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長長白色袖袍一掃,另外一根血紋木木樁變成木屑紛飛,下面也有一顆地火元晶,自然也被她收了。

風乙墨哭喪著臉,只能把四具妖獸骸骨跟兩個人類修士的儲物袋收了,就地掩埋了骸骨,然後按照天機盤所指示的方位,一路以破陣旗破陣而出,才發現已經完全遠離了彌落山。

一個多月時間,一直待在無名巨大綜合大陣之中,收穫頗多,不過還有一點沒有弄明白,到底是什麼吸引如此多的妖獸、妖蟲前赴後繼的鑽入陣中?

他搖了搖頭,不去理會,放出僅剩的骨蠍,辨明厥陰洞的方向,命令骨蠍狂奔而去。而漂亮化神女修不溫不火的幽靈般掛在骨蠍尾鉤上,輕若無物。

……

遙遠的死亡之海北海海域,鯊魚王的宮殿內,在高大的王座上,已經恢復正常的鯊魚王一臉的悲切,在他懷裡,是一個骨瘦如柴的女人,頭髮幾乎掉光,滿臉的死氣,一雙眼睛因為消瘦而大的嚇人,暗淡無光,充斥著絕望跟死意。在女人身上,穿戴著金光閃閃的華麗的服飾,那是她一生最喜歡的鳳袍,還是黒鯢王七公主從人類哪裡學來的王后服飾,她看一眼就喜歡上了。還記得第一次穿戴整齊,高坐王座之上,兒臣們跪地叩拜,手下大將無不敬畏叩首,令其他妃子羨慕嫉妒,多麼美好的回憶啊。

兩個人就那麼一直靜靜的待著,不成樣子的女人試著抬起跟鬼爪一樣的手,去撫摸鯊魚王,可是只能稍微動一動,連一絲力氣都沒有。

「大王,王,臣妾、臣妾要走了,多謝、大王十幾年、年來一直、一直為臣妾奔波,尋找無根、無根冰心竹,臣妾、妾感激不盡!」骨瘦如柴的女人氣若遊絲般說道。

「阿恆,不要說了,是本王無能,救不了你!」鯊魚王突出的兩個巨大眼珠中突然泛紅,湧起無盡的仇恨:「都是那個該死人類,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現,二哥也不會跟本王反目成仇,趕回來抓走了剛兒,本王就可以有足夠時間找到無根冰心竹救你了!可惜不知道小子在何方,若是讓本王抓到此人,定然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當日,他被斬掉了左臂,追著二哥銀龍蛇王匆匆趕回來,還是晚了一步,兒子沙剛被二哥抓走,並揚言,如果三年內找不到可以讓銀川兒恢復肉身的寶物,那麼沙剛就要陪葬!

因為得到這個消息,作為沙剛母親的王后病情加重,加上走火入魔太久,油盡燈枯,堅持到現在已經實屬不易,終究還是挨不住,走到了生命盡頭。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而鯊魚王雖然恢復了斷臂,令左臂重生,卻耗去了千年修為跟半年時間,一來需要尋找恢復銀川兒肉身的寶物,二來自身需要恢復,就沒有時間再去尋找無根冰心竹,因此他把所有的怨氣都歸咎在風乙墨身上!如果風乙墨現在就站在他面前,必然會被他撕成碎片!

「王,你、你一定要救、救剛兒,不然妾身、妾身死不瞑目!」王后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伸手抓住了鯊魚王,無神的雙眼突然迸射出祈求的光芒:「妾身、妾身希望你們、你們父子平安!」

鯊魚王終於忍不住,流淌下兩行熱淚,緊緊抱住了妻子:「本王答應你,一定會救回剛兒,本王保證!」

王后乾枯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手臂無力的垂了下去。

感覺到王后氣息消失,鯊魚王悲痛欲絕,仰頭大吼:「阿恆!」

宮殿四周的海水猛然掀起了巨浪,波濤洶湧,足足揚起了百丈之高,死亡之海因為鯊魚王的悲傷猛烈碰撞,波及到百餘里,無數魚蝦、海妖被擠壓致死,天空風雲變幻,令所有海族惶恐不安!

