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觀察,則會發現傅然兩鬢已經有了銀髮,皮膚也沒有了之前的光澤。

「應該流失了十餘年的生命力,凌族人,果然不能小瞧。」傅然盤坐,心中吃驚。

僅僅是殘餘的流掌,就可以吞噬他十餘年的生命力,若是完整的六道手掌,恐怕當即便會直接老死。

再次強行召喚傷鬼,傅然的氣息已經十分萎靡,甚至面容上已經出現皺紋,出現眩暈之感。

咬破舌尖,讓自己強行清醒了一點,這才控制傷鬼開始療傷。

而在傅然療傷之際,遠在東域東院之中,氣氛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所有三年老生皆是開始閉關,即便是楊蝶也不例外,再過不久就是百強戰的時候了,哪怕是名列前茅的人,心中也有些不安。

因為沒有人知道是否有黑馬出現。

東帝國鎮東王府內。

步瑤與步凡相對而坐,而在上方還有一位中年男子,頭戴王冠,身穿黃色衣袍,不怒自威。

「百強戰馬上就要開始了,以小妹的實力足以進入總院,父王不必擔心。」步凡說道。

步凡稱呼中年為父王,那麼中年的身份呼之欲出,東帝國三王之一的鎮東王。

手握大權,控制東域諸多帝國,只要他原因,即便是那些大帝國,也可以在一夜之間改朝換代。

聞言,步瑤一驚,望向鎮東王,道:「父王,莫非是要我前往總院?」

如果是其他人在此,一定會疑惑,進入東院的目的難道不就是為了進入總院么?

但是東帝國卻不同,東帝國已經有很多年沒有人進入總院了,不是東帝國沒有這個實力,也不是東帝國缺少天才,而是東帝國三王為了安穩,子嗣不會太多。

力王甚至連子嗣都沒有,只是外界傳言有私生子而已。

步凡沉穩,看得遠,非常適合繼承鎮東王位,但是僅僅這樣還不夠,東帝國還需要自己的勢力,並非僅僅是帝國。

早在之前,就成立了紅閣,步凡身為閣主,只不過是暫代而已,閣主之位早晚會交給步瑤。

這是很早之前就定下的。

但是聽步凡剛才之言,似乎打算讓自己進入總院。

「這是我的意思,以前我們鎮東王府一脈不想參與到中州糾紛之中,其主要原因還是東帝國太弱小,中州教派萬千,錯綜複雜,一不小心就可能殞命,但是為了救你母親,只有讓你前往中州了。」鎮東王開口說道。

聞言,步瑤沉默,雖然從傅然手中得到了不死鳥精血,但是僅憑不死鳥精血還無法徹底讓母親恢復,不過這滴不死鳥精血也不是沒有作用,加上其他寶葯,大大的減緩了母親的病情。

「父王,你當真就那麼想救治母親?要知道,如果母親一旦醒來,恐怕第一時間就會殺你。」步瑤開口。

「我知道,不過我還是要救她,現在東院已經沒有多少希望了,中州那個地方一定有辦法。」說話間,鎮東王緊握拳頭。

步瑤和步凡都沉默,最後皆是點頭。

鎮東王妃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殺鎮東王?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秘,不被外人所知……

東院內,一位老者出現。

老者平淡無奇,然而他的出現卻讓冰染這等高手都變色。

「我要見楊蝶。」丟下這句話,老者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楊蝶身前。

似乎感應到有人出現,楊蝶張開雙目,望著眼前老者,楊蝶撇了撇嘴,說道:「老頭,你怎麼來了?」

似乎不客氣,但是傅然在這裡一定會吃驚,因為楊蝶稱呼她的祖父楊道便是老頭。

眼前這位老者居然就是名震東域的楊道。

被譽為東域第一高手的楊道。

自身實力雖然不高,但是在符紋的造詣上卻是無人能比,即便是在中州,也不是泛泛之輩。

僅僅是因為他在東域,便使得符宗之人不敢涉足東域,足以證明楊道的恐怖。

「你真要去中州?」平時古井不波的楊道,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竟然帶有一絲顫抖。

「我要去。」楊蝶肯定的回答。

「但是你會死在中州。」楊道開口。

「可能吧,我從小跟著你長大,是你教會了我一切,但是有一種東西我卻沒有學你,那就是你的苟且偷生,這一點,我不會學,也學不會。」楊蝶神色堅定。

轟!

