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那麼多劍主終都未能將他喚醒,可見他的蘇醒是多麼的困難,若非李逸晨機緣巧合,先登洞天樹,再劍斬天劫,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蘇醒過來。

「不是吧,我可是你的劍主,我若是掛了,對你也沒什麼好處吧?」李逸晨沒想到這傢伙如此的乾脆。

「難道歷代以來掛掉的劍主還少嗎?」劍靈笑道:「你雖為劍主,但我們並非主僕關係,而是合作關係,這其中的微妙你以後自然就會明白。」

「不幫就不幫吧!不過你放心,若是我真有危險,我會先把你扔出去,就算我掛了也肯定先讓你沉睡下去,免得你落入奸人之手毀了天運神劍的一世英明!」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你小子敢!」聽到李逸晨的威脅,劍靈不由暴跳起來。

「如果我都要掛了,那我還有什麼不敢之事?」見自己似乎真的抓住了劍靈的弱點,李逸晨心中也是一喜。

「好吧,算我怕你了!」劍靈不由搖頭道:「只要你能想辦法讓我得到兩股自然之力,那麼我就能在青雲聖地掌控這個世界的本源之力,到時不僅你能得到極大的好處,而且還可以斬殺這些來犯的魔族!」

「有這樣的好事,你之前怎麼不說?」李逸晨不由疑惑地問道。

「因為……因為以我現在的力量想要吸收這些自然之力,只有以你的身體為媒介,而以你的修為,在這個過程中將會十分危險和痛苦,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冒這個險!」劍靈連忙解釋道。

「你不是不擔心我的生死嗎?」李逸晨追問道。

「總得來說,在青雲大陸的歷代劍主中你還算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能不讓你死,我自然不想讓你去冒險了。」劍靈十分乾脆地說道。 對於大夏的態度,江道明並不擔心。

天下很大,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浪跡天涯。

以他五層頂峯龍象功,行走天下還是沒問題的。

讓衆人下去忙碌,江道明獨自在除魔殿飲酒,研究夜叉骨。

江長山憑藉夜叉骨,御使妖物,配合御妖師一些手段,以及暗中培養御妖師,掌控妖魔。

可惜,不走正道。

如此寶物,不知好生利用,反而化了妖。

妙音等人前去幫助城內百姓,處理妖魔血肉,尋找坍塌房屋下,是否還有百姓活着。

江水城這次的災難,比江城要嚴重很多。

之前江城妖魔入城,還未猖獗多久,便被江道明給滅了。

可這江水城,妖魔禍亂到下半夜,江道明才趕來。

一直到天明,江水城還未清理乾淨。

夏元武喘着氣,道:“殿主,江水河還需要處理下,那些妖物並未退走,百姓們無法捕魚生活。”

“嗯,我這便前往,這江水就交給你們了。”

江道明拎起酒罈,翻身上馬,駕馬而去。

之前江長山讓妖物禍亂,導致百姓無法捕魚,還出現傷亡。

現在江長山死了,妖物卻沒有退走。

傍晚,江道明趕回江城,直奔江水河。

妖物潛伏,妖氣陣陣,在水面繚繞。

江道明駕馭漁船,來到江水河中,夜叉骨握在手中。

嘩啦啦

河水動盪,龐大的妖物在河底遊動,龐然妖氣升起。

龍象真氣灌注夜叉骨,剎那間,夜叉妖威蔓延而出。

水下妖物,突然驚慌起來,像是遇見大恐怖一般,想要逃離。

江道明控制夜叉骨,真氣以特殊頻率震盪。

夜叉骨釋放出妖氣,化作一圈圈波紋,盪漾開來,沒入水中。

水中妖物停止慌亂,乖順地浮上水面,不敢動彈。

“四層妖物,居然如此乖順。”

江道明看了眼夜叉骨,果然是一件好寶貝。

龍象真氣掃過,震斷妖物心脈,斷絕生命,真氣磅礴,帶着妖物屍體,飛上河岸。

江道明縱身入河,夜叉骨再次釋放詭異妖威。

河水之中,妖物全部匍匐,乖乖等死。

“有此寶物,那便多清理清理。”

