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依靠本能感受到一股威脅,但到現在為止都看不懂這輕語到底想幹什麼。

「這樣順眼多了,」輕語繼續朗聲說道,她的話不僅是對羅征所說,還是對那些天尊所說,「將生命法則修鍊到第九層后,無論我如何努力,都無法再進一步……」

第九層生命法則中只有一個奧義,就是轉生。

輕語不僅僅能轉生自己,而且還能轉生他人。

但轉生與曾經那位擁有復活天命的天尊不同,轉生之後,所有的修為都已消耗殆盡,除了記憶之外,等同於換了一副驅殼。

輕語不是天尊,她也只能將生命法則修鍊到這個地步。

想要更進一步,只有承載與生命法則相關聯的天命!

「我試過很多個方向,但無論哪一個方向都有一條無法逾越的限制,我相信你們也碰到過,」輕語微微一笑。

諸多大能者,修鍊到這一步都是為了追求更高層次的力量。

對於天尊們來說,財色權力已經是微末之本,根本不屑於追求……

寰宇雖然龐大,但對於天尊又有多大?

諸多秘境雖然隱藏著無數秘密,但那些秘密帶給天尊的增益也是微乎其微。

他們存在的意義,只為了探索自己所不知的世界……

「我知道你們都失敗了,」輕語繼續說道,「不過,我卻快要成功了……」

輕語並不吝於分享自己的發現。

就在這畫卷之中,她便是向整個寰宇展現出自己的力量!

「嘩啦啦……」

一道綠色的螺旋圍繞著輕語擴散而去,隨即捲起一股和煦的微風,那些小樹,青草也是輕輕搖擺……

在這氣勢之中,輕語並沒有強烈的殺意。

緊隨其後的則是一股磅礴的生命之力自輕語的體內衝天而起!

「嗖!」

她那捲曲的長發,齊齊朝著正上方飄舞,露出額前的一抹美人尖。

幾乎完美的雙眸之中,流露出盈盈綠意,似乎生命之神親自降臨在羅征的跟前!

隨即輕語朝著羅征嫣然一笑,「借你……一用!」

說完之後,她伸手朝著羅征遙遙一指!

羅征本人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但輕語這一指后,豎在她身前的眾生之杖的頂端便出現了一個綠色的球體。

那些球體只有拳頭大小,彷彿一隻鴕鳥蛋一般,徑自從眾生之杖的頂端滾落下來……

這些圓球中都蘊藏著寰宇中最強的生命法則,這就是第九層生命法則。

「這輕語想要幹什麼?」

「她似乎對羅征施展了轉生?」

「生命法則第九層,這寰宇中也只有楹一人修鍊到那個地步,但轉生也是有限制的,何況不是應該以羅征的肉身為媒才能轉生嗎?」

生命法則第九層奧義,這些天尊們未曾修鍊到這一層地步,大概還是能推測出來。

想要將羅征轉身,前提是將羅征先抹殺,再賦予他全新的生命。

這些天尊們也被輕語的舉動弄糊塗了。

第一個小圓球在地上慢慢地滾動,很快那圓球的表面就開始延伸,隨即就開始了不斷地膨脹,化形……

一團綠色不斷地化形之下,漸漸變為一人多高,然後顯露出綠色的脊椎,收縮的肺部,心臟,最終則是肌肉,毛髮,皮膚……

一個與羅征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了輕語的身邊。

此人從模樣到修為,再到氣質與能力,與羅征幾乎沒有區別!

與羅征唯一的區別,就是他沒有穿衣服……

「啊,真是羞……」棋子上的溪幼琴看到這一幕,開始有些不自在了,她總見不得自己的夫君赤身裸體站在那裡。

羅征的眼中也流露出一抹訝然。

在他的對面,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

這種情況羅征在幻陣之中遭遇過,但是幻陣不過是虛幻的勾勒,現在雖然是夢幻戰場,但這輕語的確重塑了一個自己!

她這是……造物!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當輕語隨手之間,重塑了一個羅征之後,所有的天尊在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

許多界主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那畫卷中不可思議的一幕。

此前輕語隨手孕育出異植和凶獸,倒也說得過去。

對生命法則浸淫多年的她,做到這一點並不是什麼難事……

將生命法則修鍊到第六層,便可靈物孕育。

即能孕育出自己需要的生靈,只是孕育的十分緩慢而已。

修鍊到第七層,則直接能以生命法則孕育,速度便奇快無比,到了楹那個地步,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孕育生靈以禦敵。

可是孕育一個生靈之前,需要對這種生靈有過徹底的解析,而且那些生靈並不是完成體。

但輕語卻在短短的時間內,製造出一個真實的羅征!

在天道之中有一種天命,便為造物天命,這就是生命法則的極致,第十重的奧義,造物。

承載這一道天命,便能造物。

輕語,也就是楹……

她只是生命之王,實力或許能與天尊抗衡,但她並未承載天命,她絕對不可能觸摸到造物這一奧義。

但此刻她實實在在的製造了一個羅征。@^^$

在那些天尊看來,這簡直不可思議!

她又不是天尊? 真龍仙帝 憑什麼能做到!

但更加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面,自那眾生之杖上滾落的綠色圓球,開始一個一個的造出來,漸漸地都化為真實的羅征,並列站成了一排!

二缺女青年 這些「羅征」臉色淡漠,但身體的每一處切切實實與羅征無疑!

「當初那位承載造物天命的天尊,也不是隨意就能施展這個能力……」!$*!

