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一出,卻頓時引起四方眾修士鬨笑。

不止二十五個戰隊,便是古戰隊四周圍觀的修士,都是哄然大笑不止。

「流音戰隊,一個零戰隊積分的戰隊,也叫做戰隊?」

「而且,江寂塵那個縮頭烏龜他敢踏入放逐之城?笑話!」

二十五個戰隊之中,已經有修士嘲諷的叫道。

翟天志神情沒有半分波動地應道:「零積分的戰隊也是戰隊,你們沒有抹殺他們,且它就排在第二十六名,這時事實,那他們就有資格進入角逐戰場,而如果已到限定時間,流音戰隊若還沒有出現,我自然會宣布開始。」

此時,二十五個戰隊其實都是被圈定在不同的光幕之中,相互隔開。

只有神法會會長宣布開戰,這些光幕才會消失,各戰隊不再受到限制。

「哼,翟會長,我可是聽說了,你的寶貝女兒也加入了流音戰隊之中,你若真讓流音戰隊來,到時你的寶貝女兒掛了,可別怪我們!」

有人陰冷地開口道。

翟天志淡淡應道:「這是她選擇的路,生死自不會怪他人。」

「但是,未有結果,便定誰生誰死,言之過早!」

「莫忘了,世間一切皆有可能!」

此時,月已西下,殘陽似血。

離限定的角逐開戰時間已不遠,馬上就要宣布開始。

而這時候,因為流音戰隊的遲到,角逐戰鬥無法提前開始。

瞬間,流音戰隊成為了所有修士的焦點。

而在四年之後,流音戰隊的隊長江寂塵繼斬殺放逐之城眾公子之後,再一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此時,所有修士把無法提前開戰的原因,都推到了江寂塵的身上。

「哼,江寂塵這個垃圾、廢物,他若敢出現在這裡,我第一個斬下他的腦袋。」

「那個縮頭烏龜,白白讓我們在這裡等了那麼久,氣死人了。」

「可惜,時間都快到了,他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這時候,很多修士已經忍不住開口大罵起來了。

「江寂塵,還有流音戰隊的隊員,這些垃圾、廢物,凡塵螻蟻,他們是不會來了!」

「翟會長,西日墜落,時間已到,宣布開啟吧。」

最後角逐戰場之中,十大戰隊中,終於戰隊隊長開口發言。

翟天志看著如血殘雲,西山落日,心中輕輕嘆了一口氣道:「開」

然而,翟天志只吐出了一個字,最後角逐戰場的入口處,一隊人馬騎著戰獸,浩浩蕩蕩賓士而來。

二十一騎,踏動大地,揚起風塵,剎那間成為了全場注視的一道風景。

「誰說,我不會回來?」

淡漠的一道聲音,傳遍全場。

剎那之間,四方天地,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中。

誰能想到,江寂塵的流音戰隊會在最後時刻出現了。

他只帶著二十個隊員,出現在最後的角逐戰場之上。

而且,最讓人無語的是,二十個隊員,只有一個是男的。

其餘都是極品美女!

甚至,連放逐之城的兩大明珠,海媚仙子和翟心雨都成了江寂塵的隊員。

這想想,都會讓人氣得瘋掉。

「江寂塵,他竟然回來了,在最後一刻!」

很多人發愣,以為出現了幻覺,自己看到的一幕是假的。

但這一切是真的!

