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始作俑者江元峰早已經打開山海界的門戶,回歸到了外界中去。對江元峰來說是,付出的靈玉只是自己庫藏中的很小一部分可對山海界的修行界來說,那可是極大的經濟衝擊了,起碼要消耗上百多年,才能將江元峰這一次大採購所帶出來的后遺效果消化乾淨。

這還是江元峰很注意保持山海界的原始平衡,盡量只賣珍稀的材料。以免很長一段時間內,會給這山海界造成通貨膨脹。即便這樣,將來門下弟子所需要的修行資源光只這一次所收集的貨物,就足可以應付日後千年了。

不過江元峰沒有想到十分重耍的一點。那就是自己拿出這許多靈玉雖然會對這裡的修行界造成一定的經濟衝擊,但顯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巨大。甩為他拿出的那幾大批靈玉雖然數量多的嚇人,但很快就被寄賣行的背後老闆,也就是八大勢力的萬獸山散修聯盟所扣下來了。實際上並沒有流通出去。

萬獸山以一方之力掌握了這幾批數目龐大驚人的靈玉,日後的發展肯定要比其他勢力更進一步,但是就是因為他們暗豐的所為,才使得那些巨額靈玉沒有流通到市面上,造成什麼物價波動,頂多是一批批珍稀材料被無名勢力搶購一空,對材料市場會造成一些貨品緊缺罷了。

所以說衝擊是有的,不過遠遠比江元峰所估計的要低,幾乎就像是打了個水漂,片刻之間便沉入水底了。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只有寄賣行那背後的勢力的幾位金仙老祖,以為這個強橫的買家是發現了一座新的靈玉礦脈,還在暗的里追查他的消息,希望能夠佔據那座莫須有的靈玉礦。

9?9?9???O?M,sj.9?9?9???o?m,。9?9?9???o?m ?認小海界中回歸。懷沒來得及和家人弟牟滋話,就有地際稀訓安金福前來稟報。

江元峰將其叫來身前一問,原來卻是不久前他與國安特勤組負責人魏建國定下的人間封神計發出了些問題。

「回稟帝君,屬下等按照帝君您設下的計劃行事,先與封神候選人暗中聯繫,探明對方意願,不過魏建國那裡卻是走漏出了消息。致使有兩名候選人被崑崙派的修士找上了門,現在這兩人正舉棋不定,不知選擇我們和崑崙哪方為好!」

安金福說完事情經過,江元峰聽完冷笑一聲:「哼,這崑崙派卻是等不及了,連最後這一段時間也不想在人間安生的呆著!」

「末將辦小事不利,還請帝君責罰!」安金福見到主人生氣,趕忙拜倒請罪。

江元峰一揮手示意他起身。

「不是你們的過錯,起來吧!稍後本尊親自去見魏建國,到要看看他崑崙是怎麼做法!」

說完江元峰自去與家人弟子敘過話,得知府中一切安好,那申公豹回到赤城天闕之後就找了處地方祭煉他那上古凶獸的斬屍化身去了。

短時間是不會有什麼動靜的。

回來只不到半個小時工夫,江元峰便又不得安歇的帶起手下神將安金福,朝著京城北都而去。

自從身上掛了那許多頭銜,被任命為國安部副部長之後,魏建國的專署辦公室就由星海國安分部搬到了北都國安總部來。雖然仍舊是負責原本的事務,這般換湯不換藥的做法如果讓一般人看起來會有些無聊,但是對於其他政府部門的知情者來說。就難免會有些嫉妒了。

其實外人不知其中內情,還在眼紅羨慕,可魏建國心裡頭自然跟明鏡一般。他知道自己表面上看起來是有些風光,實際上都不過是一些跟權利沾不到邊的虛銜罷了,在那些大人物眼中他還是那個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一旦與修道界有了根本上的衝突,第一個被拋棄拿來頂罪的恐怕就是他這負責人了。

