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值:1350/3700

劍魔之道·登堂:4889/5000

氣血融合度:99/100

力量:72(+18+14.4)

護甲:60(+9)

敏捷:85(+42.5)

恢復:55(+11)

【天賦技能:清晰術】

描述:為自身恢復50%的體力,同時也會為周圍友軍恢復25%的最大體力值。使用間隔時間3天。

提示:體力並非生命力,清晰術無法像治療術治療傷勢。

【天賦技能:虛弱】

描述:虛弱指定目標,降低對方30%的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以及減弱10%的身體抗性,並且對他們所能夠造成的傷害減弱40%,持續2.5秒。使用間隔時間3天。

提示:合理利用每一次虛弱,這將是你反殺敵人的神技!

【浴血屠戮】:未滿足條件,無法學習。

這是羅嵐升到5級之後,更新的個人信息。

系統賦予了他2個天賦技能,清晰術無疑是再次增強了他的續航能力,而虛弱則是讓他在面對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對手時,有了一個可以相對抗的底牌。

他在「不死」的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如果沒有壓倒性的優勢,恐怕很難在正面殺死他。

除此之外,讓羅嵐最感興趣的就是劍魔之道的熟練度終於要再次晉級,他很期待這一次的突破又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

四天後,艦隊終於有驚無險的離開了無風帶,進入了偉大航路。比較幸運的是,在航行的後半段路程沒有再出現海王類的襲擊。

東海蓋倫,北海趙信,西海嘉文,南海羅嵐四位海軍支部少校,也在前兩天的海王類襲擊事件中,被無數海軍知曉。

雖然是火燒山中將擊殺了大型海王類,但從結果上來說,說是他們四個拯救了艦隊也不為過。

偉大航路的惡劣環境,海軍們早有耳聞,可是也只有在真正踏足這片傳奇海域,才知道這裡的天氣究竟糟糕到了什麼地步。

即便是世界上最優秀的航海士,也無法準確預測偉大航路的天氣在下一秒的變化。

混亂,永遠是偉大航路的主題。

狂風,驟雨,電閃,雷鳴,忽然席捲而來的巨大海嘯,接天連海能破壞一切的龍捲風,彷彿要吞噬掉所有生命的大漩渦,吃船的海怪,無窮無盡寶藏,兇殘的海賊,擁有神奇能力的惡魔果實……

這片大海隱藏了無數神秘的傳說,有的人在這裡喪失了所有,甚至生命;有人在這裡撞了大運,獲得了力量以及財富……

正因如此,這片大海彷彿擁有這個世間所有可能,因此才被人們稱作偉大的航路。

儘管這片大海每年都要吞噬無數鮮活的生命,但是仍止不住人們對他的嚮往,就算是撞個頭破血流,也要前仆後繼的來到這裡追尋自己的夢想。

艦隊在偉大航路朝著海軍本部的方向行駛了五天,期間遇到過不止一艘海賊船,可是在看到是海軍本部中將親自帶隊后,海賊們全都落荒而逃。

在偉大航路的前半段,中將就是無敵的代名詞,就算是那些懸賞過億,在常人眼裡實力強大的超新星,也不是中將的對手。

五天後,艦隊開進了馬林梵多月牙形的港口,當海軍們第一次見到那座宏偉的本部大樓時,心底都忍不住升起一股震撼以及前所未有的自豪感。

從今天開始,他們就是本部的海軍了!

眾所周知,馬林梵多鎮壓著整片大海,全世界的所有海軍支部基地都將歸這裡統一管轄,這裡不僅有全世界最精銳的海軍,就連海軍的最高級戰力——大將乃至於元帥,都會常駐與此。

沒有哪個海賊團膽敢攻擊這裡,成為馬林梵多的士兵,幾乎是所有海軍夢寐以求的事情。

羅嵐看著雄偉的馬林梵多也是微微失神,整座島嶼都被改造成了一座堅實的要塞堡壘,密集的炮口幾乎擺放在你能看到的任何一個制高點。

本部的景象雖然曾經在動漫里已經看到過無數次,但像現在這般親眼見到恢弘霸氣的模樣,心神也忍不住一陣恍惚。

本部要塞正面刻畫的「海軍」二字,從裡到外都透露出海軍的核心理念「正義」。

這個世界正是因為有海軍的存在,所以才能維持數百年的和平啊!

