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個人。

若有機會相見,必然再有一戰!

劍不凡對自己的兒子非常了解,最後長嘆一聲,道:「此次讓你參加獸脈山歷練,是希望你能對劍道有所領悟,但要記住,千萬別去招惹商崇連!」

「他若不惹我,我懶得去找他。」劍風淡淡說道,不過最後撇著嘴角,冷笑道:「他最好別對龍靈有想法……」

蕭如水是看著劍風長大的,知道這小子一旦瘋起來,就連武神大能也敢與之一戰啊。於是急忙勸阻道:「少主,商家小子可不簡單啊。」

「不簡單又如何?」劍風挑挑眉,然後將手中的『白虹劍』背在身後,縱身從近乎高百米的閣樓上跳了下去。

「這孩子……」蕭如水見他離開了,頓時搖頭無語。而劍不凡緊皺著眉頭,道:「蕭長老,你跟著他吧,別讓這小子惹事。」

「好。」蕭如水點點頭,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駐足,問道:「宗主,如果那商家找風兒的麻煩呢?」劍不凡聞言,淡淡笑道:「他們商家雖是以前的皇族,但若欺負我劍宗之人,必然要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了解。」蕭如水咧著嘴笑了起來,然後化身為虹,向著劍風追了過去。 「今晚,他們還要一起約會。」

陸胤聲音輕慢的提醒,「你最好不要打擾他們。」

話落,利落的掛斷電話。

聽著手機里不斷傳來忙音,宋雲遲冷哼一聲,不打擾?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若是他不喜歡陸萌還好,他是非常樂意看到陸萌成為他弟妹的,可是現在,他喜歡陸萌,那就另當別論了。

況且,陸萌誤會了宋亦珩是情深深,所以才會喜歡他。

一代女相:巾幗王妃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有了遊戲里的特殊感情在,她才會對他不屑一顧,以為情深深就是宋亦珩,對他愛答不理。

若是她知道了情深深就是他呢?

她還會喜歡宋亦珩么?

…………

禁閉室。

慕靖西正在寫信,打算讓江洵交給喬安,無法跟外界通話,他只能寫信了。

一封信,還沒寫完,計禁閉室的門,便被人打開。

來人,是徐參謀。

慕靖西放下手中的鋼筆,起身立正站好,敬禮。

「坐。」

徐參謀顯然是來打感情牌的,他隨意的在椅子上坐下,示意慕靖西也坐。

「參謀長找我什麼事?」

「關於喬安的事。」徐參謀打開一個密封的文件袋,拿出兩份文件,緩緩推到他面前,「你自己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慕靖西薄唇越抿越緊,他看著手中的文件,眉頭緊蹙著。

文件被他揉成一團,「這不可能!」

文件上,清晰的羅列了喬安向A國打出電話的時間,以及時長。

恰好A國的突破性技術,就在她打完電話后的第三天,他們攻克了一直以來都沒有解決的難題。

那份技術,是喬安在S國和眾多工程師,一起研發的。

屬於團隊的核心機密和技術,如今,A國的技術遠超S國。

而S國現在進行的項目,被迫中止。

耽誤的時間,和耗費的人力物力,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徐參謀輕叩著桌面,「靖西,從喬安來到S國開始,A國就不斷的排出特工和殺手暗殺喬安。後來,為什麼這些特工和殺手,不沒有再執行暗殺命令了呢?你有沒有想過,這其中的緣由?」

「喬安被保護得密不透風,他們沒有機會下手。」

「中情局得到的消息,受命暗殺喬安的那批特工和殺手,全都撤離了S國。」

徐參謀面色凝重,「其中的緣由,只有兩個可能。一,他們之前的一系列暗殺,根本就是個幌子。為的,就是讓我們相信,喬安是真心留在S國,為S國效力,他們想除之而後快。二,喬安的家人都在A國,為了家人的生命安全,她不得不妥協,為他們在S國謀取航天機密。」

「不可能!」慕靖西拍案而起,「這兩個假設,根本就不成立!」

「可如今也沒有證據指明,喬安是無辜的。」

慕靖西閉了閉眼,薄唇緊抿成一線,「我每天跟她在一起,她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那些事。」

「你確定二十四小時,每分每秒都呆在她身邊?」

「參謀長,我以人格擔保,喬安不是間~諜!」

「簡直胡鬧!」 劍道學府的學生隊形整齊,並拉開長龍沿著寬敞馬路而行,在走至城中最高建築時,就看到一個人影如流星一般,從上面極速落下來。

「砰!」

人影落在青石鋪墊的路上,將地面塵土震飛,並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劍道學生頓時紛紛愕然的收住步法,所有人目光均是盯在那被飛塵籠罩的模糊人影身上。

是誰敢攔在劍道學府學生的路?