處於他這個敏感的位置!稍有一點處理不當,那就會被那些處理事情殘忍血腥的內衛部門聞著腥找上門來,定意為叛國,那時不但自身難保。連家人也會被自己所牽累。

這種生活魏建國覺得自己已經受夠了無時無方不在希望數夠就此擺脫。

所以這一次有了東天大帝承諾的機會,他當然要牢牢的抓在手中,只有這樣他才能擺脫了那些高層的控制,讓家人也從新過上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不必連出國旅遊也要向上面申報,而且**成是通不過的結果。

這一次不但讓他看到了自由的希望,而且還有長生不老的誘惑,只要沒有私心的辦成了大帝吩咐下來的事,那麼他就是解脫了。

不過沒想到不但政府幹方百計的在修道界各派裡面安插了耳目。連修道界也派出弟子混在特勤組內暗中監視著政府的動作。

對於修士們的神奇手段,政府完全無法監測得到,所以魏建國自認為隱秘的行動。卻被人家輕易就發現了蹤跡。若不是與兩大神將會合之後他們兩位及時發現了情況不對,恐怕自己現在還蒙在鼓裡呢!

不知道這一次事情除了差錯,那位東天大帝會不會怪罪,希望能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夠在給自己一次機會吧!

魏建國坐在自家裡暗自感嘆著,這時眼前金光一閃,那位大帝與其手下神將就此出現在自己房間。

「見過帝君!」

如今身份不同,對於其中內幕了解的越多,魏建國便越是對眼前之人心生敬畏,自然再也不敢似過去一般稱呼。

江元峰擺手說道:「不必多禮。我們出去再談!」

說著魏建國就感覺一陣的天旋地轉,然後自己就身在了遠在星海的東天宮大殿之中。

對於這種神奇的手段,魏建國已經沒有太多的驚訝了,這一段時間裡來,他與二神將共同合作,已經見識的比他之前活的幾十年還多了。

「對於被崑崙發現封神計劃之事,這是本尊的失誤,並不怪你。沒想到崑崙會暗中派出探子分佈在政府裡面,如此想必道盟裡面也有不少對方的耳目,幸虧上一次本尊只秘密的召集了有數的幾位道盟高層議事。不然恐怕計戈未成便會令崑崙提前有了防備!」

魏建國聽了稍稍安心,又聽江元峰說道:

「看來崑崙派如此隱秘的作為。如果不是這次意外,怕是至今也不會被發現,此番他們定然是圖謀不小啊!一定要在他們展開行動之前把這隱患連根解決掉,不然不單這封神計劃會受影響,恐怕人間格局也將再起變化

江元峰默默的思考了

門,夫,然後向魏建國問道!「是哪兩個候選人被崑崙孵心雙現,待本尊親自去看看!」

說完,就在魏建國的口述中。前往了兩個候選人所在的方位而去。

封神計發小的候選人,一般都是在世俗中有威望德行的成功人士,例如現在要去找的這兩位,一個是當年不顧自身安危,親身犯險抗戰在洪水災難前線的老縣長,一位則是流往海外多年,通過自身的努力成就了偌大的事業,卻一直致力於公益慈善事業,為華夏政府和人民分憂解難,臨老還遣散資產選擇回歸祖國頤養天年的老華僑。

距離最近的就是在星海定居的那位老華僑李世明。

星海市郊一座古樸的別墅,裡外都與周圍的那些奢華裝飾的別墅不同,樸素的建築風格在綠樹花草中顯得是那麼的平靜與安詳。

「這候選人倒是一位雅人!」

江元峰帶著安金福與魏建國來到了這座別墅之外,看著周圍環境,稱讚了一聲道。

他與安金福兩個非同凡人,別墅裡面的情況自然在神念一掃之下一清二楚,不過身旁的魏建國卻仍是凡人之軀,為了照顧他的想法,江元峰施展了隱身法術包裹了三人不聲不響的進入了別墅之內。

