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其他人不知道,但從遠古秘境中走出來的他們可是十分清楚,李逸晨雖然一直不顯山不露水,但在遠古秘境,眾多天才環視之中,他可不僅是從未吃虧,還可以說是步步先機,能做到這步,顯然不僅僅是運氣兩個字所能代表的。

「李逸晨,這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畫一道破線就想畫地為牢,我就站過來,你能奈我何!」而方元基卻是一臉不屑盯著李逸晨冷哼道!

以他如今的修為自然不可能真的看透李逸晨的修為,而事實上方元基也沒有去關心過李逸晨的修為!

自己乃是因為劍無常的幫助才突破到養魂境中期,李逸晨當年與自己修為相近,就算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比自己的境界高吧,而且就算再真比自己高,也不可能強得過丁千軍他們吧?

在方元基看來,李逸晨顯然還是把北州當作從前的北州,肯定他覺得億自己的修為達到養魂境就可以北州耀武揚威了!

這樣的事情,方元基怎麼可能讓李逸晨如意?今天他就要當著北州所有人的面打敗李逸晨,挽回自己這幾年丟掉的面子!

不過看著方元基的行為,丁千軍等人卻皆是一愣,似乎一時他們也想不明白方元基哪裡來的底氣,敢於如此挑釁於李逸晨。

神醫嫡女 「你……很好!」李逸晨微微一笑,目光卻轉向身邊的方雨軒!

方雨軒自然明白李逸晨眼中的含義,此刻再度望向方元基,「退回去,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方雨軒雖然因為方正龍當年的一些行為脫離了方家,脫離了千嘯門,但此刻仍然還記念著方家的養育之恩!

雖然當初李逸晨帶領仙劍宮翻盤之後,方雨軒利用自己無意發現的秘密為千嘯門解圍,這足以償還方家之恩,但此刻方雨軒仍然不希望方元基和方正龍死在自己的眼前!

同時方雨軒又深知李逸晨的行事風格,可以說剛才看自己的那一眼,這已經是李逸晨對自己的感情的一種體現,同時也是方元基最後的機會!

「賤人,當年讓你嫁給我,你卻不從,原來是和這小子勾搭成奸,今天本公子就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不過方元基顯然沒有真正理解方雨軒的話中之意,不僅不以為然,反而眼神中充滿著冷意地說道,「不對,我要先殺了他,然後把你留著,我要把你囚禁起來,慢慢的折磨你,讓你為你當初的選擇而後悔!」

原本還震驚於方元基行為的丁千軍等人,此刻看著方元基更是有種傻眼的感覺!這般挑釁李逸晨?區區一個養魂境中期,就敢這麼囂張?

「我已經不欠方家了!」看著方元基眼中的瘋狂,方雨軒只是微微搖頭對李逸晨說道!

至於方元基那番惡毒之言,她已經無心計較,因為和一個將死之人計較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死!」該給方雨軒的面子已經給了,李逸晨也知道今日之局,沒有鮮血和生命是無法劃上句號的,當即一聲厲喝之中,隨手一揮,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方元基立刻感覺自己的身份不由自主的向著李逸晨的面前飄飛而去!

「這……怎麼回事?」體內天道力飛快的運轉著,但仍然無法改變自己身體繼續向著李逸晨的方向飛去!

「住手!」李逸晨剛一出手,修為同樣突破到天人境初期方正龍立刻從李逸晨的氣息感受到他已經突破到天人境!一聲厲喝之中,整個人騰空而起!

方元基雖然在劍無常幫助下修為突破到養魂境中期,在北州年青一輩中絕對屬於佼佼者,但要和已經晉級天人境的李逸晨相比,那絕對是被秒殺的貨色,所以此刻方正龍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馬上救下方元基!

「越線者,死!」不過就在方正龍剛剛跨越李逸晨劃下的劍痕之際,只見李逸晨一聲沉喝中,左手一揮,直插在地面的赤火劍瞬間暴起,捲起一道熾焰向著方正龍直斬而來。

方正龍既然已經出手又哪裡會沒有準備,早已握在手中的道劍隨之揮斬而出,救子心切的方正龍如今可不敢有半點保留,畢竟他此刻被阻任何一點時間都關係到方元基的生死!

