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上所述,就是這麼一個讓人無法具體形容的相貌,卻莫名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震懾感。

就連蘇菲都會情不自禁地將視線定格在他的身上,然後內心深處會禁不住膽戰心驚。

糟糕,被這個變態察覺到了,他該不會就是傳說中偷盜人體器官的人販子吧? 簡單的打量后,蘇菲還是無法判斷出綁架她的人是何方神聖,卻看到男人薄唇輕揚,似笑非笑道:「你看夠了嗎?」

「鬼才稀罕看你這種死變態!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綁架我?」蘇菲忍不住怒吼,以此來掩飾自己心底的恐懼與茫然。

莫名其妙被抓到這兒,莫名其妙就遇到這麼個變態,要不是她前些天才經歷過特訓,估計這個時候早已經被嚇得神經失常了。

「變態?」史蒂文摸著自己的下巴,墨綠色的眼眸微微轉動著,似乎很排斥蘇菲這樣稱呼他,卻又喃喃自語:「似乎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形容我的人,不過聽著倒也不錯。」

被這樣陰冷的眼神盯著,蘇菲愈發覺得自己遇到了真正的變態。

就在蘇菲不知所措的時候,就看到史蒂文突然逼近她,嘴角微勾,「既然你這樣認為,那麼我理應做些變態的事情來成全你。」

「啊……不要過來!」蘇菲失聲尖叫,眼睜睜地看著史蒂文的長腿跪壓在床上,一點點地將她逼迫到床頭,甚至用高大的身軀將她困在他的身體內。

興許是感受到了蘇菲顫抖的身體,史蒂文眸底快速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我不靠近你,又如何做的了變態的事情?」

不得不承認蘇菲是他見過最漂亮的東方女人,尤其欽佩她的膽識,不愧是將門之後。

蘇菲依舊緊繃著身體,不敢肆意亂動一下,像是生怕男人會趁機蹂—躪她似的。

史蒂文笑得愈發張狂,輕聲提醒:「別害怕,暫時不會傷害你,只要你乖乖的配合!」

即便是緊張的要命,可蘇菲還是捕捉到一個敏感的字眼。

「暫時?」也就是說他們短時間內不會撕票,但是至於以後要如何處置她就另當別論了。

也對,綁匪的目的尚未達成,自然不會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到她身上。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否則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黑色狂情:不做總裁夫人 蘇菲面目猙獰地怒吼著,突然很後悔自己的矯情。

如果她昨晚不胡思亂想的話,說不定現在還安詳地睡在東方玉卿的床上,至少不會淪落到被人強—奸的下場。

不可以!就算死,她也不會乖乖配合……。

東方玉卿,你個蠢貨……莫非就沒有發現未婚妻丟了嗎?

哦,當想起自己給東方玉卿留的那張字條時,蘇菲恨不能狠狠地扇自己幾個耳光。

有那麼一瞬間蘇菲感到了絕望,覺得哪怕是耗時一秒鐘的時間,都像是經歷了人生中最為慘烈的精神折磨,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被暴屍荒野的慘痛畫面。

然而一分鐘后,她瞠目結舌地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突然撤離自己的身體,就那樣矜貴地站立在床下。

他手上把玩著東方玉卿跟蘇菲求婚時的鑽戒,欣賞的眼神就像是在鑒定一件價值連城的珠寶。

有那麼一剎那,蘇菲覺得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精神渙散的狀態,尤其是精神已經快要抵達崩潰的邊緣。

呵,這個男人是來逗逼的嗎?

蘇菲不動聲色地查看了自己的左手,史蒂文手裡捏著的那枚鑽戒果然是她的東西。

「把戒指還給我!」蘇菲氣急敗壞地吼了一聲,顯然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史蒂文像是達到了自己預期的目的,又像是欣賞夠了,將鑽戒放到了他的西裝暗兜里,還故意沖蘇菲曖昧一笑,「暫時由我替你保管。」

蘇菲詫異道:「憑什麼?」

「就憑你現在整個人都是我的,而你身上值錢的物件自然也是屬於我的。」

聽到如此不要臉的話,蘇菲嗤笑出聲,「呵,可我瞧著你也不像是個趁火打劫的,應該不差錢。」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蘇菲覺得這個面具男人絕對是個土豪,否則也不可能將人質綁到這麼豪華的房間里。

「哪有人嫌錢多?我不僅需要錢,還需要像你這樣的美女。」

「死變態,神經病!」蘇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似乎沒有先前那麼害怕這個陌生男人了。

「謝謝你這麼了解我,對我的評價還算客觀。」

蘇菲竟然無言以對,好吧,她是沒辦法再跟變態溝通下去了。

就在氣氛陷入短暫的尷尬之前,房門突然被人敲響,蘇菲整個人突然驚恐起來。

她想自己要是落到了犯罪團伙里,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房門推開,視野中出現了一個帶著墨鏡的高大男人。

接下來就看到墨鏡男人泰然自若地走過來,站在史蒂文的面前。

應該不是蘇菲的錯覺,即使這個男人沒有表現出特別恭敬的態度,但蘇菲也能夠判斷出他在史蒂文面前是低了一個等級的。

他們的關係應該是上下級,史蒂文算是個小頭目?