別墅二層的一間起居室中,年紀在七十開外的李世明正盤坐在在屋內軟榻之上,似模似樣的在一個年輕人的指導下行功鍊氣。

江元峰只聽了幾句,就知道對方只不過在講解一套粗淺之極的內功入門導氣之法。

以這位老人的年紀和身體狀況,以這般粗淺的內家入門功夫來修鍊。恐怕到死的那一天能夠掌握到氣感,那麼就算是僥天之幸了。

這般情況,除非是得服仙品靈藥易經洗髓,改換體質,再輔以上品功法,以及充足的靈氣,不然就算成功邁入修行界的大門,也無緣金丹大道,更不要提修成元神得正長生了。

見此情況,江元峰眼神一示意。手下安金福便接到了信息,領會了主上的意思,前往屋內在裡面兩個人身前現身。

「什麼人?」

那個正在講解功法的年輕人聳即就是大叫一聲。

待看到的是一位神光護體金甲罩身的神將,當時就驚駭的說不出話來。

而那李世明見到了金甲神將之後,卻是興奮中含著一絲不安。

安金福擺足了架子,洪大的聲音在房間內回蕩。

「你是道門哪派弟子?」

那年輕人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是青城派鼻子!」

安金福冷笑一聲:「青城派?我記得你對這李世明說的可是崑崙派傳人!」

這名青城弟子聽了頭上冒起冷汗,有受到安金福威壓的影響,也有被發現自己最大秘密的原因。

「你胡說什麼,我是正宗的青城入室弟子,出山供職在當今朝廷國安部!」見到這名青城弟子仍舊還在狡辯。江元峰卻是不耐煩了,一揮手將其攝到身前積

神念朝對方腦中一探,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況。

原來這名青城弟子是崑崙派安排進入各大門派之中的棋子之一。他們這些潛入其他門派內部的間諜。原本資質都比較普通,正式行動之前都被易經洗髓,將資質提升了不少,所以才能夠順利被各大門派收入其中。

而且這些人都提前被灌輸了一些崑崙道法,提升他們實力的同時也是方便日後執行任務時行事。當然這些人也不會得到真正的正統法門傳承,不過與世俗道派一般弟子來說,卻是強過許多了。

這一次便是這名崑崙投在青城派的眼線正好被安排在了特勤組中。便接到了順便監視政府舉動和世俗形勢的任務。本沒有特別關注魏建國的行動。但是無意中發現魏建國有一次沒有任何預兆的就消失在辦公室中。卻是正好趕上二神將帶魏建國出來進行封神計劃的準備,而被他發現了異狀。

這位崑崙的眼線也沒有多高的修為。僅僅是先天境界而已,但是憑藉魏建國自己行動時候的一些蛛絲馬跡,竟然找到了這兩個封神候選人這裡。只是簡單的迷神法術,就知道了江元峰這驚人計劃的一角。當即便以隱秘的方式將消息上報到了崑崙派中。

崑崙目前可能在忙著某些大計劃,所以對於這一發現雖然關注。但是卻騰不出手來派遣高層的人來處理,只商議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以成仙的誘惑來將江元峰這一方的候選人拉攏到他們那邊。

結果這仙家功法的誘惑果然效果不錯,兩位候選人雖然沒有馬上做出選擇,但是卻都想提前感受了一下學習仙家功法的感覺。

至於比,派到底在搞什麼,他們眾此小棋午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研舊絹解到很重要就是了。

江元峰了解了這些之後心中暗道:

「這崑崙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將眼線遍布人間無所不在,定然是在準備著什麼大的舉動,看來我要加快計劃的實施了」

然後傳音給了安金福幾句。

就見安金福嚴厲的對那候選人李世明說道:

「善男李世明,大帝徹查人間功德罪過,有感你多年為善之舉,積累功德深厚,不但自身福德深遠,還遺澤三代後人,所以便有意賜封你為人間正神,以功德得證長生不死之境,誰知你卻將天機偷漏給外人。換來的僅是敷衍之法!真乃可悲可笑!」

「這人間以大帝為尊,天下道門莫不俯首,他崑崙派如若膽敢忤逆。不日便會根基斷絕,如何選擇你自行看著辦吧!不過今日這番話斷然不可透露於崑崙的人知道,不然別說是成神升仙了,就是再入輪迴也難!好自為之吧!」

