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嫗話音剛落,葉修與司徒亮的眼睛陡然睜大。 被老嫗拋出的這一個重磅炸彈震得呆愣了許久,葉修與司徒亮方才緩緩回過神來,有些不可置信地道:「這怎麼可能……楊雪這樣的天才,整個北州域,百年都難得一見,那小小的紅石城,怎麼可能還有比她還妖孽的天才?」

「呵呵,事實上,若非親眼所見,老婆子自己都是有些不敢相信吶!」回想起兩個月前的猛武學院首席爭奪賽,老嫗感慨良多,「這些小傢伙,一個比一個妖孽,比老嫗年輕時可強多了……」

「奕副院長,你還是趕緊給我們說一下這些小傢伙的情況吧。」瞧著老嫗許久都未說到正題,司徒亮不禁有些著急地催促道。

葉修也是微笑著搖頭:「奕副院長,你就別吊我們胃口了。」

瞧著兩人略微著急的姿態,老嫗微微笑了笑,不急不緩地道:「既然兩位等不及了,老婆子便簡單介紹一下吧。」

稍稍頓了一下,老嫗目光落在仔細傾聽的兩人身上,繼續道:「在這一屆猛武學院首席爭奪賽中,有個叫齊晟的小傢伙,與煉丹系四年級的鷹十三頗為相似,不僅天賦與鷹十三相差無幾,而且同樣是火屬性體質,對火焰的操控,甚至比鷹十三還要出色。幾年之後,說不定便會成為另一個鷹十三,或者加強版的鷹十三。此子目前的實力,應該是日級中期,勉強可與日級後期強者一戰。」

聞言,葉修眼眉挑了挑,隨即撫須一笑:「確實是個不錯的苗子。」

「即便放在往屆新生中,這個齊晟也是能夠穩穩地排進前三之列!」司徒亮也微微點頭,一個加強版的鷹十三,的確值得他們重視,若是培養得好,未來說不定能夠打進潛龍大賽的中游。

對如今的大鄴城二級學院而言,一個有潛力打進潛龍大賽中游的天才,已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了。

待葉修與司徒亮安靜下來,老嫗方才悠然笑道:「說完齊晟,便該說方謬了。這個小傢伙,可比齊晟還厲害不少,老婆子聽人議論說,此子乃是摩地族人,肉身極為強橫,兩個月前,便是展露出日級巔峰的實力,硬抗地級初期強者一擊而未死,經過兩個月的修鍊,想必無論是肉身,還是修為,都有了一定的進步,說不定現在已經突破了日級巔峰的界限,達到了可與地級初期強者比肩的水準。」

聽得此言,無論是院長葉修,還是大長老司徒亮,都是不禁動容。

就在這時,老嫗補充了一句:「另外,此子的年齡比齊晟還年輕不少,潛力巨大!老婆子幾乎敢肯定,待其成長起來,必然能夠躋身於潛龍大賽前列!」

葉修與司徒亮互相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吃驚與興奮。

大鄴城二級學院,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天才了,這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

「摩地族人,嘖嘖,想不到我們大鄴城二級學院,居然也碰上一個摩地族人。」司徒亮砸了咂嘴,語氣中夾雜著一抹驚詫與感慨,「這可是僅次於大地古族與龍血霸族的恐怖種族吶!」

傳聞,大地古族在肉身修鍊一道擁有得天獨厚的天賦,並且能夠將肉身力量發揮得淋漓盡致,雖然沒有頂尖級的神級強者,但天級後期強者的數量卻是多得嚇人,並且每一個都是能夠發揮出神級初期的實力,便是連萬器閣、葯神殿這兩大橫跨青州大陸各個州域的超級勢力,都是不敢隨意招惹大地古族。

龍血霸族則是在元氣修鍊一道擁有得天獨厚的天賦,每一個龍血霸族的族人,都是能夠修鍊出威力異常強悍的龍血元氣,依託種族血脈的優勢,往往能夠發揮出遠超同級強者的戰鬥力,比起大地古族之人,絲毫不差。