整個木屋坍塌,兩道身影沖入半空,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

「來吧,老頭,很久沒和你打架了。」楊蝶開口,探手一抓,一隻巨大的符筆出現在手中,同時另一隻手的手指化為漆黑之色,隱隱有光華閃過。

轟轟轟!

大戰爆發,這一刻,連閉關的三年老生都被驚醒。

紛紛吃驚,到底是誰居然在生活區內戰鬥?

而且這種波動實在驚人,絕非一般地玄境。

一時間,一道道身影閃現,懸浮半空,當看見出手的是楊蝶的時候,這才恍悟,難怪有這等脾氣,原來是這位姑奶奶。

然而當他們看見楊蝶的對手居然是一位老者的時候,皆是吃驚,這位又是何人?難道是學院的長老?可是並沒有見過呀!

「楊道前輩!」

自然有人認識楊道,當即驚呼。

轟!

半空中再次出現爆炸,而楊蝶和楊道二人皆是沒有動,無論是楊蝶還是楊道,都是以符紋交手。

畫符的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每一種符紋都不簡單,應該都達到了六品程度。

更讓人吃驚的則是楊蝶所畫符紋竟然沒有一個失敗。

「六品符師!」

這一刻,所有人吃驚,哪怕的凌月兒也是如此,楊蝶很強,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卻沒有想到楊蝶居然強到這種程度。

如此年輕就跨入六品符師之列,恐怕即便是中州,也沒有這等天才。

「還沒有跨入六品之列,不過因為符筆的品級不低,加上空明心和符心,一般六品符紋已經很難出現失敗。」遠處半空中,冰染開口。

聞言,冰染身後的一眾長老這才鬆氣,如楊蝶真的跨入六品符師之列,那麼他們這群老東西真的活到狗身上去了。

再說此刻的傅然,雙目緊閉,面頰上有骨骼浮現,這骨骼自然就是傷鬼。

與傷鬼融合的他,傷勢恢復速度自然不慢,不過傷勢的恢復,並不代表生命力也恢復過來。

雙鬢的銀髮已經消失,然而那消失的生命力卻並沒有恢復。

緩緩張開雙目,呼出一口濁氣,無奈搖頭。

「傷勢已經恢復到七七八八了,但是這生命力……」

生命力的強弱,跟修鍊也十分重要,此刻並未可惜吸納玄力,但是傅然卻明白,無法和之前相比了。

「現在的我還是太弱,在沒有達到輪帝境之前,絕不能再讓凌族的人找到我了。」傅然沉凝,唯有實力達到輪帝境,他才有自保之力。

這種自保,也僅僅是在一般情況下,若是凌族出動高手,輪帝境根本不夠看。

https://tw.95zongcai.com/zc/50616/ 「不管其他,先完成任務再說。」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傅然都用在完成任務上了,然而當他在趕回總院的途中,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老頭,有沒有發現異常之處?」傅然暗地和焚老交流。

但是焚老卻說沒發現什麼,對此,傅然也只好歸結自己被凌族發現,太過緊張了。

回到總院,傅然先去交了任務,而後尋到了張大張二,讓他驚愕的是張大張二居然租到了房子。

「你二人哪來的那麼多玄液?」傅然可是很清楚,想要在總院東城內租下一個院子,玄液可不少。

「嘿嘿,我兩兄弟前兩天外出執行任務,發現了一個特別的地方。」張大神秘兮兮的開口。

「不錯,我們在那裡發現了一些東西,其中有一塊骨頭看上去應該有些價值,就帶回來了,誰知這塊骨頭竟然兌換到一千多萬的玄液。」張二開口。

「一千多萬?」傅然大驚,心中翻起巨浪,要知道一千多萬的玄液可不小數目,有些人在總院內一年也無法收入上千萬的玄液。

「哪是個什麼地方?學院知曉沒?」傅然低聲問道,其內出現的一塊骨頭都能夠兌換一千多萬的玄液,說不定還有其他好東西,只不過沒有被張大張二發現。

「學院沒有過問,那個地方偏僻,應該沒有其他人發現,不過我們並沒有深入,其內應該是有陣法,我兄弟二人對陣道完全不懂,正想等少爺你回來,一起去。」張大開口。

張大張二也清楚,那個地方絕非一般,如果兩兄弟獨吞,說不定就能夠讓他二人一飛衝天。

但是二人也不愚笨,在中州這個地方,他們唯一能夠信任的只有傅然,而且更加明白,不能因為這件事開罪了傅然。

他們二人是傅然的隨侍,傅然可以隨時讓他二人離開總院,若是離開了總院,他二人是否能夠在中州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更別說二人和傅然還有一個神秘的天誓。

「陣道么!」傅然沉凝,他對陣道有一定研究,不過僅限於凌決中的陣道,倒是讓他想起了六月紅,不過若是那個地方有了不得的東西,六月紅是否有其他心思?