許久,大浪平息,鯊魚王抱著王后的遺體出現在海面,神情悲傷而木然,前方千里之外,是一個島嶼,那裡是二人相遇的地方,他要把她埋葬在第一次相見之處!

……

風乙墨用了二十天時間,橫跨了大半個黑木崖,來的了臭名卓著的厥陰洞。雖說絳靈草一直沒有下落,可是經過幾個城池,都沒有這種靈藥的消息,他也就死心,徑直趕往厥陰洞。

取出千幻青心焰的地圖,對照著看了看,上面梵文寫的清楚,就是厥陰洞,大致辨別了方向,收了骨蠍,邁步前行。

冷公主與淡漠王子的愛戀 厥陰洞,是一個洞穴的名字,不過這一個洞面積極大,連寬數十里的落羽河都從洞中穿行而過,裡面聚集了大陸大量各宗各門叛逃之人,尤其是邪派修士,佔了九成。

一個洞穴內,足有三十多萬修士,修為最低的都是金丹初期修為,據說還有元嬰後期大修士的存在。

在這裡弱肉強食,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者,沒有人管理,處於無序的狀態,哪怕黑木崖這個超級修真國派人來,都不管用!

這裡就是整個大陸最為兇險之地,每天都有修士莫名奇妙的死去,又有更多的修士進來。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被通緝的對象,自然有人為了賞賜冒險進入,收割他們的性命去交差,結果是更多的人死在裡面! 因此,厥陰洞又被稱為「地獄之洞!」

風乙墨以地變之易形術改變了容貌,變成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面相兇惡,展現出金丹九層修為,不然,以他年輕的俊朗相貌,必定招來麻煩。

走進厥陰洞,一股潮濕、腥臭的氣味散播出來,身後跟著的漂亮女修柳眉蹙了蹙,顯然非常不喜歡。

風乙墨笑了笑,向著洞內走去。

一個洞口就有二十多里寬,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穹頂覆蓋在地面上,裡面終日不見陽光,所看到的都是一些喜陰潮濕的苔蘚,進入洞內不遠,就看到一些乞丐一樣的修士,目光兇惡的盯著二人。

如果不是他們從風乙墨身上感受到金丹後期修為,恐怕早就已經撲上來,這些人只能算是邊緣之人,沒有洞府,更沒有修鍊資源,卻不敢出去,只能龜縮在厥陰洞內,掰著手指算日子,過一天算一天。說不定哪一天就被悄無聲息的滅了!

轟!

遠處傳來強烈的爆炸聲,一個人影慘叫著飛出,半邊身子被轟飛,腰間的儲物袋被另外一人搶走,臨走時候還給了那人一腳,頓時奄奄一息,很快就斷氣了。

周圍沒有一個人上前勸阻的,神情冷漠,又似乎覺的這樣的事情極為正常。

風乙墨冷著臉走了過去,繼續深入。

再前行了十幾里后,聽到了嘩嘩的水聲,是那落羽河經過的地方,旁邊的洞壁處開始出現了洞府,每個洞府都有禁制護洞,裡面的修士至少都是金丹後期修為,不是那些遊離的避難者能夠招惹的。

獸皮地圖顯示千幻青心焰處於厥陰洞最深處,必須經過二百多里的洞府區,凹凸不平的洞壁一個個洞府林立,人口密集起來。

而洞內暗淡無光,只有洞府旁邊鑲嵌著熒光石散發微弱的光芒,越往裡深入,一根根直通洞頂高六七十丈的粗大岩體就越多,如果再密集一些,恐怕就成了一個巨大的蜂窩了。

每根岩體有的十幾丈粗細,有的五六十丈,最粗的達到百丈,因此在岩體上也盡數被開闢出一個個洞府,裡面住滿了人。

這僅僅是厥陰洞的外圍,那些各修真國、宗門的棄徒叛逃之所以居住在此,除了有落羽河這個屏障之外,更是因為厥陰洞深處會不時的湧出一個個陰魂鬼物,陰氣非常重,尋常人待幾天都受不了,生機損失,陽氣消散,無論正派還是邪派的修士都不願意待在這裡,因此給他們這些亡命之徒創造了苟延殘喘的環境。

曾經黑木崖、商道聯盟、玄陰宗三大超級修真國聯手剿滅這些人,卻無功而返,反而折損了不少修士弟子,因此也就任由他們這個三不管的地方存在了。

殺戮、血腥、無情、冰冷就是整個厥陰洞的代名詞!