這座島嶼,不僅是所有海軍的聖地,同時也是全世界人民的精神象徵!

馬林梵多聚集了如此強大的軍事力量,想要攻陷這麼一座島嶼幾乎不可能。很難想象十幾年後在這裡爆發的頂上戰爭究竟慘烈到了何等地步,才能把這樣一座島嶼打廢。

來自四海的一萬名海軍在本部大樓面前的中央廣場集合,周圍遍布著數十個校場,隨處可見其中正在訓練的海軍。

只是,當他們看到本部海軍在訓練之中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實力是,心裡都震撼不已。

剃,鐵塊,月步,嵐腳,紙繪,指槍……

作為本部的核心技能,海軍六式,居然有不少士兵都能用上一兩式。

再者就是真人搏擊,一拳下去一座假山都能直接轟爆。

其中還有不少惡魔果實能力者……

我滴個龜龜……

這就是海軍本部的實力嗎?

本部和支部的實力差距也太遠了吧?

簡直一個個都是怪物啊!

這一萬名海軍士兵在明面上是四海的精英,實際來到海軍本部后可能只能淪為新兵。

也太他娘的打擊人了。

羅嵐不禁感嘆了一番,難怪海軍能在這個世界長盛不衰,不是沒有道理的。連普通海軍士兵都有如此實力,羅嵐越發期待他在本部的變化。

不久,就有幾名披著正義大髦的校官出現在他們面前,把他們全部打散重組之後,安置在了不同的新兵營。

煤球則是因為年紀太小,被火燒山中將安排到了城鎮裏海軍創辦的一所海軍軍校,學習基本知識,軍校的學生,自然絕大多數都是軍二代,不過羅嵐卻很放心。

煤球不欺負別人就算是給其他人面子了,別人想踩在她頭上?沒門!

……

新書《一切從衍生世界開始》求支持一下QAQ楔子h2>

——>

遠在與地球相對,銀河系遙遠的另一邊,一顆蔚藍的星球生機盎然的隨著恆星的腳步旋轉,在那顆美麗星球上,正發生著不同尋常的事!

——他遁入紅塵,卻又跳脫世外,只想與相親相愛之人安逸的居於一隅,但世俗的紛紛擾擾卻總是找上頭來……

” ?第一部浮生倦世

卷一紫氣真解

一將軍墓

月黑風高,星光不顯。今夜,正是干一些見不得光之事的大好時機。

金鏟子已經是年逾五十的人了,卻身手敏捷的絲毫不顯老態,領頭帶著兩個徒弟與三個身為老手的搭檔和他們的徒弟們,在陰暗的山林之中奔行。在他們的身後是一個二十左右的青年。這人一身簡單隨意的衣裝,默默地跟隨在後面,神色自然,步履輕鬆,彷彿在大街之上散步一般。

這一行人在半夜裡,偷偷摸摸的來這山野林地里行走,乾的乃是一門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的古老地手藝。這門自古以來就存在了很長時間,被他們賴以為生的職業,其行內的叫法為「倒斗」,也就是民間所傳說的盜墓。

金鏟子因為本身姓金,一手鐵鏟使得又是出神入化,不論多難找的墓室,只憑几鏟子下去就能輕易探出虛實,而且他又十分的愛財,於是行里的老傢伙們就送他個「金鏟子」的綽號。久而久之,大多數人都忘記他原本的名字了。不過金鏟子雖然愛財,卻也知道見好就收、貪多惹禍的道理,再加上跟他一起下過墓的人,每次都能分到合理的好處,所以他在這行里的威望也是甚高。

