼遺言?說給她聽又有什麼用?剛才他們對話也聽到了,影魔並沒有背叛他們,一直在欺騙我們的感情嗎?

這就是人心險惡,為什麼我不早點看出來呢?早點看出來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沒想到這一切只是一個陰謀。就像她們養的豬,養大了開始收割。 「廢話少說,給我一個痛快點。」我想好了,不就一死,死了什麼都沒有了。我不再覺得害怕,反而堅強起來。

小麗略帶欣賞目光,對我道:「呦呦呦,現在振作起來了呀,不錯!老娘就送你上路,好跟你那群朋友相聚!」

話說完,抬起右手,一團黑霧圍繞她那手中。

「住手!」一聲巨響,屋頂出現一個洞,劍氣直逼沖向小麗頭上。小麗揮一揮手就阻止了,可見小麗的實力果然強勢。一身白衣背著出現我面前,我清晰可見他是師傅冥天。

冥天一聲大吼:「張凱弟子聽令,軒轅派日後就靠你了,快走。」

冥天反手轉身拍向我,把我撞開木屋牆外。我趕緊跑向酒館那裡,趕緊找到林子然後跑。

「沒想到你還挺關心你那兩個徒弟,不過我可沒時間陪你耗!」小麗厲聲怒道,看來冥天突然出現讓小麗很生氣。

冥天大笑了起來,看向小麗:「沒想到你們如此心狠手辣,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

冥天話說話,全身發出一道白光,氣勢變強了不少。小麗不屑說道:「雕蟲小技,去死吧!」

小麗右手掌一推,一道黑龍出現手掌面前,向冥天衝去。那速度極快,冥天見躲避不了,雙手持劍發出光罩硬生生接下這一招。可現實很殘酷,黑龍輕易破開光罩衝擊到冥天身上。

冥天身上衣服瞬間破碎,臉上七孔流血,十分恐怖。很顯然受了重傷,半跪在地,不停喘息。小麗輕笑道:「沒想到你還能接下我這招,還沒死,不過這次真的死了。」

右手再一推,又一條黑龍張嘴沖向冥天。冥天已經無能無力再抗下這一擊,仍由黑龍撞擊自己!黑色光芒吞向冥天,消失殆盡。

我知道那女人的實力肯定強於師傅冥天幾倍,冥天跟她正面對抗,只有一個結果死。可沒辦法,不能再回頭,回頭也只能白搭一條命。頭不回繼續奔跑著,我也不知道師傅冥天能堅持多久。拼自己的命保護我,所以要對得起師傅冥天的性命!

終於跑到酒館里,卻發現已經空蕩蕩的。一堆人消失不見,中間只有幾十個女人圍著一個圈興奮大笑不止。我敢肯定裡面肯定是林子,被這幾十個女人群毆。

我二話不說,直接衝進人群,抱著被她們拳打腳踢不止的人。我代替他被這群瘋女人踢打,還不斷用污衊的語言說我們。身上不斷產生火辣辣的痛,可沒辦法,我想反抗被她們腳踢卻還不了手。

這時候龍鳳配給我溫暖,一道暖流傳到我身體里,全身充滿力量。漸漸的視線模糊,眼睛合上睡著了。然後猛然睜開,身上產生一道強大的力量把幾十個女人彈開。我抱著林子往後背背著,那幾十個女人被我彈開倒地,不敢相信看向我。

幾十個女人可不敢放過我和林子,畢竟是主子要殺的人,跑了那她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了。我用犀利的目光掃過四周的一群女人,她們一起衝上來,想靠近我的身體。又被我體內一道光芒四射彈開,這次倒地大部分女人受傷吐了一口血!

我背著林子踏腳飛天而起,不知道飛向哪裡,到了一個山洞裡倒地昏迷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努力睜開雙眼,火辣辣刺骨的痛傳遍全身。回想起在酒館發生的一切,打退幾十個女人那不是我,應該是龍鳳配裡面的那個人救了我們吧!不知道師傅冥天能不能逃生,想想冥天對我說那幾個字,我的淚水忍不住流淌下來。

過了一會,喘了幾口氣,恢復了自己的心態。看向四周,這是一個山洞,林子躺在我身旁。看他身上的傷,確實很嚴重,很多地方都烏黑腫起來還出血。我身上還好,只是有些地方烏黑腫起來。看他還沒醒來,也許還在昏迷,就沒有打擾他。