風乙墨一路走來,碰到了十幾起殺戮,二十多名修士死於非命,血腥氣息在空曠的洞穴內久久停滯,無法消散!

就是因為在路過一處打鬥多看了幾眼,勝出的一方修士立即橫眉冷對,瘋狗一樣叫囂起來,似乎只要風乙墨稍微一回應,他們就要衝上來的架勢。

風乙墨暗暗搖了搖頭,不跟他們一般見識,繼續前行。

「這裡的人都是瘋子!」風乙墨如此想到。

再往前,厥陰洞收縮變窄,陰風陣陣,一些蕨類植物反而更加茂盛,給人一種繁華的景象,而且在經過一片狹窄的通道后,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一處極為開闊的區域,好像一個巨大的葫蘆肚子一樣膨脹開來,足有二十多里長,除了中間一根根細高的岩體之外,四周的洞壁上都是鱗次節比的洞府,這裡就是厥陰洞的中心了。

在中間一根下細上粗的巨大岩體周圍,有數十人蹲在地上擺攤,他們一個個衣衫襤褸,跟世俗界的乞丐叫花沒有區別,面黃肌瘦,在他們面前,是一些雜物,有低階靈藥、三級妖獸骸骨、二級、三級煉器材料,還有一些靈藥種子,就是沒有靈丹出售。

令風乙墨奇怪的是,幾乎大部分修士攤位上都有一些墨綠色的、長的有些像死亡之海中的海藻一樣的植物,不用觸碰,就能從這些植物身上感受到陰寒氣息,他在一個古稀老人身前蹲下,拿起一棵,向老人問道:「老丈,這是什麼東西?怎麼賣的?」

老人抬起渾濁的眼睛,看了風乙墨一樣,眼睛一亮,已然認出風乙墨是新來的,熱情起來:「年輕人,這種植物叫地陰蕨,是厥陰洞特有之物,用來煉製地陰丹的主葯。」

「地陰丹?」風乙墨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種靈丹,因為哪怕是神農手札中都不曾有這個名字:「地陰丹是做什麼用的?」

「呵呵,年輕人你有所不知,因為厥陰洞內陰寒潮濕,咱們人類待久了,不僅無法修鍊,還會被陰氣侵蝕身體,用不了多久便會得病而死去。因此,在一千多年前,有一個資質驚艷的煉丹師研究出這一種地陰丹,服用此丹可以抵禦厥陰洞內的陰寒氣息,不過……」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過什麼?」風乙墨好奇的問道。

「不過,一旦服用了地陰丹,就害怕到外面去了,因為地陰丹乃是在人身體內生出一股陰寒氣息,跟這裡的環境融合,自然就害怕外面的太陽跟溫暖了。唉,我們這些人一輩子也就只能待在這裡了。」老人語氣中充滿了無奈跟悲傷,誰願意客死異鄉啊。

「老丈,你有地陰丹的丹方嗎,可否讓我看一看?」風乙墨問道,見老人臉上有些猶豫,便拿了幾棵地陰厥:「這些是多少靈石?」

老人眼睛頓時亮了,張開左手,哆嗦道:「只要五塊,五塊靈石便可!」

風乙墨皺了皺眉,「怎麼這麼便宜?莫非這地陰厥非常多,採摘起來極為容易?」

老人凄慘一笑,伸出右手,風乙墨只見他的右手少了兩根手指,拇指跟食指不翼而飛,就聽老人道:「我的兩根手指就是採摘地陰厥時候傷到的,如果不及時砍斷手指,整個手臂都會沒了,你說危不危險?之所以如此便宜,那是因為裡面的人很少有靈石了,在這裡,靈石可是最值錢的東西了!」