江道明運轉龍象,衝向遠方。

夜叉骨所過之處,沒有妖物能夠抵擋夜叉之威。

……

隨着江水河再次清理,江城百姓們逐漸恢復捕魚生活。

江河掌櫃四人早就來拉妖物屍體了,沿着江水河收集屍體,這些都是珍貴藥材,價值不低。

之前遷來的江水百姓,有一部分回去了。

還有大部分,不願意回去,他們發現,在江城生活挺好。

江水城經過妖魔禍亂,這些人心中慶幸,當初來了江城。

沒有被當成奴隸,依舊是自由之身,也沒人爲難他們。

當然,他們也有回江水清理妖魔血肉。

這些妖魔血肉,收集起來,也能賣出好價錢。

連續三天,江水城才清理乾淨,江道明依舊在江水河殺戮,並未出來。

家園重建,照搬江城便可,不需要江道明出來吩咐。

餓了隨手抓條魚,烤熟了吃,吃完繼續清理江水河。

有夜叉骨在,江道明從江城殺到江水城,將妖物清理了個遍。

他依舊沒有停止,繼續尋找河中妖物。

一眨眼,又是十日時間過去,兩城已經迴歸正常生活。

這一日,夏元武策馬來到江邊。

“殿主,夏元武求見。”夏元武躬身高喊,望着茫茫江水。

水流湍急,河水激盪。

嘩啦啦

水面攪動,水浪衝天。

江道明從河底衝出,一躍到河岸之上:“何事尋我?”

“殿主,現在兩城已經通商,妖魔血肉也售出,江水河可以捕魚,良田開墾出來。”夏元武恭敬彙報道。

“這不是很好嗎?”江道明疑惑。

發展的如此之好,怎麼還來江水河尋找自己。

“殿主,發展的是很好,但也有不好之事,最近江水城,來了很多陌生武者。”

夏元武沉聲道:“這些人一身江湖氣,提刀帶劍的,目無王法,已經和除魔殿有過幾次衝突了。”

“嗯?”江道明皺眉:“他們來江水城做什麼?”

“屬下暗中打聽,得知他們爲了上古大妖遺留而來。”夏元武沉聲道。

“上古大妖洞府?”江道明目光微凝:“沒想到,先來的不是朝廷之人,而是這羣江湖客。”

“殿主,這些江湖人實力都不弱,其中更有五層武者,而且,他們背後還有門派靠山。”

夏元武苦笑道:“我們招惹不起啊。”

“招惹不起?”江道明眸光一冷:“別處是他們的江湖,來了江水,那便是我的江湖!”

“殿主,別衝動,他們身後都有門派,殿主雖然神威蓋世,龍象無敵。

但這些人打了小的,來個老的,也是麻煩。”

夏元武連忙勸道,不忘拍馬屁。

他太瞭解江道明瞭,或者說,兩城的人,都瞭解這位殿主。

一個徹頭徹尾的殺星,惹惱了他,管你是誰,先殺了再說。

“回去吧。”

江道明沒有多言,翻身上馬,向江水城趕去。

夏元武連忙跟上,希望殿主這次能夠忍耐下來,不要動不動就下殺手。

命元:238.6

自己已經是第五層頂峯,之前初期,中期,後期,修煉了十三年。

二十年走完第五層,那自己用掉這命元,也差不了多少了。

第六層,指日可待。

可惜,江水河妖物,都快被他殺絕了,再難找到合適的妖物。

這也是他爲什麼,從江水河出來的原因。

如果裏面四五層妖物還多的話,他肯定會掠奪到足夠的命元,能夠踏入第六層再出來。

在馬背上,江道明使用命元。

龍象真氣快速搬運,淬鍊全身,五龍五象,越發凝實。

渾身上下,流露出金光,身上的龍象刺青,熠熠生輝,彰顯神異。

好在,江道明內斂的很好,不然身下馬匹,估計會軟倒下去。

身後的夏元武,只覺得殿主身上氣勢強盛,卻並未多想。

江道明實力本來就很強,他也看不出深淺。

一息之後,命元耗盡,提升完畢。

江道明眼中閃過一絲滄桑,這命元修煉,確確實實在一息之間,苦修了七年。

他已經感受到第六層境界了,只需要一百多日苦修,便能踏入龍象第六層,修成六龍六象。 「那看來我還得謝謝你的厚愛了!」雖然知道劍靈是在故意氣自己,但面對著他這樣的態度,李逸晨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爽。