這門行當里,大體上分為南北兩派。南派又分為摸金派與發丘派,摸金派據傳是由魏時的摸金校尉流傳下來的,又曾偷師於茅山術士,精於趨吉避邪之術,挖掘的技術也是在這行中數一數二的。發丘一脈和摸金的情況基本相似,卻更重視多人合作,如果找到大墓,那場面會相當壯觀,就好像真正的考古學家發掘現場。但至今很少見到這一脈傳人,不知是否已經失傳。

北派分為搬山與卸嶺兩脈,搬山派常打扮成道士,所以也叫搬山道人。他們則善於勘探地形地貌,懂得風水術數。卸嶺是最有意思的,但很少見,據說都是力量驚人的傢伙,採取破壞式的方法。有活的時候是盜墓的,沒有活的時候就佔山為王當土匪,搞不清楚那個工作是他們的第二職業。不過在當前這個和平的社會環境下,哪還有土匪山賊的容身之處,估計這一脈傳人都早已轉行了。

夜色正濃,趕路的同時,走在前面的幾個人中,老搭檔吳義山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鬍子,在旁對金鏟子低聲道:「老金,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兒?我看他那樣子好像不怎麼可靠啊!」

醉舞乾坤之龍界拽公主 「不會是局子里的卧底吧?」另外一個身形高壯的搭檔老胡也附和著說。現在國家對文物販子採取嚴防緊打的政策,風聲很緊,已有好幾位幫忙銷貨的熟人都失手被抓。若不是跟他們合作多年的東家在官家那裡有些門路,又從不做走私文物到國外那種讓人病詬的勾當,大多都是給真正喜歡的藏家以及一些大人物們聯繫發貨,甚至還為國家博物館捐獻了數件流失境外的國寶,要不然在這風頭之上,這差不多是他們最後一條來錢的門路,估計也要斷了去。

因此,不光這位老搭檔,其他人對此也頗為不滿,尤其是幾個年輕的徒弟,對後來加入的這個青年更是報以十分不信任的態度。其中幾個年輕的小輩都是從小就開始參與倒斗,一路上隨著師父摸爬滾打走過來的,估計是對這種都市裡長大的青年十分瞧不上眼,又有几絲羨慕對方那種的生活,在這種微妙矛盾的思想下,進而不經意間產生了些許敵意。

按老規矩來說,「倒斗」這種無本買賣最是忌諱有來路不明、底細不清的外人加入的!但這個叫做江元峰的年輕人來歷非同一般。卻是與他們合作多年,一直幫忙銷貨的聚寶齋那位老東家的親外甥。老東家這次難得出面相求,而這青年卻也不是一般人,看樣子還是個練家子。據說不但身手敏捷,還曾是省里的散打冠軍,一身功夫很不簡單,所以金鏟子便勉強應了下來。

見眾人的目光都似有似無的詢問著自己,金鏟子也不得不表態,畢竟人是他決定留下的。

「這小子不簡單,先看看再說,相信以老東家的為人,應該不可能陷害咱們!」嘴裡說著,金鏟子又不由地回頭望去,見手下幾個小夥子都開始有些氣喘,那年輕人卻還是步履輕鬆的模樣,心裡暗暗點了點頭,也越發有些琢磨不透。

要說金鏟子乃是北派搬山一脈傳人,雖然很多古老的技藝已隨著時間失傳,但在北方一帶,他也是德高望重的前輩高手。因為經驗豐富,對這一帶大小墓葬分佈情況十分了解,雖是做這一行當有幾十年了,卻從未聽說出過什麼大差錯。這主要便是因為他知道什麼「斗」該倒,什麼地方不該碰。

按金鏟子的原話是這麼說:「咱們這門行當到底發得是死人財,很是有損陰德,除個別運氣好的例外,很少有能如正常人一樣無病無災、壽終正寢的。我也有心再倒幾次大活計,等賺夠了養老本兒,給兒孫也安排妥當,就金盆洗手,從此安居在家,頤養天年。」