風乙墨能夠感受到老人的心酸,嘆了一口氣,取出二十塊靈石遞過去:「老丈,這些靈石購買你的地陰厥跟丹方,你看可夠?」

老人呆了一呆,飛快的接過靈石,收入儲物袋中,不住的道謝:「謝謝,多謝!這是丹方,請你收好。 雄霸南亞 對了,如果你去採摘地陰厥,一定要防止一種墨色螞蟻,它們就藏在地陰厥下面,非常厲害,含有劇毒。」 風乙墨道了一聲謝,收起地陰厥,離開了攤位。

剛剛走出二十幾丈,忽然身後傳來一聲慘呼,聲音極其熟悉,風乙墨猛然回頭,卻發現那老丈倒在血泊之中,上半身與下半身被人斬為兩截,腸子等內臟散落滿地,而他腰間的儲物袋被一個獨眼的傢伙拿在手中,正在去除上面的神識印記!

風乙墨頓時怒了,老人遭此毒手,應該就是自己給他二十塊靈石被那個獨眼傢伙看到,為了區區二十塊靈石,竟然隨便出手殺人,不虧為地獄之洞!

一絲愧疚湧上心頭,他轉身向獨眼傢伙一步步走去,氣勢逐漸攀升,仿若一團火在胸膛燃燒,他要為老丈報仇!

似乎感覺到風乙墨接近,獨眼修士抬起頭,一隻獨眼散發凶光,冷冷道:「小子,別多事,你已經給了靈石,就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了。別找不自在!」

風乙墨卻笑了,莫非此地的人都是如此猖狂嗎,殺了人,還好像天經地義般,眼前的獨眼修士不過假嬰境界,他還真沒有放在眼中,之前連元嬰初期、中期就殺過,更何況身後還有一個化神期老怪當打手,更是不懼!

他不是比誰狠、比誰凶嗎,風乙墨一記陰陽指點出,黑白相間的指芒在幽暗的洞穴內顯得十分扎眼、醒目,散發強大的威壓,直奔獨眼修士胸口而去!

獨眼修士沒有料到風乙墨會主動動手,獰笑一聲:「小子,你找死!」然而,不等他祭出法寶,忽然感覺渾身宛如被壓了一座十萬斤的大山,動彈不得,頓時嚇的魂飛魄散,哀嚎道:「前……」

嗤!

陰陽指落在獨眼修士身上,頓時他的左邊身子快速的萎縮,右邊身子卻驟然膨脹,嘭的炸的粉碎,下面的字根本沒有機會說出來,就死於非命!

現場的諸位修士全都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何以兇惡著稱的「獨眼龍」龍惡虎被此人一記指芒就幹掉了,只有風乙墨心中清楚,那是因為就在他發出陰陽指后,身後的化神女修壓制了那獨眼修士,讓其無法躲避、反抗,這才一招斃命的。

風乙墨冷著臉收起被殺攤主的屍體和獨眼龍二人儲物袋,繼續向厥陰洞深處走去。

「這人是誰?怎麼比獨眼龍還要兇惡?」等風乙墨二人離開后,現場的人才竊竊私語起來。

「不知道,看樣子好像是新來的!」

「新來的?那麼他身上定然有充足的靈石跟靈丹了?」有人眼睛散發貪婪的光芒。

「哼,你也就想一想罷了,沒看到獨眼龍連一招都沒有接下來便丟了性命,你比獨眼龍相更強嗎?」另外一人譏諷道,「還是別想了,老老實實擺攤吧。」

可是那人眼珠一轉,收了所有物品,匆匆的離開了,輕車熟路的來到洞壁一處比較寬大的洞府外,恭恭敬敬道:「里前輩,晚輩尋幽,有重要的事情求見!」

過了好一會兒,洞府大門緩緩開啟,走出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隨風擺柳般裊裊而去,看的尋幽直吞咽口水,里前輩也太會享受了,兩天一個漂亮女人,如果讓我痛快的玩一次,也就知足了。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進來!」洞府里傳出一個略微不滿的聲音,尋幽立即鑽入洞府內,身後的府門關閉,眼中展現出十分奢華的洞府,四周是數百個熒光石,照耀的洞府通亮,一張巨大的豪華大床就擺放在中間,青紗羅帳,四個香爐擺放在四角,散發陣陣清香,令人陶醉不已。

