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群海族修士,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江寂塵竟如此膽大包天,會搶劫到他們頭上來。

或者說,根本沒想過,江寂塵剛剛逃掉,竟然還敢殺回頭。

對家不會看上我 海族這一群修士,此時都在一座古樹林中休息。

當然,四周都有海族修士在警戒。

可是,他們又怎麼可能發現得了江寂塵?

布下的警示禁制,於江寂塵無效。

所以,江寂塵已無聲無息,潛入了到海族修士據點的中心處。

江寂塵神念,早已鎖定了最大的一個帳篷!

毫無疑問,那名海族玄祖帝,必然就在那裡。

江寂塵潛行而入,發現這名海族玄祖帝並沒有休息,或者修鍊,而是拿出時空影像石,正在向海族大統領報告。

嗡!

時空影像石亮起,然後一幅畫面出現,當中有一個高大男子的身影。

「參見大統領。」

對著畫面上的影像,海族玄祖帝恭敬的行禮道。

時空影像石很玄妙,可以投影對方的畫面,進行面對面的交流。

不過,這等時空影像石非常珍貴,也只有一些玄祖帝級的人物才能用得起。

「何事?」

大領統透過畫面,淡淡地開口道。

海族玄祖帝道:「這裡發現江寂塵足跡,他是海龍王必殺之人。」

「但是,他手上有無上仙劍,我們根本奈何不了他。」

「所以,還請大統領親自出手,將江寂塵此子拿下,奪取他身上的無上仙劍,還有半顆毒仙丹。」

「甚至,《蓬萊天書》都極有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海族玄祖彙報說道。

此時他心中暗道,我都如此彙報了,我就不信你不心動。

果然,那海族大統領聽到海族玄祖帝的話后,也都不由得動容起來。

無上仙劍、半顆素仙丹、《蓬萊天書》,任何一樣,都足可以讓人瘋狂,何況現在是三樣。

這江寂塵,倒底需要有怎樣驚世運氣,才能同時擁有這三件至寶?

而且海族大統領,自然也心動起來。

他開口道:「一個小小聖帝八重境的垃圾修士,竟然把你們弄成這樣,實是丟我海族修士之臉。」

「也罷了,反正一群老傢伙,要破開封印,放出世界樹種子,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那我就回頭走一趟,先滅掉江寂塵這小子!」

此時,時空影像上,顯示的是仙山之巔的畫面,顯然,他現在就在仙山之巔上。

事實,他話說是為了滅殺江寂塵,其實,完全是為了江寂塵身上的無上仙劍、半顆毒仙丹等寶物。

聽到海族大統領答應了,海族玄祖帝一陣開心地道:「如此好極,由大統領回歸,江寂塵必死無疑……」

噗!

然而,他話剛說完,神色驀然大變。

因為,他的氣海丹田處,突然被一把劍,刺穿了。

這把劍,他很熟悉,正是江寂塵手中的無上仙劍。

「這,這怎麼可能?」

他不敢置信,雙眼圓睜。

他感到,生命力如潮水一般消散,意識漸漸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江寂塵,這時候緩緩的從黑暗中走出。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就算你派他過來,也改變不了你現在的命運。」

江寂塵對著時空影像石畫面上的海族大統領,淡淡地開口道。

此時,海族大統領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江寂塵是在打他的臉!

當著他的面,屠掉他的手下。

這是對他的挑畔,對他的羞辱,這讓海族大統領怒不可遏。

但是,他又能如何?

他現在身在仙山之巔,根本奈何不了江寂塵。

「江寂塵,你惹怒了我,你該知道後果!」

你好,我的長官大人 海族大統領壓制著怒氣,冷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惹怒你又如何?」

「你現在能奈我何?」

江寂塵對於海族大統領的威脅,根本不屑一顧。

他一邊強勢、霸氣的回應;一邊搜索著海族玄祖帝身上的東西。

果然,很快他就搜出一袋凶獸內丹,竟然有三十多顆!

發了!

