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和血陽子的振奮相反的,乃是詛咒力量的頹勢。

詛咒力量也是有著靈性的,在冰風神眼的支援被切斷了之後,它很自然的也慌亂了。

本來還可以和血陽子繼續交鋒好一陣的,但因為自己本身先亂了,使得它馬上就不敵血陽子了。

轟轟轟!

在血陽子一次次的錘擊下,詛咒力量的氣息不斷的微弱起來。

那虛空中,忽然是出現了一片骷髏虛影。

似乎是詛咒力量要瓦解的前兆。

而鹿羽也是緊緊的鎖定了詛咒力量,不等血陽子出最後一招,他直接打出了自己的聖玉力量。

三大聖玉的力量開啟,萬千力量化作一道鐵拳。

轟隆!

這一拳重重的轟在那片虛空中。

無形的詛咒力量,也遭受到了鹿羽的重擊。

這一次是鹿羽和血陽子聯手,力量的疊加,達到一種完美配合的態勢,總之給了詛咒力量最為致命的一擊。

「啊!」

忽然聽得一聲驚叫,似乎是詛咒力量發出來的。

下一刻,那籠罩在周圍空間中的詭異能量,忽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本來壓抑的氛圍,全然不見了!

這說明一個事情,那就是,詛咒力量被打滅了!

「我身上感受不到詛咒的壓迫了!」

「我也感覺到了!」

「天啊,我有生之年,居然還能擺脫這個魔咒!」

周圍所有龍都瘋狂了,他們真切的感覺到,詛咒力量已經被瓦解了。

他們龍族真正意義上的恢復了自由!

這是鹿羽賜給他們的自由!

剛才鹿羽召喚血陽子和詛咒力量作戰的一幕幕,還不斷回想在他們的腦海中。

大家為鹿羽的強大而傾倒。

這一切的一切對他們來說,仍舊像是做夢一樣。

他們龍族永遠擺脫不了的噩夢,居然就這樣擺脫了! 這個時候,龍晶上忽然衝出一道更為盛麗的黃光。

黃光束有如是擎天之柱一般,直接沖向天際。

在這巨大的光束中,有一條金色巨龍的虛影誕生出來。

雖然是虛影,卻也是無限之大,宛若聯通天地蒼穹。

那雄大之模樣,有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似要碾壓一切。

五爪之龍,有帝王之相,那睥睨的眼眸,似有橫掃天下的氣勢。

金色的龍!

龍大多是青龍,能為白龍,已是龍中貴族,而這金龍,則是貴族中的貴族。

這是祖龍!

是金色祖龍將孵化了龍族,衍生出了龍的文明。

看來是龍晶中的力量被刺激的全部開啟,所以這龍晶中蘊藏的祖龍能量,也完全釋放出來了。

這還是龍族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祖先。

「啊,祖先!」

這一刻,無數的龍為之熱血澎湃,激動的熱淚盈眶。

這是他們的祖先!這是帶給了他們生命和血脈的祖先啊!

「我的子孫們……」

金色祖龍那裡,傳來著低沉而轟鳴的聲響。

祖龍的聲音很模糊,畢竟影像留存太過悠久的歲月了,不過這聲音說出來,依然像是霹靂一般的驚天動地。

一聽到祖龍的回話,所有龍更是激動的渾身顫抖。

「祖先啊,您可知道,您的子孫這些年經歷了多少的苦難。被那詭異的詛咒力量所侵蝕,我們很多的族人,都死在了龍之墓地中,我們所有族人也都在痛苦中沉浮……直到這次冰風神眼被偉大的人族大賢用龍晶堵上……」

老族長白藏聲淚俱下,向祖龍傾述著龍族的不易。

但是他的叫喊,並沒有引起祖龍的同情。

祖龍只是用一種非常古怪的聲音說道:「我們龍族本來就屬於另外的世界,如今困於天武大陸,自然要遭受原世界的反噬!若非我們龍族身體非常強悍,只怕早就在這種反噬中滅族了!」

祖龍的話是眾龍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卻是將「詛咒」描繪成了「反噬」。

「什麼!我們龍族並不屬於這片天武大陸!我們龍族來自另外的世界!」

所有龍都是渾身一震。

這是他們第一次得到確切的答案。

他們龍族來自另外的地方!他們龍族的故土,在其他未知的遠方!

所謂的詛咒,只不過是因為他們龍族離開了故土,所形成的反噬!

詛咒,來自他們的故土!

他們龍族背棄了故土,即便在其他世界定居,也難以安定下來!

在其他世界盤踞的地方,也終要變成龍之墓地!

這就是他們龍族的秘密!

唰!唰!唰!

所有龍的一雙雙目光,都是駭然看向了冰風神眼那邊。

他們在這裡鎖定。

「祖先!我們的故土,在冰風神眼的那一頭嗎?」

老族長白藏嘶啞的問道。

他感到自己喉嚨口都變得無比的嘶啞了。

「沒錯,在冰風神眼的另外一頭!在那邊,是我們龍族真正的故土!」

在說出這話的時候,金色祖龍也滿是滄桑的神色。

想起當年被迫離開故土的種種,金色祖龍便感到內心無比的沉重。

若不是因為一些無奈的事情,誰又願意離開自己的故土?