「既然你能將我喚醒,那說明我們之間還是有些緣分,自然也就談不上什麼厚愛不厚愛了!」劍靈笑道:「好了,剩下的事情就只有你自己解決了,我還需要去好好休息一番。」

李逸晨點了點頭,劍靈所告訴他的這些無論是對於他還是對於整個青雲大陸來說都已經是天大的好處。

否則等大家搞清楚魔族的一切,只怕還要承受不少的損失,而且按著其他五大勢力的心思,估計想要合作也不是什麼容易之事,到時被各個擊破,那樣整個青雲大陸才會真正再一次陷入危險之中。

當李逸晨的雙目睜開之時,飛行靈器內一雙雙眼睛都緊盯著他,在這個時間段內,其實大家也想過相應之法,只不過他們對於魔族的了解太少,同時因為那些傳說,在心裡對於魔族也有著有一種先天的恐懼,一時誰也想不出有可行之法,自然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李逸晨的身上。

「魔族再臨,我們只有聯合青雲大陸所有的武者,否則我們將可能面對當年魔劫之危!」李逸晨整理了一下心中的想法說道。

「宗主這個想法固然是好,只不過以我對那些勢力的了解,只怕若是沒有威脅到他們的切身利益,他們絕對不可能去拚命,而且就算他們同意聯合,也極可能出工不出力,到時難道要我們逍遙宗去打頭陣?」當即有散修搖頭說道。

做為一個武者誰不知道大樹底下好乘涼的道理,而他們寧願做散修,也不加入任何勢力,其實也是內心對各方勢力的行為有些排斥。

「若是我們單純的說聯手抗敵他們自然會排斥,但如果他們知道魔族進入雷池,你猜他們會怎麼樣?」李逸晨眉頭微微一揚道。

對於青雲大陸武者內心的自私李逸晨自然十分清楚,同時他也知道能打動他們的就只有真正的利益。

「宗主的意思是,繼續利用天星石的寶藏?」

「不錯,若是有人敢動天星石的寶藏,別說是魔族就算是魔王估計他們也會跳上去拚命,如此一來根本不用我們動員什麼。」

「對啊,一旦交手必有死傷,有了傷亡,雙方有了仇恨之後事情自然就要好辦得多了。」

被李逸晨這麼一提醒,大家立刻反應過來,雖然天星石寶藏乃是根本不存在的事,但這也僅僅只有在場之人清楚,其他的勢力基本不知道其中玄機。

若是以此為餌,倒也不失為一個良策。

「那到時大家守好口風,進入雷池也要注意安全。」李逸晨見眾人並沒有露出怯意心裡也是有些滿意。

「放心吧宗主,我們絕對不會丟了逍遙宗的臉!」眾人立刻紛紛表起態來。

「丟逍遙宗的臉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你們不丟掉自己的性命。」李逸晨卻是搖頭道:「在我逍遙宗沒有什麼比門中人的命更重要的東西!」

「是!宗主!」此時眾人心中更是滿滿的感動。

在青雲大陸這片土地上不少勢力為了所謂的榮譽,不惜令門中弟子去拚命,可是現在李逸晨卻告訴他們,逍遙宗的臉可以丟,他們的命不能丟,這樣的話瞬間擊中這些散修心中的柔軟。

而且他們能從李逸晨的語氣和眼神中看出來,李逸晨這番話是真正的發自肺腑,而非做作之言。

「好了大家好好調息一下吧,接下來等待你們的將是一場硬仗,現在多蓄一份力量,到時就多一份生機!」大致的方向已經定下來后,李逸晨也不願再多說。

眾人點頭應下后,隨即連同李逸晨在內的所有人皆同時運功調息起來,如今既然已經摸清了魔族的底細,沿途縱然遇到魔族留下的惡行大家也沒有再停留下來觀察。

終於在數日之後,代表著逍遙宗的飛行靈器在雷池入口處停了下來,李逸晨等人剛跳出來,立刻被其他勢力人圍了過來。

「李宗主,你們這一路過來可有什麼發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