一劍斬出,在救子之心激發出來的潛力的催動下,四周空間微微一動,一道劍芒橫斬而出,那凜冽的氣息令諸多北州眾人皆是心中一緊!

天人境!在北州絕對屬於傳說級的存在,如此近距離的體會天人境的交戰,這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第一次!

眾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緊盯著兩道劍芒,彷彿害怕自己一個失神就錯過最為精彩的瞬間!

轟……在眾人期盼之中,兩道劍芒終於撞在一起,但下一個瞬間眾人卻有一種傻眼的感覺!

同為天人境,可是方正龍在李逸晨凌空一揮的攻擊之下,居然連半點阻擋的能力都沒有,甚至不少人還看都沒有看清楚,此刻方正龍便已經變成一個火人!

啊……啊……身陷火焰,方正龍感覺炙熱之力與凌厲的劍意不斷的粉碎著自己的生機,巨大的痛感傳來令方正龍忍不住慘叫連連!

「爹……爹……」方正龍出手,方元基自然也有所感應,所以其實他一點也不著急,因為他相信同為天人境的父親把自己從李逸晨手中救下來根本不是什麼難事,畢竟天人境在北州絕大部分人的心中已經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不過方元基還來不及回頭,僅發出兩聲,他便感覺自己的喉嚨已經被卡住,隨即耳中傳來骨骼碎裂的聲音,隨即整個人身體一軟,當即失去知覺!

捏死一個養魂境的方元基對於李逸晨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李逸晨隨即一揮,方元基的屍體飛落而出,正好落在他畫的那道劍痕之上!

「越線者,死!」李逸晨再次吐出這四個字,只不過這次所有人身體都不由為之一顫!

李逸晨最初說出這四個字,大家覺得這只是一個沒有任何意義的笑話,畢竟如今他們有著這麼多人,而且還有著諸多天崖海閣的天才,這一次李逸晨難道還能如同當年一般扭轉乾坤!

可是當如今方元基的屍體重重的落地上,方正龍的身體也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此刻他們才意識到另一個問題,如今的情況的確不再是當年的情況,但眼前的少年,也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少年!

一個天人境初期,一個養魂境中期,說滅就滅,甚至連半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那麼如今的李逸晨還真的需要任空的幫助嗎?

全場一片寂靜,此刻原本北州那些各宗之人看向李逸晨之時,眼神之中不時有恐懼閃過。

而仙劍宮眾人卻是一個個興奮不已,他們雖然早就知道李逸晨潛力驚人,如今肯定已經不是當年所能比擬,但哪怕是三祖也沒有想到,如今的李逸晨已經成長到這樣的高度,彷彿這一刻看著李逸晨的背影,他們的心裡又生起一個感覺!

這個少年又會再一次把仙劍宮的大鼎扛起來!

而此刻丁千軍等人神色也是一片的凝重!雖然之前他們也知道李逸晨神秘無比,但事實上在遠古秘境中他們並沒有真正的看過李逸晨出手,直到剛才那一刻,他們才意識到,李逸晨的實力似乎比他們相信的還要強得多!

雖然方正龍的修為是強行提升到天人境,根基不穩而有所虛浮,但根基再不穩,那也是天人境好嗎?哪怕是如今修為已經達到天人境中期的丁千軍,此刻也不會覺得自己要斬殺方正龍,可以做得比李逸晨更加的輕鬆…… 同時這一刻,所有人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方雨軒數次勸解方家父子,在當時眾人看來,方雨軒不過是想打感情牌把方家父子勸退,但直到此刻眾人才意識到,一切真如方雨軒所言,她一直在給方家父子活命的機會!

只可惜,方家父子沒有領會其中之意,所有人都沒有明白其中之意而已!

「逸晨……你回來了!」回過神來的仙劍宮眾人在三祖帶領下,走過來眼神中仍然還充滿著複雜!

「李師兄……李師兄……」李逸晨的強勢出手,亦令一眾幾近絕望的仙劍宮弟子不斷高呼起來,彷彿李逸晨的出現又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至於姬鎮峰等三個曾經這九雲之域的三大勢力老祖宗,此刻看著李逸晨眼中更是既有欣慰,也有羨慕!