所有人都在猜測!

稍許,待得塵土落下,就看到一劍眉男子背著一把劍傲立在那裡,嘴角更是微微上翹,不知是微笑,還是在冷笑!

為學生送行的城中居民看清背劍少年的模樣,頓時有人認了出來,於是驚呼道:「劍宗少主!」

「嘩!」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守劍城中只有一個勢力,而這個勢力還是定州最強的,它的名字叫劍宗!而劍宗下一任的宗主,便被稱為劍宗少主!

所有人瞬間便明白,這背劍的少年就是劍宗少主——劍風!



從頂樓落下來之後,劍風看向劍道學府的學生,最後在人群中直接找到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商崇連!同樣,後者也在盯著他!

劍風嘴角又揚了揚嘴角,似笑非笑。

商崇連亦是如此,只不過他眼神中卻有著一絲茫然,因為他平日里和這劍宗少主沒什麼交集,他為何會盯著自己呢?



緊跟在隊伍後面的學府女生,在看男同學停下來,很快就靠了過來。而混在其中的小琳則扯著龍靈胳膊道:「前面好像有熱鬧,我們去看看。」

龍靈今天一身黑衣勁裝打扮,纖細玉臂上纏著金色護腕,腰間系著一條淺黑色的腰帶,而下身則同樣是黑色緊身褲,展露出極為修長的雙腿。配上所穿黑色短靴,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也難怪送行的男人,都會有意無意的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而小琳雖然和龍靈有著相同打扮,卻很少有人留意。

「算了吧,若是被老師發現會挨罵的。」龍靈阻止著八卦小琳,道。

「沒事,有龍大美女在,誰敢罵啊!」小琳話有所指的笑道,隨後加了把勁,扯著龍靈向著前面走。

龍靈拗不過她,只好妥協的被拽了過去。

「是劍宗少主!」小琳來到前方看到背劍的劍風傲立在路中間,頓時呈花痴狀的尖叫道:「哇,好帥!」

「……」龍靈剛剛站穩身子,看到小琳這般模樣,頓時無語,心想,自己這個閨蜜對帥哥的抵抗力越來越差了。

而待得她看清劍風模樣,更是嘴角一撇,低聲道:「也不帥啊,和那個臭男人比差的遠了!」

小琳與龍靈離得近,聽到她輕語,頓時崩潰的道:「我的龍大美女,這天底下的帥哥都比不上你家臭男人啊!」

龍靈不語,俏麗臉蛋上卻微微泛紅,顯然小琳所說,讓她略有一些害羞。

小琳見狀,直接拍著腦門無奈的嘆道:「完了,完了,你真的淪陷了。」

「才沒有。」龍靈撇了她一眼,道。

「我一提臭男人某女就臉紅,還不承認!」小琳調侃道。

「胡說……」龍靈支支吾吾的反駁道:「我……我只是有些不舒服!」

小琳更是無語,因為龍大美女每次都用這個理由來搪塞自己,於是投降道:「好吧,你每天都不舒服。」

……

劍風將目光從商崇連身上移開,最後撇了撇人群,竟看到自己愛慕的女人正和別人嬉笑交流,頓時微微一怔,旋即暗嘆:「一年多未見,她還是長的那麼漂亮!」

而,雖然劍風的目光移開了,但商崇連卻沒有。

他始終在盯著劍宗少主,后見他有點愣神,便順著他所看的地方移過去,然後一眼就看到鶴立雞群的龍靈,於是頓時恍悟,嘴角翹起,心中冷笑道:「莫非劍宗少主也對龍靈有興趣?」