那李世明見到前來點化自己的仙盧、一眨眼就被這突然出現的金甲神人變不見了,自己又被金甲神人一頓斥,當時便是誠惶誠恐的叩拜不已。

「還望神人恕罪,弟子一心成神,從沒對家人透露半點口風,而今不過受妖人一時誘惑,險些鑄成大錯!」

安金福這是臉色稍緩,緩緩說道:

「既然你誠心接收大帝恩賜。那麼就到東天宮中叩謝聖恩,本將軍自然會在大帝面前為你美言幾句!到時神體一成,不但得證長生,還可庇護子孫百代,豈不是天大的福緣!」

李世明聞言當即拜謝不已。至始至終,他都沒能看到江元峰和魏建國就在不遠處旁觀這一切。處理好了這一個候選人,另外一個仍舊這般處理,想那崑崙不久之後就會知曉他們的眼線失蹤的事實,自然知道對手已經發現了他們的秘密。

不過對於江元峰來說,崑崙派安排在各大小門派中的眼線,只不過是他們隨時可以放棄的棋子罷了,想必那些棋子自己也曉得他們的自身情況,即便有心中對崑崙派死忠的存在,這些修為低下,且並沒有得到崑崙正統傳承、不被崑崙派所承認的棋子是翻不起多大的浪花的。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要趕在崑崙派發動某些計劃之前,將他們全部驅逐出這人間之地,具體辦法他都已經想好了,只等著去證實罷了。

想著,江元峰就已經安排好了這邊的事宜,命二神將輪流輔助魏建國完成封神計劃的前期準備,以免再被崑崙的眼線發現,而他此時已經回到了自家仙府,為稍後的行動做起準備。

只見他取了山海卷這一件是他立身於世根本的至寶神器,放置在身前。然後又取出了一顆明月一般的碩大寶珠。

不如不遇傾城色 張口噴出一道青白二色交纏著的清冷火焰,安靜的將那寶珠包裹起來。不見一絲煙火氣,那顆拳頭大的明珠在火焰的燒熔中,越發的晶瑩

透。

火焰維持了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江元峰輕喝一聲,印堂中分化出一點白光,投入到寶珠之中,同時將山海卷也一同包裹在火焰中。做完了這些,江元峰的臉色有些發白,體內元氣業損耗了許多。接下來就是長久工夫的煉化了。

六天時間過去了,江元峰一步不動的坐在原地操縱著青白火焰,只見不多時那明珠終於慢慢化為了一團晶流,緩緩朝山海卷融合進去。

這一枚青蜃元珠,雖然材質比不得先天靈寶,但因長久處於太陰元北幡之旁,融合了靈寶的一些先天靈性,卻已不輸於世界大部分最珍貴的天材地寶。它最適合發展為山河社稷圖那般的內蘊世界之寶。

如今江元峰手中有著日月珠和太陰元北幡這兩件上品靈寶,其他寶物除了那幾件天庭神器,都基本上沒什麼大用了。

所以江元峰打算將這枚青蜃元珠融入山海卷之中,鞏固現有世界的構造,提升這件至寶神器的等級。讓它能夠兼顧先天靈寶的靈性和後天神器的威力,慢慢地真正進化成為鎮壓世界的鴻蒙至寶一類。

當然融入之前,他還要再一次分化出一點真靈,融合到青蜃元珠之內,不用將其煉化為元神化身,只模仿先天靈寶的構造,使這一點真靈成為寶物的真靈。這樣融合到山海卷之後,他便可以自由如意的掌握住整個山海世界的威能了。只要是在這山海世界之中,什麼金仙高人,上古凶獸,如果不順他的意,就可以隨時調動世界法則輕易將對方抹殺。

9?9?9???O?M,sj.9?9?9???o?m,。9?9?9???o?m ?芯土青蜃示珠融入山海卷用了七天時間有餘,又討了三口,川帥城天闕上空突然一陣天象變化。