「造物本身是有限制的,畢竟這項能力太過於強大,一個念頭之下,便能臆造出不可知的存在,但一段時間裡只能造出一物……」

「也就是說,楹不僅突破了第九層法則的限制,甚至突破了這寰宇的限制?」

「這,就是跨越天道的力量!」

諸多天尊們的臉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對於千千萬萬的底層武者來說,他們是感受到天道的限制的。

一位武者想要突破化神三變,已經是極其困難……

更別說成就界主,登臨天尊之位!

他們便是窮極一生去奮鬥,恐怕也難以達到這個目標。

所以這個界限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有等於沒有一樣,反正一輩子也無法觸及。

但這些天尊就不同了,他們實實在在的被天道所限制,再沒有進境的可能性,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壽元耗盡,陷入天人五衰,化為寰宇中的一段故事,最終被淹沒在歷史之中。

所以輕語展現出來的手段,便是直擊這些天尊內心中的夢想!

或許這份手段並不強大,別說造出幾個羅征,就算是造出幾百個,幾千個羅征,天尊舉手投足也能覆滅。

但其中代表的意義,卻是驚人的龐大,沒有一個天尊敢於忽視。

「這輕語……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要親自前往妖夜族!」

「等到夢幻戰場結束后,我願意登門討教!」

所有的天尊內心中都閃爍出這個念頭,一些天尊便是想著即刻啟程,只是夢幻戰場的戰鬥還在繼續,他們卻是怕自己離開后,又漏掉了什麼重要的細節!

層層雲霧之中的宮殿之中……

那位神秘少女的臉上也流露出一抹疑惑,目光掠過無窮的距離,凝視在輕語製造的「羅征」身上。

呆萌一笑秋波起 「的確是造物的能力,生命法則第十重……」

她揮手之下,就有一道金燦燦的冠出現在她手中。

「造物的天命之冠已經被回收在天道中,這女人真的有些厲害呵,」神秘少女皺起了眉頭,目光挪到了輕語身上不斷打量,隨即又盯著輕語手中的眾生之杖。

「這把至尊神器只是擁有『生命激流』的因果律而已,不可能幫她造物!」

「好奇怪,幾個衍紀都未曾發生過這種事情啊……」

神秘少女正在疑惑之中,目光卻是凝聚在了一抹綠意之中,當她注視到那生命法則之後,就陷入了沉思之中,這寰宇中竟然還有她解不開的謎團,真是有些滑稽了。

她正打量著輕語,沒想到輕語卻是忽然抬頭,朝著那弄得化不開的雲層笑了一笑,那笑容之中卻是微微有些嘲弄之色。

也不知輕語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散發的笑容。

「哈……還敢嘲笑我!」神秘少女當即鼓起了腮幫,一種被人愚弄的感覺油然而生……

……

棋盤之上,輕語面對著羅征,則是淡淡的對羅征說道:「我的確很羨慕你們這些道子,天生不凡,擁有跨越天道的能力,可憐我們這些老傢伙……」

其實輕語也就是楹也不算老,楹,瑤和熏都是新晉的三王,對比那些天尊的壽元,顯得年輕無比,尤其是輕語轉生之後也只有二十來歲的骨齡,理論上她比羅征還小好幾歲。

「你那詭異的劍的確好強大,」輕語繼續笑道:「不過你確定能戰勝自己么?戰勝……十個自己?」

說完之後,在她身上的十位羅征便驟然開始行動了……

他們身體上的每一根毛髮,每一寸肌肉都與羅征一般無二。

嚴格來說,輕語不能算是造物,而是一種克隆,一種複製,只是她是利用造物的能力,無比完整地複製了十位羅征!

「嗖嗖嗖嗖嗖……」

十位羅征在一瞬間消失在輕語的身前,從不同的方向朝著羅征飄來!

也幸好羅征進入了斬情的狀態,否則看到十位與自己一模一樣,卻是赤身裸體的存在,恐怕會感覺十分彆扭。

而羅征終究沒有成就道子,他的斬情斬的並不徹底,心中還是有些古怪之意。

但這不影響他的戰力……

這女人是在向那些天尊展示著什麼。

他或許聽不懂。

但羅征只知道,他要贏!

「嗡……」

雷風幽神劍在他手中重重的一抖之下,一道凌厲的劍意便勃然射出!

面向的便是正前方沖向自己的一個「羅征」!

但弈神一劍釋放的劍光尚且沒有斬向對方,一道白霧便從對方的體表蔓延而出!

「八曲飛煙!」

那位「羅征」身體在空中微微一扭,頓時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想要避開了自己的一劍之威!

不過弈神一劍的速度也是極快,八曲飛煙固然精巧無比,但弈神一劍終究能破掉那三寸的界限,這一劍還是斬中了那位「羅征」。

「噗!」

一抹鮮血迸射而出,但這一劍只是切開了對方的皮膚,那「羅征」在空中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度,直接朝著羅征撲殺過來!

「退!」

羅征也不敢硬接這一拳,朝著後方疾退。

但同時左右兩邊,卻各有三個「羅征」包夾而來……

「幽神影!」

自那雷風幽神劍中驟然迸射出數十道與羅征輪廓一般的影子,朝著那些「羅征」撲過去。

這幽神影十分實用,施展的招式也是羅征所修的拳法,深得其中精妙。

但這些幽神影終究只是劍技而已,哪裡敵的過真正的「羅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