或許是因為血脈太過於強大,龍血霸族之人,雖然能夠發揮出極為強悍的戰鬥力,但也是面臨著與大地古族相同的問題,上至族長,下至普通族人,竟無一人能夠突破天級的界限,所有人都被困在神級之下。

上天是公平的,大地古族與龍血霸族雖然具備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但也是面臨著普通人族所不曾面臨的問題。

摩地族比起大地古族與龍血霸族雖要弱上一些,但也弱得有限,對於諸多勢力而言,摩地族同樣是不可招惹的存在,堪比超級勢力!相對於普通人族,摩地族人同樣是具備著先天的優勢,在肉身修鍊一道,更是僅次於大地古族這個更加恐怖的龐然大物……

在諸多擅長肉身修鍊的種族中,摩地族赫然排在第二,甚至,即使將這條件放大至所有種族,摩地族也是依然能夠排到第三!

「摩地族人,的確擁有極大的潛力,不過……」葉修眼睛盯著老嫗,話音一轉,「與楊雪丫頭相比,他不見得有多大的優勢吧?」他可是記得,老嫗剛才說過,還有人比楊雪更加妖孽,這方謬,頂多勉強與楊雪比肩,要說超過楊雪,他可不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畢竟,在他們眼裡,楊雪是有著衝擊神級障壁的潛力!

司徒亮回過神來,微微點頭道:「此子未來的成就,將會止步於天級,與楊雪丫頭相比,還是差了一點。」

「你們倒是看得起那丫頭。」無奈地搖了搖頭,老嫗心頭暗暗生起一絲警惕,她可不想這兩個老朋友去打她那寶貝徒弟的主意,輕咳一聲,老嫗揉了揉額頭,轉移話題道:「不錯,光是一個方謬,自然還差了一點,不過,老婆子話還沒說完呢!」

腦子裡浮過羅天的身影,老嫗深吸了一口氣,輕嘆道:「接下來這一個,才是真正令老婆子震驚之人。」

原本放鬆的表情,不自覺地嚴肅起來,老嫗凝重地說道:「此子名為羅天,說起來,還是楊雪這丫頭的一位表哥……」話到此處,老嫗停了一下,稍稍整理了一番思路,方才重新開口,「這個羅天,修為連純元境都不到,卻是在戰鬥中,發揮出超越了地級初期強者的戰鬥力!」

此話一出,葉修與司徒亮心頭狠狠一震。

「嘶……」屋子裡,頓時響起兩人抽冷氣的聲音。

不到純元境,也就是元力境,對應的實力等級稱號,乃是月級,以月級之力,發揮出超越地級初期的戰鬥力,恐怕已經超出了天才的範疇,便是稱之為妖孽,也是毫不為過。

震驚了好半晌,葉修方才緩緩回過神,有些艱難地蠕動著喉嚨,道:「雖然我相信你不會拿這種事來開玩笑,但……但……以月級之力,發揮出超越地級初期強者的戰鬥力,未免太誇張了吧?」

即便是以越級戰鬥著稱的肉身修鍊者,乃至大地古族、龍血霸族這樣的龐然大物,也是沒人能做到這一點吧?

天才,葉修見識過不少,甚至,他自己年輕時便是一個天才,但將越級戰鬥的本事發揮到這種地步的天才,他卻是聞所未聞……

「是不是感覺很荒誕?」若有興緻地欣賞著身前兩人的窘態,片刻之後,老嫗淡淡一笑,「不過,若是你們知道此子修鍊了什麼元技,或許便不會這麼震驚了……」

「什麼元技?」司徒亮呼吸有些急促地問道,若是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他恐怕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都會在失眠中度過。

收斂了臉龐的笑容,老嫗眼睛緊盯著身前兩人,一字一頓道:「破虛……三十六式!」

乍然聽得這一門元技,葉修與司徒亮的眼睛,皆是陡然圓睜,眸子微縮了一下,樹皮般蒼老的面龐之上,爬上一抹震驚與駭然。

天刀宋青,那可是驚艷了一個時代的傳奇神話,即便是數百年之後的今天,青州大陸上依然流傳著他的傳奇故事,他就像一顆彗星般,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忽然崛起,在締造了無數的奇迹、引得無數轟動之後,又猶如彗星般消失不見,只留下一段傳奇故事在大陸上流傳,以及一門號稱世間最強的恐怖元技—破虛三十六式。

