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岩走了,說是一定按照掌門的要求嚴格篩選,目送他離去,一直沉默的狐芷嘀咕道:「有內情,一定有內情!」 ?當然有內情,杜瑤如何看不出來,只不過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也只能同意跟聶岩達成和解。頂點更新最快

「這次進入第二層秘境的弟子人選一定要好好挑選,千萬不能讓這傢伙的人渾水摸魚進來。」

狐芷對聶岩還是耿耿於懷的,魔情宗屬於他們,沒有任何人可以染指,從前如此,現在亦是如此,未來更是如此。

杜瑤皺眉道:「他如此迫不及待的過來負荊請罪肯定是有原因的,難道葉郎要回來了,所以他想要提前跟我們和解?」

「師弟要回來了?」

狐芷一愣,旋即點頭道:「這種解釋才說得通,真是該死,早知如此,先前就不要答應他了。」

杜瑤搖頭道:「你想的簡單了,這傢伙的實力比我們強,如果真不答應,一旦翻臉,我們可不是對手,所以暫時的妥協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兩師徒很快就不關心這些問題了,她們感覺葉凡或許是真的快要回來了,要不然聶岩不會如此迫不及待的跑來投降。

……

回魔域可不是一件小事情,這次跟隨葉凡一道進入第一層秘境的魔情宗弟子有很多,數量足有上百個,清一色的神靈,最強的就是太子,一身實力已經達到媲美上位神的地步。

葉凡跟太子一道進入魔域,雖然兩人的目的地不同,但是從魔情宗進入第一層秘境通道只有一條,如果要從其它地方進入,那就要耗費無數的人力跟物力,這明顯是不划算的事情,太子自然不會幹。

「這裡就是魔域嗎?感覺跟第二層秘境差別也不是很大嗎?」

上百人進入魔域,這些全都是魔情宗的核心弟子,一個個都是天才,除了葉凡外,其餘人都是第一次來到魔域,對於這裡的一切自然感到好奇。

「自從兩界的屏障跟限制小時候,第一層秘境的神道法開始跟第二層秘境的神道法接軌,隨著時間推移,第一層秘境會變得跟第二層秘境一模一樣。這次宗門派我們過來,顯然就是因為這個特點看,讓我們在第一層秘境佔據一片富饒的徒弟,給魔情宗打下堅實的基礎。」

葉凡這次下界可是做足了攻克,根據他從傳承之塔那裡了解到,兩界隨著時間推移會逐步同步,那時候很難區分兩層秘境的高低。當然了,事情絕不止這些,根據葉凡的了解,同步只是第一步,隨後兩界會獲得提升,起碼要上升一個檔次,在兩界中極有可能會出現神皇這個級別的超級強者。

對於傳承之塔的話,葉凡自然深信不疑,所以這次下界他可是打算大幹一場。葉凡現在可是魔情宗少掌門,那麼他就已經跟魔情宗完全掛鉤,幫助魔情宗更進一步,自然責無旁貸。

「兩界真的會同步?」

太子眼睛眯起來,這個消息還是他第一次聽到,本來他自認在魔情宗算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了,可葉凡知道的消息,他壓根就沒有聽說過,這讓他的心裡很不舒服。

葉凡笑道:「這個自然不會有假,所以這次諸位師兄跟師弟可要上心了,咱們如果能夠在第一層秘境佔領什麼重要地方,將來就可能成為宗門變強的關鍵所在,這份功勞之大,諸位師兄弟一定東西吧。」

葉凡的讓魔情宗這些核心弟子的眼睛都亮了,他們自然知道功勞能夠做什麼,如果真的佔領了什麼得天獨厚資源,絕對能夠讓他們從宗門兌換那些最頂級的核心功法。對於魔情宗這些核心弟子來說,一般的資源已經不看重了,他們真正關心的還是如何獲得更加高深的秘籍。

實力越是強大,越是明白實力的重要性,如果能夠更進一步,在宗門的地位都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進入第一層秘境就是巨大的立功機會,這些核心弟子哪有不心動的道理。

「第一層秘境中最大的修鍊聖地不外乎三大神城,以前我們魔情宗就是焚天城的主人,可是如今這裡被焚天槍宗霸佔著,如果少掌門能夠將焚天城奪回來,這個功勞對少掌門應當很有意義吧。」

太子忽然道,他的話引來所有人的目光,這時候魔情宗上下都看著葉凡,他們自然清楚焚天槍宗的實力,或許比不上他們魔情殿,但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招惹的,他們這些核心弟子的實力或許強,但絕對不會是焚天槍宗的對手,如果要從焚天槍宗的手中將焚天城搶回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葉凡剛剛成為少掌門肯定需要有巨大的功績來裝點自己,讓自己名正言順的成為少掌門。無疑奪回焚天城就是最好的一個選擇,不過有鑒於焚天槍宗的恐怖,這個提議對於葉凡來說並不是什麼好建議。

