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他們眼中,陳強只有築基期。

在場的這些人,除了玉輕候誰也沒有發現陳強的修為有什麼不妥,只有玉輕候隱隱有些感覺,陳強極有可能不僅僅是築基期修為,這才是他起初不讓玉建英衝動的根由。

不過哪怕是玉輕候,也沒有過於重視陳強本身,而是猜測其背後另有他人。

「這樣的話,一切全憑祖父做主!」

玉芙蓉略一沉吟,將目光轉向了玉輕候,經過最初的錯愕的之後,此時她的神情已然恢復平靜。

玉芙蓉臉色依舊蒼白,目光卻很平靜,誰也猜度不透那平靜的目光下掩藏著些什麼,按理說,此刻最該憤怒是她,可偏偏她卻無半點忿恨之情流露。

「嗯!」 若瘋魔便成活 玉輕候輕聲應了一聲,便將目光轉向了陳強問道:「你背後的人是誰?張家?莫家?還是李家?」

在玉輕候的意識當中,在子陽府城當中能與玉家作對的只有這三家。

至於城主府,若真想對付玉家,根本不需要背後使絆子。

「你說的這幾家人,我根本不認識。」

陳強實言道。

「老夫不知道那幾家人答應了你什麼!可有一點你需記住,你身上也流著老夫的血!念在你年幼無知,你若招認出背後之人,老夫可以做主饒你一條性命!」

玉輕候定定的看著陳強,寒聲說道。

「不然呢?」

陳強問道。

「不然?哼!便是你父陳佳祥也會為你的無知付出血的代價,這其中也包括你!」

玉輕候冷哼一聲說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武道進階》,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美女主持嫣然一笑,那嬌媚的淺笑把底下那些有權有勢的男人迷的神魂顛倒,所謂的紳士的面具便會瞬間崩塌,被蓬勃的對美色的貪戀所代替。

小迪不由地讚歎,高台上的美女主持就是她見過的,除了狐媚兒最風情萬種、媚而不俗的美人了。

「起價500萬!」

「600萬!」

「別和我搶,800萬!」

……

林淮安聽著他們高喊出的各種天文數字,越發覺得自己窮了,突然對小迪要買的東西更加沒信心了,她怎麼能爭得過這群大佬呢?

身旁的小迪似乎看穿了林淮安的想法,她笑笑道,「淮安,我有辦法可以現在就賺一大筆錢。」

「什麼辦法?」

「切,一談到錢,你就激動。」小茶嘲笑道。

沒錯,一說到錢,就讓林淮安兩眼發光,一開始決定要做一名藥師也是為了掙錢。因為也只有他有錢了,才能站得更高,所站的位置才能更重要、更顯眼,才能被更多的人看見,以及被他想找到的人看見。

「相信我,你一定能賺一筆大的,不過——」

小迪話鋒一轉,林淮安的心瞬間疙瘩一下,他可不想聽快到手的錢拿不了的消息。

「因為,我還要買東西,說你待會兒賺得的錢,要幫我支付,不過你放心,你只會賺不會賠的。」

林淮安愣了一下,「你竟然沒帶錢來?」

「錢乃身外之物,平時,我基本用不著,再說了,我早就想好了,你可以幫到我,我們兩互惠互利。」

說完,小迪就轉過頭,看向坐在後面的萊恩,萊恩剛好也看過來,他驚喜不已,「還以為你不打算理我了呢。」

「當然理啊,我還需要你幫個忙呢。」

「哦?所以你現在是在請求我幫忙?」萊恩興奮地湊上去,胖嘟嘟的臉蛋倒是白白凈凈,一雙機靈的眼睛滿是笑意。

「不,不是請求,是要求。 重生毒妃不好惹 你說過,我們兩之間的鬥爭只要還沒分出勝負,你就會一直和我斗下去。而現在你既沒有贏,我也沒有輸,在九層妖冢,甚至是古墓里,我們兩都只能算是平手。」

萊恩點了點頭,「可是這和我待會兒要幫你的事又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如果沒有,你就不用來了。萊恩你可是個日理萬機的主,能勞駕你來這裡坐了那麼久,難道還會和魔宗無關嗎?」