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葉修顧不得自己的失態,極為艱難地張了張口,沙啞的聲音,緩緩傳出:「此子,是天刀宋青前輩的傳人?」

司徒亮也是被這消息震撼得有些失神,低聲重複地吶吶:「天刀傳人……天刀傳人……」

瞧著兩人如此震撼的模樣,老嫗不由得暗暗慶幸:「還好我派人封鎖了消息,否則……」她可以想象,若是這消息流傳出去,被周遭勢力,乃至中州域那些頂級勢力得知的話,將會引發何等混亂與騷動。

就連葉修與司徒亮乍然聽到這消息時,都是如此地失態,可想而知,天刀傳人對於諸多勢力而言,擁有著多麼恐怖的吸引力。

可以說,無論羅天表現出來的資質如何,單憑天刀傳人這四個字,便是足以吸引無數勢力瘋狂而至,甚至開出令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條件,竭力拉攏。

靜靜等待著葉修與司徒亮消化著這個令人震撼的消息,約莫半柱香后,在瞧見兩人略微恢復之後,老嫗微微一笑,嘴裡再度說出一句讓得兩人腦子有些眩暈的話語:「或許兩位不知道,這個天刀傳人,並不是最恐怖的那一個,在老婆子看來,還有一個小傢伙,比這個天刀傳人,更加恐怖……甚至,那個小傢伙,簡直就是個小怪物!」

話到最後,老嫗的語氣,已是夾雜著一抹驚嘆。

萬法無咎 直到此刻,老嫗都還有些不敢相信,那個看似人畜無害的瘦削少年,居然將那天刀傳人都是生生擊敗! 聽得老嫗嘴裡說出的話語,葉修與司徒亮眼眸深深一縮,被震撼得無以復加。

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司徒亮聲音嘶啞地道:「你是說,還有人比天刀傳人更厲害?」他的聲音在微微發抖,夾雜著不可置信。

天刀傳人的分量,他十分清楚,雖然未必有著多麼恐怖的天賦,但對諸多勢力而言,卻是比那些天賦更卓越之人,更加受到青睞,何況,從老嫗方才那一番言語中也是可以看出,這位天刀傳人的天賦,可是一點也不差。

深深吸了一口氣,葉修竭力地收斂情緒,控制著微微發顫的雙手,沉默半晌后,方才稍微平靜了些,旋即神情鄭重道:「奕副院長先說一下此人的情況吧。」

不著痕迹地瞟了兩人一眼,老嫗收回了目光,微微點頭:「據老婆子所知,此人與羅天一樣,也是楊雪的表哥,名為藍楓。」

「藍楓?」聽得這個名字,葉修眼眉微微一挑,眼眸浮上一抹疑惑,「藍家的人?」

搖了搖頭,老嫗沉吟道:「應該不是,老婆子特意向這小傢伙的老師打聽了一下,他與藍家似乎並沒有什麼關係,周邊的人也不曾見過他與藍家之人往來。」

「這小傢伙已經有老師了?」聞言,司徒亮臉龐流露出一抹失望,旋即又好奇地問道:「能教出這樣的天才弟子,那位老師,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強者吧?」

思慮了一下,老嫗沉吟道:「他有兩位老師,其中一位,乃是猛武學院原來的大長老,也就是現在的院長—秦懷遠,而另一位,老婆子也不曾見過,只是聽秦懷遠提過,那人自稱幹將,來歷極為神秘,手段也是無比詭異,疑似……神級強者!」

腹婚 話到最後,老嫗的神色,不由得凝重了許多。

無論什麼人,只要與神級二字沾上關係,都是極為了不得的存在!