此時,江寂塵騎著一頭閃電神馬,威風凜凜,楊雪瑤、若香在一邊,海媚仙子、翟心雨在一邊。

他則在中間,顯得非常有氣勢。

江寂塵的目光落在高台上翟天志的身上道:「翟會長,非常抱歉,因為一點事,耽擱了時間,來晚了一些!」

翟天志此時也在打量著江寂塵。

他要看看,這個能讓自己那寶貝女兒死心塌跟隨的男子有何特別之處。

此時,看到江寂塵,他心中便一陣凜然。

因為,縱然為神王境,他竟然也看不透江寂塵。

「不晚,時間剛好!」

「那麼,最後角逐之戰,開始吧!」

翟天志最後宣佈道。

同時,籠罩在各戰隊上的光幕消失,最後的角逐戰鬥終於開始。

記住手機版網址: 不僅主動給他打電話,一開口還喚他二哥。他已經覺得很不可思議。沒想到後面,這張小花居然還說很想念他。

還關心的詢問,他現在過得好不好!這還是在家那個,一天不跟他頂嘴就難受都花大頭?今天怎麼這麼反常。不像是她啊…

靈機一動。接著一本正經,開始胡說瞎扯起來。「喂。你好!不好意思,你二哥人不在宿舍。請過會再打過來。

或者你有什麼急事也可以跟我講,等你二哥回來的以後。我再替你轉告給他。

也或者,你可以留一個你的聯繫方式。等到他一回到宿舍,我讓他立馬給你回電話。」

雖然故意壓制著嗓門。可張小花一聽,就聽出來說話的人,就是那討厭的張陽武的聲音。

不過,這樣正好。他這邊的錢沒有著落。想必,張陽斌的錢也就不會那麼快匯錢過去。

於是沒有說破,而是將錯就錯。一臉無奈的沖著關強子搖搖頭。表示人現在不在宿舍。

關強子當然也聽到了電話的內容。可是剛才接電話之前,明明聽到有人說了一句「張小花是我妹妹!我妹妹是張小花!」

怎麼這會。又說張小花的二哥不在宿舍了,讓過會兒在打過去呢?難道是自己聽錯了嗎?

心裏面有點疑惑,但是確實也聽到電話那一頭說,人不在宿舍。

「那請問一下。 啞夫種田記 我二哥什麼時候會回來呢?我找他有點急事?想要直接和他說,不方便讓人轉達。」

「這個就不知道。一般要到凌晨三四點鐘。如果你能等的話,可以這個時間點再打過來。」

「那明天呢?明天白天的時侯,他幾點鐘在家?」

「這個就說不準了。有可能上午在宿舍,有可能下午在宿舍,也有可能晚上在宿舍。

但是也有可能一天都在外面。因為明天是周末,他要出去打工。沒有空閑呆在宿舍裡面。」

「那請問你有他工作處的電話嗎?有的話,麻煩你告訴我一下。我來打他工作處的電話。」

「哎呀。這工作處的地方。怎麼說呢?他工作的地方,有很多個呢?而且只是兼職,都不一定的。

總共工作才兩三個小時。工作量都是滿滿當當,哪裡有時間接你的電話。

而且他工作地方的電話,我也不知道。不僅我不知道,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臨時工,你懂不懂?做完就走的那種,當日工資當日結款的那種。你的還明白?

如果。你還不明白的話,建議你去問問你的同事,或者問問你身邊的人。

也或者。給我留個聯繫方式,等我有空的時候,我再耐心的很詳細的告訴你。」

「既然他不在,那就這樣吧。再見!」聽了張陽武的話,關強子氣的,再一次把筆重重的甩在桌上。

全然忘記了。這張小花的聽筒。還沒有完全放回座機上。

就是這麼幾秒鐘,張陽武聽到了甩筆的聲音。瞬間高興的暴跳起來,還笑的前俯後仰。

「哈哈哈哈,想要騙我。門都沒有。也不看看你張爺爺是誰。就跟毛爺爺就差了一個字。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

這下好了吧,錢沒有被騙到。反而把自己氣的半死。「哈哈哈…」自言自語的說著,又自顧自的一個人又笑了起來。

舍友見他一會兒說自己是張小花的二哥,接了電話以後,又說自己只是張小花二哥的舍友。掛完電話后,又笑的這副沒心沒肺。

舍友遊戲不打了,也不跟女朋友聊天了。直接都圍到他的身旁,詢問他緣故。為何笑的如此癲狂。

張陽武仰著頭的說「剛才也不知道,是那個咋騙公司打的電話過來。

居然慌稱是我的妹妹張小花。被我一聽就立馬識破。 殺神歸來當奶爸 還被我調戲了一番,你們說是不是很大快人心。我是不是很聰明啊」

「你別自要好了!你真有那個本事,怎麼不把趙菲兒給追到手。」話一出口,立刻看到張陽武冷峻的目光。「扯什麼呢你!」舍友見張陽武臉色有變,立馬不再說話。

而另外一個舍友接著又問了「說是你妹妹,你也沒有看到人。那你這是怎麼就知道,打電話的人是個騙子呢?