萊恩挑了下眉,脫下外套,甩了甩胳膊,嘿嘿一笑,「你真的很有趣。」

「接下來,我要做的事就是和魔宗有直接關係,所以你來這裡的目的就是來協助我的,畢竟我們都朝著同樣的一個目的而奮鬥。」

「拿來!」

很默契,小迪並沒有說具體要幹什麼,但是萊恩早就知道,她也早就猜到萊恩會來。

「淮安,把你存放在葯鼎的丹藥全部交給萊恩,他可以幫你賣,而且不會有人知道與你有關。」

小迪沖林淮安眨了眨眼,她知道林淮安現在最大的顧慮就是其他修道者知道自己是藥師的身份,來之前林淮安說授予他一身本領的一位老藥師要求他至少要能真正地做到不再依賴葯鼎的程度,才能公開自己的身份,至於原因,老藥師沒有詳說。

「他真的可以嗎?」林淮安質疑地看向萊恩,一旁的小茶一直認真地看著她們拍賣,沒有注意到身邊小迪和林淮安種種舉動。

「當然,他是茅山一派的,也是修道界有頭有臉的人物,由他去賣,不會有誰懷疑到你的,他們也不敢質疑他……」

在小迪的百般勸說下,林淮安終於同意了,把葯鼎從背包里取出來,神色凝重地看向萊恩,「把手伸出來。」

萊恩將信將疑地伸出一隻手,就見林淮安在他手心寫著什麼奇怪的字元,冗長而繁複,有些刺痛難癢。

寫完后,林淮安收回手,解釋道,「現在葯鼎就暫時聽你指令了,在我沒收回靈力之前,你都可以控制它,裡面保存著很多丹藥,你可以任意取出,放回。」

「嗯,懂了。」

萊恩拿著葯鼎就離開了,這時小茶才發現萊恩的突然離開,「他怎麼走了?」

「他要去賣東西了。」小迪回道。

小茶半懂半不懂對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兒,指著高台上的美女主持,「我算是發現了,越往後面,拍賣品的起價就越高,看來待會兒要買的東西麻煩了。」

「沒事。」小迪輕鬆地眨了下眼,瞥向有些不安的林淮安,她拍了拍林淮安的肩膀,「好戲要開始了。」

話剛說完,就看見一個戴著老花眼鏡的老人突然突然上台,把一張紙遞給美女主持,就見美女主持之後打開紙條,眼裡露出驚訝不已的神色,在紙條上停留了好一會兒,表現得有些奇怪。來客們都能感覺到她此刻的驚訝不已,皆疑惑地皺了皺眉頭,議論紛紛。

但美女主持也是受過專業訓練,半刻后就恢復了平靜,往前走幾步,朝來客們鞠了個躬,為自己剛才的失禮表示道歉。

「不好意思,剛才我得知一件很令我驚訝的事,這也將會使我們接下來的拍賣更加有趣。」

底下依舊議論紛紛,他們什麼時候見過美女主持會有如此失禮的舉動,也不知道她遇見了什麼事,總是一定是很令人震驚的一件事,才能讓美女主持大驚失色。

「我們的拍賣品得改變一下順序,因為我們剛得到一些非常珍貴的東西,因為那些東西的賣主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們準備那些東西調到前面了,還望大家不要介意。」

「這不好吧,得按規矩來。」

「對啊,許多人,都是按照拍賣品的檔期按時來的。」

「是啊,我們可不同意。」

「……」

「噓——」美女主持看著異議頗大的來客,只是淡淡一笑,這種情況顯然在她的意料之中。然後從容淡定地把剛推上來的拍賣品的蓋子打開,朝底下高聲喊道,「這是一顆丹藥,經鑒定師鑒定,這確實是真品,出自一位真正的煉藥師之手!」

話音剛落,地下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拍賣會是不會賣假貨的,賣的無一例外都是真品。

藥師一族已經滅絕了,但丹藥是沒有滅絕的,人們也仿照那僅剩下的幾個丹藥進行了仿製,但無論他們再怎麼努力,再怎麼靜心研究,怎麼仿製,都達不到丹藥原本效果的一半。還有一些還尚存在世上的丹藥被私人買家收藏起來了,成了絕品,但是沒有誰願意拿出來賣的,畢竟能進拍賣會的的人都是非富即貴,他們不會在乎這點錢,但丹藥卻是真的千金難求。

「這是還魂青丹,可以拯救一個臨死的人,並且讓他(她)毫髮無損,恢復最健康的身體狀況!」

這話一出,底下的人更加震驚了,就算是以前有藥師在的情況,還魂青丹也是價值連城,一葯難求,能製造出還魂青丹的藥師也是屈指可數,所以還魂青丹一直是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況,有了它就相當於有了第二條命,現在竟然有人願意拿出來賣!