想到這裡,商崇連玩味的笑容更勝,最後低聲道:「有意思,有意思。」

小琳雖然一直和龍靈開玩笑,但也會偶爾留意劍風,突然見得劍宗少主一直盯著自己這個方位看,於是扯了扯龍靈的衣角,道:「喂喂,龍靈,劍宗少主好像在看你啊!」

龍靈聞言轉過臉看過去,果然就發現劍宗的少主正盯著自己,悄悄低下頭,道:「小琳,他是在看你吧?」

「怎麼可能!」小琳頓時翻起白眼,自嘲的道:「每次和你在一起,他們這些男人都會把我自動忽略,哎,我就是綠葉的命啊!」

小琳長的很清秀,頗有幾分姿色,但和天生就散發著高貴氣質的龍靈相比,的確有點綠葉配鮮花的感覺。

「龍靈。」

就在兩人談話之際,劍風竟是當著眾人喊出了她的名字。而此話一出,那原本聚在他身上的目光,頓時齊刷刷移向了龍靈的方位。

「看,我就說他在看你!」小琳見人家都喊出了她的名字,頓時撅著嘴低聲道。

龍靈沒有理會小琳,而是黛眉微皺起來。

她不喜歡大家都看著自己,因為這樣讓她有很彆扭的感覺,所以頗為不快的對著劍風冷冷道:「有事?」

將目光投來的路人,還有學府的學生頓時升起一頭黑線。心想,學府第一美女果然牛掰啊,和守劍城的少主都敢用這種口氣說話!

劍風毫不在乎龍靈的冷言冷語,而是抖抖肩,說出了一句憋在心裡好幾年的話:「我喜歡你!」

「嘩!」

這句話就好似一顆炸彈在人群轟然炸開,所帶的效果是極具震撼和殺傷力的!

可以看到,在場所有人頓時驚呆!

劍宗少主在學府獸脈山歷練的日子,竟當著全城的人和老師學生的面向龍靈表白?

這是何等彪悍!

就連在高高閣樓上的劍不凡以意念聽到兒子說出『我喜歡你』這四個字,差點一個趔趄從樓上摔下來。

最後艱難的穩住身形,氣的吹鬍子瞪眼,道:「這臭小子在大庭廣眾說出這種話,成何體統!」身邊劍宗高層則一個個忍俊不止,其中二長老劉尚則打趣道:「少主平日里沉默寡言,沒想到竟會為了女人說出這種話,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劍不凡氣結,這二長老是誇自己兒子呢,還是損自己兒子呢? 「忘了什麼?」

慕靖西饒有興緻的問。

喬安話到舌尖,又咽了下去,想說老婆的時候,才猛然想起,她還不是他老婆!

雖然答應了他的求婚,但他們兩人根本就還沒有登機結婚吶!

思及此,她惺惺的閉上了嘴。

下巴被人捏住,慕靖西迫使她抬頭,看向自己,「嗯?有了女兒忘了什麼?」

喬安惱羞成怒了,低低的吼,「忘了你的心上人!」

心聲人?

他喜歡她這麼形容自己。

捏著她精緻下巴的手,放鬆了力道,將她攬到身旁,低頭在她滑嫩的臉蛋上親了親。

襯衫紐扣,被一隻白嫩的小爪子抓住,轉啊轉,「叔叔,心上人是什麼呀?」

「心上人就是爸爸愛的人。」

喬安臉蛋羞紅了起來,紅霞在臉蛋上漸漸暈開,慕靖西愛憐不已,粗糲的指腹摩挲著她細嫩的皮膚,「快去洗漱,一會兒我有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喬安還有很多話要問他,聽到他說有事,就暫時把自己的疑問,通通都暫時拋向腦後。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小糯米趴在慕靖西肩頭,小爪子依舊抓著他一顆襯衫紐扣,「叔叔,你可以抱小糯米去刷牙嗎?」

「當然可以。」

喬安鼓了鼓腮幫子,「喬小諾小朋友,麻麻有沒有告訴過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去刷牙。」

小糯米委委屈屈抬眼兒,看向慕靖西,水汪汪的眼眸,就差掉出幾顆金豆子來了。

我的武魂特別多 那雙彷彿會說話的眼睛,清澈明亮,從她眼中,慕靖西看到了倒映著的自己。

「爸爸抱你去刷牙。」

小糯米咧嘴笑了起來,雙臂緊緊抱住他的脖子,「叔叔真好。」

「爸爸以後會對你更好。」

喬安在一旁看著父女倆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酸溜溜的說,「你就寵著她吧,遲早被你寵壞。」

「不會,小糯米很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