只是有時候人都需要面子的,太子如此提出來,葉凡要是直接表示自己做不到,那面子怕是有些掛不住,說不定為了面子還真就答應了。

葉凡自然能夠感受到太子的用意,不過他聳聳肩道:「當初我可是被焚天槍宗的人趕出焚天城的,誰叫他們那裡有一尊神將坐鎮。如果皇甫師兄有辦法幫我對付那尊神將,師弟就有辦法將焚天城奪回來。」

葉凡聳聳肩,絲毫不介意將自己被趕出來的事情手出來,周遭的魔情宗弟子沒有鄙視,畢竟不管是誰面對神將都要慫,要是真的死磕,那才是腦殘。可以說這些弟子人並不覺得被神將從焚天城轟出來有什麼丟臉的,聽到葉凡的話都嘆道:「這個焚天槍宗的反應倒是快,有神將坐鎮,咱們根本奈何不了焚天城。」

這時候大家都非常遺憾,畢竟焚天城對於魔情宗來說就是一個遺憾,他們當年被趕出來,後來白白便宜了焚天槍宗,並讓後者崛起。如今要想將焚天城搶回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好就是一場驚天大戰,所以這事需要慎重對待。 手機閱讀

八卦似乎就是人之天性,不管實力強弱如何,人骨子裡都喜歡聽那些是非,看到別人倒霉,也是一種樂趣。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魔情宗如今可是魔域第一宗門,雖然立宗不就,但已成為公認的第一宗門,這個第一從葉凡眾目睽睽下擊殺巨擘宗的神靈開始就已奠定。

透視小村醫 可以說魔情宗已成為魔域跺一跺腳就要抖一抖的存在,威勢甚至要比巨擘宗還盛。現如今很多魔情宗弟子都能感受到外界對於宗門的忌憚,不管到哪裡,都只要說自己是魔情宗弟子,立時會引來一大片羨慕的目光。

人們似乎他天生都對八卦非常感興趣,最近魔情宗的一尊長老負荊請罪,傳遍了一小半魔域,按照這個架勢只要時間允許,傳遍整個魔域也只是早晚的問題。

「聽說沒有,魔情宗一位長老試圖挑戰杜宗主,戲台都已經搭好,可突然間卻慫了,竟然親自跑去給杜宗主認錯,這傢伙腦子不會抽了吧。」

「你們懂個屁,我聽說這位長老可是巔峰境界的半神,按道理來說他的實力完全凌駕於杜宗主之上,如果真要奪位,不說他自己,僅僅他身邊那些追隨者應當就夠格。可就算如此,這位長老還是選擇負荊請罪,其中肯定有不得不這樣做的原因在。」

「這個理由還用的猜,魔情宗誰不知道葉凡才是第一,這可是當初擊殺了巨擘宗神靈的存在。杜宗主乃葉凡的女人,這個長老是老子抽了才會想去去篡位,難道他真的認為巔峰半神乾的過神靈?」

魔情宗的一舉一動都能引起整個魔域的關注,聶岩自以為低調處理能夠將影響力降到最低,可惜他太過想當然,如今整個魔域都在盛傳他試圖篡位,這讓他惶惶不可終日。

什麼是豬隊友?