祥雲瑞氣升騰。五色霞光瀰漫,隨著一聲驚天長嘯,一直沒有消息的申公豹隨後也現身出來,想必此番已經是成功煉就了斬屍化身。

果然一來到江元峰身邊。申公豹就由一化二,本體中分化出另一個身形來。這一個身形乃是一個黑袍白面的少年,一臉的邪異,神情據傲十足。

兩個人同時朝江元峰揖手道:「帝君有禮了!」

「恭喜申道兄斬屍化身大成。此後混元有望,可喜可賀啊」。

江元峰看著申公豹和其惡屍化身,心中不免有些羨慕。不過他現在已經決定不去走斬卻三屍成就混元的這條道路。

因為他的根本還是上古鍊氣士無上**,走的也是最正統的以混元不滅金身成道的幾位神尊的道路,對於神人出身的他來說無疑是最佳的選擇了。如果中途改修三清鎮元等大神通者創立的斬屍之道,或許是一條捷徑,而且還有兩件先天靈寶日月珠與太陰元北幡,連斬出善惡二屍的條件都完美的具備了。

可是這樣成就的聖人恐怕永遠無法脫離這個宇宙核心法則的烙印,先天上就會受到一些制約,比如離開本宇宙之後,就會失去一部分神通,尖力也恐怕無法與其他同級存在相比。更不能同那幾位宇宙初始就存在的神尊一般自身孕育出一個獨立世界。就算是功德成道的聖人都不一定能比得上,委實屬於聖人之中的末流。

雖然即便是末流,也仍舊是聖人,不是聖人之下的存在可比,但是他秉承天帝之尊,東荒之主,還有世上神尊聖人之下地位最尊貴的存在之一的驕傲,江元峰怎麼也不想成為那般受著宇宙法則制約的廢材聖人。

想那鎮元道祖不也是因為如此,才沒有選擇斬卻三屍成就混元,不然以其斬屍之道創始人之一,想要斬卻三屍自然是十分容易。但他的驕傲不允許他這般去做,反正以其境界已經近乎混元不滅的聖人了,就算宇宙大劫也無法傷及其身,如此就這般存在下去,終有一天能夠不走捷徑得證混元。和鎮元類似的幾位大神通者都是如此,包括瑤池金母、火神祝融和自家祖父金神在內的幾個先天大神和大神通者都是卡在了混元不滅的這一關卡前,以他們的能力還要超出斬三屍成就的聖人,進一步便能成就萬劫不滅的神尊之位,所以才更加不敢走錯一步。

洪荒之後人族仙道大興,從那時開始,包括妖族在內的幾乎所有修鍊者走的都是斬三屍這一條更加容易的路。可至今成功者還是沒有一個。可見這條道路雖然對於自己這樣的條件比較容易,但是對於那些沒有天帝遺澤、洪荒聖地在背後支持的仙道中人來說,卻也存在著一些難以跨越的關卡。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所以江元峰覺得自己有著已經超越混元,去探索域外世界的師尊留平的完整上古鍊氣士無上道統,還有著先天神尊傳承的混元不滅金身之道,何必要去捨近求遠?

而且兩大先天靈寶,一個作為自己的元神分身。鎮守於赤城天闕之內,在本質上也不比斬屍化身差多少,唯一不同就是不能獨立思考罷了。另一件太陰元北幡,江元峰則打算把它放入將來煉製好的周天星辰大陣之中,統領諸天星辰,鎮壓在太陰星位。只要太陰元北幡所在的太陰星位不破,那麼大陣便無法被毀,到時候有此大陣相助,聖人神尊之下可稱無敵。所以就算不用這兩件靈寶來寄託斬屍化身,江元峰也不會感到可惜。

。我正準備飛升前往上界一探,申道兄如今化身已成,不知有何打算?。

聽到江元峰欲往上界,申公豹自然要搭他這一趟順風車,跟著去到闊別已久的上界。

於是江元峰安撫好家人弟子小又給道盟傳去信息,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再請眾人前來觀劫,而是直說要飛升前往諸天上界。

