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繼續支持!有磚砸磚,有票投票,沒票收藏! 充滿磁性的聲音瞬間撫平了慕卿心中的怒火,輕咳一聲,傲嬌的詢問道:「什麼事?」

「我讓人給你送了早餐,房子也讓人給你找好了,今天我不方便過去找你,你自己要小心些知道嗎?」封時奕不放心的叮囑著。

慕卿愣了愣,眼底劃過一抹驚訝:「你這是把我要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嗎?那我做什麼啊?」

「你只要乖乖做我的封太太就好,其他的事情,有我。」封時奕低低的輕笑一聲,顯然心情很好。

慕卿瞬間紅了臉,羞惱的反駁道:「誰要做你的封太太啊?我說相信你,又不是要嫁給你,別自作多情了好不好?」

「哦?」封時奕劍眉微挑,語氣霸道的開口道:「這可由不得你。」

「封時奕,你也太霸道了吧?」慕卿不滿的嘟了嘟紅唇,心中卻翻湧著陣陣甜蜜。

「現在才知道嗎?貌似晚了點吧?」封時奕眸底閃過一抹溫柔:「卿卿,今天好好休息,有事就讓宋文去做。」

「好,不過你今天是有什麼事情嗎?」慕卿好奇的詢問道。

封時奕頓了頓,隨即輕笑一聲:「沒什麼,只是公司的事情而已。」

殊不知,熟悉了封時奕的慕卿直接便猜出他說了謊。

慕卿抿了抿唇瓣,眼底閃過一抹無奈:「時奕,既然我選擇了相信你,那就說明我認定了你,所以我希望,你無論有什麼事情都不要瞞著我。」

「卿卿……」

「我寧願跟你並肩作戰,也不願意被你蒙在鼓裡,傻傻的被你保護著。」慕卿眸光微斂,語氣堅定道:「你要相信,我慕卿、不,我林卿是有能力站在你封時奕身邊的。」

聞言,封時奕眸光微顫,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不過更多的卻是欣慰。

低低的輕笑一聲,封時奕心情頗為愉悅:「卿卿,有你這話,就足夠了,不過你要相信,你的男人有能力保護你。」

「所以你今天是要去見風嫣然吧?」慕卿直截了當的戳穿他的謊言。

封時奕愣了下,隨即失笑的搖了搖頭:「你這丫頭,傻的時候能把人氣死,精明的時候,什麼都瞞不住你。」

「那就不要瞞我啊,反正,我相信你。」慕瑤唇角微微上揚,眸底滿是信任。

封時奕眸底閃爍著點點溫柔:「謝謝你,卿卿。」

謝謝你的信任,也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慕卿抿唇一笑:「這麼客氣,可不像是一向毒舌的老狐狸啊。」

「老狐狸?」封時奕劍眉微挑,對這個稱呼很有興趣。

「額……」慕卿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太過忘我,把私下裡對封時奕的稱呼都說了出來。

眸底劃過一抹尷尬,慕卿抿緊唇瓣,思索著要不要直接掛電話。

沒有聽到慕卿的聲音,封時奕冷哼一聲:「行了,暫時不跟你計較這件事,我要出發了,你再休息一會,有事隨時會聯繫我。」

「好。」慕卿應了一聲,隨即掛斷了電話。

看著黑屏的手機,慕卿眸底劃過一抹甜蜜。

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貌似,真的不錯呢!

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慕卿收起手機,打算再睡個回籠覺。

叩叩叩。

敲門聲忽然響起,慕卿這才響起封時奕說有人給她送早飯的事情。

起身打開門,慕卿赫然看到一臉哀怨的宋文。

「是你啊,進來吧。」慕卿笑著走回房間,心情顯然很愉悅。

宋文心情就不怎麼好了,將手裡的早餐全部都放在了桌上,又拿出一串鑰匙:「慕小姐,這是你的早餐,這個是雲中公寓的鑰匙,您的行李我已經送過去了,其他的還有什麼吩咐嗎?」

慕卿詫異的看著宋文,敏銳的發現他眼角的烏青:「這麼早就處理了這麼多的事情,宋文,你不會是一夜沒睡吧?」

「不是一夜沒睡也差不多了。」宋文自嘲一笑,大半夜被自家總裁拎起來找房子的,除了他也沒有其他人了吧?

看著宋文一臉哀怨的模樣,慕卿不禁有些想笑:「辛苦你了,我這邊沒有要你幫忙的了,你把地址寫下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好的。」宋文如蒙大赦,匆匆寫下地址,悄然離開了酒店。

慕卿坐在桌邊,望著一桌的美食,唇角微微上揚。

打開袋子,慕卿吃著封時奕讓人準備的早餐,心中湧起陣陣暖意。

吃飽喝足后,慕卿心滿意足的躺在床上,繼續睡回籠覺。

再次睜眼,已經是下午時分。

慕卿簡單整理了下儀容,邁步離開了酒店。

看了眼手裡的公寓鑰匙,慕卿想了想,率先朝著附近的超市走去。

剛剛搬家,還是買些日用品帶回去吧。

十分鐘后,大型超市內。

慕卿推著一輛購物車,緩步走在超市內。

挑選著需要的東西,慕卿時而駐足看著貨架上的商品,完美的側顏令許多人都忍不住看了過來。

「慕卿?」耳邊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慕卿下意識回過頭,赫然看到顧豫驚訝的眸子。