曾經的李逸晨在他們眼裡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傢伙,可是短短數年時間,他們也才僅僅在突破到養魂境後期,但李逸晨卻已經達到天人境這樣的高度。

而且親眼目睹了方正龍和方元基的死亡,他們更明白,雖然是天人境,但李逸晨絕對不是普通的天人境所能比擬。

「李……李……」原本就與眾人一起的秦憶雪和凌錦詩此刻看著李逸晨更不知如何開口。

無論是秦憶雪從仙劍宮的角度,還是凌錦詩從荒神堡的角度似乎她們都應該叫李逸晨一聲師弟。

可是只有養魂境的她們叫一個隨手可滅天人境的存在為師弟,兩人似乎還真有些叫不出口的感覺。

「兩位師姐好!」不過李逸晨的心態卻彷彿沒有因為自己實力的提升而發生轉變,尤其是對於凌錦詩,李逸晨更多出幾分敬意!

今日之局,秦憶雪作為仙劍宮弟子站在這裡自然無可厚非,但荒神堡明顯沒有必要捲入這場風波之中。

可是如今凌錦詩依然出現在這裡,在剛才她依然站在最前邊,同時她身邊那十多個荒神堡養魂境的長老依然站在此處。

也許自己沒有出現,他們並不能改變什麼,但明知自己不可能改變什麼,還依然不計危險的站在這裡,這份情又豈可看輕!

不過李逸晨仍然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把這份情記在心裡,他知道以自己如今的能力,等今日之局化解,想要償還凌錦詩和荒神堡這份情誼並非難事。

「小傢伙不錯嘛,連方家的小公主都拐到你這邊了,不過她好像還是完璧之身,小傢伙要加油哦!」就在此時,九轉女王莫雲裳也站到李逸晨的身邊微微貶眼說道。

九轉女王行事向來不按常規,而對於她自己與李逸晨的關係,她也從來沒有避諱,如今更沒有因為李逸晨的變化而改變自己對李逸晨的態度。

在莫雲裳的心中,李逸晨依然還是那個曾經被自己強推的小傢伙,不過莫雲裳也知道,自己不過是李逸晨人生的一個插曲,永遠成不了主旋律,不過對於這一點她並不計較,所以當初看到方雨軒肯擋在仙劍宮前面的時候,其實到覺得方雨軒挺配李逸晨的!

「那個……那個……現在大敵當前,要不我們還是解決眼前問題在說吧!」這樣的環境下,莫雲裳突然來這麼一句,李逸晨也是一臉黑線。

不過他也深知,莫雲掌的思維向來不按常理出牌,此刻自然也只得將話題轉來到邊!

隨即李逸晨緩緩走出來,對著眼前諸人道,「不知我仙劍宮做了什麼對不住大家的地方,如今居然驚得大家勞師動眾的出現在此,甚至連天崖海閣那邊的諸多天才亦在此列!」

這番話之前三祖已經說過,不過當時底氣十足的諸人可是能仙劍宮羅列出數十條罪名!

不過此刻李逸晨再問及的時候,全場卻是一片安靜,因為他們知道,那些所謂的罪名,不過是他們強加仙劍宮的,反正在他們看來,仙劍宮覆滅已成必然,事後他們自然想怎麼說都可以!

可是李逸晨一擊兩命的事實就在眼前,那一批天崖海閣的天才們似乎也才李逸晨有幾分顧忌,此刻眾人也意識到,也許李逸晨不僅當年能在北州攪得天翻地覆,只所到了天崖海閣他也沒有消停過。

滿級導演 如此一來,此刻自然沒有誰敢再去做這出頭鳥來激怒李逸晨!

「那幾位又是什麼原因呢?我想仙劍宮還沒有能力招惹到你們吧?」丁千軍等人沒有發難,但李逸晨卻沒有就此打住的意思!

仙劍宮!乃是李逸晨的逆鱗!誰若碰之,那必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同時李逸晨也知道,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不斷的出現在天崖海閣諸多勢力眼中,仙劍宮肯定也會受到更多勢力的關注!

如今他沒有絕對保護仙劍宮的能力,所以他需要發出一個聲音,那就是誰若敢碰仙劍宮,那就必需要有付出相應代價的心理準備。

「李公子……我們……我們受人之託……」剛才李逸晨雖然出手僅只一擊,但是丁千軍卻能感覺到,李逸晨那一擊中爆發出來的力量絲毫不弱於自己這個天人境中期,而此刻李逸晨身邊還有一個天人境中期的方雨軒!