「祖先,請您告訴您的子孫,我們龍族的故土,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當初,我們龍族為何又會流浪到這裡!」

白藏繼續問著金色祖龍。

這是他們急於要搞明白的事情。

但是這個時候金色祖龍的影像已是能量耗盡,差不多要消亡了。

影像圖畫開始破碎,絲絲縷縷的光影在高空中淡滅。

在最後的時刻,金色祖龍只是留下來最後一聲嘶吼。

「我的龍晶雖是暫時給你們堵住了冰風神眼,但我們龍族一天不回歸故土,就遲早還是要再出事的!我的子孫們,你們一定要完成我的遺願……」

最後「遺願」兩個字,在高空中嗡鳴,源源不絕。

「祖先!」

所有龍在悲痛的挽留著,想要留住自己祖先最後的影像。

但是最終,金色祖龍還是徹底消失在了天地間,再看不到一絲的蹤影。

金色祖龍和他們說了很多,但隨之而來的,是另外一個更大的秘密。

這個更大的秘密,祖龍沒來得及和他們說。

「我們的故土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的祖先如此強大,遠勝於我們,都只能被迫的離開那裡嗎?」

白藏獃獃的說道。

所有龍都是呆立當場,眼神獃滯的看著金色祖龍消失的虛空。

根本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連強大的祖龍,都難以回歸故土,他們又憑什麼,可以回歸?

這時刻,心中升起著無限的迷惘。

雖然這次見過了祖先,但是帶給他們的是更深的困惑。

就在所有龍困惑的時候,一個聲音顯得尤其的振聾發聵。

「你們完成了天武大陸的使命,自然能回到你們原來世界的故土中!」

不知何時,鹿羽已是凌於高空。

他以一種鏗鏘的話語,對著在場所有龍叫道。

他那睥睨的目光,掃視過所有龍。

戀戰新夢 「天武大陸的使命!」

所有龍緊緊的看著鹿羽,這個他們最為信任的人族大賢。

他們迷惘的內心,終於是找到了一絲光亮。

「完成了天武大陸的使命,我們龍族當真就可以回歸故土嗎?」

老族長白藏有些緊張,痴痴的詢問著鹿羽。

「我當為你們完成最終的救贖!除了我之外,無人再可以拯救龍族的靈魂!」

鹿羽這一聲鏗鏘,說的尤其的霸氣。

但是所有龍都不覺得鹿羽是狂妄。鹿羽這人族大賢一次次的幫助過他們龍族,事實證明鹿羽的話從來沒有錯過。

他們龍族能夠跟隨的人,只有鹿羽一個!

「我們龍族自當永遠追隨大賢!不管是一萬年前,還是現在!」

所有龍都非常熱切的說道,場面顯得十分的沸騰。

白藏問道:「敢問大賢,對我們龍族來說,這個世界的使命到底是什麼?」

當白藏問出這話的時候,整片天地似乎都暗淡嗡鳴了一下。

凌於高空的鹿羽,緩緩的突出兩個字:「魔!族!」 「啊,魔族?魔族在萬年前不就是被覆滅了嗎,那些魔靈貴族也都被封印在天魔域!永世不得翻身!」

龍族不解。

鹿羽深深的說道:「這一次,魔族已死灰復燃,並且帶著比一萬年前更強的威勢潛伏入世!」

這一次當著所有龍族的面,他將目前天武大陸最為殘酷的現實說了出來。

魔族大業,魔焰滔滔,魔氣衝天,魔勢無窮!

最為嚴峻的考驗到來了,魔族為此準備了很久,魔的威脅數倍於前。而他們人族,在不久前還全部都在醉生夢死中,要麼就是忙著爭名逐利。

任由魔族大業成功,則整個天武大陸都將淪為萬劫不復之境地!

「你們看到了龍之墓地的那一頭嗎?可知道,就在你們門戶之前的龍釗天域,此時一場大浩劫正在展開!魔靈族的魔樹生長出來,擎天劈地,那無窮的魔焰,似要吞噬整個世界!」

鹿羽霍然指向了那一邊遠方。

他的眼神帶著一種難言的沉痛。

魔樹擎天而起,代表著魔靈族正式向這個世界開戰。一場浩劫已至,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在這場大亂中死亡,又有多少的家庭,要被這魔撕裂。

他悲憫著蒼生,心繫著天下!

這天下蒼生便是再可惡再醜陋,在他看來,也是芸芸眾生,也是可貴的生命。

他拼盡一切,也想努力保住蒼生,守護好這天下。

「什麼!魔樹!萬年前,可從來沒聽說過什麼魔樹啊!」

龍也震驚不已。

這一次他們真切的感受到鹿羽的沉重之意,這一次魔族復起,乃是比萬年前更危險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