傅然不敢肯定。

「有焚老在,先去看看,如果不先,再叫上六月紅。」當即,傅然便有了決定。

「明日我們便動身。」傅然開口。

張大張二皆是點頭,他二人早就迫不及待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在距離總院數百里之外,存在一個峽谷,這個峽谷一年罡風不停,平常人根本難以進入,加上峽谷周圍並無山脈,沒有什麼玄獸,因此此地很少有人前來。

而今日,峽谷內卻出現三人,正是傅然和張大張二。

此刻三人身上玄力浮現,抵禦罡風。

三人慢慢摸進,雖說這裡除了罡風再無其他,但是三人還是十分的小心。

「你們二人怎麼會來這裡?」傅然疑惑。

「我們執行一個任務,任務內容是採摘雙耳風,而總院附近,聽聞這裡最容易出現雙耳風,因此便來了。」張二開口解釋道。

聞言,傅然點頭,雙耳風是一種藥材,算不是特別稀有,不過雙耳風只會生長在常年吹風的地方。

「那裡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傅然問道。

「我兄弟二人估計應該是一個地宮,因為此地罡風不停,吹走了表面的泥土,這才顯露出來,上次而兄弟二人只不過進入地宮第一層,之後便被看不見的透明牆阻擋,應該是陣法。」張大開口。

當三人越深入,罡風越烈,而此時,已經能夠在兩側的絕壁上看見一株株雙耳風,只不過並未成熟。

雙耳風,看上去和狗尾巴草一樣,只不過其上有一枚果實,宛如雙耳,加上只會在常年大風的地方生長,因此取名雙耳風。

當傅然三人來到最深處的時候,罡風奇怪的小了許多,不遠處坍塌。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張大說過,他兄弟二人離去的時候,用亂石遮擋了入口。

來到亂石旁,傅然一拳轟出,巨大的力量讓周圍亂石粉碎,露出了一塊巨大的石門。

石門碧綠色,上面雕刻有長相奇怪的野獸,張牙舞爪。

「喝!」

傅然一聲低喝,猛然發力,石門緩緩打開。

進入石門后,傅然取出一塊發光的石頭,照亮周圍。

數十丈大小,看上去好似宮殿一般,不過卻空無一物,四周石壁存在了六個洞口。

「我們試過了,每個洞口都通往下一層。」張大開口,而後在率先進入一個石洞內,傅然和張二緊隨其後。

沿著石洞向下,前進了莫約半柱香的時間,再次來到一個宮殿內,這一層宮殿內有桌椅等,不過年代久遠,已經成為朽木。

有被翻過的痕迹,而正出自張大張二兩兄弟之手。

他們帶出去兌換的骨頭,便是在這裡尋到,至於其他東西,傅然也看過,沒有特別有價值的。

這個宮殿依然有六個洞口。

傅然來到洞口前,探手觸摸,但是似乎有道無形的牆壁阻礙。

「果然是陣法。」傅然點頭,的確是陣法,不過有一點他想不通,為何這陣法沒有攻擊力,只是阻礙,不讓人進入。

「你們走開,我來試試。」傅然開口,打算以蠻力破解。

轟!

一拳落在無形牆壁之上,巨大的反彈力傳來,傅然忍不住後退。

「咔嚓!」

隨著破裂聲出現,牆壁浮現,其上出現裂縫。

有作用,雖然這些裂縫開始恢復,但是恢復速度也不快。

砰砰砰!

傅然連續出拳,牆壁上的裂縫越來越多,到最後,布滿整個牆壁。

咔嚓!

隨著咔嚓聲響起,牆壁終於破碎,見此,張大張二面色大喜,他們上一次也試過,雖然也能夠造成裂縫,不過裂縫太小,僅僅眨眼便恢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