當初在遠古之舟中,丁千軍無巧不巧的與方雨軒進入同一界,當時他可是親眼目睹過方雨軒的手段,可以說就算是沒有李逸晨的出現,丁千軍也不認為他們有必勝的把握,如今再加上一個實力不弱的李逸晨。

可以說他們兩人站在這裡,自己這邊這點人數上的優勢,根本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最多也就是拼個兩敗俱傷!

畢竟這樣的戰鬥,其實決定最終勝負的還是天人境之間的較量,至於那些養魂境的傢伙,壯壯聲勢還行,真到了動手之時,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受人之託? 玄幻之葬天神帝 劍無常?」李逸晨不由目光一凝!

在遠古秘境的空間通道中,這麼多人都被傳送到了北州,那麼劍無常被傳送到這裡也不是沒有可能,而劍無常乃是知道自己劍主身份之人,同時他父親又擁有天運神劍,如果幕後主使是他的話,那麼一切似乎也就說得過去了。

「正是劍公子,所以還請李公子理解!」見李逸晨猜出劍無常,丁千軍也沒有否認。

「念你們並沒有在仙劍宮造成真正的損失,在場所有人自斷一指,離去!」知道在場這些人不過是劍無常指使的棋子,李逸晨當即冷哼道!

畢竟北州這些傢伙他可以無視,但來自天崖海閣這些人背後卻有著各自的在勢力,若是自己真下死手,只怕回到天崖海閣也會有諸多麻煩。

但此事若是就此揭過的話,那也不是李逸晨的風格!

「李逸晨……你他娘是不是瘋了?」

軍痞農妃:將軍家的小嬌娘 「狂妄!自斷一指,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造化境的強者嗎?」

聽到李逸晨的這番話,丁千軍等人雖然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但還來不及開口,北州眾人卻已經叫囂起來。

你李逸晨的確實力非凡,的確出人意料,可是你再強也只是天人境啊,現在自己這邊這麼多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你,你還真的為你們仙劍宮佔據優勢了?

現在大家沒有發難也就算了,你到好,反到叫器著要所有人自斷一指!

真斷了一指,雖然影響不是大大,但將來誰還有臉在北州混?

當然他們的這般叫囂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讓那些天崖海閣來的天才們聽到,我們這些北州混的都忍不下這口氣,你們能忍?

「李公子,你這要求未免也太過份了吧!」丁千軍也是臉色一沉道,「不過只要你有本事,不要說是一指,那怕是要丁某這條命,丁某也不會皺上半點眉頭!」

丁千軍其實是想拖延一下時間,他相信李逸晨的出現必然會驚動到劍無常,只要自己拖到劍無常來了,那麼到時自己只需要出力便可。

可是如今的情況卻成了,哪怕他不想動手,李逸晨也不想放過他們,既然如此,丁千軍也不再有所顧忌!

雖然他承認從力量上來算,他們的確沒有求勝的把握,但這僅僅只是力量的權衡!但真正的開戰,他們只需要分幾個天人境去圍攻仙劍宮之人,哪裡李逸晨他們勢必分心,如此一來,自己這邊依然是立於不敗之地。

「十息之內,自斷一指離開者,我不再追究!」李逸晨卻彷彿沒有聽到所有人的話一般,語氣中透著深深地寒意地說道,「十息之後,還在此地者,我會親前來取,但到時就不是一隻手指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此等小事,何必李兄出手,我等願意為李兄效勞!」

不過就在李逸晨話音落下之際,突然又有二十多道人影現而出,雖然同樣身穿天崖海閣各宗服飾,但他們出現之後,皆齊齊走到李逸晨面前抱拳行禮道,「多謝李兄救命之恩!」

「你們……」看著突然出現的這些人,丁千軍臉色不由再次一變!

對於來的這些人他自然不會陌生,這些無一不是當初也在遠古秘境中受了李逸晨的指引而進入空間氣旋中逃得生天之人!

不過這些人中有兩人修為也達到天人境中期,更有六七人背後的勢力雖然不如凌霄閣,但卻絕對比他身邊的這些人的背景強大得多!