難道僅僅光從聲音?這萬一是感冒了呢?所以聲音變了樣。如果真是那樣,那你豈不是又惹急了你的妹妹!」

「跟你說了,你們也不懂。還不如不說!這會我還有事,不跟你浪費唾沫了」隨後真的不再說什麼,留下一頭霧水的舍友。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剛才還得意的不行。跳上床后,腦子裡面又亂的很。因為這會又覺得這聲音聽著,還真有點像是張小花的聲音。

可是為什麼說的話,卻不像是張小花說出來的話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人不是張小花。

因為這怎麼聽,都不是張小花的思想。要麼就是她的思想被人同化,所以才會說出來那番話。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對於張陽斌說的話,他更加是不相信。張小花過年的時候還好好的,這去了廠裡面才幾個月。就說得了重病。現在在醫院住院。

張小花身體素質一直都很好。之前在冰地里凍了一天,喝點兒葯就基本就完全好了。

小時候生病,有時候葯還沒有煎好呢。她的病已經自動康復。這會好好的一個人,在廠裡面上班。

以前在車間上班,每天加班熬夜那麼累。她都一點事都沒有。怎麼現在去了,輕鬆的辦公室裡面上班。還會得什麼奇怪的病。

居然還說沒錢治病就會起死掉,聽了真想把張陽斌打一頓。哪有這樣詛咒自己親妹妹的大哥。真是枉做他們的大哥。

這兩天怎麼回事?先是張陽斌來騙,這會又有莫名人來騙。難道今天打電話的人,是張陽斌的同夥不成?目的就是為了騙他的錢。

也只有這種解釋能說通,不然這人怎麼會知道他宿舍的號碼,還知道他妹妹張小花的名字呢?

不借錢給他,他就找個理由來騙。結果還是騙不到,就又找了一個同夥。怎麼他看起來,是很有錢的樣子嗎?而張陽斌真的有那麼缺錢嗎?

看來以後不能在支助張陽斌。免得他錢越花越大。越來越不像話!以後就怕他,即使有心也供應不上他的需求了。

頂點 ?「哈哈…….江寂塵傻逼么?二十一個人,竟然也敢進入最後的角逐戰場。」

「而且,這裡他可有太多的人想要他的命了。」

「不過,之前不是傳言說他獲得所有神獸埋骨之地的神晶么?接理說,以這些神晶換取積分,說什麼也暫時能進入前十才是呀?」

……..

各戰隊修士紛紛議論,覺得有些奇怪。

而當中,排名第一的如意戰隊,神秘黑衣女、光頭老道、中年大漢、瘦小道士赫然就在其中。

此時,他們亦感到有些疑惑,江寂塵為什麼不把神晶兌換成戰隊積分。

如此,他們還有一絲希望進入上一重天。

但現在,以零積分、最弱小的實力進入最後角逐戰場,不僅沒有一絲的機會衝到前十。

更是,只有必死的下場。

江寂塵自然聽到了這些修士的議論之言了。

事實上,他之前要去法神交易所,欲把所有的神晶兌換成戰隊積分。

然而,兌換成戰隊積分之後,進入第二重天時,那便一切歸零,需要重新開始。

也便是說,這些神晶兌換成積分之後,那等於白白浪費了。

江寂塵在這一方面可是不肯吃虧的主。

所以,他最終沒有以神晶兌換一個積分,而是直接對楊雪瑤她們道:「何需兌積分?直接在最後角逐戰場中殺上一重天不就行了?」

江寂塵自信滿滿、豪言壯志,倒還真是得到所有流間戰隊隊員的全力支持。

其實,楊雪瑤眾女更加不捨得神晶。

在她看來,江寂塵身上的神晶就是她們的神晶,所以,真要把神晶兌換成這沒用的積分,她們只會比江寂塵更肉疼。

何況,在她們看來,戰隊積分只能用來進入上一重天而已,其餘再無用處。

此時,最後角逐戰場上的戰鬥已經開啟,

江寂塵帶著流音戰隊,還沒有開始行動,已經被離他們最近一個戰隊攔住了。

青陽戰隊,暫時排名二十名,隊員八千。

不過,此時青陽戰隊並非所有的隊員都過來了,而只是讓副隊長帶五百人過來,團團地把江寂塵二十一人圍在了中間。

「零分戰隊,有何資格踏入此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