華夏西南道盟新總部翠微洞天內,接到碧峽仙府傳信符的道盟高層們齊聚一堂。

。江盟主此次飛升雖不出我等所料,但時日上卻十分突然

「不錯,上一次盟主他剛剛與我們說完對付崑崙之事,怎麼會突然改變計劃選擇這時候飛升,莫非是臨時出了什麼變化了嗎?」

一眾人互相對視,都想不出江元峰這樣做的原因。

眾人之中常在人間行走,眼界最為開闊的樓觀派掌教黃葉散人這時笑著開口:

。諸個道友在擔心什麼?盟主來信不是說了他這次飛升只不過是探路去了嗎?只要能的開通天人兩界的門戶通道,並且掌握在我們手裡,到時候想去上面的世界遊玩幾日那是何等的方便?咱們現在要做的,應該是暗中排查道盟上下那些崑崙派安插的眼線,且不可驚動了崑崙派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他崑崙派果然如盟主之前所說是狼子野心,早早便在各家門派之中安插了耳目。看來是處心積慮要圖謀我整個修道界!若不是經盟主提醒,我等恐怕再過十年也發現不了這些!」

峨嵋掌教凌雲子當即一拍茶案冷聲道:

。說不論盟主這一次飛升能否歸來,先只他門下那一位幾個真仙一流的高人,就足以應對崑崙舉派上下了,任他崑崙百般算計,在絕對的實力之下,我等自穩如泰山。

如此各位道友還考慮什麼?這人間剛剛太平一段日子,他崑崙倘若真欲動歪腦筋。那我等就集各派之力殺上他東崑崙仙境的山門去」。

「正是!如此心懷異志之宗派,當以殺止殺,斷根絕源,方才求的我大好河山安穩」。

峨嵋掌教凌雲子殺伐果斷的態度最合茅山掌教光正**師的心思,這位金丹頂峰的高手最是嫉惡如仇,老而彌堅,當年抗擊外國侵略的時候就曾不顧修道界不準隨意對凡人出手的規矩,連殺東洋僂國十九名高級軍官將領,致使僂軍的一場突襲作戰失敗,戰局直轉急下,最後讓華夏軍取得了勝利。雖然只是一場付出了不少代價的慘勝,但沒有光正當年的辣手摧敵。各方面都情況堪憂處於極大弱勢的華夏軍恐怕連慘勝也做不到。

光正**師這一附和,除了原華夏十大高手的峨嵋天劍客鍾無期之外,其他幾位掌教長老不由看著他們三個直搖頭。

鍾無期這個劍修好戰分子且不用說,沒事找事,平白著他都能挑起一些事端來。光正**師的倔強性子大家也都了解,一旦認準一條路。便會一頭跑到黑。

至於看起來和氣,一副教書先生模樣的峨嵋掌教凌雲子,在場的多是成名百年以上的老江湖了,卻不會被他凌雲子的外表所欺騙。

要知道鍾無期入道還不過一甲子,這兩個師兄弟之間的年紀至少差了二百歲開外,他們這一輩除了兩位長老之外,都是凌雲子代師收徒,鍾無期還只是年紀最輕的一個。

凌雲子年輕時可是不墮他凌雲壯志的名號。以不輸於鍾無期的囂張,當年三清法會之上一劍挑戰了華夏數十名前輩高手而至金丹結成,前半生滅殺魔道敗類無數不說。就連上清仙宗金丹頂峰的長老也敢孤身迎戰。直到後來接任掌教之位后,凌雲子這才逐漸的修身養性,收起了利劍一般的性子。對冉對外都是一團和氣。不過卻是劍藏匣中,誰若是真惹惱了他,那麼磨礪多年的寶劍一旦出鞘,將是非一般的瘋狂。

幾位老道都是搖搖頭,不敢再想下去。

性子如水一般的峙山派掌教青鶴道人,乃是真正的有道真人。只見他說道:

「我嶸山派弟子甚少出外行走,收入的外來門人不多,黃葉道兄的樓觀派隱居煙廬山多年。又從不收外門弟子,他崑崙想要安排釘子也插不進樓觀門戶,除非他崑崙是在數百年前便埋下引子了。估計我們二人門下應該沒有多少崑崙的眼線。倒是坎離道兄的武當門下和光正道兄的茅山門下情況比較複雜,是我們最應該注意的兩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