突然之間,丁千軍發現自己這邊好像瞬間從最初的強勢變成了弱勢群體…… 炫耀一時爽,事後遭人搶。

看着419寢室裏面擠得密密麻麻的女生們,敖淼淼後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爲什麼要把哥哥給推出去呢?」

「讓那幾個蠢貨攻擊幾句,貶低一下又怎麼了?敖夜哥哥還能少一塊肉嗎?」

「不是說好了,不讓人知道哥哥的優秀嘛……」

——-

當然,敖淼淼知道,倘若再有下一次,她還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在她的世界觀裏,你們不能欺負我,更不能欺負我最喜歡的敖夜哥哥。

“淼淼,你哥哥實在是太厲害了,我終於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男神……你知道嗎?當他吹蕭的時候,我真的感覺到神仙降臨了……”

“淼淼,你哥平時是都有什麼愛好?他喜不喜歡看電影?最近新上來一部電影,我已經提前訂好了電影票……”

“淼淼,你哥哥的微信號是多少?能不能推送給我?我平時就喜歡玩樂器,想找你哥學吹蕭……”

“淼淼,多給我講講你哥哥的事兒吧?我現在是他的腦殘粉了……”

——

唧唧碴碴,吵到腦袋要爆炸。

好不容易把這些花癡女人都打發走了,419寢室的四個姑娘癱倒在椅子上,都有一種剛剛跑完十公里的虛弱無力感。

“淼淼,你哥哥的粉絲太可怕了。”文蓮心有餘悸的說道。那些女孩子看到敖淼淼的時候,彷彿要一口把她吃掉的模樣。

“就是,現在物理學院每個女生都想做淼淼的嫂子……我看到當時還有人拍視頻,怕是今天晚上過後,其它院系的女人也都會圍攏過來了。敖夜簡直成了咱們物理學院的唐僧,每個人都想來吃一口……”夏天出聲說道。

文蓮抱着夏天,問道:“夏天姐姐想不想做淼淼嫂子?”

夏天毫不扭捏,說道:“當然想了。敖夜長得好看,又有才華,還有淼淼這麼可愛的妹妹……他們家基因也實在是太好了,爲了下一代,我做點兒犧牲算得了什麼?”

“不知羞。”

“羞什麼羞?難道你不想?”

“我想不想不重要,驚鴻姐姐纔是最想的那個呢。你看她自從回來後就抱着那支洞蕭在發呆,魂兒都丟了一樣……”

聽到文蓮在打趣自己,俞驚鴻舉起手裏的洞蕭就要去敲她的腦袋。

文蓮急忙求饒,說道:“驚鴻姐姐,千萬別打。打壞了我的腦袋不礙事,但是要是把這支蕭打壞了,怕是你要心疼死了不可。這可是敖夜剛剛吹過的蕭呢。”

俞驚鴻果然放過了文蓮,而是拉着椅子坐到了敖淼淼面前,問道:“敖夜是不是一直在練習吹蕭?”

“學過幾年。”敖淼淼說道:“後來沒事兒的時候,或者心情特別不好的時候,就會拿出來吹一吹……”

“學過幾年,就到了這種爐火純青的地步,實在是太厲害了。”俞驚鴻輕輕嘆息,說道:“我媽媽說過,吹蕭有十六字蕭訣,逸遠、清幽、奇峯、跌宕、澹泊、涵虛、聚氣、凝神。只有最頂級的大師才能夠做到澹泊、涵虛。至於聚氣和凝神,則是很少能夠見到了。”

“可是,今天晚上敖夜就做到了。他吹的那首曲子,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物我兩忘,完全進入了他想讓我們感知到的世界和領域。聚天地之氣,凝萬物之神。這纔是洞蕭的最高品階。我還在追求逸遠和清幽,敖夜怎麼就到了最高等級呢?”

“可能是因爲……”敖淼淼想了想,說道:“熟能生巧吧。吹得多了,也就越來越好了。”

“不是這樣。”俞驚鴻輕輕搖頭,說道:“我媽媽是樂團的,我從小跟着我媽媽學習吹蕭。我吹了這麼多年,而且自認爲足夠勤奮艱苦……可是,也不過就是這點兒水準。敖夜只不過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拿出來吹一吹,結果就到了這樣的層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