這次準備倒的這個「斗」,位置在隸屬姑蘇市一個小縣城的郊外山區。經由另外兩個老搭檔事前勘察,和多方考證,只是明末一個武將的墓室。據傳說這位將軍生前官位頗高,不過人品卻不怎麼樣,既貪財又好色。但其為人處事圓滑,很懂得上下打點,所以雖是晚年正值戰亂年間,到也落得終老,而後順利的葬入了子孫為他修建的陵寢內安息。

據金鏟子分析,這處墓穴的機關陷阱不會太多,油水也算豐富。按理說,這是一處較容易倒的鬥了,消息雖隱秘,但也不是無人知曉,如今卻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它是被人盜過的,不得不令眾人有些奇怪。金鏟子心裡隱隱覺得,這背後可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什麼。

他本來對這裡也很有些疑惑,但是由於有他的幾個經驗豐富的老搭檔出面,這又僅僅是一處武將的墓,想來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於是就應下了這次行動。

至於後面的年輕人,因為後來要求加入的,對於倒斗來說也是外行,所以一切都得聽從他們的安排。本來幾個小輩合計著要給這位公子哥一個下馬威,想要令他知難而退,所以故意提前幾里地下車步行。多走幾里山路,對常在荒山野嶺露宿的人來說不算什麼。換作是大城市裡出來的年輕人,沒見過多少風雨,恐怕就有些吃力了。故此,幾個師父輩也默許了他們這種近似考驗的刁難做法,免得到時候出了什麼差錯,影響這次行動。

現在看來,走了半天的山路,那小子也沒有半點拖他們後腿的地方。反而面色不變,氣息均勻,這不光他們幾個老人,就是這次來的幾個小輩雖然不服氣,卻也是無話說了。而金鏟子心裏面也有一點看中他身手的意思,希望他的身手真如老東家所說。怕是這次萬一遇到什麼意外,也能指望他出手頂一下,再加上他表明了不是為錢,而是為一些稀奇的古物而來,所以金鏟子也漸漸放下心來,把心思放在了這次的目標上。

大概走了近半小時的山路,一行人才到了目的地。這是一處三面山崗背面,周圍都是密林遮掩,從遠處很難被發現。按照風水學說,這裡倒不失為一處聚風藏氣的福地,不過卻又因常年見不到陽光而略顯陰氣厚重,反而破壞了幾分原有的靈氣。

站在外面看不太真切,進了山坳裡面,才發現這處破舊的墓地被歲月侵蝕的十分嚴重。慘的連碑刻都變做了碎石,僅有的幾塊較大的石塊還能看出是原本墓地上的建築,一點也不像是只有三四百年的明墓。

明墓的特徵是:它的后牆最薄弱,基本上只有兩層磚結構,所以打豎洞時可以沿著墓后牆打,把兩磚厚的墓牆鑿開並不費什麼事。所以除了卸嶺一派的那些滿腦子都是肌肉的暴力分子,對於明墓來說,幾乎所有盜墓者的盜洞都是由向後牆開的。

金鏟子和幾個老搭檔開始仔細觀察陵墓的形式,腦海中開始構建盜墓路線。其餘年輕人則是出來兩個人放風,由剩下的開始準備工具。

他們這夥人原來用的洛陽鏟早已經被淘汰,現在用的鏟子是在洛陽鏟的基礎上改造的。由於過去洛陽鏟剷頭後部接的木杆太長,以至於目標太大,所以才被棄之不用,鏟身全部改用螺紋鋼管,可層層相套,隨意延長。平時趕路、看地形的時候,就拆開背在雙肩挎包里。比從前不知方便了多少!

