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外一邊……

神諭天尊與熏兩人來回穿梭,宛若天空中的兩道彗星,圍繞著牧九盤旋。

「嘖嘖嘖,沒想到人族女子也能擁有如此氣質,能有兩位美人做伴,我牧九深感榮幸!」

牧九提著那桿搜魂幡,眯著眼睛,目光則牢牢鎖在兩女身上!

「閉嘴!」

在雲狐天尊的幫助之下,熏背後的骨翼驟然一振,驟然出現在牧九身旁,雙目之中赤紅一片,渾身都包裹在一層深紅色的霧氣之中,信仰池中積蓄了無數年的信仰之力瘋狂的湧入殺戮聖槍!

「唰!」

這一槍中蘊藏著極其恐怖的殺戮之意,那槍意凝結之下,彷彿能夠洞穿萬物。

「主殺戮的信仰之力?我喜歡這種感覺!」牧九微微一笑,竟然不閃不必一把,捏向熏的殺戮聖槍!

同一時間,神諭天尊也出現在牧九的身後,她宛若一道影子一般自空間中穿梭而來,手中的一道幽光已悄無聲息的抹向牧九的后脖!

神諭天尊那張絕美的臉上泛出一絲激動之色,這個距離之下,她從來未曾失手過!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上神諭天尊的心頭,一道灰色的軌跡頃刻而至,瞬間撞在了神諭天尊的腦海之中,她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之下,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朝著下方徑自摔落。

掠光蝠速度快的無法想象,此前面對雷罰天尊也是一擊必殺,但卻只是將神諭天尊撞暈過去,自然是牧九對她手下留情了!

這邊牧九已一把將熏的殺戮聖槍抓住,猛然一拽之下,殺戮聖槍就從熏的手中脫手飛出,彷彿一把利箭射向茫茫空間,熏見狀就想振翅而逃,同時雲狐天尊也要將熏拉回去。

牧九卻是目光一閃,隨手一拍之下鎖死了熏的空間,隨即伸手越過熏的肩頭猛然一抓,就將熏背後舒展開的骨翼盡數捏碎,旋即又將搜魂幡猛然一抖!

自那幡子中繞出一道灰色的光帶,那光帶迅速將熏纏繞住!

被這光帶纏繞的一瞬間,熏就感覺自己的靈魂無法動彈,甚至連思考都變得極其緩慢,更加無法驅使自己的肉身逃離……

「如此美人,隕落了就太可惜,」牧九嘿嘿一笑后,整個人徑自向後方仰倒而去,他手持搜魂幡朝著下方激射而去。

神諭天尊已經下墜了不短的距離,但她乃是無意識的自由落地,不一會兒就被牧九追上,隨著牧九將搜魂幡一抖,從搜魂幡中再度繞出一道灰色光帶,也將神諭天尊一把捲住。

兩女就像是戰利品一般,被牧九掛在了搜魂幡上……

悠悠轉醒的神諭天尊和無法動彈的熏,此時的心情都已經跌落在谷底,戰死在寰宇之中也比落入這種人手上強!

「嘖嘖……」牧九臉上掛著輕薄之色,伸手在神諭天尊的臉上輕輕揉捏了一番,神諭天尊固然無法動彈但一直用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牧九,那目光中充斥著殺意。

「我喜歡你這種眼神,」牧九拍了拍神諭天尊的臉,說罷他又望向一旁的熏,這兩個女人雖然都是一副冷臉,但氣質卻是天差地別。

他剛剛打算戲耍一番,忽聽到身後傳來呼呼風聲,心中一凜之下,整個人就拽著搜魂幡一個側翻!

「呼呼……」

一道綿延數百里寬的劍芒從牧九的身側斬過,這劍芒之凌厲竟讓牧九心中發寒!

若非他反應敏銳,恐怕真有可能葬送在這一劍之下!

而數百里之外,羅征手持大千重劍,盯著掛在搜魂幡上的熏和神諭天尊,他兩側太陽穴上的青筋暴露,眉目之間也滿是煞氣。 牧九看到羅征莫名其妙出現在此地,頓時微微一愣,「唉?你不是師兄要找的那小子么! 總裁的神祕戀人 又從哪裡冒出來的!」

之前牧寒可是動用了牧九的搜魂幡,在整個大衍之宇中尋覓羅征的身影!