現在魔域這些武者正好全譯了這一點,聶岩將一切都做好了,偏偏這幫好事者將消息傳遍了整個魔域,這讓他如何收場。

葉凡回來了,從進入魔域開始,他就留意到魔域的變化,就算他不可以去做什麼,還是能夠感應到無數武者的討論,自然也知道有一個叫做聶岩的長老試圖謀奪杜瑤的宗主之位。

半月天使 這真是有意思。

葉凡有些驚奇,魔情宗什麼情況他最為清楚,當初為了讓這裡成為自己的後花園,他可是將所有隱患都排除了,沒想到事情還是出現了意外,竟然真有人試圖挑戰杜瑤的地位。

葉凡乃魔情宗第一強者,自然要請太子進入魔情宗做客,雖然第一次見到太子時就有一種感覺,這傢伙會成為自己的競爭對手,但他還是決定將太子請來。

太子沒有拒絕葉凡的邀請,畢竟進入第一層秘境對他來說都是未知數,他現在需要從魔情宗內部找一些嚮導,起碼需要了解一下第一層秘境的勢力劃分,這樣可以更高的替自己服務。

「葉郎!」

葉凡回到了魔情宗,如今魔情宗將宗門弟子設在原先巨擘宗宗門所在之地,當初葉凡擊殺巨擘宗神靈時,並沒有在這裡大戰,所以巨擘宗一切還保存的非常完好。

「你總算是回來了。」

杜瑤、狐芷、思倩、青絲,小師妹青鸞她們都來了。重逢總是令人心情愉快的,葉凡的心情自然非常不錯,將從第二層秘境過來的師兄弟安頓好后,他才跟諸女真正敘舊。

「看來師弟在魔情宗混得很不錯啊。」

狐芷一屁股坐在葉凡的懷中,雙臂挽住他的脖子,紅唇給了他一個熱辣辣的吻。

「還行吧,這次雖然沒能讓修為晉陞到神靈境界,但卻讓我的肉身更進一步,直接擁有上位神級別的肉身劍體。」

「上位神?」

「肉身劍體?」

諸女聞言很是震撼,她們雖然知道葉凡拜滅天魔尊為師,但絕對想不到他一舉晉陞成為上位神。

「師兄真是厲害,居然都成上位神靈,可是人家就連半神都不到,好打擊人了。」

青鸞小嘴一爵,一臉的憂傷。

葉凡笑道:「師妹不用捉急,師兄的真正劍道境界不是沒有達到劍神境界嘛,興許就是在等你趕上來了。」

「哪有的事情,師兄可不要以為人家好糊弄。」

青鸞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她的臉上還是露出開心的表情,她非常喜歡被自己的師兄哄,這種感覺非常好。

「這次下界不知道要做什麼?」

杜瑤最為關心的還是葉凡此行的目的,她雖然不是神靈,但是這次跟著葉凡過來的神靈居然有一百多個,事情肯定不會簡單。

葉凡點頭道:「這次下界的確優勢,魔情宗的高層顯然意識到第一層秘境跟第二層秘境連通之後隨著時間推移會成長成跟第二層秘境一樣的存在,所以他們想要讓我下界開拓宗門勢力,爭取讓魔情宗成為第一層秘境的第一宗門。」

「上界魔情宗將這樣艱巨的任務交給你了?」

杜瑤身為宗主自然清楚,這樣重要的任務一般不會交給一個剛剛加入的弟子,畢竟這難以服眾,就算葉凡達到上位神也一樣,畢竟魔情宗這個級別的弟子肯定會有。

「當然是交給了我,差點忘了告訴你們,如今的我不僅拜入滅天魔尊門下,還是魔情宗的少掌門,只要不出意外,未來很有可能會成為魔情宗的掌教至尊。」

一方話一出,頓時就讓幾個女人傻眼了,就算她們對自己男人非常有信心,但也絕對想不到他居然一躍成為魔情宗的少掌教,這實在是太玄幻了。

「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這會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葉凡微微一笑,對於諸女的驚訝到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杜瑤深吸口氣道:「難怪那個老傢伙會如此乾脆的負荊請罪,原來他知道了你現在的身份,所以擔心你報復他。」

葉凡挑眉道:「根據我的觀察,咱們應當不會有人跳出來跟你唱反調才是,這個聶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事我也不清楚。」

杜瑤搖頭。

本書來自品書網 「這個聶岩以前一直默默無聞,可是突然間他就冒出來了,不僅自身修為有巔峰半神的境界,還控制了宗門很多人,要不是這次我想要招人進入第二層秘境,怕還不知道宗門內藏著這樣??要·」

杜瑤臉上表情有些鬱悶,這種事情讓她很是惱火,原本以為自己一直掌控著魔情殿,可是到頭來手下有這樣一個危險的人物卻不知。杜瑤很清楚,要不是有葉凡坐鎮,怕是這次自己就要陰溝翻船了。

「這人不可能隱藏這麼深。」

葉凡搖頭,雖然沒有見過這個什麼聶岩,但是他相信自己對魔情殿內部的梳理是有效的,不可能留下這樣一個隱患在。

「難道還是突然冒起?」

青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般情況下她是不會參與宗門內部事務的,今天難得開口,並且一開口還說到了點子上。

「突然冒起?」

葉凡一愣,旋即點頭道:「這種可能性似乎很大,畢竟如果這傢伙真有半神的實力不可能瞞得過我,或許這傢伙最近有奇遇吧。」

「你打算如何處置這傢伙?」

杜瑤知道葉凡今後不會具體來管宗門內部的事情,所以她必須將一切不安定因素排除掉。

葉凡笑道:「暫時還是等我先見一見這人再說吧,如果能夠為我們所用,自然可以提拔重用,如果會成為麻煩,那自然要儘早清除掉。???????·」

……

「現在你說怎麼辦?」

聶岩最近心情異常的忐忑,葉凡的回歸,並且還帶了上百位神靈駕臨,這對他的衝擊太大了,最要命的就是葉凡如今可是第二層魔情宗的少掌教,這個身份對他來說就是無法逾越的大山,就算他擁有非常強悍的奇遇,可短時間內他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對抗葉凡,尤其他很清楚以葉凡的天賦跟修鍊速度,他未來要追上去難度很大,想要超越更加不可能了。