尋幽一臉諂媚、討好之色:「里前輩,剛剛晚輩發現了一個新來的大肥羊,剛才……」

一炷香時間過後,洞府大門重新開啟,尋幽跟一名臉色白皙的中年修士走出來,向風乙墨離去的方向而去。

「唉,里老魔出手,那個人要遭殃了!」有人嘆息道。

「里老魔乃是元嬰初期巔峰修為,雖說幾十年不曾晉級,可是死在他手裡的元嬰修士有一手之數了吧?金丹修士更是不計其數,要不怎麼被稱為里老魔呢?」另外一人道。

「可惜了…..」

……

風乙墨已經越過了人口最密集的葫蘆區,向厥陰洞深處走去。厥陰洞除了陰氣極重不適合普通修士居住外,更是因為洞區內地形複雜,天生地長的寶物不少,因此吸引許多修士冒險深入洞區進行探寶。

而且越往深處,陰寒氣息越發濃郁,從肌膚深入到身體內,感覺骨頭上都凝結出寒氣來了。

風乙墨跟化神女修皆擁有靈焰,稍微運轉便驅走了陰寒之氣,自然不怕,可是其他人就沒有如此幸運了,不是誰都能幸運都獲得靈焰的。

隨著逐漸深入,洞壁上的修士洞府越來越少,基本上都變成了元嬰期老怪的洞府,所有走過的修士都躲避的遠遠的,不想招惹任何麻煩。

風乙墨不著急去尋找千幻青心焰的下落,而是在一處無人的洞壁上開闢出一個臨時洞府來,沒有府門,便隨手在洞口布下了一座四級中階幻陣,外加一套四級中階困殺陣陰風黃沙陣,這裡陰氣極重,更能讓此陣發揮出十成威力來,哪怕是元嬰中期老祖陷入陣中,一時半會兒也出不來。

洞內極為簡單,風乙墨放出兩張床,化神女修一張,他一張,不過他並沒有開始休息,而是拿出地陰丹的配方玉簡跟地陰厥,準備煉製地陰丹。既然此丹有讓人類身體適應此地陰寒環境的功效,而在《神農手札》上都不曾有,自然要好好研究一番了。

地陰丹丹方非常簡單,除了地陰厥外,還有兩種三級高階溫和作用的靈藥,一種圃地蘭,一種黨元參,以尋常煉丹手法煉製成成品即可,雖然風乙墨沒有這兩種三級靈藥,卻有相同作用的四級靈藥暖陽草、太陽花,當即取出來,祭出金光爐,開始煉製。

修羅黑芯焰飄然而出,在金光爐爐底散發熾熱的溫度,風乙墨按照丹方內記載的程序,先把地陰厥扔進金光爐內,慢慢提升溫度,開始萃取提存。

火焰越來越旺盛,地陰厥變軟液化,變成一滴滴墨綠色的汁液,渣滓排除,然後進行下一步,放入四級調和作用的靈藥暖陽草、太陽花,都是屬於性溫之靈藥,按照風乙墨的理解,應該是為了中和地陰厥猛烈的寒性的,免的服用者沒等適應了陰寒之力,先被地陰厥所蘊含的強大陰力傷了根本。 然而,讓風乙墨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當暖陽草、太陽花兩種靈藥的汁液跟地陰厥混合在一起,三種藥液竟然起了強烈的反應,宛如煮沸的開水一般,上下翻騰,不等他及時分開,嗤的一聲,金光爐內散發出一股焦糊的氣味,居然煉廢了!