可這羅征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相當的詭異。

現在又忽然冒出頭來,牧九當然倍感詫異。

不過牧九雖然奇怪,但也沒有將羅征放在眼中,在牧九看來,羅征也不過是一位實力略強的道子罷了……大衍之宇中這麼多天尊他都沒放在眼中,何況一位界主境的道子?根本不足掛齒!現在羅征出現在此地不過就是找死罷了。

「不過也好,我那師兄性子執著,若是找不到你,日後他可是要念叨個幾萬年的!」牧九繼續說道。

羅征一直冷冷的注視著眼前這牧九,等到牧九說完之後,他才淡淡說道,「殺了他,盡量用痛苦一點的方式。」

牧九臉上流露出錯愕之色,「你在跟誰說話?莫非……你還請來了幫手?」

他們這些神域中的真神,向來不會將次級生靈當一回事,何況牧九等人還是牧海極的門徒,骨子裡更加驕傲,這牧九可是沒想過羅征能請來什麼正兒八經的援手!

然而羅征的話音一落,一道沉穩的聲音從牧九的身後傳來,「恭喜你,答對了!」

「轟隆!」

隨後一股滔天的戰意勃然而起!

那戰意之中蘊藏著所向披靡之勢,似乎這世間沒有什麼能讓之畏懼,除了一往無前之外就別無選擇!

當牧九感受到這戰意的瞬間,就意識到自己遇到麻煩了!

這牧九雖然生性輕佻浮誇,可天賦的確是極其出眾的,否則也不會被牧海極收做門徒了,當他感受到那股戰意的一刻,右手就開始搖晃起來,棲息在搜魂幡上的掠光蝠頓時化作一道灰色軌跡,直奔身後那人而去!

掠光蝠的速度是何況恐怖?

此前雷罰天尊等人根本無法捕捉其蹤影,他們只能看到一條灰線……

但自牧九身後出現那人,卻是伸手猛然一抓,那一道灰線便停留在他手中,隨即就看到掠光蝠便在他手中不斷地掙扎,但始終無法從他手中掙脫出來!

「掠光蝠?倒是極為罕見,這般殺了真是可惜了……」那人臉上泛出一絲意外的笑容,但隨即手中用力一捏之下,這隻掠光蝠的靈魂瞬間潰散……

掠光蝠本身並不強大,甚至可以說極其脆弱,只是依靠極高的速度,尋常真神都難以捕捉其軌跡,更別說將這小東西給打下來。

可是對於戰北海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你,你敢殺了我的掠光蝠!」

牧九瞪大了眼睛,這掠光蝠原本就不是他煉製的,一向被他視為極其寶貴之物,他所想在這寰宇之中恐怕也沒有誰能捕捉到它,所以才會放心大膽的將其祭出。

沒想到忽然冒出來的一個傢伙,實力卻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此強烈的戰意,你是戰神殿的人!」牧九咬牙質問道。

戰北海聳聳肩膀,「我不否認,」說著自他身上的戰意越發濃郁起來,這戰北海一旦進入戰鬥,整個人都處於異常興奮的狀態,看這樣子他隨時都準備動手。

牧九保持著強烈的戒備,同時冷聲說道:「我是牧海極的門徒!」

「我知道,」戰北海回答道。

「這是兩大聖人之間的寰宇戰爭,我師父的目光正看著這裡!」

「我知道。」

「你可知道插手此事的代價?」牧九又問道。

「我知道……」

「那你還不滾?」牧九冷喝。

戰北海微微一笑,盯著牧九,目光中流露出憐憫之色,「我只是告訴你我知道,但這事我插手定了。」說完之後,他一腳在空中踏出!

「咚!」

一道沉悶的響聲從戰北海腳下炸開。

寰宇中的空間遠不如神域中那般凝實,這一腳凌空而踏,空間瞬間被擠壓后瞬間潰散,這擠壓的力量太過於龐大,竟然形成一股湮滅的力量在空中炸開,頓時將戰北海腳下的一大片空間籠罩其中!

這僅僅只是邁出一步的威力!

看到那強烈的湮滅之力爆出,羅征心中也是感慨,這戰北海實在是太強了!

