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些丹藥,是連嘰嘰都嫌棄的,她又沒捨得丟了,剛好如今能派上用場。

「沒關係,能換點銀子就好,我出門太急沒有帶銀子。」

傅清塵揚眉:「那你爹娘和其他的家人呢?」

「我爹把我娘給拐跑了,生怕我們纏住娘親似得,」帝靈兒瞪著傅清塵,「你問這麼多幹什麼?你就告訴我,你能不能帶我去換銀子?」

「今天天色太晚了,不如你先去我那邊休息一晚,明天我再帶你去,如何?」傅清塵臉上笑意不減。

這丫頭,就連生氣的模樣,都是這般的好看。

精緻的如同一個瓷娃娃,讓人想要將她捧在手心疼愛,生怕一碰她會就碎了……

「那好,」帝靈兒聽說這些丹藥真的可以換銀子,她漂亮的臉蛋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隨後將丹藥收了起來,摸了摸肚子,「我有些餓了,你先請我吃飯吧。」

傅清塵笑著道:「行,剛好這附近不遠處有一家酒樓的菜肴特別美味,靈兒姑娘,我這就帶你去。」

「喊我靈兒就可以了,帶上姑娘兩個字很是彆扭,」帝靈兒撇了撇嘴,她古靈精怪的大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我剛才從紋紋手下救了你,現在你請我吃飯,我們就兩兩抵消了,若是我要去你家住宿,等我有銀子之後,我會付你銀子的。」

聞言,傅清塵一愣,苦笑著道:「救命之恩怎能是飯錢就能抵消?你如果願意隨我去別院,我開心還來不及,又怎會收你銀子?」

「娘親說過,一恩抵一恩,對我而言,你請我吃飯就是恩德,而我不能白白住你的地方,若是如此,被娘親知道的話,她也會不高興的。」

對於帝靈兒來說,白顏的話才是最重要的,她絕不會忤逆她的任何言論。

見帝靈兒執意如此,傅清塵無奈的一笑,倒是沒有再多說什麼。

相反,他身後的那些侍衛們都是滿臉糾結,想要勸說他別把這姑娘帶回去,但所有的話到了口邊又觸及到了傅清塵掃過來的冷眸,嚇得他們將所有的話都吞了回去……

……

妖界。

妖聖山上。

轟的一聲,一道巨大的聲音從妖聖山內傳了出來,驚得朱雀飛快的跑了出來,詫異的望向不遠處地動山搖的情景。

「這是怎麼回事?」

小咪等人也飛快的跑來,目光中含著震驚,儼然不知道如今的妖界又出現了什麼變故。

前方,紅霧升起。

在那瀰漫的紅霧當中,緩步走出了一個男子。

這男子,足矣用驚艷來形容,他的手上還束縛著兩根鐵鏈,走起路來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

「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男子的唇角上揚,勾起一抹顛倒眾生的笑,他眉眼妖邪,聲音霸氣,「我似乎已經感受不到當年追殺我的那些人的氣息,那些混蛋……貌似都已經死絕了?」

可惜了……

他本來還想出來報仇,沒想到那些混蛋都死絕了,也不枉他將妖焰珠給了那小丫頭。

本書來自 「你是何人?」

朱雀輕皺著眉頭,她的鳳眸凝視著緩步走下的男子,問道。

男子沒有回答朱雀的話。

他的眸光望向不遠之處的天空……

而後,那一身紅色的身影化為一道光影,憑空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就好似,從來都沒有來過似得……

「朱雀,那傢伙怎麼會在妖聖山上?」小咪愣了愣,目光中劃過一道茫然。

那男人顯然也沒有打算傷害妖界,否則不會如此輕易的就離開。

當然,如今也不可能再有想要打妖界主意的人。

只是讓小咪迷茫的是,這男人貌似是從妖聖山走出來的,為何他們在此處居住了如此久,都不知道妖聖山上存在著這樣一個人?

「小咪,你們留下,」朱雀輕皺著的眉頭緩緩鬆了開來,「我要前去一趟華夏領域,將妖界的事情彙報給主人,並且,公主殿下如今也已經離開了妖界,這件事同樣必須讓主人知道,在我不再妖界的這些期間,這妖界就由你們照看。」

朱雀回頭看了眼身後的三個夥伴,她轉身,身形如同一道風,眨眼間就飄香遠方,繼而消失不見……

……

一座豪華的別院立於山腳下的城內。

帝靈兒前腳剛邁進去,一道淺紫色的身影從前方飄飄而至。

她揚眸間,那位淺紫色衣裙的女子已經邁步至傅清塵的身前。

少女容貌秀美,唇角上揚,那雙眼眸再看到傅清塵的時候儘是欣喜之色。

這是只有望向情郎之際,方才擁有的情緒。

縱使如此,少女依然強制壓制自己的感情,她盡量用平緩的語氣問道:「清塵,你回來了?這位姑娘是……」

她的眸光緩緩掃過,落在了一旁的帝靈兒身上。

如此精緻漂亮的女子,她如此多年來,都未曾見到過。

所以,她怎可能將這個女人給忽視了?尤其是,這女人是跟隨著傅清塵一起回來。

「她是帝靈兒。」傅清塵眉頭一皺,但看到南宮羽難得的沒有發難,他亦是沒有為難她,只是並未做出過多的解釋。

與他而言,這南宮羽只是他母親強行塞來的罷了,他從未將她放在心上過,既然如此,為何他要向她解釋?