蘇菲緊抿唇瓣,暗自調整著紊亂的氣息,試圖讓自己儘快地平靜下來。

「通知兄弟們即刻啟程,不用等到明天早晨了。」史蒂文用流暢的英語說話的同時,將那枚鑽戒遞給了墨鏡男人。

蘇菲的視線緊追著鑽戒不放,愈發覺得史蒂文的身份是個謎,莫非綁架她的人是國外的雇傭軍?

「Yes!」墨鏡男人竟然做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蘇菲后才埋頭打量起那枚鑽戒。

視線相撞的那一刻,蘇菲心裡莫名地咯噔了一下,預感到自己即將要奔赴刑場了,而導致她這麼被動的罪魁禍首似乎就是那枚求婚戒指。

史蒂文似乎也要離開這兒,走到門口才回頭說了一句:「準備一下,跟我們一起離開。」

蘇菲裝作不經意地詢問:「你們要帶我去哪?」

「帶你去兜風如何?」史蒂文冷笑一聲,還當著蘇菲的面整理起自己的著裝,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蘇菲略帶詫異地看著史蒂文,「你應該沒這麼好心吧?」

「變態都這麼喜怒無常。」 冷婢有毒 史蒂文似笑非笑地說著,然後直接走了出去。

蘇菲鬱悶地看著史蒂文離開的方向,還來不及思考接下來要如何逃走,房間裡面突然又出現了一個男人。

「嗨,我叫瓊斯。」男人微笑著打招呼。 他跟別人有了孩子,那虛夜月怎麼辦?

如果虛夜月知道這事,她會怎麼想?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方昊天的心情頓時更加複雜。

自已有了兒子,自是大喜。

可是如何面對虛夜月?

"我知道我和夜月的事。"容雁冰的聲音響起,"當時你救我……你我畢竟沒有男女感情,所以你放心,我不會破壞你們的感情。"

"容……雁冰……"

方昊天張嘴欲言。

容雁冰擺了擺手,不等方昊天將話說出便接著說道:"念祖是方家的血脈,我帶他回來是讓他知道他是方家的種。但我不會讓他留下,我會帶他走,我會將他撫養成人。等他長大后我會再讓他回來。"

方昊天臉色一變,急道:"雁冰,既然我們已經……"

"你不用勸我,我已經決定了。"容雁冰說道:"如果你我是兩情相悅而生下了孩子,我自是會留在方家。但我們的情況不是,你說我以什麼身份留在方家?就算你為了負責任,給我母子一個名份而娶我,可是這種因為負責任的婚姻你覺得是我容雁冰需要的嗎?"

"但是……"

"沒有但是。"

容雁冰語氣斷然。

"我也不是沒有想過,但我發現我真的無法接受這樣的婚姻。"

"昊天,我知道你人不錯,嫁給你其實我並不抗拒,但,但這對你不公平。所以我想過了,我可以嫁給你,但前提必須是你我兩情相悅才行。現在你我之間,我對你的感情僅是因為你我有了夫妻之實,然後又生了一個兒子,僅此而已,談不上我愛你。"

"我嫁的人,一定是我愛的人,同時也是愛我的人。而你現在不是,所以你不用勸我。這樣的決定我已經考慮很久。"

"而且我也看得出,你對我僅是對一個姐姐的尊敬,對一個大執事的尊敬,對一個盟主的尊敬,並沒有任何男女之情。"

"所以我考慮的很清楚了。我離開,你我之間以後還能繼續維持同盟之情,同門之情。"

"如果我不離開,我必定會破壞了你和夜月的感情,也許你會因此對我不滿,你我甚至會因此成仇,這絕不是你我所願。就算不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但破壞了你和夜月的感情,我於心何安?"

"我更加不能自私的為了我自已的這點名份,強迫你娶一個不愛的女人,強迫你跟心愛的人分開。"

"昊天,這樣吧,如果你我真的有緣,如果有那麼一天,你愛上我,而我也愛上你,然後夜月又不介意的話我會嫁給你。"

容雁冰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恢復了她果斷的性格。

她上前一步,像個妻子一樣輕輕的整理方昊天稍微凌亂的衣衫。

"我希望你能成全我,讓我帶念祖走。"容雁冰說道:"我答應你,不管以後你我有沒有在一起的緣分,念祖滿十八歲后定會回來方家。"

說完,容雁冰用手輕輕的拍了拍方昊天的胸脯,然後從方昊天的身邊走過。

拉開門,走出去,然後帶走方念祖。

她一個人帶走方念祖,她只說了一句話:"我帶念祖走,你們留下幫方昊天。"

唐斬等人衝進大廳。

"方昊天。"

唐斬站到方昊天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怒吼:"你混蛋,你怎麼不將她留下?"