聽得此言,葉修與司徒亮互相對望一眼,各自的神情,也是紛紛凝重起來。

眉頭微微皺了下,葉修努力地回想著記憶中所知道的神級強者,思索了好半晌,方才疑惑地道:「北州域的強者,我認識大半,卻是從未聽過幹將之名,難道,這位前輩來自中州域?」

「不會是那個組織的人吧?」忽然,司徒亮想到了什麼,眼睛微微眯起。

眼眸微縮了一下,葉修的臉部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應該不會吧?」當年珞珈遇害之事,在北州域所有的老一輩強者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層陰影,對於那個神秘的組織,他們是既恨又怕,心頭總是擔心著這組織經過百餘年的休養之後,又捲土重來,為禍天下。

察覺到了一點不對的苗頭,老嫗搖了搖頭,淡笑道:「這位前輩的來歷並不重要,只要藍楓不是那組織的人,我們便可放心培養他。至於藍楓,老婆子倒是可以肯定,此子並沒有加入那個組織,甚至……與那組織之間,還有著不小的仇恨。」

「差點忘了,你還沒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小傢伙呢。」微微鬆了一口氣,司徒亮忽然拍了下額頭,目光投向老嫗。

葉修點頭道:「那位幹將前輩,我們管不了,不過對於這個藍楓,我倒是十分好奇。」

端起木桌之上的茶杯,老嫗輕輕飲了一口,潤了潤喉嚨,方才滿意地開口:「根據老婆子的觀察,此子當時的修為,應該處於純元境二重,至多不超過純元境三重,不過,其體內元氣極為渾厚,比尋常的純元境層次的元氣修鍊者,多出近半。」

「如此看來,他的丹田,應該比常人大上許多。」葉修低聲分析道。

正常情況下,純元境一重與純元境九重的元氣總量是差不多的,區別只是元氣的精純程度,元氣越是精純,修為便越高,只有極少數天賦異稟之人,才可能擁有更為渾厚的元氣。

「光是這樣,還不至於能夠擊敗天刀傳人吧?」 錦衣血途 司徒亮冷靜地道,顯然,光是這一點,還不足以令他信服。

「除了元氣,他還是一個肉身修鍊者。」話到此處,老嫗的語氣之中,夾雜著一抹驚嘆,「他的肉身,比老婆子先前提到的那位摩地族人方謬,還強橫許多,幾乎達到了四階的極限……要知道,他的年紀,才十九歲啊!比那個方謬,足足年輕了四五歲!」

「天,十九歲便將肉身修鍊到四階極限……」司徒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眼眸閃過一抹駭然,絲毫沒有察覺,這番話從堂堂大鄴城二級學院的大長老嘴裡說出來,多損形象。

便是葉修這位平日里極為穩重的院長,乍然聽得這個消息之時,臉部也是忍不住抽搐起來。

肉身修鍊的難度遠遠高於元氣修鍊,肉身修鍊者,通常都是大器晚成,經過無比紮實的苦修,不斷地打磨肉身,方才可能將肉身錘鍊到這個地步,就連擅長肉身修鍊的大地古族與摩地族,恐怕也是找不出幾個如此年輕的四階極限肉身修鍊者吧?

「這小子……真是懷疑他是不是哪位大地古族的前輩遺留在外的後人……」苦笑著搖搖頭,葉修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愣了好半晌,葉修方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低聲道:「渾厚得遠超尋常純元境修鍊者的元氣,四階極限的肉身,若是再習得一門可以將元氣與肉身力量融合的元技,倒是可以發揮出堪比地級初期強者的戰鬥力……」

頓了頓,葉修轉頭盯著老嫗,緩緩道:「不過,單是如此,依舊不足以擊敗天刀傳人吧?」

哪怕這個天刀傳人只有元力境的修為,但也依舊不是隨便一個地級初期強者便能夠擊敗的!

這是數百年前縱橫天下無敵手的天刀宋青,通過無數次的血腥殺伐與勝利,在人們心中豎立起來的強大信心!