這還是風乙墨第一次上來就失敗的,令他十分惱火,不明白到底什麼地方出錯了,清理乾淨金光爐,再一次開始煉丹。

然而,第二次、第三次全都失敗,風乙墨反而冷靜下來,理順整個煉丹過程,發現每一次地陰厥提純后的藥液跟暖陽草或者太陽花藥液一接觸,頓時不穩定起來,就好像沸騰油鍋內滴入了一滴水,發生劇烈的排斥,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

「嗯,應該是暖陽草、太陽花的藥力跟地陰厥不匹配,造成的不良反應,看來自己以暖陽草、太陽花這兩種靈藥替代那圃地蘭、黨元參兩種三級靈藥是錯誤的,人家應該是進行了千百次實驗,才找出的配方,只可惜自己儲物袋中沒有圃地蘭、黨元參這兩種靈藥了。」風乙墨惋惜的自言自語,收了金光爐,打開獨眼修士跟攤主的儲物袋,裡面可真是窮的叮噹響,除了風乙墨購買地陰厥付出的二十塊靈石外,沒有多餘的靈石。

不過,他找到了一個地圖玉簡跟兩瓶靈丹。

地圖比較模糊,最多顯示從厥陰洞洞口深入一百多里,也就是過了葫蘆區沒有多遠的位置,可用的價值不大,而那兩瓶靈丹里卻是風乙墨想要煉製的地陰丹。

他取出一粒,放入嘴中,吞咽到腹中,慢慢感受藥力。

那地陰丹一下肚,風乙墨頓時感覺仿若置身於北疆場之中,不,比北疆場的冰寒還要多了一分陰冷氣息,就好像面對那巔峰鬼王,陰風襲襲、寒氣逼人,從身體裡面散發出來,似乎體溫都在下降。他甚至有一種錯覺,長期服用地陰丹,是不是能夠被陰氣同化,變成了陰邪、毫無靈智的鬼物?

不待藥力完全發作,風乙墨調動修羅黑芯焰,蒸發了那股陰寒氣息,這才感覺舒服了許多!

是誰研製出這種靈丹?其目的究竟是為何?難道真的是為了這裡的人類修士好嗎?

此時,外面一路追尋而來的尋幽跟里老魔行事匆匆的從風乙墨洞府前經過,根本不知道要找的人就這咫尺,很快就追入厥陰洞深處去了。

風乙墨收了金光爐,給化神女修弄了一些吃的,二人吃罷,躺在床上睡覺,到了半夜,那漂亮女修又跑到他的床上,依然背對著他和衣躺下,就好像跟他睡一張床,是她必須要做的、天經地義的事情一樣。

經過幾個月,風乙墨反而習慣了,只不過兩個人井水不犯河水,從來沒有逾越的行為。

休息一晚,風乙墨收了陣旗,向厥陰洞裡面行去。

過了人類居住地,裡面就沒有了熒光石,顯得更為陰暗潮濕,四周無光,卻影響不到二人,金丹期以上修士都能夜視,只不過距離遠近不同罷了。

兩個人前行了二十多里,陸續發現了一些稀有的植物,不乏一些低級靈藥,年份久一些的都被採摘走了,在厥陰洞內,一、二級靈藥都是稀罕之物了。

到了無人之處,風乙墨自然恢復了原貌,右手一灘,一團黑色火苗跳躍在掌心之中,既然沒有千幻青心焰確定的位置,那麼如果想要找到它只能依靠修羅黑芯焰了。這是因為修羅黑芯焰極具靈性,可以自主的尋找其他靈焰進行吞噬,來補充自己晉級所需的能量。

風乙墨托著修羅黑芯焰不斷前行,可是火苗一直垂直向上,沒有做任何偏離,顯然還沒有任何千幻青心焰的線索。

有了火焰,讓厥陰洞亮堂起來,千幻青心焰沒有找到,在一個偏僻的岔道中卻發現了一片地陰厥。雖然風乙墨不贊同服用地陰丹,不過這種陰屬性的靈藥採摘一些倒也無妨,風乙墨袖袍一掃,卷回十幾棵地陰厥,誰知地陰厥中飛出兩道墨色光芒,直奔風乙墨而來。