想來羅征雖然擁有了聖人三分之一的力量本源,但一直以來,他根本無法將這力量本源發揮到極致,這其中有修為上的差距,也有羅征對力量掌控程度的差距。

但這也不能怪羅征,這就像有人將一把刀給了一位三四歲的孩子,那孩子就算再聰明,也難以將這把刀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所以羅征或許擁有遠超戰北海的力量,可他同樣用力量與戰北海角逐的話,他依舊不是戰北海的對手!

牧九對戰北海的動靜早已經是全神戒備,聽到戰北海的回答,他臉色難看至極,「我師尊出手,眨眼就能將你拍成肉泥,你不怕死?」

「哼……」

戰北海臉上浮現出冷冽的笑意,他依舊用極快的速度衝刺而去,每一腳在空中凌空虛踏,都會引發一方空間的崩潰,釋放出強烈的湮滅之力!

牧九看著不斷靠近的戰北海,瞳孔也是急劇收縮。

是戰是逃?

就算是逃走,這戰北海也會頃刻而至,這時候的牧九再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的搜魂幡不斷的抖動之下,一道道強大的真神之魂,從搜魂幡中飄然而出!

這搜魂幡中總共也只有七道真神之魂,而且每一道都用靈魂秘法熬了無數年,也就是搜魂幡的殺手鐧!

此前牧九做夢都沒想到他會動用這些真神之魂!將掠光蝠召出來,也算是給大衍之宇中的天尊們開開眼界了,但現在他卻在擔憂這七道真魂能否保自己平安。

那七道真神之魂各有特色,有身穿鎧甲的大將,也有長須飄飄的老者,還有女人以及真靈……但無論是哪一道真神之魂,在他們生前都是一方強者。

許多強者都不甘心自己的靈魂被人奴役,驅使,在被奴役之前都會想方設法自毀掉自己的靈魂,捕捉真神的靈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真的將其驅使起來也極其厲害。

雖然極惡老人和大嘴怪吳語的實力都比戰北海要強一大截,但此刻若是極惡老人和大嘴怪來應付,未必會比戰北海輕鬆,因為戰北海來自於戰神殿!

戰神殿主修戰神道,一旦戰意沸騰起來,其勢不可擋,就連靈魂都會被熊熊戰意所包圍,根本不懼任何靈魂層面的攻擊!

當第一道真神之魂衝過來后,戰北海迎面一拳,這飽含戰意的一拳砸在了虛空之中,頓時將數千丈寬的空間炸碎,其中的一切都開始湮滅……

「咚!」

等到那湮滅所產生的光芒消失后,第一道真神之魂已然被擊潰,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戰北海沒有絲毫停歇,第二拳赫然已經擊出!

「咚!」

「咚!」

「咚!」

每一道悶響擴散出來,就有一大片空間被湮滅,同時也有一道真神之魂被擊潰。

那牧九此刻的心都在滴血,這些真神之魂可都是他的殺手鐧,但在這傢伙面前簡直不堪一擊,這羅徵到底是從哪裡角落找來的援手,怎麼會如此厲害?

被束縛在搜魂幡上的神諭天尊和熏兩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宛若戰神一般的傢伙,眉目間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她們這時候所想的倒是牧九想的高度一致,羅徵到哪裡找來這樣一尊強者! 熏倒是聯想出了一絲苗頭,她比神諭天尊更加了解羅征,也在那座仙府中呆了不斷地時間。

羅征前往夢幻戰場的時候,熏也經常在仙府之中行走,那仙府中應該還隱藏著許多秘密,只是這些秘密並沒有被揭開。

很偶爾的時候,她能夠聽到狗叫的聲音。

雖說熏從來沒有見過大黑,可是那大黑的咆哮聲中蘊藏的力量,卻給當時尚且是靈魂之體的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她無所畏懼,但大黑狂吠之下,即使間隔著不斷的距離也會給予她極大的壓力。

此人,應該是從仙府中走出來的……

戰北海將那些真神之魂一一擊潰之後,衝刺的速度緩緩降了下來,以一種悠閑的步調朝著牧九行走。

一頭黑色的長發凌亂的披在他肩上,渾身上下的肌肉鼓脹,彷彿一塊塊石頭鑲嵌在他身上,那肌肉之上甚至逸散出淡淡的微光,似乎其中蘊藏著某種奇特的力量,而且隨時都會爆發出來。

抓著搜魂幡的牧九,臉上終於流露出一道畏懼之色。

他已經明白了,眼前這人根本就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他甚至不怕自己的師尊!