「你、你們、你們確定是真品嗎?」一個女孩的聲音很是震驚,那聲音有些沙啞,連因震驚而發出的顫音都帶著「咯咯咯咯」的聲響。

「安小姐,我們這裡的規矩您還不懂嗎?我們的拍賣會只有真貨!」

往那個發出聲音的女孩看去,小迪、小茶和林淮安驚訝地發現竟然是那個總是罵他們土老帽的囂張女孩,想不到她被偷了牌子還是進來了。

小茶顯得有些緊張,「怎麼辦?」

「沒事,她不知道是我們偷的,我們一定要淡定,淡定。」

高台上,美女主持笑得嫵媚動人,「起價兩千萬!」

「三千萬!」起價很高,但是立馬有人回應。

這下,林淮安徹底陷入了震驚中,他很激動,嘴唇有點顫抖,想說什麼,可又咽了下去,半天擠不出一個字,他想不到自己隨意研究了一天的丹藥竟然賣了那麼高的價錢,果然藥師是一個暴利的職業。

「想不到吧,林淮安,但是可惜了你答應過你師傅,還不能在人類修道界暴露身份,所以你也只敢在普通人或者妖世便宜處理自己辛苦煉出的丹藥,想一想,那些被你賤賣,幾百塊就推銷出去的丹藥,有沒有一種痛失幾個億的感覺!」

小迪打趣道,她看見林淮安有些顫抖的嘴唇,瞬間笑得無比開心,想必現在的林淮安心在滴血吧。

小茶也湊近來,仔細觀察林淮安一時間臉上的精彩神情,噗嗤一聲笑出來。

另一邊,青雲派的弟子聚坐一起,神色凝重地盯著高台上那粒精緻的青丹,「師兄,我們得買,一定要把還魂青丹買回去。」

他們這次來拍賣場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買傳說中能除去煞氣的紫玉方樽,因為青雲派的掌門人前段時間,意外發現一個神魔之子,原本想殺了那孩子,但沒想到被那孩子的魔煞之氣反噬入體,最後僅憑著一點意識回到宗門,現在只剩一口氣了。 人類修道界有許多門派,而青雲派是立馬數一數二的大門派,弟子眾多,高手如雲,強到可以在人類修道界隻手遮天。能做的這些,很大的原因就是三位掌門過硬的本事,現在一位掌門失蹤了,沒有誰知道他在哪;一位正在閉關,一時半會不能出來主持大局;另一位受了重傷,被魔煞之氣入體,快要撐不住了,可以說,現在是青雲派最虛弱的時候,

「不惜一切代價,買到還魂青丹!」青雲派的大師兄叫言之,在一眾弟子里名望極高,此刻他明白比起能驅散煞氣的紫玉方樽,還魂青丹更為合適。

「五千萬!」不知誰又喊道了五千萬的高價,還魂青丹的喊價一直未停。

「大師兄!」安師妹,拽緊拳頭,受傷的掌門是她的爸爸,所以現在她比誰都緊張,萬一買不到,可能就真的救不了她爸爸了。

「師妹,別著急。」大師兄言之嘆了口氣,他和安師妹從很小就認識,也是最懂她的人,他當然知道安掌門在師妹心中的分量,為了救她爸爸,興許,她死都願意。

「是啊,師妹,別緊張,難不成我們青雲派還搶不過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

師兄紛紛開始安慰安師妹,只見大師兄言之高聲喊道,「一個億!」

說完,眾人紛紛側目,高台上的美女主持揚起精緻的下巴,欣慰地看向青雲派的弟子,對於整個拍賣會來說,賣出的東西越貴,他們得到的手續費越高,這下他們也是賺了比大錢。

一個億喊出后,拍賣場安靜許多,許多人心有不甘,卻不敢再講價,畢竟那麼高的價錢他們真的承受不住!