風乙墨早有準備,那老丈曾經告誡過他,採摘地陰厥需要防備墨色螞蟻,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這是會飛的螞蟻,而且速度極快。

不過,這些叫墨羽飛蟻的螞蟻都是三級高階妖蟲,風乙墨屈指一探,兩隻墨色螞蟻就被彈飛,接著,他左手一揮,釋放風困囚籠之術,把兩隻螞蟻囚禁在半空之中,然後施展馴蟲術,很快,兩隻墨色螞蟻就被馴化,乖巧起來。

「去,把它們都引來!」風乙墨以神識命令兩隻墨色螞蟻,很快,一窩的螞蟻都被風乙墨馴化,足有一萬多隻,其中還有一隻蟻后。

這種飛蟻雖然級別不高,卻擁有奇毒,其毒陰寒,比鬼臉冰蜂還要厲害三分。因此,風乙墨打算利用這種陰毒煉製毒珠,錘鍊萬毒之體。現在,他已經積攢了數千顆毒珠,涉及數十種劇毒,就差找一個穩定時間、穩定地點閉關修鍊了。

剛剛馴化墨羽飛蟻不久,前方出現了一個交叉口,風乙墨隨意選擇了右邊這一個洞穴,直奔深處而去。

他剛剛進去不久,左邊洞穴內走出兩個人,正是尋找了一夜的尋幽以及里老魔二人。尋幽耷拉著腦袋,跟著里老魔身後,大氣也不敢出,在他的帶領下,兩個人追了一個晚上,也沒有追到風乙墨二人,里老魔自然沒有給他好臉色,剛剛訓斥了一頓。

「里前輩,說不定二人是從右邊洞穴進去的,要不咱們再去找一找?」尋幽看著另外一條洞穴,試探的問道。

里老魔臉色難看,瞥了尋幽一眼,至此,只能再試一試,因為他儲物袋的靈石、靈丹等修鍊資源不多了,如果再得不到補充,別說晉級,維持修為都很難了。在厥陰洞內,雖然服用地陰丹可以抵禦陰氣的侵蝕,可是修為卻慢慢的流失,需要不斷的修鍊才能維持現在的法力。

「走!再去看看!」里老魔道。

「是! 一夜回到改開前 里前輩,如果一會兒抓到那個人,千萬別忘了小的,從您手指縫隙中流下一些也足夠小的用度了。」尋幽諂媚的說道。

「休要啰嗦,有好處自然忘不了你!」里老魔道。

「是,是是!」尋幽點頭哈腰的前面帶路,鑽入右邊的洞穴內。

距離二人前方數里之外,風乙墨跟化神女修便走邊看,洞穴極為寬闊,洞頂有許多倒垂著的石鐘乳,不時的滴落水滴,而且,洞穴內出現一個個蜂窩狀的孔洞,裡面不斷的吹出陣陣陰風。 「嗯,陰靈芝?」風乙墨在一處距地面二十幾丈的地方看到了一株白色靈芝,卻是一種罕見的四級靈藥,乃是煉製陰靈丹的主葯。陰靈丹,顧名思義,乃是給鬼物服用的靈丹,可以增進鬼物的修為。

尋常修士馴化妖獸、妖蟲、妖禽等作為靈寵,可是一些鬼修卻喜歡抓一些厲害的鬼物當靈寵,自然要為鬼物靈寵準備增進修為的靈丹,這陰靈丹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雖然風乙墨用不上,不過既然遇到了自然不會放過,袖袍一甩,一隻金屬傀儡紅與黑便沿著洞壁攀爬而上,很快就來到陰靈芝所在的地方,長長尾鉤一卷,正待捲住陰靈芝採摘下來,誰知陰靈芝不遠處突然竄出一條黑色的巨大蜥蜴,長長的舌頭直奔金屬傀儡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