一般貴重的陪葬品會放在墓主棺木里其左肩部和右腳部兩個方位。也就是說,墓還沒有開挖,頭腦里就要有了整個墓室的概念,等真的挖下去了,直接就奔著你想找東西的地方去了。

墓室后牆入口的所在雖然很明顯,但已經被土石掩埋的厲害,而且有被挖盜塌陷過的痕迹。祈禱著裡面沒有被前人盜光,免得這次白跑一趟,一行人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打通陵寢的甬道。這時候已經差不多月上中天了,只不過被天上的烏雲遮蓋,透不下些許光來,顯得這周圍的環境越發陰森可怖起來。

——————————————————————————————————

先說明,本書並不是講述盜墓的故事,而主角也不是個盜墓者,而是為了配合劇情,以此來引起故事開頭,再埋下幾點重要的伏筆。寫盜墓,小君寫的很不專業,內容純屬虛構,大大們看過一笑就是,不必計較太多。

——部分盜墓術語轉載自「擺渡大神」。嘿嘿,鬼吹燈和盜墓筆記小君雖然都十分喜歡看,不過一些設定不好意思搬照上面找啊!; ?被金鏟子他們認為是神秘青年的江元峰,此時默默的站在金鏟子等人身後,心裡不知作何感想。

江元峰,男,26歲,名牌大學二流院系畢業,現今是星海市有名的外資企業世新集團下屬水產出口銷售公司的副總經理兼技術部經理。

他出身於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江萬里為經濟學教授,母親林朝英也是大學講師。

當年正值十年動亂,華夏大地備受煎熬,二老也不能逃避的被下放到東北部的鄉村改造。因為江家祖上曾多朝為官,故與根紅苗壯者的待遇相差甚遠,遭受多番打壓。是以平反之後,年過而立的江父毅然辭去了國家分配的金飯碗,借著改革開放后的春風,投入到華夏國南方沿海一帶新興城市的滾滾商潮中去。

二十年來,江氏從香江邊上一間幾萬元起步的小工廠,發展為重回祖宗故地,如今資產數億的大型家族企業,不得不說江父縱橫商場多年的手腕高超,與精明世故。

可是雖然事業上一帆風順,但在家庭情況卻不是那麼盡如人意。對於家中那兩子一女,都不肯接手自己辛苦打下的家業,江父卻十分頭疼與惱怒。

三個兒女中老大江元澤為人正直倔強,為了他從小喜歡的偉大人民警察事業,不顧父親反對,毅然報考了警校。畢業后順利的當上了一名人民警察,如今已是豐城市警局的大隊長。

江家最小的女兒江萱,從小頑皮可愛,漸漸大了以後卻也頗有時尚新女性的作風,如今被送到英國念書已有兩年了。至於她以後會不會接掌家裡的生意,那就不得而知了。畢竟十七八歲年紀的小女生,思想總是善變的。

而作為二子的江元峰,因為性子多有懶散,學的又是極為冷門的農牧與水產養殖專業,所以在大學畢業后,就算是成績再多優異,也多為親戚、外人所瞧不起。走到哪裡,都會被好事者稱為「江家最沒出息的那小子」。

正因為如此,心中還有幾分傲氣的他,畢業之後完全沒有想要選擇去家裡的公司上班的意思,而是隨便的聽朋友介紹參加了一個招聘會。結果不巧就被世新國際集團所錄取,在她旗下的水產銷售公司任職。不過江元峰的心底卻對此毫無興趣,他在學校的主要專業是培育珍稀動植物,而業餘愛好卻是與之當前社會青年大相徑庭的歷史、考古與中醫藥學等有關方面的古老神秘學術研究。近年來不但流連各大古玩交易市場,收集古書等器物。還曾經自費的參加了幾場發掘古代未解之謎的活動。且他的為人向來受不得拘束,喜歡縱情于山水之間,那種全身心的自由放鬆與快樂。這也是江元峰沒有選擇在家族企業中任職的其中原因之一。

開始只不過是因畢業之後被父親逼的太緊,為了應付家中二老,才找了這個工作應付著。這一干就是兩年。他頭腦雖然靈活,但對於不感興趣的大部分事情都懶得去做,故此,江元峰能夠在短短兩年時間裡就坐到了技術部經理這個職位,月前又提升為副總,除了其外表還算出色的這一點之外,主要是因為世家關係照顧的原因了。因為世新集團李氏家族的族中長輩們與江家多有交往,兩家從上三輩開始算起就是世交呢!要不然,即使是一下屬水產公司,怎麼會輕易的聘用江元峰這個剛從學校畢業的本科生擔當重任呢!