南宮羽放在兩旁的手悄然的握著,她的臉色卻不帶改變,淺笑盈盈:「這位姑娘既是客人,那我會好好招待她的,清塵,你放心把她交給我吧。」

她的話,明顯是把自己放在女主人的位置上,也是在告訴帝靈兒,傅清塵是她的人。

帝靈兒怎聽不出她的話外之音,漂亮的大眼中蘊含著靈動的笑意:「我是來傅家藉助幾天的,因為我手上沒有銀子,傅公子好心收留了我,等我能拿到銀子之後,我就會離開……」

「南宮羽。」

正當南宮羽將要繼續說話的時候,一旁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

傅清塵已經不滿的皺起了眉頭,聲音冷沉了幾分:「你不是我的妻子,你只是我母親看中的兒媳婦而已,我並未承認你,你也不用再靈兒面前擺女主人的架子,如果你不想留下就滾出去,另外……靈兒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她,我們都喪身在了三紋虎的爪牙之下,你不許對她放肆!」 少年的語氣冷冽霸氣,透著寒芒,讓南宮羽的身子當場僵住了,臉蛋一陣紅一陣白的。

「清塵,你說我只是你母親看中的兒媳婦,你沒有認可過我?」 王妃長安 南宮羽不敢置信的目光望著傅清塵,死死的咬著嘴唇。

她知道,一直以來都知道傅清塵不喜歡她。

但流火帝國內愛慕傅清塵的女子太多了,所以,無論她如何對那些女人,傅清塵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更甚至,他也希望她能利用這個身份,將那些女子攔在門外。

因此,不管她平常如何以他的未婚妻自居,傅清塵都是默認的。

可現在……她卻當著另外一個女子的面否認了這一件事?為什麼?傅清塵是怕這位姑娘會誤會什麼?

似乎是想到了這一點,南宮羽的心如同被針尖狠狠的扎了一下,疼的她容顏煞白,眼眶都紅了。

「不錯,日後你也別再以我的未婚妻自居,我以前不喜歡你,以後更不會喜歡你!」

傅清塵的眸光漸冷,他本來就沒有允許南宮羽出現在他的身邊。

平常,她只要不惹事,哪怕以他的未婚妻自居,他也懶得多管,免得還鬧得家宅不寧。

只是如今,傅清塵也不知道為何,他不願意讓南宮羽在帝靈兒的面前如此說話,生怕會被她誤會……

南宮羽的身子有些踉蹌,她的手緊緊的扶住了身旁的樹,才避免了摔倒在地。

她的心,悶悶的疼,疼的她淚水都忍不住從眼角流淌了下來。

「為什麼?」

她到底哪裡不好,她可以改,為什麼傅清塵就是不喜歡她?

「清塵,我哪些地方做的不好,我可以改的,我全部都能為你改,只要你能接受我……」

傅清塵的心臟一沉,繼續道:「我僅是不喜歡你罷了。」

不喜歡一個人,又有何理由?