方昊天一臉苦澀:"怎麼留?"

唐斬一拳狠狠的砸在方昊天的臉上:"怎麼留?一個女人為你生了兒子,你問怎麼留?"

"她說她不喜歡我……"

方昊天摸了摸臉。

"她說你就信?"唐斬怒吼,又一拳打來,"她不喜歡你,那你們怎麼可能會,會……她怎麼會為你生兒子?"

方昊天這次偏了一下頭避開唐斬的拳頭,說道:"我和盟主之間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唐斬停下,因為太生氣而喘息,道:"那你跟我說,跟我們說說是怎麼樣。但不管怎麼樣,你既然跟人家有了那層關係,你就應該負起你應該負的責任。"

"我想負這個責任,但不是她想的。"方昊天搖頭。跟著將魔骨谷的事說出來。完了后說道:"當時的情況我直到今天才知道,所以到現在我才知道盟主為我生了念祖。"

"但……"

唐斬還要說什麼。

但石鋒和方雪梅一同上來拉住唐斬。

方雪梅說道:"唐斬,此事也確實不能怪方昊天。以盟主的驕傲,她確實不可能因為替昊天生了兒子就會嫁給他。"

唐斬說道:"但盟主能將孩子生下,不是證明她是喜歡昊天的嗎?"

"不是。"方雪梅搖頭說道:"我有跟盟主談過此事,她說當時是因為不討厭方昊天,然後又覺得這孩子是無辜的,既然懷上了就是天意,那她就應該將他生下來。她也跟我說過,她嫁的人必須是喜歡她而她又喜歡的人,我想現在昊天和盟主之間還沒到那一步。"

"是啊,唐斬,你就不要責怪昊天了。"石鋒說道:"如果因為負責任而在一起,那未必就是幸福。此事我們其實幫不上什麼忙,如果有緣,昊天和盟主自是會在一起,現在強迫沒用。"

唐斬一屁股坐下來,說道:"你們說的我其實都懂。但想到盟主一個未嫁女子帶著一個小孩,獨自將兒子養大我就心痛。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親姐姐,我覺得她應該一輩子都是幸福的,但現在……"

說到這裡他突然跳起來對方昊天說道:"方昊天,不管怎麼樣,兒子是你的,你就這樣讓盟主母子走了?你就沒有一點表示?就算沒有,你至少也要送一送……"

"對啊!謝謝……"

一陣風颳起,方昊天衝出門外。

這時方雲浩等人可能是有人彙報知道容雁冰帶走方念祖的事正趕到。

一看到方昊天衝出來,方雲浩便張口說道:"昊天,怎麼回事,雁冰和念祖怎麼……"

"爹,等我回來再跟你解釋。"

方昊天飛掠而起,身影在空中閃了閃便瞬間去遠。

看著方昊天轉眼化為黑點的影子,方雲浩輕輕嘆息,滿眼憂色。

容雁冰這媳婦他是真心喜歡啊,美麗,大方,通情達理,出身不凡,實力強大,簡直完美。

但當時容雁冰帶著念祖找上門時,方雲浩獲知方昊天有可能不知道有這個兒子之時就擔心,擔心方昊天和容雁冰之間會出現變故。

現在來看,真的出現了。"昊天,你一定要給我將雁冰和念祖追回來啊!"

方雲浩暗道。

日暮,望高牆在前方,四周亂山無數。

風漸吹盡,枝頭香絮。

容雁冰和方念祖還沒有去遠,剛出混亂谷鎮不遠的一處小山頭就停下。

"念祖,你給你爺爺磕個頭。"容雁冰說道:"我們這一去,就要好多年才回來了。"

方念祖聽話磕頭。磕完后他抬頭問道:"娘,我們真的要走嗎?"

容雁冰輕輕點頭,說道:"念祖,娘有娘的苦衷。你,你會怪娘嗎?"

"不會。"方念祖站起身來伸手拉住母親的手,"娘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容雁冰蹲下,說道:"念祖,你也別怪你爹,不是他不肯留我們,是娘執意要走。但具體為什麼會這樣,等你長大了娘自會跟你解釋。"

"嗯。"方念祖重重點頭,"我相信有一天我們一家會團聚的。"

"念祖真乖。"

容雁冰的抬起左手輕揉了幾下方念祖的頭,然後起身就要拉著兒子離開。

但容雁冰剛舉步就停下,秀眉微蹙了蹙,抬頭看向虛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