肚子很餓又渴,我想林子也會餓渴吧。我支撐著傷痛的身體站起來,摸著洞邊慢慢向洞口外面走去。出了洞口卻發現這裡是一個懸崖,我一陣無語。這讓我去哪裡弄吃的弄喝的,除非上面掉下來。

洞口外面看來是沒希望了,於是到洞口深處看一看,也許會有吃喝的呢。還好修鍊夜光眼,可以看得見洞口裡面的情況。雖然外面太陽出來了,但是照不到洞口深處。

身上的痛讓我無法正常走路,只好扶著洞牆慢慢走著。想想多麼不可思議,本來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沒想到師傅冥天以死相救。龍鳳玉也出面救了我和林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師傅和龍鳳玉。現在都不知道師傅冥天是生是死,真希望他還會活著。

甩掉這不吉利的念頭,繼續往深處走。走著二十米深處,發現有一條水流。我大喜加快速度走過去,趴在地上,雙手捧著水喝起來。可食物怎麼辦?看看水流周圍,長了許多草木果樹,在果樹摘了水果吃了起來。肚子有了食物,身上力氣就大了,走路就不覺得吃力了。

然後留著幾個果子,在用一片大葉子盛一葉水回去。走到林子身邊,把他的頭抬起來,慢慢喂他喝水。水果也不知道怎麼喂他吃,畢竟人沒有意識食物他是不會吞下去。無奈我把剩下幾個果子吃了,然後把林子拖到水流旁邊,這樣好照顧他。

看向水流深處,發現這洞很深。一眼看向前處,都是寧靜的水流,似乎是一處地下河。不知道裡面通向哪裡,還會不會是從家鄉那地下河相通的?那次可是第一次見到龍,是多麼不可思議。不僅遇到龍,還遇到其他奇怪的生物,非常可怕。現在我可不敢進去,畢竟危險度是非常高的。 林子一直昏迷不醒,我也只好打坐修鍊打發時間。閉眼進去身體里的經脈,驚訝發現,多處經脈像被燒傷過。這是怎麼回實?

被幾十個女人群毆也不至於被踢傷經脈吧,而且是大部分。所以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龍鳳配傳來那強大的力量,讓我的經脈承受不住才燒傷了經脈。還好可以運動真氣修補燒傷的經脈,但是恢復經脈需要很長時間,究竟多長時間我也不清楚了。

不過發現丹田裡的真氣被消耗十分之八,這不足為奇了,畢竟釋放了兩次那麼強大的招式。還剩十分之二可以修補經脈,也可以恢復真氣用了。跑去中丹田,明顯發現少了很多障礙,突破中丹田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次讓我成長了不少,不僅修為長進,而且讓我學到很多事情。以後不會輕易再相信外人,雪鷹和影魔就是例子。不多想,帶著真氣環繞全身周遊,就退出體內。發現林子已經好轉,臉色光潤,呼吸均勻。我盛口水給他喝,又給自己補充食物。

現在身體好多了,可以正常走路。身上的傷還沒好完透,也不足掛齒,只是時間的問題。過了這麼久發現一個問題,手機和武器都丟了,連林子的五行劍都不見了。一陣鬱悶,東西肯定丟在酒館那裡,不可能再回去拿了。

我走出山洞,外面的陽光照射到我身上非常舒服。一眼往下望,差點嚇得我腿發軟。山崖下雲霧繚繞,宛如仙境,此處一定非常高。隨便短時間走不出去,但是這裡是非常安全的。

回來看了一眼林子,他還在正常呼吸昏迷,我也沒打攪。走望那水流,非常平靜,清澈明朗,但是一眼看不見底。可知這水非常深,很有可能通向地下河。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只能靠這條路走出去。但是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真的希望不會再遇到上次那場景。畢竟我和林子的實力真的太弱了,遇到奇怪的生物,肯定不是對手。

想到地下河,又想起海神宮,那裡真的有海神嗎?不過傳說的神龍都在那裡,還是擎天柱,真的有海神宮也不足為奇吧。我在意就是那位海神,他真的還活著嗎? 逆天遊戲系統 如果我們去找他,也許會幫我們呢?再說人家是神,憑什麼人家幫你這個普通的人類?

我都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去學校?去人王墓?回家找二師爺他們?可那可怕的女人說過了,是給我們布置了陷阱,我們所有人都得死。他們會不會跟我和林子一樣幸運逃出去,但是到時候怎麼集合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