冷冷的睨了眼顧豫,慕卿懶得搭理他,推車朝著另一側走去。

這樣冷淡的反應令顧豫愣了愣,隨即回過神,跟上了慕卿的步伐:「慕小姐,這樣不理人,貌似不太禮貌吧?」

「禮貌?」慕卿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嘲諷的看著顧豫:「誰不知道我慕卿是囂張跋扈的代名詞?顧少爺跟我說禮貌?」

「就算是這樣,我們見過這麼多次,而且你還救了我妹妹,難道連打個招呼也不可以嗎?」顧豫眸光打量著慕卿。

剛剛的某個瞬間,他發現眼前的女人,莫名很像記憶中的那抹身影。

即使他清楚的知道,林卿已經死了,可是看到慕卿剛剛的模樣,還是忍不住走了過來。

慕卿抿了抿唇瓣,無奈的嘆了口氣:「顧少,我們見過這麼多次,但每次貌似都是不歡而散,還有,我救你妹妹不是因為我跟你的關係有多麼好,而是因為,我是個醫生,她剛剛好是個病人。」

冷冷的睨了眼顧豫,慕卿再次開口道:「還有,我們不熟,以後也不會成為朋友,謝謝。」 說罷,慕卿推著購物車,邁步朝著不遠處的貨架走去。

望著慕卿的背影,顧豫不禁有片刻的怔愣,剛剛她的眼神,好像他心中的那個人……

會是嗎?顧豫自嘲一笑,估計只是他想多了吧。

已經死去的人,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呢?

搖了搖頭,顧豫沒再去跟著慕卿,轉身離開了超市。

慕卿選購完東西,拎著兩大包生活用品回到了雲中公寓。

剛剛到達門外,慕卿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眨了眨眼睛,慕卿猶豫著要不要喚住前面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前面的男人回過頭,看到慕卿的瞬間,頓時驚訝不已:「慕卿?你怎麼在這裡啊?」

喬治眼帶驚喜的來到慕卿身邊,順勢接過她手裡的袋子:「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來看我的嗎?」

「抱歉,你理解錯了。」慕卿聳了聳肩,晃了晃手裡的鑰匙:「我新找的房子就在這裡,只不過你不是住在員工宿舍嗎?」

「原本是,不過後來他們的汗臭味太重了,我受不了,就搬出來了。」喬治故作嫌棄的吐了吐舌頭。

誇張的神情令慕卿頓時失笑,好奇的看著喬治:「男生宿舍,真的像是傳聞中的哪樣,臭襪子滿天飛,女生進去能熏暈嗎?」

活了兩世,她都沒有見識過男生宿舍,貌似有些失敗誒。

「也沒有那麼誇張,不過臭襪子滿天飛倒是真的。」喬治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他一個有輕微潔癖的人,真的與他們相處不來。

「噗……」慕卿頓時輕笑出聲:「果然,顏值和乾淨程度是形成正比的。」

「那是,對了,你在哪裡住?」喬治好奇的看著慕卿。

「B棟303。」慕卿看了眼地址,指了指B棟的方向。

看著慕卿手指的方向,喬治頓時震驚不已:「我的天,我們這麼有緣嗎?」

「怎麼了?」慕卿狐疑的蹙起眉。

「我就住在302,慕卿,我們居然是鄰居啊!」喬治又驚又喜,激動的望著慕卿。

慕卿唇角微微抽搐了下,訕笑著解釋道:「這房子不是我租的,所以如果真的說有緣的話,你有緣的對象也不是我。」

說罷,慕卿伸手接過自己的袋子:「今天我剛搬過來,還要收拾房間,就不招待你了,改天再說哈。」

不給喬治反應的機會,慕卿動作利落的打開房門,拎著袋子竄進了公寓。

望著慕卿的背影,喬治既好笑又無奈,輕輕搖了搖頭,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303公寓內。

慕卿放下手裡的袋子,暗暗嘆了口氣。

真沒想到在這裡也會遇到喬治,如果讓某個大醋罈子知道的話,估計她就要搬家了。

搖了搖頭,慕卿看著公寓內的擺設,眸底劃過一抹詫異。

這裡的裝修,居然還原了別墅的裝修風格!

想到了什麼,慕卿大步朝著卧室走去,果不其然,就連房間也是按照她在別墅時的風格!

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只不過這裡的面積減小了而已。

心中湧起一陣感動,慕卿真的被封時奕的細心感動了。

這樣的男人,真的值得人不顧一切的去愛他一次。

哪怕最後的結局不好,她也不會後悔了。

想著,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將買回來的生活用品一一放好。

全部整理好,慕卿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開始處理過兩天醫學研討會要用的論文。

時間點滴流逝,窗外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咕嚕嚕……

屋內響起一聲異樣的聲音,慕卿敲擊鍵盤的手頓了頓,伸手摸了摸乾癟的小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