江寂塵一陣高興。

想不到這次收穫不錯。

時空影像上的海族大統領,此時幾乎要被氣得爆炸。

「江寂塵小兒,你是自尋死路。」

說話之間,海族大統領已經向這裡奔騰而來,其速度實是無比驚人。

江寂塵看了,亦感心驚。

對方是高階玄祖帝,非自己能敵。

所以,需要第一時間離開這裡。

「小子,只要我的手下,稍阻你一下,我便可趕到,到時,便是你死期。」

海族大統領冷冷地道。

江寂塵不屑的一笑道:「就憑你們的那些廢物手下,也想攔我?可笑之極!」

說罷,江寂塵一個閃身,便已向外衝去。

而此時,海族修士顯然收到了海族大統領的命令,紛紛出現,攔截江寂塵。

江寂塵無情的揮動無上仙劍,向前殺去。

以身為器,向前硬撼,根本無一個可以阻他半分。

所以,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江寂塵的身影揚長而去,消失在黑暗中。

(本章完) 待到海族大統領來的時候,江寂塵已經離去。

以江寂塵的隱匿之道,想找到他,都不太可能。

「可恨,江寂塵小兒,竟然敢耍我,莫要讓我找到,若不然,讓你生不如死。」

「還有,你們這些廢物,竟然擋一下江寂塵都擋不住,要你們何用?」

海族大統領,此時憤怒的大喝道。

一群海族修士,瑟瑟發抖,不敢一言。

還當真怕海族大統領,一怒之下,抬手滅掉他們。

這樣的事,以前又不是沒有做過。

「大統領息怒,這些雖然是廢物,但此時也有用處,至少可以派他們出去,尋找江寂塵的蹤跡。」

「人多,總會有些發現的。」

這時候,大統領身邊的一個海族強者開口說道。

最終,大統領海族修士壓制了怒殺之意。

他也覺得有理,這些手下雖然不是江寂塵對手,但尋其蹤跡,卻還是有些用處的。

「儘快尋出他的蹤跡,一有發現,立刻通知我,待我抓住那小子,定讓他生不如死。」

大統領下了命令道。

……

此時,江寂塵卻已經隱匿起來!

他尋一處凶獸的巢穴,然後,隱藏在一邊煉化凶獸內丹。

當然,他已布下隔絕禁制,氣息無法外泄。

至於不遠的凶獸,這可是一頭江寂塵不敢招惹的強大凶獸,其實力,只怕已經接近頂階玄祖帝,絕對的恐怖無邊。

不過,它顯然在沉睡中,所以,江寂塵動用隱匿術,倒不至於把對方驚醒。

三十多顆凶獸內丹,這一次,江寂煉化了半天。

本以為,這次必然可以仙煉全身,就此突破。

結果,江寂塵發現依舊還是差一點,無法突破到聖帝九重帝。

「凶獸內丹,竟然依舊還不夠!」

江寂塵心中吃驚無比。

不過,他的實力,依舊提升。

也即是說,他雖然沒有突破境界,但是,戰力更強。

「這麼說來,在這個境界,依舊還沒有達至極限,有提升的空間。」

「既然如此,那就搶更多的凶獸內丹。」

江寂塵心中暗自決定。

想通過獵殺凶獸,顯然已經不可能了。

因為這裡的凶獸太強大,非江寂塵能敵,所以,只能通過劫取其他修士的凶獸內丹了。

對此,江寂塵可不會有一絲的心理負擔。

這些修士,可都想追殺他,要奪取他身上的無上仙劍、半顆毒內丹呢。

現在,江寂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接下來,江寂塵站起來,便要繼續行動,但是,內心中,驀然間生出不妙之意。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閃退。

轟!

剛剛他所站之地,化作湮滅。

可怕的攻擊之道,肆虐天地。

江寂塵再慢一絲,只怕不死也要重殘。

幸好,他剛剛煉化完三十多顆凶獸丹,狀態巔峰,可以第一時間感受到兇險。

與此同時,出現一個中年人。

江寂塵自然認得,正是海族大統領,經過一段時間,他終於還是追蹤到了江寂塵的位置。

「小子,這一次,看你還能往哪裡逃?」

海族大統領森然地看著他道。

神念已經鎖定了江寂塵。

他已認定,江寂塵這次是砧板上的肉,已經無路可逃了。

而他的心中,不得不承認,江寂塵的隱匿之道,確實驚人,竟然花了半天的時間,才能尋到他。

然而,面對海族大統領,江寂塵神色很淡然,彷彿早已料到他能尋到這裡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