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臣一聽皇上拿了主意,也就不說話了。

「對天道,朕的態度是爭而不戰,斗而不死!」

所謂爭,則是爭奪洪荒本源!

所謂不戰,則是避免與天道發生直接戰鬥。與天道大戰,不論輸贏,損失的必定是洪荒!這是神逆不願看到的結果。

所謂斗,則是鬥智,斗勇,斗謀算,斗布局,鬥力量,斗掌控。通過斗,來爭奪洪荒本源。

而不死,則與「不戰」意義相同。

「爭而不戰,斗而不死……」

群臣琢磨著這句話,他們都清楚,這便是對待天道的作戰總綱領!

「敢問皇上,天道治下的生靈,咱們該如何對待?」

白澤提問道,剛才他注意到神逆提到天道出世后,洪荒會誕生一批生靈。

「此時不用管,」神逆意味深長地笑笑,目光向蒼穹看去,「天道出世后,一定會來找朕談判!」

這是毋庸置疑的,如今的洪荒生靈可沒死絕,眾生已經習慣了神逆統治,完全不知天道。

天道出世后,觀測到這種情況,一定會找神逆談判,尋找解決之法。

白澤點點頭退下,檮杌又問道:「皇上,我等下臣能為皇上與天道的爭鬥中做些什麼?」

「你問到點子上了!」

神逆給了檮杌一個讚賞的眼神,大聲說道:「你們能為朕做出貢獻的就是辦好每次大劫!」

「大劫?大劫會削弱天道的實力?」

「大劫也許會削弱天道的實力,但若辦好,一定會增強朕的實力,增強你們的實力!此消彼長之下,天道愈弱,朕愈強!」

說了一大堆,講了這麼久,終於回歸正題——大劫上了。

「此次大劫,朕雖不入,但朕不阻止你們入劫。此次大劫是朕嘗試掌控劫的大劫,也是朕針對天道布局的大劫,更是有證道混元的無上機緣,想突破的去突破,想報仇的去報仇,想了斷因果的去了斷因果,只要不謀朝篡逆,只要不破壞洪荒,朕都不管,你們隨意,放手一搏,盡情發揮!」

神逆大手一揮,霸氣無比。

「是!吾等遵命!」

群臣激動的附和,他們都明白了,怪不得皇上說大劫是一個試煉場,有著證道混元的大機緣啊!

此外,群臣更是聽懂了皇上說有仇報仇的言外之意。

——這麼看來,三族也會入劫啊!

鴻鈞羅睺饒有興緻的打量著祖龍朱雀真武。

殊不知,鴻鈞羅睺的模樣已然落入有心人的眼中。

窮奇冷笑一聲,「啟稟皇上,我要入劫!」

「准!」

祖龍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雖說之前窮奇放出了話,但皇上不允許,即便窮奇再愛朱雀,也不敢入劫。

儘管之前皇上和娘娘親自駕臨鳳族,可祖龍以為是出於對生育繁衍大業的重視,沒想到,皇上居然真的允許了窮奇入劫!

皇上!您難道不知道,獸族參與大劫,對其他修士不公啊!

祖龍抬頭,焦急地看著神逆。

隨著窮奇確定入劫,群臣的熱血也慢慢冷卻下來,忌憚地沉思著。

神逆當然注意到了大殿內的氣氛,獸族入劫,就是bug一般的存在,這一點,神逆自然清楚。

「九霄使傳朕旨意,昭告洪荒,凡獸族入劫,不得組團,不得組隊,結伴入劫者,數量不得超過三者,此次大劫中,殺死獸族之修,朕不追究!」

「吾皇聖明!」

群臣齊聲大吼,一個個眼睛亮晶晶的。

這才公平嘛!

否則按以前誰打了一個獸族,整個獸族就群起而攻之,那誰受得了!

「吾皇聖明,聖明哪!」

在群臣讚譽后,白澤奉承道:「皇上此舉至公至平,出神入化,皇上真是智慧無雙,微臣料想,此次大劫,必定會在皇上的帶領下,大獲全勝,削弱天道,什麼天道,完全不能和皇上比……」

也不害臊!

群臣看著白澤口若懸河的誇著神逆,心中啐道。

同時也在心裡想到:看看人家白澤,怪不得號稱智計無雙,人家就會自稱「微臣」。

聽聽這詞,微臣!微不足道的小臣,這就體現出皇上的偉大嗎!