就算南宮羽再優秀,他亦是不會喜歡她……

想到這裡,傅清塵側頭,他的目光落在了身旁少女的臉上,他的眸中泛著溫柔。

陽光籠罩而下,少女的側臉在光芒之下顯得光彩奪目,她嘴覺上揚的那一抹笑,更是如同一束陽光,能驅散人心中的陰霾。

「呃……」

本來正在逗弄小嘰嘰的帝靈兒發覺了少年的目光,她轉頭望向少年,愣愣的眨巴了下大眼睛:「你們聊完了嗎?我肚子有些餓了,若是你們聊完了,那我們去吃飯吧。」

「聊完了。」

傅清塵淺淺的笑著,他感覺就算是看著這丫頭,心情都會變得很愉悅。

這種愉悅的感覺……已經許久都沒有過了。

「不過,今天天色不早了,我讓廚房為你準備膳食,明天我再帶你出去用餐,怎樣?」傅清塵的笑意更濃了,聲音沒有了面對南宮羽的清冷,反而帶著溫和。

帝靈兒點了點頭:「可以,我什麼都能接受。」

傅清塵輕笑出聲,他向著身後的侍衛囑咐道:「你們去廚房吩咐一聲,讓他們準備膳食,再讓侍女替靈兒收拾房間。」

「是,少爺。」

身後的侍衛領命退了下去。 自從傅清塵與帝靈兒目光相對的一瞬間,南宮羽的視線都沒有從他的身上離開過。

他那溫柔的眼神,是她認識他這麼多年來,從來不曾見過的。

溫柔到……讓她心底發痛。

直至那兩個人的身影遠去,南宮羽都未曾回過神來,她握著拳頭的手越來越用力,指甲狠狠的鑲嵌到肉中,鮮血從指尖泛出,她卻好似毫無知覺。

……

夜,微涼。

微風拂過,窗紗曼舞。

帝靈兒坐在窗前,任憑那些晚風拂過她的面頰。

一雙靈動漂亮的大眼睛,比天上的那一輪月亮還要耀眼。

「嘰嘰。」

小嘰嘰從椅子上爬了上來,屁顛屁顛的往窗台上一座,也學著帝靈兒的動作兩手拖著腮幫子,一眨不眨的望著夜空。

「小嘰嘰,這大陸的夜空真美,比妖界的美多了……」帝靈兒忽閃著眼眸,「也不知道大哥哥和二哥哥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我都好幾個月沒有看到他們了,真的好想他們啊……」

若不是為了找他們,她也不會前來這個地方。

帝靈兒撇著小嘴,那小模樣別提多委屈了。

「嘰嘰,嘰嘰。」

小嘰嘰狠狠的點了點頭,似在回應著帝靈兒的話。

若不是太子和皇子離開了,公主也不會拽著它出來找他們,那它就還在妖界中過著米蟲的生活,哪像如今,隨時要擔心自己會不會被人抓去烤了吃了。

「嗯?」

忽的,帝靈兒望見不遠處的月色下,立著一道淺紫色的身影。

南宮羽站在不遠之處,目光始終盯著帝靈兒,那眼中含著不甘,怨憤,嫉妒……

各種情緒都在交融,可她用力的握著掌心,硬生生的剋制住了衝動。

「你找我?」

帝靈兒從窗口跳了出去,站在南宮羽的面前,她笑吟吟的眼睛就如同月牙,漂亮到炫目。

就算南宮羽身為女子,也不得不承認,這姑娘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如若他為男人,怕是也會深陷進去,無法自拔。

她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說道:「你明天離開傅家,若是傅清塵問起來,就說你不喜歡這裡,你想要離開,聽明白了沒有?」

此刻的南宮羽,語氣中帶著趾高氣昂,就像是在命令著她麾下的宮女,毫不客氣,儼然沒有了百日的悲痛欲絕,反而處處帶著強勢。

「憑什麼你讓我走,我就必須走?若是你好好的和我說話也就算了,說不定我願意離開,偏偏你還想要命令我,在這個世上,除了我娘親和我兄長的話,我誰的都不會聽,你讓我走,我就偏不走。」

在妖界,所有人都寵著她,從來沒有人會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

因此,本來還同情南宮羽的帝靈兒,小臉也立刻沉了下來。

「你……」南宮羽氣憤的伸出手指向了帝靈兒,她或許是怕自己動靜太大會驚擾了傅清塵,頓時忍了下來,冷聲說道,「我認識清塵已經很多年了,我們從年幼就相識,一直到如今,傅家的夫人也已經將我當做了兒媳看待,你若是繼續留下,只會自取其辱罷了……」 第2214章番外:自取其辱(四)

「哦,」帝靈兒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她彎彎的眉眼好看極了,就如同天上的月牙兒,「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南宮羽那憤怒的話,就如同一拳打在一團棉花之上,氣的她俏臉通紅,死死的攥緊拳頭。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傅清塵這些年從來對那些女人敬而遠之,我從沒見過他接觸過任何人,可為何偏偏你一出現,他就表現的如此溫柔熟絡,你真的不明白嗎?」

「我明白啊,我怎麼可能不明白,」帝靈兒微微點頭,她的表情頗為無奈,「大概是我太過於可愛,所以傅大哥才如此關愛我,就和我的兩個哥哥一樣,若是你真的想找麻煩的話,首先應該找我外婆,我外婆把我娘親生的太美,因此,我才會繼承了我娘親的優點。」

南宮羽愣住了。

我的三百傳奇 她明明是在說傅清塵,為何……帝靈兒會牽扯到她的外婆與娘親身上。

還如此不要臉的說出這般無恥的話來。

「帝姑娘,」南宮羽的眸子中帶著憤怒,她向著帝靈兒逼近了幾步,「你可知羞恥兩字如何寫?我堂堂一國公主,都不敢如此無恥,你卻連這般的話都能說出口。」

「嘰嘰。」

小嘰嘰不滿的抬頭叫喚了兩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