傳說中的破虛三十六式,乃是一門殺得敵人聞風喪膽的無敵神技,是真正的金色元技,它的赫赫威名,時至今日,依舊是牢牢地烙印在人們心中。

「不錯,若光是這樣,藍楓確實不是天刀傳人的對手。」老嫗沉默了一下,旋即淡淡一笑:「但這個藍楓,也是學得一門極為強大的元技……雖不知它與破虛三十六式相比,究竟誰更強,但若是單論詭異程度……這一門元技,恐怕還在破虛三十六式之上,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聞得此言,葉修手一抖,端在掌心的茶杯,迅速地墜落而下,「嘭」的一聲,砸在地面上,旋即翻滾了幾個圈,方才停下。

臉上露出一抹驚容,葉修眼睛死死地盯著老嫗:「比破虛三十六式還詭異的元技?」

「不可能,破虛三十六式已是這天下間最強大最詭異的元技了,絕不可能會有元技比它還詭異。」司徒亮略微激動地道,但那聲音之中,卻滿是震驚與駭然。

破虛三十六式,乃是天刀宋青賴以成名的元技,不僅能夠讓人發揮出遠超自身境界的實力,而且還能夠模擬神級強者才能夠施展的領域,其詭異程度,絲毫不在其強大程度之下,司徒亮的確有理由反駁老嫗,因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面對司徒亮的質疑,老嫗微微一笑,她緩緩將摔落在地上的茶杯撿起,然後目光移向葉修與司徒亮,並未反駁什麼,而是平靜地道:「你們還記得珞珈前輩當年所創的那一門元技么?」

珞珈成名之時,他們年紀雖小,但對於珞珈的遭遇,他們卻極為了解。

「那門元技?」眉頭微微一皺,葉修緩緩點頭:「我當然記得,地獄牢籠,專門修鍊重力的元技,因為存在著極大的缺陷,並且連珞珈前輩自己都無法將其完善,導致根本無人能夠修鍊,因此才被定為紫色低階元技,而且還是殘篇。後來,珞珈前輩在試驗這門元技的時候,不慎隕落,更是證明了這一點,這門元技,不可修鍊,掌控重力,只是珞珈前輩異想天開罷了……」

儘管對珞珈極為尊敬,乃至崇拜,但在葉修等人的心底,卻是對珞珈的某些想法並不贊同。

「是啊!過去的幾十年中,老婆子也是如此認為的。」老嫗深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地注視著身前兩人,淡淡地吐出一句話,「可是,在瞧見那個藍楓之後,老婆子方才發現,不是珞珈前輩異想天開,而是我們這些人太過於迂腐……」

此話一出,屋子裡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天級後期的葉修,以及天級中期的司徒亮,無一例外地當場石化,臉龐之上的表情,驟然凝固。

心頭掀起一股驚濤駭浪,兩人皆是被這消息驚得心神狠狠一震。

在震驚好半晌之後,葉修方才用著難以置信的目光緊盯著老嫗,喉嚨艱難地蠕動了幾下,有些恍惚並且嘶啞的聲音,緩緩從他嘴裡傳出:「這個藍楓,練成了地獄牢籠?」

「不僅練成了,而且,還修鍊到了大成之境。」在葉修與司徒亮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老嫗沉默了片刻,旋即緩緩點頭。

一時之間,屋子裡的幾人,再度陷入了漫長的寂靜。 屋子裡寂靜好半晌之後,葉修苦笑的聲音,方才緩緩響起:「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何現在才告訴我們?」

「我倒是想早點告訴你們,可你們整天不是忙這就是忙那,根本沒時間聽我說話。」 呆呆總裁萌萌妻 搖了搖頭,老嫗無奈道。

「罷了,不說這些了。」葉修擺了擺手,轉頭對著司徒亮道:「大長老,你找個時間接觸一下這幾個小傢伙,若是他們有什麼困難,我們能解決的,便盡量幫著解決吧……既然我們日後需要他們幫忙提升潛龍大賽的排名,便應該先免去他們的後顧之憂……」

沒等大長老開口,老嫗便是皺了下眉,忽然道:「慢著。」

「弈副院長還有什麼問題嗎?」疑惑地瞥了老嫗一眼,葉修問道。

「老婆子認為,我們暫時還是不要去接觸他們。」老嫗沉吟道:「適當的壓力,對他們而言,反而是引導他們前進的動力,若是沒有一點壓力,反而不利於他們的成長。何況,若是真遇上什麼無法解決的事情,他們自會主動請求學院出手幫忙……」