偉大的皇上神逆眯眼笑笑,「哦,白澤,你不說話,朕差點都忘了……」

「皇上有何吩咐?」

白澤喜出望外,殷勤說道。

「這次大劫,你白澤不許入!」

「啊?」

白澤以為自己聽錯了,皇上不允許他入劫!白澤還想著在這次大劫中為塗山謀划個好機緣呢。

「哈哈哈哈哈……」

群臣看著白澤那來不及收回的驚訝表情,以及之前還是一臉喜色卻猝不及防的成了苦色的模樣,哈哈大笑。

「哈!」

就連素卿也忍俊不禁,看了神逆一眼,她以為是神逆故意逗白澤。

其實神逆是真的不想讓白澤入劫。

白澤這個傢伙的底細還不清楚!究竟是混沌跟腳還是洪荒生靈,還不清楚。

神逆可沒忘了在初古時,白澤一二再再而三,費盡心思地挑動戰爭。

——白澤究竟為了什麼?

就算是統一后,白澤表現十分低調,還時不時的為洪荒大治出謀劃策。

但神逆可不會放鬆警惕,當然,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否則打草驚蛇就不好了。

想到此,神逆笑笑:「行了白澤,朕不讓你入劫是有原因的,你可入下次大劫!下次大劫,你是關鍵人物!」

下次大劫!

神逆此言,著實令群臣大驚。

這次大劫還沒開始,皇上都想到下次大劫了!

——真不愧是皇上啊!

白澤聽到關鍵人物,開心了。

比起這次大劫中微不足道的一員,白澤更喜歡成為關鍵人物。

所以……白澤高高興興地拜下:「微臣謝皇上賞賜!下次大劫微臣一定盡心儘力!」

神逆抿嘴微笑,白澤啊,下次大劫,你就知道朕的賞賜是什麼了!

下次大劫,正是熟知歷程中的巫妖大劫!

鼎鼎大名的白澤妖聖,怎麼能不出現呢。

妖族那個爛攤子,就交給白澤吧!想想白澤了解了巫妖隱秘后的苦逼模樣,神逆就沒由來得想笑。

對於坑白澤這件事,神逆是心安理得的,反正是自己的微臣,坑的就是他!

不提神逆遐想,檮杌出列了。

「啟稟皇上,屬下也想入劫!」

檮杌沒有自稱微臣,其實獸族面對神逆一直都是以屬下來自稱。

得到了神逆的首肯后,檮杌微笑地掃過幾位確定的入劫之人。

群臣的目光也凝聚在檮杌身上,四王之一的檮杌,混元金仙後期的戰力,他一入劫,又是大不相同。

窮奇已經選擇了鳳族,檮杌又會選擇誰呢?

檮杌最終將目光停留在真武身上!

「真武道友,大劫中,本王和玄武族共進退!」

真武似乎不敢相信,要知道,玄武族的實力不管是比起龍鳳二族,還是道門二教,都是最弱小的啊!

真武忙對檮杌一禮:「多謝獸王!」

「嗯……不知獸王為何選擇吾玄武族?」

檮杌聞言,饒有興緻地看向其他幾位入劫之人,笑道:「眾生談起四王,總是按東南西北四方位來排序,本王就成了最後一位,正好趁此大劫,本王和窮奇較量一番!所以不選鳳族!初古時,龍族偷襲北海,這個仇,本王要討回來!至於鴻鈞羅睺,本王不敢興趣。」

哦~

群臣恍然大悟。

檮杌這話包含兩層意思,一是要和窮奇較量,二是要報初古北海之仇。

群臣紛紛點頭,本來四王入劫,干係重大,入劫者更是擔心四王一體,但檮杌這般光明正大的說開了,對入劫者還是不入劫者,都是交代。

畢竟皇上都說了,有仇報仇,沒仇證道。

饕餮聽后,哈哈一笑,「既然如此,趁此大劫,咱們四王就好好地較量一番!鴻鈞,你我算是老鄰居,本王選擇你道門!」

「好好好!」鴻鈞樂了,能得到饕餮的幫助,他對證道混元的把握又大了幾分。

「能得獸王相助,貧道之福,道門之福啊!」

一時間,鴻鈞與饕餮其樂融融。

這時,站位在群臣之首的混沌走向後方,看向羅睺道:「既然如此,本王選擇幫助魔教!本王與魔教同在西部,魔教入劫,本王自然要幫扶一二。」

混沌話不多,可話一出,必定擲地有聲。

羅睺眨眨眼,他的控制欲極強,野心極大,混沌來了,戰事一起,魔教是聽羅睺的呢,還是聽這為獸王混沌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