「小茶,你不是說要給他們一個教訓嗎?」小迪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林淮安還處於震驚中,但是現在恢復了許多,可以正常溝通了,「你不會是想太高喊價吧?」

「淮安,你真是個聰明的機靈鬼!」小迪看向青雲派弟子,笑得無比狡黠。

「什麼!」小茶似乎也明白了小迪的話中之意,但是故意太高價錢有危險,萬一青雲派的弟子不接下喊價,那他們就要付一大筆錢了。

「沒事,」小迪安慰有些許不安的小茶,看到還魂青丹的受歡迎程度,她心裡越發有底,畢竟林淮安的葯鼎里可不止這一棵丹藥!

「再加五百萬!」

瞬間所有的目光都看過來,尤其是青雲派弟子皆是愣了一下,他們想不到,竟然還有人敢加價,其實很多人也不是因為錢不夠充裕,只是不想得罪青雲派,畢竟誰都看得出來此刻的青雲派對還魂青丹勢在必得,十分重視。

「好,再加五百萬!」美女主持高興地看向,對於這種競爭是她最想看到的。

「加一千萬!」大師兄言之冷冷地看過來,微眯的雙眼透著些陰冷的目光,射出一道能殺人的視線。

「兩千萬!」

「三千萬!」

大師兄言之步步緊跟,小迪就越發亢奮了,「四……」

「不不不,我們不加了。」小茶趕緊捂住小迪的嘴,生怕她喊得太起勁,「不加了,行嗎?」

小迪思考了下,點點頭。

青雲派弟子死死地瞪著他們,發出一道道能殺人的目光。

小迪歪著腦袋,沖大師兄言之眨了下眼,眉梢眼角滿是盈盈笑意,沒有再說話。

「您還加價嗎?」美女主持問道。

「不加了。」小迪回復道。

美女主持欣慰地點了點頭,「那就1.3億人民幣了,還有誰要加價嗎?」

沒有人再說話,現場安靜到極點。

「好,1.3億一次,1.3億兩次——」美女主持故意拖長尾音,只見她最後一定重重地敲向拍賣桌,「恭喜青雲派獲得還魂青丹。」

看著青雲派弟子投過來略顯兇狠的目光,小迪沒有再去理會,自從她知道這裡除了面具人外,其他人不能製造殺戮后,她就無所畏懼了,這時候,她不得不稱讚一下這裡的治安。

小茶小聲嘀咕著,「小迪,你這樣是不是太囂張了?」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沒事,他們不敢怎麼樣?」

高台上,美女主持笑得一臉欣慰,還衝小迪眨了下眼睛,露出魅惑的笑容。

「看不出來,你還挺招人喜歡啊。」看著美女主持拋過來的媚眼,林淮安打趣道。

「呵呵。」小迪乾笑幾聲,瞬間看著剛推上來的拍賣品吸引住,她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茶吉尼天的記憶里,她經常偷吃林言業制好的丹藥,其中有一種茶吉尼天最喜歡吃,就是剛推上來這種。

不僅是因為好吃,最重要的是可以使修鍊速度成倍上漲,這也是茶吉尼天可以輕易超過黑白無常的原因之一。

對於一個神都可以達到的效果,對於凡人的效果更加顯著,不過,也只有修為極高才能食用,不然吸收不了,會爆體而亡。

「林淮安,你厲害了,這也可以煉出來!」小迪讚歎道。

「可是沒用啊,都說我是騙子,平時沒人買啊。」說起這個,林淮安就心痛,明明那麼好的丹藥只能清倉大甩賣。

「這是錢的問題嗎,我的意思是能煉出這種要,代表你的煉藥水平極高,說不定你會成為第一個超越林言業的人。」

小迪看著高台上正在展出的丹藥,轉頭望向林淮安,眼睛在發光,然後嘖嘖幾聲,「以後,我要這種丹藥,你可以賣給我,介於我們是朋友的緣故,你得賣我個友情價,最多100萬,不能加價了。」

「這……」

「你還猶豫,你要知道,除了賣給我是最安全,最可靠,其他人你不怕會被其他修道者發現嗎?一旦被他們知道,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林淮安咬咬牙,「好,交易達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