牧海極或許正關注著這場寰宇之間的戰爭,但他並不會貿然出手。

發動寰宇戰爭並不是一件小事,必須要經過整個眾聖堂的同意,而關注這場寰宇戰爭的聖人可不止牧海極一位聖人,還有其他聖人,牧海極不可能公然違背眾聖堂的規則降下真身!

也就是說,這位來自於戰神堂的傢伙出手之下,沒有人能出手幫牧九擋下來!

許多真神都安然度過了極其悠長的歲月,按照這大衍之宇中的曆法來算,可以是數百億,甚至於數千億年的時間尺度,在神域中甚至有真神活夠了自殺的例子。

可他牧九乃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絕對是一位十分「年輕」的真神,他還有無盡的壽元可以去享受,可以去體驗萬世輪迴,可以享受兆億生靈的膜拜……

將自己葬送在這大衍之宇中?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種可能!

出於對死亡的恐懼,這時候的牧九隻剩下一根念頭,就是逃,他還有一個地方可以逃走,那就是大極之宇,雖說現在兩大寰宇都處於戰爭時期,即便是他逃回大極之宇也並不是安全的,但師尊乃是大極之宇的主宰,他能在大極之宇中設置足夠強大的障礙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他身形就開始閃爍出熾白色的光芒,整個人宛若一道人形剪影開始消失。

「呵,」戰北海的嘴角微微一翹,那水桶一般粗的胳膊猛然一揚,朝著不遠處凌空就是一拳!

「咚!」

伴隨著一聲悶響傳遞出來,某處空間豁然炸開,而牧九的身形則踉踉蹌蹌從那空間中摔了出來,他嘴角含著血絲,眼中則充滿了怨恨!

戰北海的這一拳與此前祖龍將妖夜族的絕火天尊從空間通道中叼出來一模一樣!

不過祖龍是憑藉自己對空間的領悟,將施展大挪移的絕火天尊截住,而戰北海則是以驚人的速度和精準的感知,直接破壞了牧九的大挪移,何況牧九身為真神,他施展的大挪移要比天尊的大挪移玄奧百倍,兩者的難度也不可簡單類比。

看著牧九的目光,戰北海眼中卻浮現出一抹嘲弄之色,「用盡量痛苦一點的方式……」說完之後,他全身的肌肉再度鼓脹一倍!

而在他的胳膊,胸口,雙腿之間盡皆閃現出一點幽光!

「這是八座道台……」看到那些幽光,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神域中煉體的方式不止一種,道台八重,神台九星只是比較主流的一種,戰北海運用的連體方式與羅征一樣。

「咚!」

隨著一聲悶響傳來,戰北海已經消失在原地,瞬間貼近了牧九。

牧九很清楚自己已到了生死邊緣,他將搜魂幡捨棄在一旁后,身體在空中猛然一扭之下,就要極力避開戰北海的衝擊,同時大吼道:「師兄!快來救我!」

在這大衍之宇中能夠給他援助的也只有牧寒和牧天,可牧九覺得他的這兩位師兄,恐怕也不是此人的對手!

不過他這聲音剛剛咆哮出去,戰北海膨脹起來的大手已經將牧九的脖子一把捏住,此刻的戰北海已經有平時三倍大小,相比之下牧九在他手中就像是一個瘦小的侏儒。

「我戰神殿中有一套刑罰,名字叫做戰意凌遲,」戰北海盯著手中的牧九說道。

牧九顯然是聽說過這套刑罰,他雙目中的瞳孔迅速的收縮,臉上的畏懼之色則不斷地放大,「你,你敢如此對我……你一定會後悔!」

他話沒能說完,自戰北海的身上湧出無盡的戰意,每一位真神都擁有自己的「勢」,而戰神殿的人所擁有的「勢」就是戰意。

此刻一道道戰意從戰北海體內爆射出來,猶如一片片尖刀一般,灌入了牧九的腦海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