也是由於以上種種這些,江元峰雖然身為富家子弟,卻從沒有過著燈紅酒綠、夜夜笙歌又兼揮金如土的紈絝生活。胸大無志的他只求能夠簡簡單單、隨波逐流的平靜生活,但還是被公司里的好事者們講為不學無術的世家子弟。

說起江元峰的那些業餘愛好的養成,卻是另有一番奇特原因。那就是表面上一派文人氣息的江元峰,暗自里卻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神秘身份,那即是,他是一名業餘的古武修行者。

古武,即為傳說中飛檐走壁,可以掌碎大石的那種功夫。不過自從人類發展進入了工業時代之後,那種傳說中的武學就很難再見得到了。現在社會上可以見到的那些武術,頂多就是一些拳腳功夫之類,雖也有一些古時流傳下來的功法,但卻從未聽說有人練成。種種原因致使了華夏武學,完全沒有了傳說中的那種種神奇。而至於那些網路上傳出的大師、氣功之流,幾乎都是騙子所著,不與什麼邪教之類扯上關係就好,還有那個敢去練它?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那些武學失傳,還是那些傳說根本就是古人幻想編造的,至今人們還不得而知!但江元峰心裏面私下認為,究其原因,便是自封建王朝進入末年以來,由於一些打著革古鼎新的幌子,為求私利的洋派投機分子,把一切神奇的華夏古老傳承都誣衊為異端邪說、歪門邪道,肆意的造謠打壓。再加上連年兵禍戰亂,以至於老祖宗留下的各類道統大量失傳,造成今天這種尷尬的現狀。而現代社會科技日益進步,人們總是喜歡把一些自己親眼看不到的事物,冠以「迷信」二字,進行惡意扼殺與破壞。所以在古時候司空見慣的武俠之流,現今變為了人們口中傳說,作家筆下的經典。

而在現在這種狀況下,江元峰能夠成為一個傳說中的古武修行者,實則原因,還是因為他那個被母親娘家認為是不學無術的小舅舅。

——————————————————————————————————

雖然不免要做牙膏黨,但小君還是會努力的往出擠,2K、3K也是肉不是?咱趕不上大神,所以小君的生計,就全靠各位大大們多多支持啦!

; ?這事情要從他的小時候說起。江元峰的母親娘家是一個典型的軍政家族,在國內雖然不算是頂尖,但也堪稱握有實權,底蘊頗深。

出生在那樣的家庭,江元峰最小的舅舅卻不同於一般的高官子弟。他自小愛好收集古玩字畫,那是因為他們小時候的家就住在北都乃至全國最著名的古董集散地,琉璃廠不遠。從小舅舅就常常由琉璃廠經過,經常看到那些人們買賣古玩字畫的場景,久而久之,便喜歡上了在琉璃廠的集市上淘寶的這一興趣。

成年之後,江元峰的小舅舅沒有選擇為家裡工作,而是不顧家裡反對,從朋友那兒東拉西湊的在琉璃廠開了一家古玩店。當時所有人都因為他干不得多久就要虧本,然後回到家裡聽從安排。誰知事情往往都出乎人們的意料,小舅舅的生意雖然在某些人的打壓下發展緩慢,但卻異常頑強的支撐了下來,不出一年就紅火起來,由此便一發而不可收拾,一直延續至今。如今的店鋪再也不是從前那個小小的門面了,已經成為了北都古玩市場最大的三家名店之一。