「這……」略微思索了下,葉修微微點頭:「不錯,確實有些道理。」

司徒亮開口道:「那我們就靜觀其變吧。」

……

結束了交談之後,幾人先後離開了屋子,而這一番談話,則是成為永久的秘密。

轉瞬之間,大鄴城二級學院開學的日子,便是悄然而至。

盤腿坐在一頭虎鷹背後的木台之上,藍楓緊閉著雙眸,靜靜地修鍊者,感受著修鍊了三個時辰都還未曾達到承受極限的經脈,其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

在將那半瓶綠生源盡數吞服之後,藍楓的經脈被強化得極為堅韌,原本修鍊兩個時辰便會感覺隱隱作痛的經脈,如今修鍊三個時辰,都是沒有一點難受的感覺,直到近四個時辰之後,方才會感覺到一點刺痛。

與過去相比,藍楓一天之中所能修鍊的時間,幾乎是延長了一倍。

「單是分泌的一點綠液,便擁有著如此神效,不知那太虛古樹本身,又是何等的神奇?」一想到關於綠生源介紹中提到的太虛古樹,藍楓的心頭,便是不由得火熱起來。

忽然,虎鷹的龐大身體微微震顫了一下,在一道嘹亮的嘶鳴中,身子斜飛而下。

「小兄弟,我們到了。」耳邊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藍楓停止了修鍊,緩緩睜開眸子,嘴巴微微張開,吐出一口濁氣,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抹乳白光華。

感受著體內再度精純了些許的元氣,藍楓面帶滿意的微笑,轉頭看向不遠之處站立的霍大叔,對其點頭示意了下,旋即站起身子。

在原地舒展了一下略微僵硬的身體,藍楓走到木台邊緣,俯視著大鄴城的全貌,嘴裡忍不住讚賞道:「好一座雄偉的城市!」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瞥見大鄴城的全貌,但每看一次,藍楓都是忍不住發出同樣的感慨。

「小兄弟是要直接去二級學院嗎?」霍大叔微笑問道。

點點頭,藍楓道:「今天正好是二級學院開學的日子,希望別錯過時間才好。」

聞言,藍馨從一旁走了過來,隨意地瞟了藍楓一眼,淡淡道:「小混蛋,要不要姐姐派一輛馬車送你過去?」

淡淡瞥了藍馨一眼,藍楓懶懶地伸了個懶腰,直接無視了前者釋放的善意。

緊緊地握了下拳,藍馨俏臉含怒,成熟誘人的胸脯微微起伏,狠狠瞪了藍楓一眼,冷哼道:「有什麼好得意的!」

「咳……」藍洋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只好假裝輕咳一聲,無奈地勸道:「姐,人家好歹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你這態度,是不是有些……有些過分吶!」

當得知藍楓便是那個看起來極為壯碩的漢子之後,藍洋對藍楓的態度,便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心頭即是有著濃濃的感激,也是有著年輕人的崇拜,以及一絲絲他自己都不願承認的畏懼。畢竟,藍楓可是展露出極為恐怖的實力,甚至,在藍馨與霍大叔的描述中,這傢伙連天級初期強者都是生生斬殺掉,可謂是兇殘至極!

他還真怕藍馨將藍楓招惹得怒不可遏,然後悍然對他們三人出手……

若是被原本的救命恩人殺掉,那才真是有夠諷刺的。

「閉嘴!你是不是也想走路去二級學院?」柳眉一豎,藍馨不善地盯著身旁的藍洋。

聽得這一句威脅,藍洋頓時乖乖地閉上了嘴巴,不敢再插話了。

作為藍家嫡系子弟之一,並且擁有著還算不錯的天賦,藍洋也是在幾年之前,便從大鄴城內唯一的一座三級學院—建鄴學院,順利地奪得一個首席之位,進入了無數人嚮往的大鄴城二級學院,如今的身份是大鄴城二級學院修鍊系二年級學員。

從這方面來看,他還是藍楓的學長。

可惜的是,他這位學長的實力,可是遠遠被藍楓拋在身後,在幾天前的危機中,還得藍楓這位學弟去解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