何元苦笑道:「長老,這事我認為葉公子應當不會計較吧。」

「哼!」

聶岩冷哼一聲道:「你懂什麼,如今他歸位少掌教,要是知道有人試圖對付他的女人,他這個顏面可不會好看。」

說到這裡,聶岩異常憤怒道:「真不知道是哪個殺千刀的傢伙,居然將我的事情捅出去,現在弄得整個魔域的人都知道了,他不管處於什麼考慮絕不會讓我好過。」

聶岩真的非常鬱悶,他認為自己處理的還算不錯,可沒想到這事弄得人盡皆知了,他知道這肯定是有人在推波助瀾,這就是想要讓他不痛快,或者就是想要讓葉凡將他幹掉。

葉凡能夠幹掉自己嗎?

絕對能!

聶岩太清楚葉凡的行事風格了,他如果落在杜瑤手中,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但是葉凡的話肯定會一了百了的將他幹掉。

「長老,根據我的觀察,這次跟隨葉公子一道過來的都是頂級神靈,我們或許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何元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聽到他的話,聶岩眼睛一亮,不過很快搖頭嘆道:「算了吧,這些人就算實力強又如何,他們能夠跟著他來到魔域,那就是要聽他的,咱們如果找他們幫忙,說不定后一腳他們就將事情告訴那小子了。」

聶岩來回踱步,這樣的等待讓他憂心忡忡,只可惜不管他想要如何,現在事情的主動權已經不再他的手中。

「長老,來自第二層秘境的太子召見。」

「太子召見?」

聶岩一愣,他自然第一次聽說太子的名號。

「對,就是太子,據說這人乃魔情宗核心大弟子,一身實力深不可測。」

「核心大弟子?」

聶岩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他忽然看到了希望,能夠成為核心大弟子,在魔情宗內部肯定擁有非常高的地位,或許這就是他所希望碰到的靠山。

「弟子見過太子!」

聶岩的行動效率還是很高的,一見面就恭敬的施禮,做足了禮數。

太子淡淡的目光落在聶岩的身上,這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普通的老者,本來他是沒有興趣見上一面的,畢竟這是葉凡的內部事務,他要是插手,肯定會落人口實。不過太子還是決定見上一面,這是一種直覺,同時在見到聶岩的瞬間,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你應當是最近有什麼奇遇吧。」

太子神情淡然,可是一股屬於神靈的恐怖神威無處不在,只讓聶岩一陣心驚肉跳。

「啟稟太子,弟子的確有奇遇,這身修為也是因為這種奇遇而來。」

太子笑道:「你的運氣很不錯,不過你的行為卻非常不智,這裡乃少掌門的地盤,你在他的後花園內撒野,並且還要造他女人的反,他不收拾你才怪。」

聶岩苦笑道:「事先哪會知道少掌教會有如今的成就。」

太子嘆道:「的確讓人預料不到,不過如今事已成定局,咱們這些人也只能認命。好了,今天將你叫過來主要就是想要看一看,敢挑戰少掌教的是什麼人物,對於你的事情我會向少掌教求情的,畢竟沒有鑄成大錯,我想少掌教應當不會為難你。」

「多謝太子!」

聶岩急忙行禮,雖然感覺太子肯定目的不會簡單,但是現在他根本沒得選擇。

……

「這老傢伙真的值得太子出面?」

聶岩剛剛告退,太子身邊就出現一個女人,她生得妖嬈艷麗之極,骨子裡那屬於狐女的氣質非常強烈,不用說這肯定是一個狐狸精。

太子淡然道:「他不足輕重,不過他獲得的傳承倒是很有趣,我想他未來或許一定會給少掌教增添一下麻煩。」

「就增加一下麻煩?」

女狐一臉的狐疑。

太子笑道:「少掌教之位一旦坐上去,要想將他拉下來可不容易,現在掌教跟太上掌教都支持他,我也只能給他添一下堵罷了。」

狐女挑眉道:「少掌教畢竟年輕,太子還是很有機會的。」

太子淡然道:「年輕沒什麼不好,或許在其他人眼中,我已經老了了。」 太子跟聶岩的見面並未隱瞞葉凡,所以他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對於太子的舉動,他自然要思考,這傢伙到底想要做什麼。

當然了,雖然感覺太子別有用心,但是葉凡可不認為對方想要藉助這個叫做聶岩的傢伙來對付自己。不過既然弄不明白,他索性就不去想了,而是決定直接跟聶岩見上一面,這樣或許一切答案都能揭曉。

甜蜜試婚:容少,強勢寵妻 「弟子見過少掌門。」

面對葉凡的召見,聶岩可不敢怠慢,他很快就出現,恭敬的施禮,將姿態放得很低。

Leave a Comment