記得那年是在小江元峰十二歲的夏天,放了暑假的他隨媽媽來到北都探親。在小舅舅的古玩店裡,小江元峰接觸到了自己從未見過但嚮往已久的神秘世界。

時值武俠連續劇風靡全國,江元峰也同大多數那個年紀的男孩子一樣,迷戀那些武俠,想象著可以像電視里那般練成絕世武功,行俠仗義,除暴安良。偶然間在小舅舅的店鋪中發現了一本記載武術的舊書,反覆琢磨后,竟然摸出了一些訣竅,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一個暑假,根本不夠用來研究,在離開北都小舅舅家之時,小江元峰就央求小舅舅將那些沒有太多收藏價值的古書都送給了他。其中包括一些人物傳記、野史,還有各家古本經典等等,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那本被他發現可能是武學秘籍的破爛舊書。

經過一年時間的研究,還真讓小江元峰從那本舊書上整理出了一套名為「小周天內功」與「分行外功訣十二段錦」的功夫出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63050/ 讓一個完全沒有老師指導,而且還未成年的孩子照著都是古文的修鍊功訣來習練內功。不說是天方夜譚,卻也極難有成功的機會。不過小江元峰卻是那萬中之一的一個,他真真正正的練出了所謂的內家真氣來。

說起來也是他的機緣所在。那兩套功夫中,一內一外,相輔相成。其中第二套動作古怪,好似廣播體操的外功圖譜,鍛煉起來,除了強身健體、延年益壽之外,久而久之竟然還可以隨著那些動作,促使人的身體自行產生氣感,凝練真氣。 重生之夫榮妻貴 所以他才能在無人教導的基礎下,成功的修鍊出了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內家真氣。加上十二、三歲正是練武的黃金年紀,小江元峰完美的抓住了這一時機,為以後的成就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至於那套內家功夫,小江元峰為此翻遍了能找到的相關書籍。還好他學校所在的城市雖然是新興發展的地區,市政府為了追求文化底蘊,為幾家圖書館收羅了一大部分各類的古文書籍。在經過幾個月的輔助學習,大致明白了經脈穴道的劃分,掌握了五行八卦的基礎意義之後,因為已經成功生出氣感,小江元峰也能夠自行摸索著開始修鍊了。但是他的真氣由來畢竟是藉由人體的鍛煉,而自行產生的,開始時很難被自身的意念所控制。再加上受小周天內功的局限所制,產生的真氣只能於四肢與軀幹部分經脈進行半個周天的運行,一旦觸及丹田任督等大、小周天搬運的部位所在,便完全后力不濟,無法衝破障礙,止住不前。

在他年紀漸長,知識掌握的也越多,真氣更是略有小成的時候,小江元峰便開始通過舅舅的店鋪與一些舊貨市場,來進行收集古舊書籍的行動。其間不乏又淘到了一些外門拳腳功夫,而他也參加過多個武術散打的培訓班,外功底子愈加的深厚。而且練武之餘,江元峰對那些天文地理,風水玄學,巫醫占卜等等分屬古代神秘學說的書籍也是大感興趣,最終成為了一名古代神秘學的業餘愛好者。

十多年過去,現在已經年紀二十六的江元峰,功夫已不是一般的深厚,大學時候也曾參加過省里的比賽而獲獎。前一段時間在一傢俱樂部里,一些圈子裡的高手聚會切磋,等閑五六個散打高手都不是他對手。要是換作普通人,恐怕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幾年前他的家人也都在他有意的促使下,習練過這兩套功夫。不過外功還算有些明顯的效果,最明顯的是年近七旬的外公,幾個月下來,精力愈加旺盛,連花白的頭髮也漸漸泛黑,如此一大家人都把這種神功,當作是一種鍛煉身體十分有效的運動來看。至於那小周天內功,對其他人來說就是完全如同虛幻一般,沒有任何效果。除了江元峰外,還沒有人能感受到它的神奇!

話說到此,雖然江元峰目前煉武有成,但那些大都是外門功夫,在內功真氣的探索中,他也僅僅掌握了些許皮毛。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江元峰以後的武學成就便止於此了。因為那兩套功夫,無論是《小周天內功》還是《分行外功訣十二段錦》,都是只有最基礎的功法,乃是古時真正學習高深功法前,用來築基入門的功夫。如果沒有進一步的高深功法的話,江元峰的修鍊實在很難再向前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